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南京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淮安营业所与刘德进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滨海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0922民初4165号
原告:南京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淮安营业所,住所地在江苏省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小康城5区9号。
负责人:梁勇彪,该营业所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辉,该公司员工。
被告:刘德进,男,1958年9月23日生,汉族,居民,住江苏省滨海县。
原告南京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淮安营业所(以下简称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与被告刘德进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8月11日立案后,经审理发现有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情形,裁定转为普通程序,于2016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的委托代理人徐辉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刘德进经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刘德进归还货款29556.14元,并自2016年2月10日起至履行完毕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承担利息。事实与理由:2015年11月17日,被告刘德进认缴出资70万元发起成立淮安明治屋精品超市有限公司(认缴出资时间为2026年12月18日),被告担任该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2016年1月5日,被告以该公司名义与原告签订《经销合同书》,原告依约于当月17日、18日分别送货4393.94元和25162.2元,合计29556.14元。二个月后被告发起开办的公司倒闭,善后事宜无人问津已处于实际解散状态,公司被法院查封,法院送达文书也只能张贴于超市大门处。由于无法实现债权,依据公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原告要求被告在未缴出资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刘德进未作答辩。
原告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经销合同、送货单、张贴于被告门口的法院的封条、裁定书、传票、被告公司章程等证据,被告未予质证。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原告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是一家外商投资公司分公司,销售公司生产的系列饮料产品。2016年1月5日,原告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甲方)与淮安明治屋精品超市有限公司(乙方)签订了《经销合同书》,授权乙方售卖甲方系列产品,期限为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双方约定货款结算的方式为每月的10日结清上月31日前货款,双方在合同书上加盖了公司印章。合同签订后,原告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分别于2016年1月17日、18日向淮安明治屋精品超市有限公司供应4393.94元和25162.2元货物,总计货款29556.14元。庭审中,原告百事可乐淮安营业所陈述淮安明治屋精品超市有限公司已经被法院查封。
另查明,淮安明治屋精品超市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17日,法定代表人为刘德进,根据该公司章程规定,被告刘德进作为该公司三股东之一,认缴出资70万元,占出资比例35%,认缴出资时间为2026年12月18日。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
(二)》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二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的,应当以公司为被告,与案件争议股权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第二款规定,债权人主张未缴出资股东,以及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或者发起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前提是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现淮安明治屋精品超市有限公司虽被法院查封,但未经有关部门注销清算或法院执行认定该公司资不抵债,因此原告主张被告刘德进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
(二)》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二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的,应当以公司为被告,与案件争议股权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南京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淮安营业所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46元,由原告南京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淮安营业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如汇款须在附言中注明“法院诉讼费”字样,收款人:盐城市财政局,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盐城市中汇支行。帐号:40×××21)。
审 判 长  李东升
代理审判员  鞠燕华
人民陪审员  刘志祥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王海东
附相关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三十六条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法人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从法人成立时产生,到法人终止时消灭。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
(二)》
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二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的,应当以公司为被告,与案件争议股权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第二款: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债权人主张未缴出资股东,以及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或者发起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