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杜成民、李永添等盗窃罪,杜成先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3-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3)厦刑初字第130号
公诉机关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杜成民,男,1983年5月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2012年9月10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胡文民,福建方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永添,男,1983年12月17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2012年9月10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卓茂考、余丽梅,福建勤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大燕,男,1984年9月27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个体经营户。2012年9月10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任国民、钟今嫔,福建德和联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金荣,男,1975年9月2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2013年1月15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刘勇兴,福建闽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杜某,男,1980年2月1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2013年1月15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黄某甲,男,1982年8月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2013年1月15日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被刑事拘留,同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蔡新梅,福建方与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以厦检刑诉(2013)1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犯盗窃罪、被告人杜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黄某甲犯窝藏罪,于2013年8月3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27日、12月11日、12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厦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武妍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杜某、黄某甲及辩护人胡文民、卓茂考、任国民、钟今嫔、刘勇兴、蔡新梅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厦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盗窃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2012年6月至9月间,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为了盗窃集装箱内的货物,先后在厦门、龙岩等地预先租赁仓库,以仓储欲盗窃的货物。后由被告人李永添、黄金荣假冒“李春福”、“吴贤亮”的身份受雇于厦门意玛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玛公司)、厦门华骏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骏公司)等货代公司担任驾驶员,尔后采取两人或者三人同车配合的方式,先后多次盗窃集装箱内的货物并藏匿在事先租赁的仓库,被盗物品可估价值共计3783070.45元(人民币,下同)。
2012年7月间,被告人李永添、杜成民通过被告人杜某居间联系简某(另案处理),后在简的介绍下将盗得的也门圣发贸易有限公司石狮代表处(以下简称圣发公司石狮代表处)的童装35160件(价值454920元)以每件4.5元的价格销售给义乌商贩樊某(另案处理)等人,销赃得款15万余元;将盗得的名志体育用品(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志公司)、泉州市铭诚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诚公司)的鞋子8068双(价值336621.75元),以每双9.5元或者5.5元的价格卖给厦门商贩李某乙(另案处理)及义乌商贩樊某,销赃得款3.7万余元。
2012年9月9日,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同日公安机关在李永添的配合下将被告人李大燕抓获归案。2013年1月15日,被告人杜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同日公安机关在杜某的配合下将被告人黄金荣抓获归案。
二、窝藏罪
2012年12月底,被告人黄某甲明知黄金荣、杜某是公安机关抓捕的逃犯,为帮助黄金荣逃避抓捕,被告人黄某甲使用自己的身份证件登记入住福建省武平县绿景公寓藏匿黄金荣。此后被告人黄某甲继续为黄金荣、杜某支付交通、食宿费用、购买电话卡并登记旅店等。2013年1月14日,三被告人乘坐事先租赁的闽F×××××小轿车从龙岩至厦门销售赃物,同日被告人黄某甲使用自己的身份证件为黄金荣登记入住厦门市湖里区马垅社9号小旅店。
2013年1月15日,被告人黄某甲被公安机关抓获。
为支持指控,公诉人当庭讯问了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杜某、黄某甲,宣读和出示了被害单位报案材料、证人证言、物证照片、勘验、检查笔录、价格鉴定不予受理通知书、抓获经过、户籍资料、扣押清单及各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
起诉认为,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结伙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中被告人杜成民参与盗窃10起,涉案财物可估价值3783070.45元;被告人李永添参与盗窃10起,涉案财物可估价值3783070.45元;被告人李大燕参与盗窃6起,涉案财物可估价值791541.79元;被告人黄金荣参与盗窃4起,涉案财物可估价值2991528.66元,均属数额特别巨大,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杜某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代为销售,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黄某甲明知被告人黄金荣、杜某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逃匿,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本案盗窃罪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李永添、杜某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其他同案被告人,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杜成民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杜成民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应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2、杜成民协助侦查机关抓获杜某、黄金荣,并检举李永峰参与本案部分盗窃行为,具有立功表现;3、杜成民当庭自愿认罪,所盗赃物大部分被追回。综上,请求对杜成民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永添对起诉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辩称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而非盗窃罪。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李永添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2、李永添检举揭发他人的盗窃犯罪行为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李大燕,具有立功表现;3、李永添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对较小,且系初犯、偶犯,当庭自愿认罪。综上,请求对李永添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大燕对起诉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辩称起诉指控的第1、2起犯罪,其不知道杜成民、李永添在实施盗窃,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李大燕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2、起诉指控的第1、2起盗窃,李大燕主观上不明知所实施的行为系盗窃,不应认定;3、李大燕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综上,请求对李大燕从轻处罚。
被告人黄金荣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黄金荣在盗窃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2、黄金荣所参与的盗窃部分赃物全部被追回,且系初犯,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综上,请求对黄金荣从轻处罚。
被告人杜某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被告人黄某甲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黄某甲的行为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均较小,其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当庭自愿认罪,请求对黄某甲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一、盗窃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部分
2012年6月至9月间,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为了盗窃集装箱内的货物,先后在厦门、龙岩等地预先租赁仓库,以储存欲盗窃的货物。后由被告人李永添、黄金荣假冒“李春福”、“吴贤亮”的身份受雇于意玛公司、华骏公司等货代公司担任驾驶员,尔后采取两人或者三人同车配合、改装集装箱封签的方式,先后多次盗窃集装箱内的货物并藏匿在事先租赁的仓库,被盗物品价值共计3783070.45元。具体事实如下:
1、2012年6月13日,被告人李永添假冒“李春福”身份应聘到意玛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同月15日,被告人李永添驾驶该公司闽D×××××号拖车至名志公司装载1个集装箱货柜的鞋子。后被告人李永添、杜成民伙同李大燕盗窃该集装箱内的426箱共计4218双鞋子(价值165851.44元)。案发后,其中2524双鞋子(价值99243.48元)被追缴并发还被害单位。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单位名志公司出具的报案报告证明,2012年6月15日,该公司委托意玛公司承运集装箱货柜,该货柜被盗货物426箱,共计4218双童鞋,价值165851.44元。经公安机关追缴,公司领回2524双童鞋,价值99243.48元。
(2)证人徐某的证言证明,名志公司于2012年9月25日接到国外客户的反馈,意玛公司代理出口承运的CCLU4684897集装箱到达德国汉堡港,客户开箱检查后发现426箱共计4218双鞋子被盗,价值165851.44元。经倒查发现,该集装箱货柜由意玛公司驾驶员“李春福”于同年6月15日驾驶闽D×××××拖车从晋江名志公司提货。
(3)证人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意玛公司于2012年6月13日聘用一自称“李春福”的司机,该司机提供的身份证、驾驶证及运输人员从业资格证均体现“李春福”的名字,“李春福”驾驶公司闽D×××××号拖车从事货物运输工作。经倒查发现,同月16日凌晨3时,“李春福”驾驶拖车在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异常停留30分钟。经辨认,其确认李永添系化名“李春福”的男子。
(4)证人张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5月至7月,其将自家厂房出租给李大燕做仓库,李大燕称要存放衣服。其看见李大燕在厂房内存放多箱物品,并曾与他人拉货出去。
(5)招聘人员登记表、个人简历、身份证复印件、机动车驾驶证复印件、劳动合同等书证证明,被告人李永添假冒“李春福”身份应聘至意玛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
(6)海润码头查询清单、出口货物报关单证明,2012年6月16日,意玛公司闽D×××××号拖车将货物运至海润码头,同月20日该批货物装船出口。
(7)被害单位名志公司提供的货物失窃清单、往来邮件、外汇汇率表证明,该批货物系名志公司提供,被盗货物426箱,共计4218双鞋子,价值165851.44元。
(8)厦门锐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提供的车辆行驶轨迹图证明,2012年6月16日,被告人李永添驾驶的闽D×××××号拖车在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路段发生不正常停留。
(9)被告人杜成民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6月,李永添应聘至意玛公司任集装箱拖车驾驶员。期间,李永添开车至晋江名志公司装货,途经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路段时,其与李永添一起打开集装箱实施盗窃,并让李大燕雇车将盗得的鞋子藏匿至事先租好的仓库。李大燕系其同乡,知道李永添以假冒身份的方式进入公司盗窃货物,表示亦要参与。在实施该起盗窃前,其已事先交代李大燕租赁仓库用于存放货物。
(10)被告人李永添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6月中旬,杜成民联系做假证的人伪造“李春福”的身份证、驾驶证等证件,其持上述假证到意玛公司任集装箱拖车驾驶员。期间,其驾驶拖车至晋江名志公司拉货,途经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路段时,杜成民使用螺丝刀、老虎钳、布条等工具打开集装箱封签,其与杜成民将货物卸到路边,李大燕雇车接应,后将货物运至李大燕事先租赁的仓库。
(11)被告人李大燕的供述与辩解证明,杜成民事先让其租赁仓库存放货物,之后的一天晚上,其应杜成民的要求雇小货车至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路段拉货,后其将货物运至仓库。
2、2012年6月19日,被告人李永添假冒“李春福”身份应聘到华骏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同月22日、25日、26日、28日,被告人李永添驾驶该公司闽D×××××号拖车至圣发公司石狮代表处装载4个集装箱货柜的童装,被告人李永添、杜成民、李大燕结伙盗窃该4个集装箱内的童装35160件(价值454920元)。同月27日,被告人李永添驾驶上述拖车至泉州铭诚公司装载1个集装箱货柜的童鞋,被告人李永添、杜成民、李大燕结伙盗窃该集装箱内的385箱共计3850双鞋子(价值170770.35元)。案发后,其中3075双鞋子(价值139270.27元)被追缴并发还被害单位。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单位圣发公司石狮代表处出具的“李春福”承运货柜装箱清单证明,该公司于2012年6月22日、25日、26日、28日交由华骏公司司机“李春福”承运4个货柜。
(2)被害单位铭诚公司出具的报案材料证明,2012年6月27日该公司货物被盗385箱,共计3850双童鞋,价值170770.35元。后经公安机关追缴,领回3073双童鞋,价值139270.27元。
(3)证人史某的证言证明,华骏公司安排“李春福”驾驶闽D×××××集装箱拖车至圣发公司石狮代表处拉货5次。2012年6月28日“李春福”驾驶的货柜车至厦门海天码头时货柜进场重量与实际货物重量差别较大,后经开柜检查,发现该货柜内部分货物被盗。其余几次货物出口至国外,暂无法确认被盗物品的数量、价值。
(4)证人杨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6月27日华骏公司安排“李春福”驾驶闽D×××××集装箱拖车至铭诚公司拉货,货物出口后发现被盗3850双童鞋。
(5)证人赵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6月19日,一男子持名为“李春福”的证件应聘至华骏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同月22日、25日、26日、27日、28日,“李春福”驾驶公司闽D×××××号拖车至圣发公司石狮代表处、铭诚公司拉货,盗窃5个集装箱内的货物。其对被盗货物的情况作出说明并辨认出李永添系化名为“李春福”的男子。
(6)华骏公司提供的机动车驾驶证复印件、从业资格证复印件、收条等书证证明,被告人李永添假冒“李春福”身份,持虚假证件应聘至华骏公司任拖车驾驶员。
(7)华骏公司提供的拖柜表、码头查询清单证明,2012年6月22日、25日、26日、27日、28日,被告人李永添化名“李春福”驾驶华骏公司闽D×××××号拖车4次至晋江永和、1次至泉州浮桥拉柜装货,之后至海天、象屿、嵩屿码头装船出口的情况。
(8)华骏公司提供的装箱清单、货物丢失清单、出货通知书、出口货物报关单、往来邮件等书证证明,被盗物品的详细情况。
(9)厦门锐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车辆行驶轨迹图证明,被告人李永添驾驶的闽D×××××号拖车5次运输过程中,均在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路段发生不正常停留。
(10)被告人杜成民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6月,李永添应聘到华骏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其与李永添、李大燕跟车至晋江仓库装货,并于途中盗窃集装箱内货物,其中有约35800件童装。
(11)被告人李永添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6月间,其持伪造的“李春福”的证件应聘到华骏公司任拖车驾驶员。同年6月下旬,其驾驶该公司集装箱拖车运了4、5次货,每次杜成民、李大燕都有跟车。杜成民负责打开集装箱封签,三人共同搬货,盗窃的货物中有35160件童装。
(12)被告人李大燕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6月间,其6次参与运货,应杜成民的要求事先雇好小货车接应。到现场,其看见杜成民用工具打开集装箱封签,之后,其与杜成民、李永添一起将货物从货柜车卸至小货车。货搬完后,杜成民锁好封签,李永添将车辆开走,其负责将货物运回仓库。
3、2012年7月25日,被告人黄金荣假冒“吴贤亮”身份应聘到厦门顺丰达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达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同月28日,被告人黄金荣驾驶该公司闽D×××××号拖车至晋江市豪凯服装织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凯公司)装载1个集装箱货柜的服装,被告人李永添、杜成民、黄金荣结伙盗窃该集装箱内的659箱共计260082件服装(价值1558176.66元)。案发后,上述服装均被追缴并发还被害单位。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单位豪凯公司出具的报案报告、货物被盗清单及情况说明证明,该公司于2012年7月28日委托顺丰达公司运输的集装箱货柜货物被盗659箱260082件,价值1558176.66元。
(2)证人蔡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7月28日,豪凯公司委托石狮华海进出口有限公司代理出口1个货柜到罗马尼亚。同年9月中旬,该货柜到达罗马尼亚港口后,发现货物被盗665箱。该批货物的运载人系“吴贤亮”。
(3)证人李某甲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7月25日,一男子持“吴贤亮”的身份证、驾驶证、拖车从业人员资格证应聘到顺丰达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同月28日,“吴贤亮”驾驶该公司闽D×××××号拖车至晋江运货。同年9月12日,该批货物到达罗马尼亚港口,开箱验货时发现货物被盗665箱。经查验货物过磅记录发现,货物进海天码头闸口时已短缺5.44吨。其调取同年7月28日“吴贤亮”驾驶的货车GPS行车记录发现,此次车辆在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异常停留21分钟。同年8月3日,“吴贤亮”已关闭手机,无法取得联系。其辨认出黄金荣系化名为“吴贤亮”的男子。
(4)证人麻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7月,其将位于龙岩市东肖镇的2、3号仓库出租给“吴贤亮”用于存放衣服、鞋子等货物。
(5)证人卢某甲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9月,其将位于龙岩市龙腾星城的仓库出租给一个做服装生意的男子,后该男子联系不上。2013年1月14日有两名男子来拿过几件货。其辨认出黄某甲系到仓库拿走衣服样品的男子。
(6)海天码头查询单、出口货物报关单证明,2012年7月29日,顺丰达公司FJD-81715号拖车将货柜箱运至海天码头后装船出口的情况。
(7)石狮华海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提供的出货表、装箱清单、罗马尼亚海关监察证书、货物丢失清单、外汇汇率表等书证证明,该批货物丢失659箱共计260082件服装,价值1558176.66元。
(8)厦门锐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车辆行驶轨迹图证明,2012年7月29日,被告人黄金荣驾驶闽D×××××号拖车在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路段发生不正常停留。
(9)侦查机关调取的房屋租赁合同、房屋租赁协议证明,2012年9月5日,自称“吴贤亮”的人与麻某签订租房协议,租赁龙岩市东肖镇洋潭村麻厝店铺,租期为3个月。
(11)被告人杜成民的供述证明,2012年7月底,黄金荣使用假身份证件应聘到厦门一家货代公司担任集装箱货柜车驾驶员。其跟随黄金荣去晋江拉货一次,偷了几百箱服装,李永添在仓库负责接应,该批服装存放于事先租好的仓库。
(12)被告人李永添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7月底,黄金荣应聘到物流公司担任集装箱拖车驾驶员,黄金荣、杜成民邀其共同作案。黄金荣、杜成民负责到工厂装货,其负责接应该二人偷到的货物,该批货物有衣服、短裤等服装,共600多箱。
(13)被告人黄金荣的供述与辩解证明,其将照片提供给李永添,李永添将伪造的“吴贤亮”证件给其。2012年7月25日,其持伪造的“吴贤亮”证件到顺丰达公司任拖车驾驶员。同月底,其与杜成民驾驶该公司闽D×××××号拖车到晋江公司装货,车辆行至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停车,杜成民打开集装箱封签,李永添雇小货车来接应,其三人共同卸货,随后将几百箱货物运至事先租好的仓库。
4、2012年9月3日,被告人黄金荣假冒“吴贤亮”身份应聘到厦门永盛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盛源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被告人黄金荣分别于同月4日、6日、7日,驾驶该公司闽D×××××号拖车至石狮市童年快车童装行(以下简称童年快车童装行)、埃及AIA贸易有限公司石狮代表处(以下简称AIA公司石狮代表处)、石狮奥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亚公司),各装载1个集装箱货柜的服装,被告人李永添、杜成民、黄金荣结伙盗窃上述集装箱内的服装246箱7452件(价值339624元)、233箱29892件(价值846105.6元)、221箱10608件服装(价值247622.4元)。案发后,上述服装均被追缴并发还被害单位。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单位童年快车童装行出具的报案报告证明,2012年9月4日,该公司被盗童装共计246箱7452套,价值339624元。
(2)被害单位AIA公司石狮代表处出具的报案报告证明,2012年9月6日,该公司被盗货物共计233箱29892件,价值846105.6元。
(3)被害单位奥亚公司出具的报案报告证明,2012年9月7日,该公司被盗货物共计221箱10608件,价值247622.4元。
(4)证人吴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9月4日,永盛源公司派驾驶员“吴贤亮”驾驶闽D×××××号集装箱拖车到石狮市童年快车童装行装货,货物出口清关时发现被盗246箱,价值339624元。
(5)证人庄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9月6日,永盛源公司派遣“吴贤亮”驾驶闽D×××××集装箱拖车到AIA公司石狮办事处装运童装。该货柜到达埃及赛德港清关时发现,货物被盗233箱,价值846105.6元。其辨认出黄金荣系化名为“吴贤亮”的拖车司机驾驶员。
(6)证人SAM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9月7日,永盛源公司派一名司机驾驶闽D×××××集装箱拖车到奥亚公司工厂装货。集装箱开箱后,发现被盗221箱10608件服装,价值247622.4元。
(7)证人叶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9月3日,一男子持名为“吴贤亮”的身份证、驾驶证、拖车从业人员资格证到永盛源公司应聘拖车司机驾驶员。其对“吴贤亮”承运的三次货物被盗情况作出说明,并辨认出黄金荣系化名为“吴贤亮”的男子。
(8)永盛源公司提供的驾驶证、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人黄金荣假冒“吴贤亮”身份,持虚假证件应聘至永盛源公司任拖车驾驶员。
(9)被害单位童年快车童装行、AIA公司石狮代表处、奥亚公司提供的被盗货物清单、订货合同、订货单、遗失货物领回清单证明,各公司被盗物品数量、价值及发还情况。
(10)厦门锐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车辆行驶轨迹图证明,2012年9月5日、7日,闽D×××××号拖车在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路段发生不正常停留。
(11)被告人杜成民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9月初,黄金荣应聘到永盛源公司担任拖车驾驶员,其与黄金荣、李永添结伙盗窃集装箱内的衣服,黄金荣雇货车将货载至龙岩仓库,李永添接应货物入龙岩仓库。
(12)被告人李永添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9月,黄金荣与杜成民在厦门一家物流公司应聘驾驶员,其与黄、杜结伙盗窃三次,其负责在龙岩仓库接应货物。至案发时,该部分货物尚未卖出。
(13)被告人黄金荣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9月3日,其持伪造的“吴贤亮”证件到永盛源公司任拖车驾驶员。同月4日、6日、7日,其三次与李永添、杜成民驾驶公司拖车到石狮的公司装货,每次拖车行至厦门市同安区西柯镇附近停下。杜成民用钳子、螺丝刀等工具打开集装箱封签,并与李永添及雇来的货车司机一起卸货,之后由李永添负责将货物运至龙岩仓库。
2012年7月间,被告人李永添、杜成民通过被告人杜某居间联系简某(另案处理),后在简的介绍下将盗得的圣发公司石狮代表处的童装35160件(价值454920元),以每件4.5元的价格销售给义乌商贩樊某(另案处理)等人,销赃得款15万余元;将盗得的名志公司、铭诚公司的鞋子8068双(价值336621.79元),以每双9.5元或者5.5元的价格卖给厦门商贩李某乙(另案处理)及义乌商贩樊某,销赃得款3.7万余元。
2012年9月9日,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同日公安机关在李永添的配合下将被告人李大燕抓获归案。2013年1月15日,被告人杜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同日公安机关在杜某的配合下将被告人黄金荣抓获归案。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简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7月,厦门的“老林”向其兜售童装,其居间介绍“老林”与义乌商贩樊某买卖35160件童装,樊某汇款15万元给“老林”。其辨认出杜某系销售童装的卖货人“老林”。
(2)证人樊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7月17日,其在简某的介绍下,到厦门找人购买约3.6万件童装,付款15万元。同年8月,其向厦门货主购买6000双鞋子,付款3万。其辨认出杜某系向其销售童装、鞋子的货主。
(3)证人卢某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其与樊某系合伙人,其在简某的介绍下,到厦门向他人购买约3.6万件童装,付款15万元。其辨认出杜某系销售童装的货主。
(4)证人李某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2年7月初,一“赖”姓男子到其店里推销鞋子,后其以每双9.5元的价格向“赖”姓男子购买500多双鞋子,以每双11元的价格向“赖”姓男子购买800多双鞋子,共付款约8000多元。其辨认出杜某系该“赖”姓男子。
(5)扣押在案的童装、鞋子等物证照片及中国银行交易明细清单、牡丹灵通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建设银行卡交易明细查询单、取款凭条等书证证明,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杜某进行销赃及钱款转入的相关情况。
(6)被告人杜成民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2年7月,其通过杜某介绍,将35160件童装以15万元的价格,销售给义乌的买家“简某”;将盗窃的鞋子销售给厦门商贩李某乙及义乌商贩樊某,得销赃款3.7余万元。其与李大燕雇小货车一起把意玛公司的鞋子运到厦门永升新城附近给李某乙。
(7)被告人李永添的供述与辩解证明,杜成民让杜某帮忙联系销售从华骏公司盗窃的童装35160件,得销赃款15万。杜成民分得8万元,并分给李大燕1万元。杜某还联系义乌的买家,以每双5.5元的价格销售盗窃意玛公司的鞋子,得销赃款约3万元。杜成民分给其1.4万元,杜某分得5000元。
(8)被告人李大燕的供述与辩解证明,杜成民负责联系销赃,其与杜成民一起雇小货车将鞋子卖给厦门永升新城一“李”姓男子。事后,其分得1.2万元。
(9)被告人杜某的供述证明,2012年7月,杜成民找到其,让其帮忙销售盗窃的童装,其联系到做服装收购生意的“小简”,后经商谈,以每件4.5元的价格将3万多件童装卖给“小简”,得销赃款15万元;将盗窃的鞋子卖给厦门商贩李某乙及义乌商贩樊某,得销赃款3.7万元。其分得5000元。
二、窝藏部分
2012年12月底,被告人黄某甲明知黄金荣、杜某是公安机关抓捕的逃犯,为帮助黄金荣逃避抓捕,被告人黄某甲使用自己的身份证件登记入住福建省武平县绿景公寓藏匿黄金荣。此后被告人黄某甲继续为黄金荣、杜某支付交通、食宿费用、购买电话卡并登记旅店等。2013年1月14日,三被告人乘坐事先租赁的闽F×××××号小轿车从龙岩至厦门销售赃物,同日被告人黄某甲使用自己的身份证件为黄金荣登记入住厦门市湖里区马垅社9号旅社。
2013年1月15日,被告人黄某甲被公安机关抓获。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扣押在案的手机卡的卡套、车票等物证证明,黄某甲为黄金荣、杜某购买电话卡及车票。
(2)住宿登记本复印件、领条等书证证明,黄某甲使用自己的身份证为黄金荣登记入住厦门市湖里区马垅社9号旅社,并租赁闽F×××××海马牌小轿车从龙岩至厦门销赃。
(3)证人黄某乙的证言证明,2013年1月13日,杜某在龙岩租赁闽F×××××号灰色海马牌小轿车。
(4)证人周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1月14日,黄某甲以自己的身份证为黄金荣登记入住其经营的厦门市湖里区马垅社9号旅社。
(5)证人李某丙的证言证明,2013年1月14日,杜某带其到厦门市湖里区马垅社9号旅社208室,其在房间见到黄金荣。
(6)被告人黄金荣的供述与辩解证明,黄某甲知道其与杜某系逃犯,通讯、外出住宿均要小心,遂帮其与杜某购买手机卡用于通讯,并且支付交通、食宿费用。黄某甲还使用自己的身份证为其登记入住福建省武平县绿景公寓。
(7)被告人杜某的供述与辩解证明,黄某甲是黄金荣的堂弟,知道其与黄金荣系逃犯,仍找人借了2000元,供其与黄金荣支付交通、食宿费用。
(8)被告人黄某甲的供述与辩解证明,黄金荣系其堂兄,2012年12月7日其回武平县老家时,得知黄金荣与杜某被公安机关通缉。同月底,其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帮助黄金荣登记入住武平县绿景公寓。2013年1月13日,其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帮助黄金荣、杜某登记入住龙岩市一小旅馆。其还帮助黄金荣、杜某支付被通缉期间的交通、食宿费用。
另查明,案发后,买赃人简某、樊某分别向公安机关退缴赃款2万元、6000元。案在审理期间,被告人李永添的家属代其退缴赃款2万元。
认定本案事实,还有如下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一并予以确认: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各被告人的户籍证明及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法律文书等材料证明,本案的立、破案情况、各被告人到案经过、身份信息及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等情况。
(2)侦查机关出具的关于杜成民、李永添举报他人犯罪线索的情况说明证明,杜成民归案后如实供述案外人李永峰涉嫌参与本案部分盗窃,目前李永峰已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李永添归案后检举他人涉嫌盗窃的犯罪事实,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
(3)侦查机关出具的被告人到案经过情况说明证明,李永添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李大燕,杜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黄金荣。
(4)厦门市执法机关暂存(暂扣)款专用票据证明,2012年9月8日,简某向厦门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二大队退缴赃款2万元;2012年10月18日,樊某向厦门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二大队退缴赃款6000元;2013年10月8日,被告人李永添的家属代为向本院退缴赃款2万元。
关于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行为的定性问题。经查,首先,在案证据证实,上述四被告人为窃取集装箱内货物,事先伪造身份证件、租赁仓库,而后由李永添、黄金荣以假冒身份的方式应聘至物流公司任驾驶员,在运输货物过程中伺机窃取,并予以销赃,故被告人应聘驾驶员仅是为实施秘密窃取行为创造便利条件。其次,李永添、黄金荣作为集装箱货柜驾驶员,对贴有封签的集装箱内的货物并无实际控制、管理职责,其盗取贴有封签的集装箱内货物,仅是利用易于接触集装箱的工作便利,并非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客观要件。综上,上述四被告人通过改装集装箱封签的手段,以秘密窃取的方式非法占有集装箱内货物的行为,应以盗窃罪论处;相关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关于该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的辩解、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与法不合,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李大燕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起诉指控第1、2起犯罪,其主观上不知道所实施的行为系盗窃,不构成犯罪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李大燕到案后虽对其参与第1、2起盗窃的主观犯意拒不供认,但就本案的案发时间、盗窃地点、案发经过及事后销赃等情况看,足以推定李大燕应当知道其所参与的行为系盗窃;此外,杜成民的供述亦可佐证实施盗窃前已与李大燕形成共同犯罪的故意。故该节辩解、辩护意见缺乏证据支持,与事实和常理均不符,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李大燕、黄金荣的辩护人提出该二被告人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李大燕事先租赁仓库用于藏匿赃物,雇佣小货车前往接应,在盗窃过程中参与卸载、运输货物,并参与部分货物的销赃,在共同犯罪中与同案犯分工配合,行为积极主动,虽作用地位稍小,但尚不足以区分主从犯;黄金荣假冒“吴贤亮”身份应聘至物流公司任驾驶员,伺机盗窃集装箱内货物,其将货物运至偏僻路段,等待同案犯卸货,而后将拖车开走,在共同犯罪中与其他同案犯地位作用相当,依法不能认定为从犯。相关辩护意见理由不足,均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杜成民的辩护人提出的杜成民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杜某、黄金荣并检举揭发李永峰的盗窃行为,应认定为具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辩护意见。经查,买赃人简某假扮买主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杜某;杜某归案后,带公安机关到黄金荣的暂住处将其抓获。可见,杜某与黄金荣并非因杜成民的协助而被抓获归案,依法不能认定杜成民具有立功表现。至于杜成民供述李永峰参与本案部分盗窃的事实,尚未查证属实;如果查证属实,亦属被告人应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范围,亦不能认定具有立功表现。综上,杜成民不具有立功表现,但其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关于被告人李永添的辩护人提出的李永添检举揭发他人盗窃犯罪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李大燕,应认定具有立功表现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李永添检举揭发他人盗窃的线索虽经查确有犯罪发生,但鉴于被检举人尚未到案,该检举线索尚未能查证属实,故不能认定李永添具有立功表现,但可酌情从轻处罚。李永添带公安机关至李大燕暂住处将李大燕抓获的行为可以认定具有立功表现,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黄金荣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结伙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中,被告人杜成民参与盗窃10起,盗得财物价值3783070.45元;被告人李永添参与盗窃10起,盗得财物价值3783070.45元;被告人李大燕参与盗窃6起,盗得财物价值791541.79元;被告人黄金荣参与盗窃4起,盗得财物价值2991528.66,均属数额特别巨大,上述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杜某在明知是赃物的情况下,仍介绍买卖赃物,价值791541.79元,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告人黄某甲明知被告人黄金荣、杜某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及财物,帮助其逃匿,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起诉指控罪名成立。本案盗窃犯罪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盗窃中,各被告人地位作用基本相当,量刑时可视情区分,但不宜区分主从犯。本案所盗财物大部分被追回,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永添、杜某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黄金荣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杜成民、黄金荣、杜某、黄某甲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永添的家属代为退缴部分赃款,亦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杜成民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9月10日起至2025年9月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李永添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9月10日起至2024年9月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李大燕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9月10日起至2023年3月9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黄金荣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月15日起至2025年1月14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杜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月15日起至2015年1月14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黄某甲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月15日起至2014年7月14日止。)
七、责令被告人杜成民、李永添、李大燕、杜某共同退赔被害单位名志体育用品(中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66607.96元、被害单位也门圣发贸易有限公司石狮代表处经济损失人民币454920元、被害单位泉州市铭诚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1500.08元。
八、扣押在案的人民币46000元用于执行前项判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余 强
代理审判员  张恺丰
代理审判员  洪 维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代书 记员  林华琦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六十八条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