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漯河市通茂物流有限公司、漯河市公路运输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0-0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豫11民终59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漯河市通茂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漯河市经济开发区漓江路3号。
法定代表人:林娟,该公司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漯河市公路运输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漯河市解放路南段668号。
法定代表人:李尊成,该公司董事长。
上诉人(原审被告):漯河恒保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漯河市源汇区长江路与107国道交叉口路北。
法定代表人:王新友,该公司总经理。
以上三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彦伟,河南省漯河市源汇区马路街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原审被告):漯河市宏升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漯河市源汇区漯舞路与107国道交叉口西北角。
法定代表人:张继朝,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崔付中,河南汇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物流大道88号传化物流基地D216号。
法定代表人:兰志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建义,河南许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袁高建,男,汉族,1976年11月11日出生,住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
上诉人漯河市通茂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茂公司)、漯河市公路运输公司(以下简称公路运输公司)、漯河恒保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保公司)、漯河市宏升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升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翼物流公司)、原审被告袁高建运输合同纠纷一案,召陵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29日作出(2015)召民初字第1986号民事判决,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23日作出(2016)豫11民终1232号民事裁定,将本案发回召陵区人民法院重审。召陵区人民法院重审后于2016年12月6日作出(2016)豫1104民初2373号民事判决,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宏升公司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4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彦伟,上诉人宏升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崔付中,被上诉人宇翼物流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建义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袁高建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予以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宇翼物流公司分别于2015年10月10日、11日与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签订公路运输货物配载合同书,分别委托该四公司名下的豫L×××××(豫L58**挂)号车(登记车主为宏升公司)、豫L×××××号车(登记车主为通茂公司)、豫L×××××(豫L87**挂)号车(登记车主为公路运输公司)、豫L×××××(豫L85**挂)号车(登记车主为恒保公司)由云南共同运输一套吊车设备至山东东明。约定每车运费均为16500元,该运费包括一切三超费用及路上一切不可预计的所有费用。运抵时间为2015年10月16日,如果逾期送达,每逾期一天扣除全部运费的10%。合同签订后,宇翼物流公司及时将货物装车交付运输,但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将货物运输至漯河市时,称货物超重为由拒绝前往山东东明,并要求宇翼物流公司支付全部运费。为减少损失,宇翼物流公司按要求分别给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支付了16500元全程运费,并于2015年10月17日,另行委托四车将上述设备运往山东东明,支出运费21000元。该四辆车于2015年10月18日到达山东东明,比原约定到达的时间晚两天。依据宇翼物流公司同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签订的公路运输货物配载合同书,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应承担逾期两天的违约责任,即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各承担3300元。
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之间签订的公路运输货物配载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为合法有效的合同,对合同双方均有拘束力。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在承运之初,应当预见承运货物的超载风险,但是在装车时,司机在合同备注部分签字认可货物的高度和吨位,予以承运。四公司同时将货物运输至河南漯河后,中途停运,未能按照约定将货物运输至山东东明,已经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宇翼物流公司委托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共同运输一套吊车设备至山东,运输标的是同一的,合并审理并无不妥。对宏升公司提出的其公司是登记挂靠公司,不是合同相对方,不应承担合同责任的辩解意见,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纳。宏升公司和袁高建之间的挂靠协议和约定,仅仅是内部约定,仅对协议双方有约束力,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宇翼物流公司诉请的因转运货物多支出的运费21000元,和诉求的按照每日10%的违约金3300元(16500元×10%×2天),于法有依,法院予以支持。综上,宇翼物流公司多支出的损失为21000元,应由违约的承运方宏升公司、通茂公司、恒保公司、公路运输公司予以平均分担,各公司承担5250元。加上各公司应承担的违约金3300元,合计应支付8550元给宇翼物流公司。对宇翼物流公司主张的过路费、燃油费、住宿费、吊装费等,已采用违约金方式计算损失,对宇翼物流公司主张的该部分主张,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漯河市宏升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8550元;二、漯河市通茂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8550元;三、漯河市公路运输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8550元;四、漯河恒保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8550元;五、驳回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90元,四川宇翼物流有限公司负担210元,漯河市通茂物流有限公司、漯河市公路运输公司、漯河恒保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漯河市宏升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各负担170元。
通茂公司不服原判,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查明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合同的签订人并非通茂公司,通茂公司亦未加盖印章认可或予以追认,通茂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通茂公司原审提交了过磅单,证明车辆超载,系违法行为,本案的违约也是宇翼物流公司造成的;2、原审程序错误。原审将四家运输公司及袁高建列为共同被告是错误的,案件应当分别处理,原审一并处理不当。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宇翼物流公司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宇翼物流公司承担。
公路运输公司不服原判,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查明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合同的签订人并非公路运输公司,公路运输公司亦未加盖印章认可或予以追认,公路运输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公路运输公司原审提交了过磅单,证明车辆超载,系违法行为,本案的违约也是宇翼物流公司造成的;2、原审程序错误。原审将四家运输公司及袁高建列为共同被告是错误的,案件应当分别处理,原审一并处理不当。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宇翼物流公司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宇翼物流公司承担。
恒保公司不服原判,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查明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合同的签订人并非恒保公司,恒保公司亦未加盖印章认可或予以追认,恒保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恒保公司原审提交了过磅单,证明车辆超载,系违法行为,本案的违约也是宇翼物流公司造成的;2、原审程序错误。原审将四家运输公司及袁高建列为共同被告是错误的,案件应当分别处理,原审一并处理不当。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宇翼物流公司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宇翼物流公司承担。
宏升公司不服原判,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查明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合同的签订人并非宏升公司,宏升公司亦未加盖印章认可或予以追认,宏升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原审中的过磅单,证明车辆超载,系违法行为,本案的违约也是宇翼物流公司造成的;2、原审认定宏升公司承担21000元运费是错误的,运费是宇翼物流公司应支付的合理费用;3、原审程序错误。原审将四家运输公司及袁高建列为共同被告是错误的,案件应当分别处理,原审一并处理不当。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宇翼物流公司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宇翼物流公司针对四上诉人的上诉二审一并答辩称:1、运输本次货物的车辆均是四上诉人。双方签订的运输合同上,所有人一栏均是填写的车的所有权单位。事实经常运输货物也是以这种名义运输的,双方运输合同成立,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合同义务。2、四上诉人中途违约,将货物拉到漯河不走了,构成违约。3、关于车辆超载问题,装车前过磅以及在漯河卸货过磅均不超重。且在运输合同中,特别注明,不超高不超重,四上诉人也是认可的。上诉人称货物超重没有事实依据。4、原审合并审理是正确的,标的物是统一的。5、宏升公司认为运费是应当支付的费用是认识错误,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四上诉人将货物拉到漯河不再前行,却收取全部运费,宇翼物流公司与山东公司签订有合同,有时间,有违约条款,不得已又另找四辆车运到山东,运费四上诉人应承担,违约金损失是依据双方签订的运输合同中条款约定的。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相同,本院予以确认。
据当事人双方的诉辩意见,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四上诉人与宇翼物流公司是否存在运输合同关系,是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涉案的四辆车分别登记在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名下,并以该四公司的名义与宇翼物流公司签订公路运输货物配载合同书,故宇翼物流公司与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形成合同关系。该四公司提出运输车辆只是挂靠公司,公司不是合同相对方的理由,因挂靠协议系内部约定,仅对协议双方有约束力,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故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上诉称其与宇翼物流公司不存在合同关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同时将货物运输至河南漯河后,中途停运,未能按照约定将货物运输至山东东明,已经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宇翼物流公司因此另行支付运费21000元,且因此比原约定到达的时间晚两天,故原审判决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分别承担8550元的违约金于法有依,本院予以确认。因涉案的货物系一套吊车设备,诉讼标的是共同的,原审法院合并审理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宏升公司、通茂公司、公路运输公司、恒保公司的上诉请求与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漯河市通茂物流有限公司、漯河市公路运输公司、漯河恒保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漯河市宏升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各负担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吕茹辛
审判员  张素丽
审判员  刘冬凯

二〇一七年五月四日
书记员  胡琨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