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责任公司与曲兆东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8-0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吉林省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吉08民终17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曹明华,职务: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振洪,吉林于晓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曲兆东,男,1974年5月3日生,汉族,大安市人现住大安市乐胜乡长源村子午山屯。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井秋,吉林陈井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责任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曲兆东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大安市人民法院(2015)大民二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责任公司上诉请求:请求撤销吉林省大安市人民法院(2015)大民二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中上诉人提供了被上诉人本人签名和书写的书证,完全可以证明2013年12月2日前双方的账目已经结清;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欠被上诉人玉米款125,160.00元事实错误,被上诉人在庭审中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是如何欠被上诉人该玉米款项的,一审判决凭主观判断导致认定事实错误;一审判决采信证据错误,被上诉人提供的记录单没有时间及双方签字,也没有具体的欠款数额及欠款人,是被上诉人的单方记录,根本不是对账单,一审判决作为对账单认定采信证据错误;一审判决依据收条的部分鉴定结果否定收款事实,证据采信错误;一审没有采信上诉人提供的2013年12月2日收据,也属证据采信错误,该收据是被上诉人本人书写和签名,可以证明2013年12月2日以前的所有账目已经结清,经核对以后的账目不差账,可以证明上诉人已经不欠被上诉人玉米款。因一审法院采信证据和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曲兆东辩称,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责任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审裁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曲兆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2013年10月27日至2014年3月8日,原告一直给被告供应玉米,累计货款为人民币:113,134,000元,被告只付了人民币1006180.00元货款。拖欠原告货款人民币125160.00元,原告多次索要货款,催要过程中,被告给原告出具过一份对账单但一直拖欠货款人民币:125160.00元。原告无奈情况下,只好起诉,要求被告给付货款人民币125160.00元及利息。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原告为被告供应玉米总计15次,合计528.20吨,总价款为人民币1133254.00元。对以上期间双方发生的玉米数量及按此数量计算的金额双方认可。被告向本庭提供此期间发生玉米收购向原告付款19笔,此19笔付款时间是发生在2013年9月7日到2014年12月5日,合计金额人民币1233588.00元。在此19笔付款金额中:2014年1月25日的人民币100000.00元收据,经原告申请法院鉴定,收条虽写的收款时间是2014年1月25日,但是真正的形成时间是2013年3月至2013年5月间,该人民币10000O、00元收据并不是被告给付原告在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收玉米付款的时间内,不能视为是被告向原告对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收玉米的付款金额;2013年9月7日,被告向原告付款人民币150000.00元,所付的人民币150000.00元按被告提供的付款情况,扣除以前欠原告的玉米扻22512.00元,剩余人民币127488.00元,被告解释为是对原告在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收玉米预付款。对被告的解释本院认为: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负责人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的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后,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按照该规定,被告2013年9月7日付给原告127488.00元(实际是15万元)是否是给付原告后期收购玉米的预付款负有举证责任,对此,被告尚未举证,此案中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二、被告的解释有悖常理。被告对2013年9月7日付给原告的人民币:127488.00元解释为是后期收购玉米预付款,而经庭审调查,被告在2013年9月12日、2013年10月19日,分两次经大安市惠民村镇银行付给原告人民币,100000.00元和人民币,30000.00元。该两次共计人民币130000.00元,被告开庭时自已解释是以上两笔汇款是对2013年10月28日收玉米以前欠原告玉米款的汇款。按照被告的解释,2013年9月12日、2013年9月19日两次汇款是偿还原告为其2013年10月28日收玉米以前的欠款,而2013年9月7日的汇款是汇给原告在2013年10月28日以后收购玉米的预付款,被告的解释从时间及顺序上都违背商业交易习惯,有悖常理。按常理被告应将前期欠款偿付后才能给原告拿预付款让原告为其收粮,而不可能前期欠十多万元未还或者说只还一部份情况下再拿十多万元预付款让原告再收玉米。这种做法不符合常理。且原告对被告的解释不予认可。因此,本院对被告无依据及不符合常理的解释不能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为被告收玉米时间为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总吨数为528.20吨,金额为:1133254.00元,对以上事实双方无争议,对此间的玉米款是否全部付清发生了争议。从被告给本庭提供的付款清单上看,被告提供的清单有两笔付款不是预付款和付款:1、2013年9月7日付的127488.00元被告并不能证明是对原告后期收玉米的预付款;2、2014年1月25日付的10000.00元时间上已被鉴定否定。因庭审中,被告未对2013年9月7日的127488.00元付款举出该笔款是预付款的证据,却解释为2013年9月7日付的127488.00元是为后期收粮的预付,该解释相互矛盾、有悖常理。2014年1月25日的100000.00元原告给被告写的收条,经鉴定不是该时间书写,因此,对被告提供2013年9月7日付款人民币127488.00元;2014年1月25日付款人民币100000.00元不能认定为是原告为被告在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收玉米的预付款和付款金额之中。因此,原告诉被告给付125160.0元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为被告收玉米时间为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总吨数为528.20吨,金额为:1133254.00元,对以上事实双方无争议,对此间的玉米款是否全部付清发生了争议。从被告给本庭提供的付款清单上看,被告提供的清单有两笔付款不是预付款和付款:1、2013年9月7日付的127488.00元被告并不能证明是对原告后期收玉米的预付款;2、2014年1月25日付的10000.00元时间上已被鉴定否定。因庭审中,被告未对2013年9月7日的127488.00元付款举出该笔款是预付款的证据,却解释为2013年9月7日付的127488.00元是为后期收粮的预付,该解释相互矛盾、有悖常理。2014年1月25日的100000.00元原告给被告写的收条,经鉴定不是该时间书写,因此,对被告提供2013年9月7日付款人民币127488.00元;2014年1月25日付款人民币100000.00元不能认定为是原告为被告在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收玉米的预付款和付款金额之中。因此,原告诉被告给付125160.0元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判决如下:被告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给付原告曲兆东玉米款人民币125161.00元,付款同时,从2014年3月9日开始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预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计算到本金实际给付之日止。(利息计算按照人民银行计算为依据)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803.00元,鉴定费5000.00元由被告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曲兆东为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供应玉米总计15次,合计582.20吨,总价款为人民币1,133,254.00元,双方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期间,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给付了曲兆东部分玉米款,2013年12月2日,曲兆东出具收据金额为43,000.00元,上款系注明,玉米款35,500.00元+传送机7,500.00元,计43,000.00元,并在该收据下方写明:以前清账。2013年12月2日以后,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收购曲兆东玉米433.92吨,应付玉米款935,266.00元,事实已经给付曲兆东玉米款935,600.00元,有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给付曲兆东玉米款的吉林省信用社个人储蓄凭证及曲兆东出具的收据在卷为评,足资认定。给付的935,600.00元玉米款中,不包括经一审鉴定的2014年1月25日的10万元。
本院认为,2013年10月28日至2014年3月8日期间,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与曲兆东之间发生玉米收购数量及总价款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在收购玉米的过程中,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陆续给付了曲兆东部分玉米款,至2013年12月2日曲兆东出具收据并写明以前清账,应认定在2013年12月2日前,双方间的收购玉米价款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已经付清。2013年12月2日后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收购曲兆东玉米433.92吨,应付货款为935,266.00元,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实际已经给付曲兆东玉米款935,600.00元,全部玉米款已经给付完毕,此事实本院予以认定。曲兆东诉讼主张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公司给付玉米款125160.00元及利息,没有事实依据,缺乏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不清,应当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大安市旺华饲料有限责任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吉林省大安市人民法院(2015)大民二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曲兆东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5606元、鉴定费5000元,由曲兆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常宗仁
代理审判员  吴金研
代理审判员  苏 波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赵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