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时秀琴与江苏戴梦特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08民终158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戴梦特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洪泽县人民北路20号。
法定代表人:张必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谈开平,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如今,江苏泗洲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时秀琴,女,1972年12月21日出生,汉族,无业,住江苏省洪泽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登武(系时秀琴丈夫),男,1972年10月22日出生,汉族,公务员,住江苏省洪泽县。
上诉人江苏戴梦特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戴梦特公司)因与上诉人时秀琴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均不服江苏省洪泽县人民法院(2015)泽商初字第006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5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戴梦特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如今、上诉人时秀琴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登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戴梦特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本案一审原告主体资格不合格;3、上诉人戴梦特公司不是本案被告;4、运费增加511704.4元无证据证明;5、9条船运费增加无证据证明;6、一审法院支持时秀琴运费利息无依据;7、一审法院判决程序违法;8、证人黄某未出庭,其证言不能作为证据。事实和理由:1、时秀琴一直以金湖县金龙水运有限公司的名义对外从事民事活动,其运输的金龙曹998船舶的产权为金湖县金龙水运有限公司所有,2012年签订的货物运输协议的双方是金湖县金龙水运有限公司和戴梦特公司,一审法院无视产权登记的事实,无视合同签订的情况,以998船舶的实际所有人是时秀琴为由,认定时秀琴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错误;2、时秀琴与洪泽银珠物流有限公司存在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上诉人戴梦特公司不应承担责任;3、时秀琴主张因浓硝酸质量不合格被拒收,导致运费增加511704.4元无证据证明;5、时秀琴主张的浓硝酸计量误差导致9条船运费增加无证据证明;6、时秀琴一审提供的运输合同没有约定利息,一审法院判利息无依据;7、一审法院判决程序违法,时秀琴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后又提出增加诉讼请求;8、证人黄某在本案未出庭作证,其只在原来时秀琴撤诉的案件中出过庭,其证词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时秀琴答辩称:1、本案主体适格,上诉人时秀琴一直为戴梦特公司运货,戴梦特公司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系关联企业;2、浓硝酸质量不合格被拒收及计量误差导致运费增加有证据证明;3、一审判决利息正确;4、时秀琴增加诉讼请求的书面申请实际是对诉讼请求的明细化,并不是增加新在诉讼请求;5、证人黄某的证词已经经过质证,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请求二审依法驳回戴梦特公司的上诉请求。
时秀琴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被告支付运费97287.34元及利息损失(被告支付往返运费51170.4元自2008年3月10日起至履行完毕期间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1.5倍的利息损失;赔偿扣压运费26920.5元自2008年12月1日起至履行完毕期间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1.5倍计算利息损失;2、支付为补足吨位的运费4098.24元自2008年5月30日起至履行完毕期间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1.5倍计算利息损失;3、支付2007年8月21日至2008年12月1日延迟支付运费223520.61元导致原告利息损失25362.12元和赔偿其自2008年12月1日起至履行完毕期间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1.5倍的利息损失;4、支付扣赔的运费12752.2元自2008年8月8日起至履行完毕期间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利率1.5倍计算利息损失;5、支付扣压运费2346元自2008年12月31日起至履行完毕期间按照中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1.5倍的利息损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6年8月份,原告出资建造苏金龙槽998号危险品运输船舶,因相关部门的规定,其挂靠在金湖县金龙水运有限公司名下。此后,原告所有的船舶一直在戴梦特公司运输浓硝酸。2007年8月21日至2008年6月间,原告运输浓硝酸到江苏利士德化工有限公司,由于被告与收货单位的计量误差,出现了短少,被告从原告的运费中扣26920.5元,但运费未支付原告。而且在此期间运输的货物运费223520.69元直到2008年12月1日仅支付给原告196600.19元。
2008年3月11日,原告所有的苏金龙槽998号船舶替被告运输浓硝酸到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因被告的货物质量不合格,原告将一船货物运回,往返运费51170.4元,被告未能向原告支付。
2008年5月30日原告运输被告浓硝酸至江苏利士德化工有限公司,因被告原因仅装载了296.83吨,与原告船舶实际运载相差56.92元,对相差部分的运费4098.24元被告未付。
2008年8月8日、2009年3月18日,原告运输被告浓硝酸到苏州佳协化学品有限公司、嘉兴纬发化工有限公司,因计量误差,被告扣原告运费分别为12752.2元和2346元。
在原告船舶运输被告浓硝酸期间,原告为资金周转向相关银行贷了数十万元,产生了相关的利息。
因被告未能给付运费,原告诉讼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虽无书面的运输合同,但从原告提供的发货单、运费结算方式、相关的证明,结合证人证言和录音资料,原告提供的证据已形成了锁链,能够证明原、被告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运输关系。原告所有的船舶苏金龙槽998号,虽然挂靠在金湖县金龙水运有限公司,但是原告实际完成了与本案被告的运输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原告作为苏金龙槽998船的实际船舶所有人及涉案运输行为的实际完成人,与本案所涉及的运输费用具有直接利害关系,符合法定起诉条件,有权作为原告对被告提起诉讼。被告提出的原告主体不适格于法无据,不予采信。关于原告主张垫付运费问题:2008年3月原告运送被告的货物到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处,因为被告提供的货物质量不合格,致使原告又将该船货物运回,责任在被告,故原告的往返运费51170.4元被告应予以支付。2008年5月30日,原告运输的货物因被告计量问题导致运输的货物相差,其差额运费4098.24元被告应予补足。从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实,原告运输被告的货物,短少和多出的不存在差额,故被告扣收原告少货的运费存在不对等原则,故其扣原告少货的运费42018.72元应返还原告。关于原告主张逾期付款赔偿损失问题:因原、被告双方对运输货物的运费没有约定给付时间,故应在原告完成运输行为后被告即应给付原告运费,因被告未能及时给付运费,对造成的损失,原告可以要求被告赔偿。由于原、被告双方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的标准,现原告主张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5倍计算,此主张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因被告给付运费的时间不一致,应分段计算逾期付款损失。其中运费51170.4元应在2008年3月10日支付,逾期付款损失应从此开始支付;扣运费26920.5元应在2008年12月1日支付,逾期付款损失应从此开始计算;4098.24元应从2008年5月30日开始计算逾期付款损失;12752.2元应从2008年8月8日开始计算逾期付款损失;2346元应从2008年12月31日开始计算逾期付款损失;因原告运输被告的货物,被告所欠的运费应及时结算,从2007年8月21日-2008年12月1日被告应支付原告运费223520.69元未及时支付,此期间的逾期付款的损失应在此期间计算,但原告主张从2008年12月1日开始计算逾期付款损失,属于重复计算,此项主张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江苏戴梦特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偿还原告时秀琴运费97287.34元,同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的1.5倍支付利息损失至实际还款之日止(其中51170.4元从2008年3月10日开始计算、4098.24元从2008年5月30日开始计算、12752.2元从2008年8月8日开始计算、26920.5元从2008年12月1日开始计算、2346元从2008年12月31日开始计算;以基数223520.61元从2007年8月21日计算至2008年12月1日)。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753元,减半收取1376.5元,财产保全费1520元,合计2896.5元,由被告江苏戴梦特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中,经本院调取江苏银珠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材料,载明李立是公司的副董事长,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戴梦特公司的工商登记材料,载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立也是戴梦特公司的董事,江苏银珠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是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的股东。对上述证据,本院认证如下,江苏银珠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戴梦特公司系关联企业。
二审中,上诉人戴梦特公司向法庭提交一份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与淮安戴梦特化工有限公司于2006年7月14日签订的货物运输协议,金龙槽998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于2009年6月14日签订的货物运输协议,证明其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之间存在运输关系,与时秀琴之间不存在运输关系。上诉人时秀琴质证认为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与时秀琴之间不是运输关系,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只收取管理费。
上诉人时秀琴向本院提交来自工商部门的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明细,载明在2014年3月25日前,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的经营项目没有运输危险化学品的许可。证明上诉人戴梦特公司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之间不存在货物运输关系。上诉人戴梦特公司质证认为该工商登记材料没有工商部门盖章确认,对真实性不予认可。
对以上证据,本院认证如下: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与时秀琴签订的货物运输协议来看,约定的内容并没有运输协议的主要条款,即运费单价、时间等,根据该协议第三条约定在外单位开票的船户,也要到本单位补交1.5%税费。时秀琴主张该税费实际上是基于戴梦特公司的内部管理规定和需求,向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交纳的管理费,该协议并非是其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之间的运输协议。本院认为,该合同不具备运输合同的基本要素,时秀琴对合同的解释具有合理性。应认定该协议为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收取管理费的协议。
二审中,上诉人时秀琴提供一份戴梦特公司的工商登记材料,载明戴梦特公司由淮安戴梦特化工有限公司、淮安戴梦特原料有限公司变更而来。上诉人戴梦特公司质证认为该工商登记未加盖工商部门的公章,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此,本院认为,上诉人戴梦特公司虽然不认可该工商登记的真实性,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确认该工商登记的真实性。
一审时,上诉人时秀琴提供一份淮安戴梦特原料有限公司于2008年1月18日,2008年12月1日出具的关于浓销酸运费的说明,证明其与上诉人戴梦特公司之间存在运输关系。上诉人戴梦特质证认为说明上注明是998船,不是时秀琴的船。
一审时,上诉人时秀琴提供一份浓硝酸销售情况统计表,第二页中载明有一船因浓度不够,由998船运回重新调制。运输的货物总量是355.35吨,每吨运费72元,355.35吨*72*2=往返运费51170.4元。被上诉人质证认为不客观、不真实,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对该笔运费予以确认。
二审中,上诉人时秀琴提供一份2013年至2014年的牡丹灵通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明上诉人戴梦特公司汇运费至时秀琴账户,之前的汇款明细在戴梦特公司的账上,其与上诉人戴梦特公司一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上诉人戴梦特公司质证认为,其是受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委托汇款,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对此,本院确认牡丹灵通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的真实性。
二审中,上诉人时秀琴提供一份2012年8月14日戴梦特公司的发送浓销酸的发货单,单号为20120800030538,2012年8月2日的港口建设费专用收据,载明缴款人是戴梦特公司,货物名称为硝酸,2012年8月2日,船舶载运货物清单,载明船舶名称为苏金龙槽998,托运人为戴梦特公司,证明发货单的审核人刘丽是戴梦特公司工作人员,时秀琴与戴梦特公司之间存在浓硝酸运输的关系。上诉人戴梦特公司质证认为,发货单和船舶载运货物清单没有戴梦特公司的签章,上诉人戴梦特公司对真实性不予认可,不清楚刘丽是谁。对港口建设费专用收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对以上证据,本院认证如下:时秀琴持有的发货单的全名就是戴梦特公司发货单,港口建设费专用收据注明缴款人是戴梦特公司,船舶载运货物清单注明托运人是戴梦特公司。上诉人戴梦特公司虽然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否认,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上述证据能够认定时秀琴与戴梦特公司之间存在货物运输关系。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除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外。二审另查明,戴梦特公司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系关联企业。上诉人戴梦特公司的前身是淮安戴梦特原料有限公司。
二审中,上诉人时秀琴向本院申请撤回上诉,本院准许。
本院认为,关于双方主体资格问题。时秀琴所有的船舶苏金龙槽998号,虽然挂靠在金湖县金龙水运有限公司,但是牡丹灵通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上显示都是戴梦特公司转运费到时秀琴的账户,时秀琴持有的发货单的全名就是戴梦特公司发货单,港口建设费专用收据注明缴款人是戴梦特公司,船舶载运货物清单注明托运人是戴梦特公司,故应认定戴梦特公司为货物运输的托运人,时秀琴为承运人,时秀琴实际完成了运输行为,与本案所涉及的运输费用具有直接利害关系,符合法定起诉条件,有权作为原告提起诉讼。戴梦特公司及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系关联企业,双方签订货物的运输协议实际是交管理费的协议,而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在2014年3月25日之前没有运输浓销酸的权利,上诉人戴梦特公司主张其与洪泽县银珠物流有限公司之间存在运输关系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戴梦特公司提出的原告、被告主体不适格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时秀琴运输的浓硝酸质量不合格被拒收,导致运费增加511704.4元的问题。2008年3月,时秀琴运送戴梦特公司的货物到新浦化学(泰兴)有限公司,因为戴梦特公司提供的货物质量不合格,导致时秀琴又将该船货物运回,2008年3月10日,苏金龙槽998号船交纳的港务费收据、上诉人时秀琴提供的戴梦特公司2006年至2008年吨位销售浓硝酸统计表、载明浓硝酸少355.35吨,戴梦特公司虽然不予认可,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故戴梦特公司应支付时秀琴的往返运费51170.4元。
关于时秀琴主张的浓硝酸计量误差导致9条船运费增加4098.24元的问题。2007年至2008年10月份江苏利士德交货明细、淮安戴梦特原料有限公司于2008年7月25日出具的说明,能够证明4098.24元运费的事实。上诉人戴梦特公司应予支付。
关于应否支持运费利息的问题。上诉人时秀琴为证明其因戴梦特公司未即时支付运费受到的损失,提供其制作的长期向银行贷款用于运输经费周转的Excel表格、以及向银行贷款的凭证,Excel表格和贷款凭证互相印证,能够证明上诉人时秀琴贷款的事实。上诉人戴梦特公司未即时支付运费,给上诉人时秀琴造成了损失,应予赔偿。而时秀琴贷款利率与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差距较大,一审法院确定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1.5倍计算利息损失,符合客观实际情况,一审法院判决利息并无不当。因时秀琴向银行贷款产生的利息高于其主张的1.5倍,时秀琴主张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1.5倍支付利息应予支持。
关于一审判决程序是否违法的问题。上诉人时秀琴于2016年1月27日提交的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实质内容是原诉讼请求的明细,并不是变更诉讼请求,上诉人戴梦特公司上诉称一审法院程序违法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戴梦特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753元,由上诉人江苏戴梦特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许玉虎
审 判 员  孙 洁
代理审判员  丁 然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鲍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