免费注册

戚金昆与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浙温民终字第223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蒋建军。
委托代理人:李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戚金昆。
委托代理人:周耀斌。
上诉人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因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2015)温永民初字第1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7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因没有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决定不开庭审理。经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1月4日17时20分许,原告戚金昆驾驶其妻子邵建所有的浙C×××××号小型越野轿车,行驶至S26诸永高速诸暨方向167公里处时(永嘉县境内),与路面上的货车轮毂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受损。事发后,受损车辆被拖往温州市好达机电有限公司进行维修,支出拖车费350元。经维修,原告支出车辆维修费152380元。
原判认为,原告戚金昆从永嘉瓯北驶入被告诸永高速公司经营管理的高速公路并领取通行牌后,即与被告形成了服务合同关系。原告的义务是按照通行的里程交纳通行费,被告的义务是为原告提供安全通畅的高速公路通行服务,保障车辆安全通行。现原告因被告经营的高速高路上存在障碍物,导致其驾驶的车辆在通行过程中受损,被告未尽到善良管理人的注意义务以保障高速公路的安全畅通,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而原告戚金昆作为驾驶员,其在驾驶过程中未能保持安全注意义务,对于事故的发生也存在过错,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综合本案实际情况,应由原、被告双方各承担50%的责任为宜。对于原告的合理损失:1、车辆维修费损失,原告已提供了车辆维修结算凭证及维修机构出具的相关材料,应视为其已尽到举证责任,被告对此提出异议,应提供证据证实自己的主张,但被告至今未提供相应的证据,对其主张,不予采纳。故原告主张车辆维修费152380元为合理主张,予以支持。2、拖车费350元,为合理主张,予以支持。3、交通费,原告主张2000元,显属过高,考虑到车辆损坏确已给原告造成交通费损失,酌定为200元。4、原告主张误工费,但未提供证据证实其主张,不予支持。综上,原告的合理损失为152930元,故被告应赔偿原告合理损失76465元(152930元×50%)。被告以已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定期对高速公路进行清扫、巡查为由,主张其已完全履行合同义务,不需承担违约责任,但就原、被告之间的有偿服务合同关系而言,被告的日常巡查制度并不足以证明被告已尽到了善良管理人的注意义务从而保障了高速公路的安全畅通,故对其上述辩解意见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戚金昆车辆维修费、交通费、拖车费等损失共计76465元;二、驳回原告戚金昆的其他诉讼请求。如被告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434元,减半收取1717元,由原告戚金昆负担862元,被告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负担855元。
一审宣判后,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判片面扩大上诉人应负的法定义务,在认定上诉人已经履行日常清理义务的同时,却依然认定上诉人违约并承担责任,不仅法律关系认定错误,且适用法律错误。1、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和《浙江省高速公路运行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高速公路经营者的义务为日常养护和保证高速公路出于良好技术状态,并非保障高速公路完好、安全、畅通的义务。2、上诉人已尽法定日常巡查清扫义务。已经按照《公路沥青路面养护技术规范》的要求,日常清扫一日一次,日常巡查每天一次双向全程,故不存在违约。3、对于路面杂物,善良管理人的法定义务是按照规定频率,定期及时清理,并非“即时清理”、“随时清理”。因此,本案中,因高速公路存在第三人遗落的轮毂片,与上诉人之间的违约没有直接关系。二、原判认定的损失依据不足。被上诉人主张的车辆损失情况与实际不符,被上诉人驾驶的宝马越野车与一小块轮毂片发生碰撞,不可能造成底盘和变速箱损坏。事发后,被上诉人曾主动提出维修费用20000元。因此,被上诉人一审主张车辆维修费用15万余元,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综上,原判错误,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戚金昆辩称:上诉人将路政管理部门的责任等同于高速公路经营企业的义务,是错误的。上诉人提及的与公路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是国家管理部门为履行公路管理职责所制订,属行政管理上的义务。而高速公路上存在障碍物,仅涉及高速公路经营企业对道路的管理和清障义务,这是基于有偿服务合同产生的义务,并不涉及路政管理部门的职责。因此,高速公路经营企业收取通行费用后,未确保车辆安全通行,有违合同义务,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被上诉人一审提供的车辆状况检查表、结算单以及增值税发票已足以证明车辆损害情况,上诉人提出异议,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其上诉理由不成立。综上,原判正确,应予维持。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供新的证据。本院审查了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后,依法对原判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害方有权选择依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可见,在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的情况下,当事人有权选择违约或侵权提起诉讼。一方面,本案中,虽然导致车辆受损的直接原因是路面上的轮毂片,但该轮毂片系何人遗撒或故意丢弃或者其他原因洒落路面,均无法明确,因此受害人难以通过侵权之诉向加害的第三人主张权利。另一方面,受害人系按规定支付通行费用领取通行牌驶入高速公路,其与诸永高速公路公司之间已形成服务合同关系,诸永温高速公路公司依约应为其提供安全、畅通的路面条件,保障车辆通行安全。但是,由于高速公路上的轮毂片,导致本案车辆与该障碍物发生碰撞而受损,根据合同违约之诉归责原则,应当认定诸永高速公路公司未提供安全的路面条件,构成了合同义务的违反,故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受害人选择以违约之诉要求诸永高速公路公司承担合同责任,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同时,公路路政管理系指对国家公路进行公共事务性管理,即交通主管部门或其授权的公路管理机构,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为保护公路、公路用地、公路附属设施、维护公路管理秩序所进行的行政管理。高速公路上存在障碍物,仅涉及高速公路经营企业对道路的管理和清障义务,而不涉及路政管理部门的管理职责。诸永高速公路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高速公路的投资、经营、维护、管理、施救清障、清洗及收费服务等。根据其经营范围,结合本案服务合同的性质和目的,可认定诸永高速公路公司对高速公路及其附属设施负有经常性、及时性、周期性和预防性的护养、维修和清扫义务,以确保车辆安全通行,此系其应承担的合同义务。并且,高速公路的通行安全直接关乎行车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诸永高速公路公司一方面收取道路通行费用,但因路面障碍物导致行车人车辆受损时,却以其已按相关规定定期巡查清扫为由主张免责,明显有违公平。原审判决以高速公路上存在障碍物导致车辆受损为由,认定诸永高速公路公司未尽到公路安全畅通的保障义务,并无不当。诸永高速公路公司对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一审中,戚金昆为证明其车辆损失,已经提供车辆状况表、车辆维修结算单以及增值税发票,应视为其已经完成举证责任。诸永高速公路公司对维修金额的合理提出异议,主张受损车辆未经保险公司的估值和定损,无法确定与本案是否存在关联,但其未就反驳主张提供相反证据,原判未予采纳,并无不当。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诸永高速公路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17元,由上诉人浙江诸永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宗波
审 判 员  郑明岳
代理审判员  黄百隆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戚彬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