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浙江久天建设有限公司与孙兰富委托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8-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安吉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湖安良商初字第180号
原告:浙江久天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于九斤。
委托代理人:李国祥。
委托代理人:杜康。
被告:孙兰富。
原告浙江久天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久天公司)诉被告孙兰富委托合同纠纷(立案案由: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5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毛效龙独任审判,于2012年6月25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浙江久天公司法定代表人于九斤的委托代理人杜康、被告孙兰富到庭参加诉讼。后转为普通程序,由审判员毛效龙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金铭乐、人民陪审员程玉和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0月18日进行了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浙江久天公司法定代表人于九斤的委托代理人杜康、被告孙兰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浙江久天公司起诉称:2008年9月5日,原告与上海逸森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逸森公司)签订钢管、扣件租赁合同,指定被告为原告承租物的收货人。该租赁合同履行期间,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原告名义向上海逸森公司租赁钢管、扣件,但未用于原告的建设工程,而是自己另作他用,并拖欠支付租金,且到期未归还承租物。2009年底,上海逸森公司起诉原告要求返还钢管、扣件或折价赔偿,并支付租杂费、违约金。后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判令原告支付上海逸森公司各项费用总计130余万元。该案判决后,原告于2010年6月9日赔偿上海逸森公司1040456.03元(已扣除被告支付的198790元)。现原告认为,其合法权益已受侵害,故诉请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040456.0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从2010年6月9日起按每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至款清之日止)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孙兰富答辩称:2008年9月5日,原告与上海逸森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明确约定被告及案外人韩金水为承租物的验收人,故原告诉称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原告名义向上海逸森公司租赁钢管、扣件与事实不符。被告作为原告委托的承租物验收人,在收到上海逸森公司的钢管、扣件后,已将承租物全部交付原告施工的安吉维多利亚工地使用。被告认为,其与原告之间是委托合同关系,其在履行委托合同过程中没有任何过错,也没有给原告造成损失,因此无需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2009)闵民二(商)初字第2716号民事判决书1份,证明:被告作为原告指定的收货人,因未将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钢管、扣件交付原告,而是另作它用,导致原告被判令赔偿上海逸森公司各项损失的事实。
2、租赁合同、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各1份(复印件),证明被告系原告与上海逸森公司《租赁合同》中原告指定的收货人之一,被告于2008年9月10日代表原告签收的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钢管为54319米、扣件47500只的事实。
3、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代管款收据1份,证明被告因未将其签收的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钢管、扣件全部返还上海逸森公司,导致原告实际赔偿上海逸森公司各项损失1239246.03元(未扣除被告支付的198790元)。
经质证,被告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二、三无异议。
被告孙兰富为反驳原告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4、出库单10份、发货单33份,证明被告2008年8月9日至2009年1月1日期间将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钢管、扣件交付原告的事实。
5、收据1份,证明被告于2010年6月6日向原告支付上海逸森公司扣件折价款198790元的事实。
经质证,原告除对证据4中无发货时间、签收人的一份发货单的真实性有异议外,其余出库单、发货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该批钢管、扣件不是被告向原告交付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租赁物。该批钢管、扣件的发货时间大部分发生在被告签收上海逸森公司0001153发料单之前。事实上,这批钢管、扣件是被告出租给韩利明的,且韩利明也已都返还被告。原告为反驳被告该组证据的证明目的,向本院补充提交证据6入库单42份、领付款凭证2份(复印件),证明在2008年11月3日至2009年5月19日期间,韩利明返还被告出租的钢管、扣件,并在2008年8月7日向被告支付钢管租金等的事实。被告对原告补充提交的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提出钢管、扣件返还是事实,但领付款凭证中的10万元是韩利明付的介绍费,另2万元是搭脚手架的工钱,都不是租金。原告对证据5无异议。
本院审查后认为,证据1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2、3、5双方无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明力;证据4、6所涉钢管、扣件系韩利明向被告租赁的事实,由被告出具的10万元钢管租赁押金领付款凭证印证,且证据4、6所涉钢管、扣件的出入库的前后时间和数量也基本相符,被告亦当庭确认该批钢管、扣件韩利明已返还。此外,证据4中发货单显示的发货时间大部分发生在被告签收本案诉争的钢管、扣件即2008年9月10日之前,被告亦在上海逸森公司诉本案原告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确认未将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钢管、扣件交付原告。综上,被告提出的本案诉争钢管、扣件已交付原告的抗辩事实,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认定的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对本案事实认定如下:
2008年9月5日,原告与上海逸森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约定由上海逸森公司向原告提供钢管、扣件等,原告指定被告作为其承租物的签收人。2008年9月10日,被告代表原告签收上海逸森公司提供的钢管54319米、扣件47500只,并在上海逸森公司编号为0001153的发料单上签名。2009年12月15日,上海逸森公司以原告拖欠租金、未返还租赁钢管、扣件为由将原告诉至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该案经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令原告支付上海逸森公司租杂费654177.73元、违约金148624元,并要求原告返还上海逸森公司钢管22065.60米、扣件42590只,(如不能返还则以单价钢管13元/米、扣件5元/只折价赔偿499802.80元),并要求原告承担诉讼费11616.97元。判决生效后,被告于2010年6月4日将上海逸森公司扣件折价款198790元直接支付原告。此后,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直接在原告账户内扣划案件款1239246.03元。
本院认为:被告作为原告指定的租赁合同的收货人,于2008年9月10日代表原告签收的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钢管、扣件是否已交付原告是本案争议焦点。因原、被告双方庭审确认被告的签收货物行为属受托行为,双方之间系委托合同关系,且原告与上海逸森公司租赁合同亦已实际履行,故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被告作为受托人在签收上海逸森公司提供的编号为0001153发料单中的钢管54319米、扣件47500只后,理应将该部分钢管、扣件如数转交原告。现原告主张被告未交付上述钢管、扣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之规定,被告应对其履行交付义务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因被告未举证证明其已向原告交付本案诉争钢管、扣件,且另案庭审中亦自认未将本案诉争的钢管、扣件交付原告,而是用作它用。故本院认定被告在履行委托合同过程中过错明显,存在故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六条“有偿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过错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无偿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赔偿损失”之规定,暂且不论原、被告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是否有偿、无偿,被告都应对其过错行为导致的原告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本案原告在另案中因被告之未交付行为实际赔偿上海逸森公司各项损失1040456.03元(已扣除被告支付的198790元),且该部分损失未超出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的限额,故原告该部分诉请,本院予以支持。此外,原告要求被告承担逾期付款利息损失的诉请亦属合理,本院亦予以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三百九十六条、第四百零四条、第四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孙兰富赔偿原告浙江久天建设有限公司损失1040456.0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按每日万分之二点一从2010年6月9日起计算至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本案受理费15460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诉讼费20460元,由被告负担,因该费用原告已预缴,限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直接支付原告。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毛效龙
代理审判员  金铭乐
人民陪审员  程玉和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曾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