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乔德仲、范某非法持有毒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台前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台刑初字第00160号
公诉机关台前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乔德仲,男,1979年4月15日出生,汉族,无业。2014年3月11日被抓获,2014年3月12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台前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台前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3月21日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姜焕强、郭玉川,河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范某,女,1979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农民。2014年3月11日被抓获,2014年3月12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台前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1日,被台前县人民检察院以非法持有毒品罪批准逮捕,同年3月21日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陈广泉,河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台前县人民检察院以台检刑诉(2014)6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乔德仲、范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台前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朱永坤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乔德仲及其辩护人姜焕强、郭玉川,被告人范某及其辩护人陈广泉均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于2015年6月3日依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被告人乔德仲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依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被告人范某有期徒刑二年。宣判后,被告人乔德仲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有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之规定,撤销台前县(2014)台刑初字第00192号刑事判决书;将本案发回台前县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本院受理后,依法重新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台前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朱永坤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乔德仲及其辩护人姜焕强、郭玉川,被告人范某及其辩护人陈广泉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4年3月11日7时许,台前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在被告人乔德仲、李某夫妇家中搜出冰毒疑似物两包(重量分别为49.92克、4.69克、共计:54.61克。经鉴定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分别为36.42%、32.41%);在被告人范某家搜出冰毒疑似物两包(重量分别为2.14克、21.1克、共计:23.24克,经鉴定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分别为33.78%、39.32%,);搜查时被范某撒入泔水桶中毒品疑似物一包,经称重桶中泔水13.881千克(经鉴定,泔水中内含甲卡西酮成分,含量为2.7%,经计算甲卡西酮净重量为374.78克)及电子秤一台。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告人乔德仲、范某的供述;证人李某、杜某的证言;书证;物证;搜查、辨认笔录;鉴定意见。认为被告人乔德仲、范某非法持有毒品,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之规定,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乔德仲及其辩护人辩解:第一,起诉书指控乔德仲涉案毒品数量不真实,该数量是侦查机关多次违法导致的虚假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1)乔德仲的有罪供述存在程序上的瑕疵,系刑讯逼供而得,属非法证据,应依法予以排除。
(2)涉案毒品没有“当场、当面”称量,毒品未密封,无扣押毒品清单,待称量时包装已经破损,存在被动过手脚的可能,用商业器具称量毒品难保准确性。
(3)没有乔德仲留在毒品包装袋上的指纹鉴定。
(4)根据乔德仲的供述,涉案毒品是他由一包分成两包的,而涉案毒品的理化检验报告显示该涉案毒品纯度分别为36.42%和32.41%。存在明显差距,这一矛盾无法合理排除。
(5)在被告人乔德仲的妻子李某死亡后,台前县禁毒大队及毒品保管人和称量人员应当回避。
综上所述,侦查人员扣押程序违法,应当回避而不回避,证据间存在矛盾,毒品包装无理由破损、称量程序违法、称量手段不科学,称量结果无法令人信服。
第二,本案指控被告人乔德仲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证据不足,但考虑到一些实际情况,辩护人不作无罪辩护,不过乔德仲非法持有毒品的数量应以20多克不到30克为宜。
(1)在案件事实难以查明,存在难以排除的疑问时,应当从有利于被告人的立场出发,实行疑罪从无或从轻,依法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事实认定和判决。
(2)以“20多克不到30克”的数量为裁判依据,被告人及其家属、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都具有可接受性。对公安机关来说,对被告人作了有罪判决,公诉成功。对被告人家属来说,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
第三:乔德仲具有从轻处罚的情节。
(1)无犯罪前科,系初犯,主观恶性不大,依法应从轻判处。
(2)被告人妻子已经死亡,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监护,对其从轻判决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
被告人范某及其辩护人辩解:起诉书认定被告人范某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能成立。被告人范某的行为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
(1)被告人范某自公安机关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后,就明确供述了公安机关在其家中搜出毒品,是本村李某让其放在家中的。
(2)被告人范某没有毒品犯罪前科同时也没有吸毒史,在已经说明毒品来源的情况下,认定范某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3)公安机关在被告人范某家搜出毒品并不能证明其行为就是非法持有毒品。被告人主观上不知道是毒品,如果有证据证明行为人非法持有毒品是为了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或者为他人窝藏毒品的,只能以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或者窝藏毒品罪定罪。只有行为人拒不能说明毒品来源、去向、用途,又无证据证实行为人正在实施其他毒品犯罪的情况下,才能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论处。在本案中被告人第一次就供述了毒品的来源,因此不能认定非法持有毒品罪。
(4)被告人范某没有犯罪前科,无涉毒的违法记录,可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11日7时许,台前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在被告人乔德仲、李某夫妇家中搜出冰毒疑似物两包(重量分别为49.92克、4.69克、共计:54.61克。经鉴定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分别为36.42%、32.41%);在被告人范某家搜出冰毒疑似物两包(重量分别为2.14克、21.1克、共计:23.24克,经鉴定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分别为33.78%、39.32%,);搜查时被范某撒入泔水桶中毒品疑似物一包,经称重桶中泔水13.881千克(经鉴定,泔水中内含甲卡西酮成分,含量为2.7%,经计算甲卡西酮净重量为374.78克)及电子秤一台。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物证;鉴定意见;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在卷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各证据间能够相互印证、相互吻合,已形成一个证据链条,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乔德仲、被告人范某明知是毒品而非法持有,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乔德仲、范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被告人乔德仲、范某及其辩护人当庭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乔德仲、范某非法持有毒品,依法应处七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但本案是由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本院重新审理的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或者他的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实,人民检察院补充起诉的以外,原审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项规定:“同案审理的案件,只有部分被告人上诉的,既不得加重上诉人的刑罚,也不得加重其他同案被告人的刑罚;”,“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判处的刑罚畸轻,应当适用附加刑而没有适用的,不得直接加重刑罚、适用附加刑,也不得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第一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必须依法改判的,应当在第二审判决、裁定生效后,依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第二审判决改变第一审判决认定的罪名后能否加重附加刑的批复》意见:“第一审人民法院没有判处附加刑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判决改变罪名后,不得判处附加刑;第一审人民法院原判附加刑较轻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改判较重的附加刑,也不得以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发回第一审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必须依法改判的,应当在第二审判决、裁定生效后,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按照上诉不加刑的原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乔德仲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范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乔德仲的刑期自2014年3月11日起至2023年3月10日止;被告人范某的刑期自2014年3月11日起至2016年3月10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西敏
审 判 员  叶体义
代理审判员  白丽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孟真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