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周太山与郑州精益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等提供劳务者致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1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开民初字第2006号
原告周太山,男,1947年1月23日出生,汉族,公民身份证号码:411081194701230858,住河南省禹州市神后镇梁桥3号。
委托代理人李媛媛,河南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超,河南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郑州精益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住所地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八大街69号。
法定代表人李卯,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洁,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杨留伟,该公司员工。
被告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住所地郑州市政七街13号。
法定代表人宋万增。
委托代理人余林,河南良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住所地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八大街陇海铁路北边。
委托代理人乔五群,该公司项目经理。
原告周太山与被告郑州精益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益达公司)、被告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州公司)、被告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州郑州分公司)提供劳务者致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周太山的委托代理人李超,被告精益达公司委托代理人杨留伟,被告中州公司委托代理人余林,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委托代理人乔五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周太山诉称:原告于2012年4月底至被告郑州精益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厂区,经现场负责人王建风同意,从事挖沟埋设电缆工作。双方约定工资为120元/天。被告的工地总负责人是乔五群,副总负责人是袁永强。2012年5月25日晚23时,原告被安排加夜班。原告和同事刘国祥在抬管子时,因管子既长又重又不好移动,原告只顾专心移动管子,不慎掉入5米多深的窨井中。该窨井的周围,既没有照明和安全防护措施,也没有安全警示标志。乔五群听到呼救后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由于窨井太深,又报119增援,消防战士费尽周折才将原告周太山救出。原告因此住院治疗149天。为维护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医疗费36000元,误工费33000元,陪护费4046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470元,营养费4180元,残疾赔偿金153320元,鉴定费1000元,精神损失费20000元共计292438元。2、本案因诉讼产生的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精益达公司辩称:原告声称其为我处劳务人员,与事实不符。原告诉称工地总负责人是乔五群,在精益达公司与中州郑州分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第十一条1.3款约定,中州郑州分公司的项目经理为乔五群,由此证明,乔五群并非精益达公司的员工,录用原告的并不是精益达公司。精益达公司没有义务承担原告的损失,建筑施工合同及安全生产协议均约定,施工过程中非精益达公司原因造成的一切伤亡事故及财产损失,由中州郑州分公司负全部责任。
被告中州公司、中州郑州分公司辩称:1、我方将工程转包给袁永强,后袁永强又将工程转包给王建风。原告与我方之间没有直接雇佣关系。原告漏列另外两名被告,应减免我方的赔偿责任比列;2、原告所受伤害非因我公司指定的工作内容及工作地域范围内受伤,无法确认和我方之间的关联,同时原告未尽自身安全注意义务,应自付相应的赔偿责任;3、我方经袁永强的手已经向原告支付医疗费及借款共计70000元,对于原告诉请过高部分,不予承担;4、中州郑州分公司与精益达公司签订有独立的合同,合同约定的责任由中州公司承担,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没有独立承担责任的能力。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证据1、诊断证明及病例各一份,拟证明原告因此事故所造成的伤情及住院治疗情况;证据2、医疗票据、门诊票据、及总费用清单,拟证明原告住院花费的医疗费用;证据3、医院证明、居住证明,拟证明原告入院时办理住院手续名字不一致属实情况及原告居住信息;证据4、企业基本信息查询单,拟证明被告公司基本信息;证据5、护理人员身份证复印件,误工证明,工资表,营业执照复印件,拟证明护理人员信息及工资收入、误工情况;证据6、证人证言,两名证人书写的四份证言,拟证明原告受伤经过及每天工资;证据7、司法鉴定意见书,拟证明原告伤残等级为六级伤残。
被告中州公司、中州郑州分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原告的年龄在65周岁,未反映出住院期间需护理的护理医嘱。诊断证明时间与原告诉状时间显示的受伤时间不一致,是非工作时间内受伤。没有入院和出院的诊断证明。对证据2:医疗费中包含了袁永强从被告中州公司支出现金垫付的医疗费50000余元。对证据3:医院无权证明周太山名字的错误。派出所居住证明证明原告受伤时已经年满65周岁。对证据4无异议。对证据5:原告未提交住院期间需护理的医嘱,原告未提交护理人员工作单位、劳动合同及完税证明。故该费用不应按此计算。对证据6:该两人未到庭作证,其身份不予认可。该证人所述证明的证言内容并没有原告跟随王建风干活的相应证据。该证人不能证明所显示干活内容和被告之间的关联性及受伤原因。对证据7:鉴定是原告方委托的,对鉴定结果持有异议。原告不能证明和被告之间存在劳务关系及受伤的原因。原告不能证明被告存在赔偿责任的事实依据。
被告精益达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住院时间过长。对证据7:该鉴定机构的资质不能做伤残等级鉴定,不予认可。对证据2、3、4、5、6同意被告中州公司的质证意见。
被告精益达公司为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施工合同和安全生产协议各一份,证明精益达公司与中州公司签订合同,应由中州公司承担原告的损失。
原告对被告精益达公司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只是二被告双方之间的约定,不影响赔偿原告的责任。
被告中州公司、中州郑州分公司对被告精益达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中州公司为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施工协议一份,证明本案工程以分公司的名义转包给了袁永强。2、医疗费票据3张1858.4元,39张预交款收据50900元,证明中州公司通过袁永强为原告垫付了医疗费52758.4元。
原告对被告中州公司提交的证据发表以下质证意见:1、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和证明方向有异议,该协议与原告无关,不影响被告承担责任。2、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原告起诉的数额不包括被告垫付的医疗费用,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被告精益达公司、中州郑州分公司对被告中州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未提交证据。
经审查,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1、2、3、4、7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提交的证据5不能证明护理人员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并且,护理人员月工资已经超过纳税标准,原告未提交纳税凭证,对该证据不予认定。原告提交的证据6,对于证明受伤经过的两份证言予以认定,对于证明工资数额的两份证言不予认定。被告精益达公司提交的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被告中州公司提交的证据1,由于袁永强未到庭,无法核实该协议的真实性,且该协议签订时间是2012年2月10日,早于《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的签订时间2012年4月20日,本院不予认定。被告中州公司提交的证据2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举证、质证及本院分析认证意见,本院对本案的事实确认如下:
2012年4月20日,被告精益达公司与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被告精益达公司为发包方,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为承包方,工程名称为精益达公司客车关键零部件产业化项目厂区弱电设备土建工程;工程承包范围为招标图纸范围内的厂区弱点设备土建工程;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包质量、包安全、包进度、包文明施工;中州郑州分公司应对工程施工制定出相应的安全措施,还要对职工进行安全教育,凡因违反安全措施造成的罚款、人身伤亡事故或伤害他人事故,均由中州郑州分公司负责,精益达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中州郑州分公司派驻的项目经理为乔五群。
2012年4月底,原告被录用为上述项目工地的劳务人员。2012年5月25日晚23时,原告在施工过程中,不慎掉入窨井中,在场人员随即拨打了120,由于窨井太深,无法救出,又报119增援。后原告被送往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时间自2012年5月26日至2012年10月22日,共计149天,该院对原告的出院诊断为:1、右足跟骨粉碎性开放性骨折;2、胸12椎体骨折;3、骨质疏松症。出院医嘱为:1、出院后注意休息,加强营养,适当功能锻炼,骨折愈合前禁止下地负重,骨折完全愈合前需陪护一人;2、注意保持右足创口处干燥、预防感染;3、每月摄片复查一次,示骨折愈合情况,在医师指导下加强功能锻炼;4、继续应用鲑降钙素、口服维D咀嚼钙改善骨质疏松症状;5、若有不适,及时就诊,定期复查。原告在该院产生门诊医疗费1858.4元、住院医疗费90066.77元,共计91925.17元。其中,被告中州公司支付医疗费52758.4元,其余医疗费39166.77元系原告支付。
2013年2月20日,原告委托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情进行鉴定。2013年2月25日,该机构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原告周太山的损伤评为六级伤残。
原告自2008年起在洛阳市区买家街29号院居住,没有固定工作,有时到外地打工。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中州公司申请追加袁永强、王建风为本案被告,但未提供二人的身份信息(包括住址),无法送达,本院不予准许其追加申请。
本院认为:被告精益达公司将其厂区弱电设备土建工程发包给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双方签订有《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合同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合同约定施工过程中造成的伤亡事故由中州郑州分公司负全部责任。原告在该工地被录用为劳务人员,原告与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之间形成劳务关系。原告在该工地施工过程中受伤,被告中州郑州分公司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中州郑州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无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能力,故原告的损失应由中州公司承担。原告要求精益达公司对其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医疗费为91925.17元,其中被告中州公司支付52758.4元,其余医疗费39166.77元系原告支付。上述费用有相关医疗票据予以证明,本院予以认定。原告要求赔偿医疗费36000元,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要求赔偿误工费,原告构成六级伤残,误工时间应从受伤之日2012年5月25日计算至定残前一天,即2013年2月24日,共计275天。发生事故前原告从事建筑行业,其误工费可以参照2012年河南省建筑业平均工资29054元/年计算,依此计算原告的误工费为29054÷365×275=21890元。
原告要求赔偿护理费,原告提供的护理人员的收入证明不能证明护理人员的收入,理由如前所述。护理费应参照2012年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25379元/年计算。原告住院149天,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对原告的长期医嘱有“陪护一人”的批注,出院医嘱中有“骨折完全愈合前需陪护一人”的批注,本院酌定护理期限180天,依此计算原告的护理费总额为25379÷365×180元=12516元。
原告要求赔偿住院伙食补助费,参照《河南省省直机关和事业单位差旅费管理办法》规定河南省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为30元/天。原告住院149天,按30元/天的标准计算,其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0×149=4470元。
原告要求赔偿营养费,本院酌定营养费20元/天,原告住院149天,出院医嘱有“加强营养”的批注,本院酌定营养期限180天,营养费为20×180=3600元。
原告要求赔偿残疾赔偿金,原告构成六级伤残,赔偿系数为50%,原告发生事故时65周岁,赔偿年限为15年。原告提供的居住证明可以证明本案事故发生前原告在洛阳市区居住一年以上,故原告要求按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本院予以支持。参照河南省2012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442.62元/年计算,原告的残疾赔偿金为20442.62元/年×15年×50%=153320元。
原告要求赔偿鉴定费1000元,因未提交相关票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原告构成六级伤残,结合原告受伤给其带来的精神痛苦、被告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的损失包括医疗费36000元、误工费21890元、护理费1251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470元、营养费3600元、残疾赔偿金153320元、精神抚慰金20000元,上述各项损失共计251796元,由被告中州公司承担。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周太山二十五万一千七百九十六元。
二、驳回原告周太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五千六百八十八元,由原告周太山负担七百九十六元,被告河南中州建筑有限公司负担四千八百九十二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提交副本一式十份,上诉于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 荷
代理审判员  牛建军
人民陪审员  王庆波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周红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