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代新霞、杨丹、杨飞、李仪浩与邢台瑞鑫物流有限公司、毛站江、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市分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冀0591民初901号
原告:代新霞,女,1970年6月23日出生,住邢台市南和县。
原告:杨丹,女,1991年4月26日出生,住邢台市南和县。
原告:杨飞,男,1993年11月18日出生,住邢台市南和县。
原告:李仪浩,男,1999年9月24日出生,住邢台市南和县。
四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廷峰,河北甲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邢台瑞鑫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邢台经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李雪敏,系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毛站江,男,1981年9月27日出生,住邢台市南和县。
以上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立豪,河北鑫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市分公司,住所地邢台市桥东区。
法定代表人:张向华,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慧娟,该公司法律顾问。
原告代新霞、杨丹、杨飞、李仪浩与被告邢台瑞鑫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邢台瑞鑫公司)、毛站江、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代理人周廷峰、被告邢台瑞鑫公司、毛战江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立豪、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委托代理人孙慧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代新霞、杨飞、杨丹、李仪浩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一、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计613039元;二、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事实与理由:2016年6月13日,李随祥驾驶“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行驶至青银高速吴绥段下行线1060KM+146M处,因超速行驶、驾驶机动车未系安全带、通过下坡弯道时时速过快临危采取措施不当,致车辆失控左右六次反复撞于道路两侧护栏并向前滑行,在第三次撞击右侧护栏时将车内的驾驶员李随祥和乘员李永祥甩出车外,“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驶过时分别碾压、刮撞于被甩出车外的两人,之后“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自由向前滑行过程中又与后方驶来的由杜星星驾驶的“冀AKL519/冀AQG25挂”半挂车相撞,两车相撞后共同向前滑行先后又撞于右侧桥梁护栏和中央隔离护栏,造成“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驾驶员李随祥当场死亡、乘员李永祥经抢救无效死亡、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货损及路损。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交三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李随祥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杜星星、李永祥二人均无责任。受害人李随祥驾驶车辆实际车主为毛战江,该车辆挂靠于邢台瑞鑫公司,受害人李随祥受雇于车主毛战江期间发生交通事故,导致李随祥死亡。由于毛战江的车辆在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和车上人员险,且毛战江在该保险公司投保《雇主责任险》,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各被告予以赔偿。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将请求赔偿数额变更为614149元。
被告邢台瑞鑫公司答辩称,其仅为事故车辆登记车主,该车实际所与人是毛战江,车辆发生事故与公司无关,司机也是毛战江雇佣,与我公司没有关系,应由毛战江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毛战江答辩称,对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认定没有异议,受害人李随祥、李永祥系其雇佣司机,与其系雇佣关系,作为车辆实际车主及雇主其愿意积极配合家属,事故车辆在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投保雇主责任险及车上人员险,故请求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将相关责任保险直接赔付受害者家属。且事故发生后,毛战江已分别赔付二受害人李随祥与李永祥各30000元,共计赔付60000元。如保险公司赔付后仍有剩余,法院应判决返还毛战江。
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答辩称,投保关系以其公司提交的保单为准,并按照相应的保险条款约定赔付,冀AKL519车辆承保公司应承担交强险无责赔付,我公司没有赔偿义务,不承担诉讼费用、精神抚慰金等费用。原告不能同时主张交强险与车上人员险,李随祥和李永祥均属车上人员,交强险不予赔偿。车上人员险不赔偿对方车辆交强险应赔偿的项目及精神抚慰金。雇主责任险是赔偿死亡赔偿金,不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其他项目。精神抚慰金本身不属于车上人员险和雇主责任险赔偿范围,均不属于两险赔偿范围。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案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原告提交如下证据:1、原告身份证、户口本、原告与李随祥的结婚证。2、李随祥和李永祥父母双亡的证明。3、李随祥死亡证明、尸检报告和南和县三召乡前西村证明。4、登记在李随祥名下位于南和县城建设大街北住房房产证。5、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交三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6、李随祥驾驶证、资格证和事故车辆的行驶证复印件。7、停尸费票据。8、事故车辆保单复印件。
被告毛战江及邢台瑞鑫公司对原告提交的全部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因李随祥是驾驶员其对事故发生负全部责任,其精神抚慰金不应按5万元计算。交通费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支持,停尸费应包括在丧葬费数额内。
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对原告提交的李随祥行驶证请求法院予以核实,对其他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李随祥的精神抚慰金不应按5万元计算,交通费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支持,停尸费应包括在丧葬费数额内,另外精神抚慰金本身不属于车上人员险和雇主责任险赔偿范围。庭后保险公司提交意见,认为虽然在南和县城李随祥名下登记一处房屋,但为商住,不应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损失。
被告毛战江和邢台瑞鑫公司提交两份保单、一份付款收据、运尸费收条。原告对保单和付款收据无异议,但运尸收条是从事故地运尸费用与原告无关。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对保单真实性无异议,但投保人投保时,保险公司履行了明确的告知义务。
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提交车上人员险条款和雇主责任险条款各一份。原告对此无异议。被告毛战江及邢台瑞鑫公司认为保险人提供的责任条款应在订立合同时除了保单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的提示外,还应对该条款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出提示或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保险公司提交的条款不能证明向我们履行了告知义务,因此保险公司免责主张不能成立。保险公司应就本案全部法定赔偿项目在雇主责任险及车上人员险限额内承担责任。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6年6月13日8时23分许,李随祥驾驶“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行驶至青银高速吴绥段下行线1060KM+146M处,因超速行驶、驾驶机动车未系安全带、通过下坡弯道时车速过快临危采取措施不当,致车辆失控左右六次反复撞于道路两侧护栏并向前滑行,在第三次撞击右侧护栏时将车内的驾驶员李随祥和乘员李永祥甩出车外,“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驶过时分别碾压、刮撞于被甩出车外的两人,之后“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自由向前滑行过程中又与后方驶来的由杜星星驾驶的“冀AKL519/冀AQG25挂”半挂车相撞,两车相撞后共同向前滑行先后又撞于右侧桥梁护栏和中央隔离护栏,造成“冀EE2187/冀E6W88挂”半挂车驾驶员李随祥当场死亡、乘员李永祥经抢救无效死亡、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货损及路损。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交三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李随祥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杜星星、李永祥二人均无责任。
受害人李随祥驾驶事故车辆“冀AKL519/冀AQG25挂”实际车主为毛战江,该车辆登记车主为邢台瑞鑫公司,受害人李随祥和李永祥均受雇于受雇于车主毛战江。毛战江在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投保雇主责任保险,投保人数2人,每人伤亡责任限额500000元,及车上人员险(司机、乘客)各100000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事故车辆“冀AKL519/冀AQG25挂”行驶证有效期截止至2016年8月。
受害人李随祥和李永祥父母均已去世,李随祥与代新霞于1993年10月20日登记结婚,李随祥妻子代新霞、其子李仪浩为其法定继承人。受害人李随祥名下登记一处位于南和县建设大街北、市场街以东房屋。李随祥之子李仪浩1999年9月24日出生。
毛战江于事故发生后分别为受害人李随祥和李永祥各垫付30000元。
本院认为,首先,因李随祥于1993年10月20日与代新霞登记再婚,杨丹、杨飞系代新霞与其前夫之子女,且代新霞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杨丹、杨飞与受害人李随祥形成继子女关系,故对原告杨丹、杨飞的主体资格本院无法认定。其次,受害人李随祥受雇于被告毛战江,双方系雇佣关系,受害人在提供劳务过程中死亡,应当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交三大队道路交通事故交通事故认定责任书,受害人李随祥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结合李随祥与毛战江的雇佣关系,本院酌定被告毛战江承担受害人李随祥70%的损失为宜。
结合原告提交的证据,原告的损失如下:
1、死亡赔偿金523040元。受害人虽为农村户口,但其于2011年3月4日在南和县建设大街北、市场街以东登记购买一处房屋,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认为李随祥名下有一处南和县城的房屋并不能认定其在城镇居住满一年,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应按照城镇户口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26152*20=523040元。
2、丧葬费26205元。原告主张丧葬费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认可。停尸费1110元应包括在丧葬费中。
3、被扶养人生活费17587元。原告李仪浩在事故发生时不满17周岁,应按城镇户口计算其生活费,故17587*2/2=17587元。
4、精神抚慰金30000元。
5、交通费3000元,原告未提供相关证据,但因该费用系实际发生,本院酌定为3000元。
以上共计599832元,被告毛战江承担赔偿数额为(599832-30000)*70%+30000=428882.4元,因被告毛战江在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投保雇主责任险和车上人员险,精神抚慰金不属于雇主责任险和车上人员险赔偿范围,故由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在车上人员险及雇主责任险限额内共赔付原告398882.4元,被告毛战江承担精神抚慰金30000元,由于毛战江已先行垫付30000元,故无需再另行支付。另外,被告中国人保邢台分公司履行赔偿义务后,可向其他赔偿义务人主张权利。
综上,经调解无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代新霞、李仪浩各项损失共计398882.4元;
二、驳回原告代新霞、李仪浩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930元,原告代新霞、李仪浩负担2979元,被告毛战江负担6951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曹 斐
代理审判员  王继国
代理审判员  王 静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