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与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0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豫01民初122号
原告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李冰,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术军,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杜强,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崔巍。
委托代理人李珏曦,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丁亚培,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典公司)诉被告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昇阳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6年3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今典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术军、杜强,被告昇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珏曦、丁亚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今典公司诉称,2004年7月29日,被告委托原告建设郑州出口加工区二期标准厂房,双方签订了《委托建设协议》。2005年8月5日,被告与原告及河南省军安置业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协议》,约定共同开发郑州出口加工区生活区和商务区配套项目。上述两份协议签订后,原告严格履行约定义务,积极建设厂房和生活区配套项目。2011年,被告向原告提出解除上述两份协议并进行清算,经过协商,原、被告达成《清算解约协议》,约定被告偿还原告全部投入资金,并按同期央行贷款基准利率支付利息,同时按年10%的标准支付收益。2012年11月30日,原、被告经过最终结算,确认被告应向原告支付欠款共计52897003.62元。该欠款被告于2013年12月18日偿还了5000000元,于2014年1月9日偿还了10000000元,剩余款项至今未付。现提起本案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欠款本金37897003.62元及利息8299614.29元(本息合计46196617.91元。其中,利息自2012年12月1日起暂计算至2016年1月9日,以后继续按同期银行货款利率计算至判决还款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昇阳公司辩称:一、《清算解约协议》未经各方共同协商一致,并未生效。原告诉称《清算解约协议》是对双方于2004年7月29日签订的《委托建设协议》和2005年8月5日原告、被告以及河南省军安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的解除。依据《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解除合同需要合同各方当事人协商一致。《合作开发协议》的签订主体是三方当事人,而《清算解约协议》仅仅由原被告双方签订,欠缺必要的当事人要件,因此,该协议并未生效,不能达到解除《合作开发协议》的效果。二、原被告应依据《合作开发协议》“共担风险”,原告依据《清算解约协议》及欠付工程款明细要求被告支付所谓的欠款本息没有依据。首先,《清算工程款明细》违背“风险共担”的原则,原告依照该明细要求偿还欠款没有依据。原被告间的《合作开发协议》形成合作开发法律关系,依照“共同出资,共同管理、共同经营、共担风险、共享利润”的原则形成合伙关系。因此,若合作方退出合作开发关系,应当对项目现有财产进行清产核资,在依法对项目现有财产及债权债务进行评估后,按照原《合作开发协议》约定的利润分配及风险承担比例确定各方应分配利润、应承担债务。所以双方最终清算的欠付工程款明细仅为双方协商预估的一个大致数字,无可靠清算依据。另外,欠付工程款明细中对生活配套区计算“利息”不合法理,因为原告对合作开发项目的出资不是借款,不应当在清算中计算利息。而且,在解约时项目还未出售,便无所谓“收益”,此处的“收益”为预期收益,不应当作为现有财产清算。其次,《合作开发协议》约定所开发地块土地的性质一直是工业用地,而协议却约定在工业用地上开发“生活配套区”和“商务配套区”即住宅楼和商用楼。《土地管理法》第四条规定:“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理制度,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合作开发协议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原被告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原告对此明知却退出合作开发,属于恶意逃避法律责任,同时违背“风险共担”的原则。三、本案涉及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以及依法追究有关部门和人员责任问题。因被告属于国有企业,国家审计署成立专案组经对涉案项目审计后,认定该项目是在审批为工业性质用途的国有土地上建设生活配套区,属于违法建筑。《合作开发协议》中的合作三方出资人共同出资建设10栋多层楼房,计划全部拆除,投资的共计9348.17万元形成损失。如执行《清算解约协议》,损失由被告方一方承担,不仅违背“风险共担”的原则,也将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国家审计署也建议河南省政府“责成郑州市加强管理,挽回损失,并依法追究有关部门和人员责任”。因此,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今典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交以下证据:第一组证据:《清算解约协议》一份、《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欠付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二期厂房及生活配套区工程款明细》一份,证明被告要求和原告解除委托建设协议(2004年签订)、还款协议(2006年签订)、《合作开发协议》(2005年签订)及有关厂房、生活配套区建设施工的其他合同,双方按照《清算解约协议》的约定进行了最终结算,被告应向原告支付共计52897003.62元。第二组证据:汇兑来账凭证(回单)一份、中国光大银行《进账单》一份,证明被告已通过河南郑州加工区管理委员会分两次向原告支付共15000000元欠款。第三组证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三份、《合作开发协议》复印件一份、《还款协议》复印件一份,证明《清算解约协议》里所提到的相关工程,原告均依约履行,双方就工程进行的最终结算是客观的,被告应当按照最终结算向原告支付款项。第四组证据:《有限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一份、《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一份,证明河南东方置业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针对原告今典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被告昇阳公司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清算解约协议的双方主体是昇阳公司和今典公司,却对主体以外的第三人河南省固始县蓼东建筑工程总公司进行清算并主张权利;对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第三组证据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部分争议主张权利的主体应当是河南省固始县蓼东建筑工程总公司而非今典公司;对《合作开发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协议说明开发过程中,是三方共同经营共担风险;对《还款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主体是河南郑州出口加工区管理委员会与河南省固始县蓼东建筑工程总公司协商解决所建厂房的协议,与被告无关;对第四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被告昇阳公司未提交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2004年7月29日,原、被告签订河南郑州出口加工区二期标准厂房委托建设协议,被告委托原告出资建设河南郑州出口加工区二期标准厂房工程。2005年8月5日,被告与原告及河南省军安置业有限公司就共同开发郑州出口加工区生活区和商务区配套签订三方《合作开发协议》。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履行了义务。2011年被告提出清算解约,双方以昇阳公司为甲方、以今典公司为乙方,签订了《清算解约协议》,该《清算解约协议》约定上述委托建设协议、合作开发协议、还款协议(2006年签订)及双方有关厂房、生活配套区建设施工的其他合同解约。并约定:一、加工区二期厂房清算解约。1、甲方于2011年12月31日前偿还乙方投资建设郑州出口加工区二期标准厂房工程(7#、10#、13#)全部欠款。2、甲方向乙方支付欠款利息,并与欠款本金同期支付。计息时间自2006年3月1日起至本协议签订日止。利息率按照同期央行贷款基准利率执行。3、甲方不再向乙方支付欠款违约金。甲方同意按照年收益率10%向乙方支付欠款收益并与欠款本金同期支付。收益金计算时间自2007年1月1日起至本协议签订日止。4、上述欠款本金、利息、收益的具体数额以双方代表最终计算商定的金额为准,详见双方共同签署的清算定案资料。二、生活配套区开发清算解约。1、甲方于2011年12月31日前支付乙方历年投入生活配套区开发建设的全部投资。2、甲方同意向乙方支付所投入资金的利息,并与本金同期支付。计息时间自乙方所投入资金实际到账日起至本协议签订日止。利息率计算原则:对于本项目投资中,能够提供农村信用社贷款手续凭证的,按照同期农信社贷款利率执行;否则,按照同期央行贷款基准利率上浮40%执行。3、甲方同意按照年收益率10%向乙方支付相应的投资收益并与投资本金同期支付。收益金计算时间自乙方资金投入生活区建设的实际到账日起至本协议签订日止。4、上述欠款本金、利息、收益的具体数额以双方代表最终计算商定的金额为准。详见双方共同签署的清算定案资料。三、其他。1、甲方按期支付全部本金及利息、收益后,前期签订与厂房、生活配套区建设施工有关的全部合约自动解除。在本协议签订后,甲乙双方与河南省军安置业有限公司共同组成的项目部随即解散。合作方共同投入生活配套区建设成果归属甲方所有。2、乙方负责解决与厂房、生活区建设工程范围内所涉的欠款及民工工资遗留问题。3、工程其他未尽事宜,另行商定。如有争议由甲方所在地法院裁决。2012年11月30日,双方经清算,共同签署了《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欠付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二期厂房及生活配套区工程款明细》,确定欠款总额为52897003.62元。2013年12月18日及2014年1月9日,原告分别收到上述欠款总额中的500万元、1000万元,计1500万元。下欠37897003.62元。
另查明,2006年10月10日,原河南东方置业有限公司申请变更公司名称为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2006年10月23日,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予以核准。
再查明,被告昇阳公司于2011年9月9日亦与《合作开发协议》的另一方河南省军安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清算解约协议》。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委托建设协议、《合作开发协议》,均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未主张变更、撤销或要求确认合同无效,故上述协议合法有效。原告依约履行义务,投入资金进行了约定工程项目建设;2011年被告提出二个项目清算解约,双方于2011年签订《清算解约协议》,约定2004年签订的《委托协议书》、2005年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及双方有关其他合同解约。该《清算解约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系有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被告辩称该《清算解约协议》所涉《合作开发协议》未经协议各方共同协商一致、《清算解约协议》并未生效;本院认为,上述《合作开发协议》虽为三方签订,但被告系分别与原告及河南省军安置业有限公司签订《清算解约协议》,故被告该辩称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辩称该《清算解约协议》及最终结算违背了《合作开发协议》“共担风险”的原则、最终确定的欠款不合理、利息计算不合理、收益不应当作为现有财产清算的主张,系对《清算解约协议》及最终结算清单的内容及效力提出异议,但被告昇阳公司并未依法行使变更、撤销权或要求确认合同无效,故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采纳。被告昇阳公司辩称《合作开发协议》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的观点,因该《合作开发协议》已于2011年由双方协议终止,且被告昇阳公司亦未对其该项主张提交相应的证据,故本院不予采纳。
本案中,2012年11月30日,昇阳公司与今典公司经最终清算,共同签署了《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欠付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二期厂房及生活配套区工程款明细》,确认昇阳公司对今典公司欠款总额为52897003.62元。2013年12月18日及2014年1月9日,原告分别收到上述欠款总额中的500万元、1000万元,计1500万元,下欠37897003.62元。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该37897003.62元,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利息问题。本院认为,双方于2011年签订的《清算解约协议》约定,被告于2011年12月31日前向原告支付欠款、投资、欠款及投资的利息及收益;但双方于2012年11月30日才确定欠款数额;由于双方在确定最终欠款数额后未再约定支付期限,故根据双方《清算解约协议》的约定,原告有在最终确定欠款数额后得到该欠款的期待利益;因被告未如约履行,必然给原告造成损失;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欠款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结合被告两次还款日期,要求被告支付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为计算标准、自2012年12月1日起至2016年1月9日期间的利息8299614.29,并提交了具体的利息计算明细,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要求被告继续支付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还款之日止的利息,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昇阳公司辩称本案涉及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以及依法追究有关部门和人员责任问题,因被告昇阳公司对其该项主张未提交任何证据,故被告昇阳公司应对其该项主张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和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欠款37897003.62元;
二、被告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河南东方今典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2012年12月1日至2016年1月9日期间利息8299614.29元,及以37897003.62元为基数自2016年1月10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货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
如果未按本判决确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72783元,由被告郑州昇阳出口加工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周 金
审判员 谢宏勋
审判员 宋江涛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祁 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