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某57、张某51等与陈某、张某5继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渝01民终511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57,男,1953年6月10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51,男,1939年6月18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57,男,1953年6月10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58,男,1966年2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52,女,1974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58(系兄弟姊妹关系),男,1966年2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53,女,1971年8月6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58(系兄弟姊妹关系),男,1966年2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54,女,1968年9月23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58(系兄弟姐妹关系),男,1966年2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渝北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女,1948年6月28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两江新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55,男,1970年8月25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北部新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56,女,1950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两江新区。
上诉人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因与被上诉人陈某、张某55、张某56继承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2016)渝0112民初60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张某57、张某58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陈某、张某55、张某56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上诉请求:1.查清事实,改判对被继承人张某5某个人拥有的征地构附着物补偿款、社集体资产、南山花园安置房等遗产按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方式进行分配;2.一、二审诉讼费、公告费由被上诉人承担,追究一审法官等人的法律责任。事实和理由:张某5某生前与张某59、陈某三人系一户,从2013年征地开始,属于张某5某个人的相应补偿费用均由陈某领取,而张某5某生前的生活费、医疗费、死后的丧葬费等均是由上诉人负担的,所以一审判决认定张某5某没有补偿款等遗产可以继承,完全是颠倒黑白。同时,一审判决在认定相关赔偿费具体金额时也是错误的,故意偏袒被上诉人。农转非安置房也是以户为单位的,张某5某作为其中一员是应该拥有三分之一的产权份额的,一审法院却对上诉人的请求置之不理,擅自主张、枉法歪判,以上诉人未提供相关证据为由对该房屋在本案中不作处理,是错误的。此外,由于被上诉人的霸领、霸占且不依法按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份额的行为,所以相关的诉讼费、公告费均应由被上诉人承担。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明相关事实,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陈某、张某55、张某56未作辩称,
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陈某、张某55、张某56支付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遗产继承款共计96358元;2.一审案件诉讼费、公告费由陈某、张某55、张某56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继承人张某5某与唐某某系夫妻关系,二人共同育有六子女,即张某510、张某511、张某59、张某51、张某56、张某57。2003年11月23日张某5某死亡,张某5某父母及张某5某妻子唐某某已先于张某5某死亡。2010年4月,张某510死亡,张某510父母已先于张某510死亡,张某510与陈某某系夫妻关系,现张某510与陈某某均已死亡多年,二人共育有四子女,即张某58、张某54、张某53、张某52。2013年5月,张某59亦因病死亡,张某59父母已先于张某59死亡,张某59与陈某系夫妻关系,庭审中张某57、张某51等称张某59、陈某二人共育有二子女,即张某55、张某512,但双方均未举示张某512的具体身份情况,经一审法院查核亦无(张某512具体身份信息,基本身份情况不详)。另现张某5某之女张某511亦已死亡,张某511生前表示其放弃继承,张某511死亡后,张某511的继承人亦均表示放弃继承。张某5某生前系重庆市渝北区5社村民,与其儿子张某59、其儿媳陈某系一户,户主为张某59。因市重点工程重庆出口加工区及北部新区金山大道建设需要,经渝府地(2000)158号文件批准依法征用张某5某居住的渝北区的集体土地。在张某5某生前,以户为单位,被告陈某领取了张某59户(张某59户包括三人,即户主张某59、陈某、张某5某)集体资产28650元、青苗费5130元、工时费25元、变压器返还款250元、XX路款23元,共计34128元。在张某5某生前,陈某亦领取了张某5某的附着物款项440元、成片林款项745.88元,共计1185.88元。张某5某生前与张某59、陈某系一户,并与张某59、陈某同住。2003年因征地,重庆市渝北区鸳鸯街道办事处组织人员拆迁张某59房屋,在拆迁房屋前对张某59屋内物品进行了造册登记、拍照,后张某59房屋内物品遗失无法返还,2005年10月18日,经法院终审判决,重庆市渝北区鸳鸯街道办事处支付张某59赔偿金30000元。一审法院认为,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中,陈某虽领取了张某59户(张某59户包括三人,即户主张某59、陈某、张某5某)的集体资产28650元、青苗费5130元、工时费25元、变压器返还款250元、XX路款23元,共计34128元,该34128元款项中虽应包括张某5某的部分款项,且陈某领取了张某5某的附着物款项440元、成片林款项745.88元,共计1185.88元,但以上款项的领取均系在张某5某生前,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并未提供证据证实该款项张某5某死亡时仍遗留系张某5某遗产,故对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主张继承上述款项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被继承人张某5某与张某59、陈某系一户,且生前共同生活居住,故张某59房屋内的物品应属张某59、陈某、张某5某共同共有。2003年因征地,重庆市渝北区鸳鸯街道办事处组织人员拆迁张某59房屋,在拆迁房屋前对张某59屋内物品进行了造册登记、拍照,后张某59房屋内物品遗失无法返还,2005年10月18日,经法院终审判决,重庆市渝北区鸳鸯街道办事处支付张某59赔偿金30000元。该30000元赔偿金其中三分之一,即10000元应属张某5某遗产予以继承。又因张某511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故该10000元款项,被继承人张某5某的五个子女张某510、张某51、张某59、张某56、张某57应各继承2000元。又因张某510已经去世,张某510继承人张某58、张某54、张某513、张某52应各继承500元。因张某59亦予已去世,故张某59的继承人陈某、张某55应各继承1000元。一审庭审中,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虽称张某59有子女张某55、张某512,但张某512具体信息不详,经一审法院核实亦未查实张某512具体身份情况,故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张某512虽无具体身份信息,但仍应留有其应继承的份额。又因该10000元款项系经(2005)渝一中行终字第237号行政赔偿判决书判决予以张某59,故应由张某59支付张某5某的继承人予以继承,且陈某与张某59系夫妻关系,故陈某亦应承担支付责任。现张某59已经死亡,张某59第一顺序继承人张某55应在继承张某59遗产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主张根据安置协议,张某5某获得了坐落于重庆市渝北区的房屋(房屋面积约为60平方米价值约330000元),张某5某个人拥有该房屋三分之一的产权份额110000元,但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本案中不予处理,双方可另案起诉。判决:一、张某58继承张某5某遗产500元,陈某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某58应继承的张某5某遗产500元,张某55在继承张某59遗产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二、张某54继承张某5某遗产500元,陈某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某54应继承的张某5某遗产500元,张某55在继承张某59遗产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三、张某53继承张某5某遗产500元,陈某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某53应继承的张某5某遗产500元,张某55在继承张某59遗产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四、张某52继承张某5某遗产500元,陈某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某52应继承的张某5某遗产500元,张某55在继承张某59遗产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五、张某51继承张某5某遗产2000元,陈某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某51应继承的张某5某遗产2000元,张某55在继承张某59遗产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六、张某57继承张某5某遗产2000元,陈某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某57应继承的张某5某遗产2000元,张某55在继承张某59遗产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七、驳回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向本院举示《岳堡村5社统建优惠购房房屋价差明细表》复印件一份,拟证明被继承人享有安置房三分之一的面积份额,该面积份额属于被继承人的遗产,应由其合法继承人平均继承。
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遗产是指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因此,主张继承遗产的当事人则负有举证证明被继承人死亡时遗留了哪些个人合法财产以及这些合法财产的具体情况。本案中,上诉人在一审中虽然举示了被继承人张某5某享有征地拆迁、青苗补偿等费用的证据,但该费用的发放时间上诉人自述为2003年5月,而张某5某的死亡时间为2003年11月,两个时间前后相差近半年,仅凭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在张某5某死亡时该项费用仍然存在或者仍然存在的具体数额。而二审中,上诉人亦未对此进一步举示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也即是说,上诉人并没有完成其应承担的举证责任,依法应当承担因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所以,一审判决未予支持上诉人要求继承该部分费用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并无明显不当。
就安置房屋的继承问题,二审中,上诉人虽补充提交了一份明细表,但该明细表系复印件,真实性无法核实。同时,该明细表上也只是载明“张某59、陈某、张某5某”这一户共计享有54平方米的安置面积、安置户型为65.36平方米,但被继承人张某5某应享有的安置面积在该明细表上并未标明,也没有任何其他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张某5某应予享受的安置面积。也即是说,现有证据并不足以证明上诉人所称张某5某对安置房屋享有三分之一面积份额的主张。在此情况下,一审判决在本案中对安置房屋的继承问题未作处理,既无明显不当,也是对上诉人在收集相关证据后可另行诉讼的权利之保护。至于诉讼费的承担,由于上诉人的大部分诉讼请求因证据不充分而未能在本案中得到支持,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承担大部分诉讼费,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也无明显不当。
综上,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40元,由张某57、张某51、张某58、张某52、张某53、张某54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陶旭东
审判员  陈 娟
审判员  李 娅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韩 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