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与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尚志刚供用电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8-2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南民一终字第0042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
法定代表人石全贵,该站站长。
委托代理人金建岐,河南框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淅川县电业局。
法定代表人杨红举,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森,该局职工。
委托代理人王遂勤,河南赏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尚志刚,男。
委托代理人梁重争、范硕,河南定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与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尚志刚为供用电合同纠纷一案,淅川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1月5日作出(2014)淅民商初字第81号民事判决。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不服原判,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的委托代理人金建岐,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的委托代理人王森、王遂勤,被上诉人尚志刚的委托代理人梁重争、范硕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为淅川县荆紫关镇人民政府成立的集体企业,成立于1985年11月27日,原名称为“河南省淅川县荆紫关淇河庄水电站”,后于2010年4月20日变更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2006年10月1日,淅川县电业局(甲方)和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乙方,当时名称为河南省淅川县荆紫关淇河庄水电站)签订并网合同,合同约定:甲、乙双方每月抄表电费结算后于次月十日前将电费足额以银行转帐方式汇入对方指定银行。由于电站利用水力发电,在丰水期通过原告向国家电网上供电,在枯水期通过原告从电网上购电以供用给自己的自供电区域。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从2007年3月1日起陆续欠原告趸受电费(2008年、2009年也支付过部分电费),截止2012年8月29日,共欠原告电费1302534.40元。后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一直没有偿还。在诉讼中,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以所欠原告电费系尚志刚承包水电站期间欠的,该费用应由尚偿还,不应由淇河水电站偿还,并申请追加尚志刚为共同被告,本院审查后予以准许。
另查明,淅川县荆紫关镇人民政府于2002年6月17日和被告尚志刚签订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承包合同,合同约定荆紫关镇人民政府将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正在营运的全部机械、设备、供用线路和供电范围固定资产原值72万元、净值25.59万元,承包给尚有偿使用。承包期十年,从2002年6月17日至2012年6月17日,年承包费用18.7万元,折旧费4万元,合计22.7万元,每年的6月7日前一次性向政府交清全年费用22.7万元。承包期间人员不变,工资与企业效益挂勾,多劳多得,职务任免及岗位调整尚志刚有自主权。如需精减人员,必须按照国家有关政策执行。尚志刚不得随意上调电价,要保证供电区内现有电网的正常运行。淅川县荆紫关镇政府负责支持电站工作,下达年度生产计划任务,有权对尚志刚进行固定资产、财产、财务、机械设备等方面的监督检查,有权监督尚的正常输送电力,有权对尚承包使用的固定资产及生产经营情况进行清产核资。尚必须与政府保持一致,积极配合,支持政府中心工作,尚不承担承包以前的债权债务,并承担上交国家规定的一切税费,尚在承包期承担自己管理所需的一切开支费用。承包期内,尚不得以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名义贷款、借款,不得以电站的固定资产作任何贷款、借款的抵押及担保,尚必须建立健全各项管理制度,健全会计账目,定期向企业主管部门上报各类报表。在合同履行期间,如出现人力不可抗拒的重大自然灾害,造成合同不能正常履行时,需经双方协商后酌情解决。双方还对违约责任、合同漏洞的补充、合同到期后的优先承包权等进行了约定。合同到期后2012年6月17日,中共荆紫关镇委员会解除了尚志刚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站长的职务。原告所诉的欠费系被告尚志刚承包期间内所欠。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系企业法人,依法应当独立对外承担责任,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在被告尚志刚承包期间,欠原告淅川县电业局的下网电费,但承包经营并不改变企业的性质地位也不改变企业法人对外享受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承包合同仅对承包人和企业的所有人产生法律效力,并不对原告产生法律效力。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并网合同的当事人为原告淅川县电业局和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而不是尚志刚本人,因此所欠原告电费应由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偿还。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在偿还欠款之后,可就该欠款系被告尚志刚承包期间所发生,以承包合同的约定另案解决。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不承担责任的辩解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尚志刚不承担偿还责任。
原审法院判决:一、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淅川县电业局下网电费1302534.4元。二、被告尚志刚不承担偿还责任。案件受理费16525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负担。
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上诉称:该电费是被上诉人尚志刚在承包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期间所欠,且承包合同约定,由被上诉人尚志刚独立经营,承担承包期间的一切开支,而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也明知被上诉人尚志刚承包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尚志刚也是供电合同的交易人,故应由被上诉人尚志刚承担还款责任,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不应承担还款责任。
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被上诉人尚志刚辩称:我签订的是承包合同,但对外仍是以企业名义从事活动,而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也正是基于此才签订的协议,我只是履行职务行为,故应由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承担还款责任。
依诉辩双方的意见,本院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谁应承担还款责任。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与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签订的并网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是有效合同。合同约定,抄表,电费结算后于次月十日前将电费足额以银行转账方式汇入对方指定银行。但截止2012年8月29日,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共拖欠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电费1302534.40元未交纳,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电费,其行为已构成违约,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要求其支付电费的理由,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上诉称,该电费系被上诉人尚志刚承包期间所欠,该电站不应承担责任的理由,本院认为,按照承包合同约定,被上诉人尚志刚作为承包人,应承担该款的还款责任,但该承包合同是属于企业内部管理行为,该合同约定内容是对承包合同双方权利义务的约定,对合同之外的当事人不具有拘束力,企业对外仍是以电站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从合同的相对性来讲,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作为并网合同的一方当事人,是合同约定的应当支付拖欠电费的民事义务责任主体,故原审法院判决由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承担还款责任并无不当。但被上诉人尚志刚作为承包人,对其承包期间所欠的电费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故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请求被上诉人尚志刚承担责任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请求自己不承担责任的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双方在偿还该款后可按照承包合同约定另行解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淅川县人民法院(2014)淅民商初字第8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撤销第二项。
二、被上诉人尚志刚对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拖欠被上诉人淅川县电业局的1302534.40元电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6525元,保全费5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6525元,共计38050元,由上诉人淅川县荆紫关淇河水电站、被上诉人尚志刚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车向平
审判员  王邦跃
审判员  张艳霞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刘 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