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尹作贞与大连阿尔滨集团有限公司、卢欣等不当得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0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大民一终字第0223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阿尔滨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金州区光明街道五一路80号。
法定代表人:王顺,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卢哲,辽宁华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尹作贞。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卢欣。
委托代理人:张艳清,辽宁生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明发。
原审原告尹作贞与原审被告大连阿尔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尔滨公司)、卢欣、李明发不当得利纠纷一案,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23日作出(2015)金民初字第01842号民事判决,阿尔滨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阿尔滨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卢哲,被上诉人尹作贞,被上诉人卢欣的委托代理人张艳清,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李明发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尹作贞一审诉称:2008年,被告阿尔滨公司承建施工大连誉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斯坦福院落工程,被告李明发系该项目部经理。原告受被告李明发的指派,以该项目部员工的身份在大连慧金钢铁有限公司订购几车螺纹钢材合计254203.80元。2008年10月16日,大连慧金钢铁有限公司给被告阿尔滨公司开具3张增值税发票,现3张发票在被告阿尔滨公司凭证内挂账。2008年底,大连慧金钢铁有限公司曾派人去被告阿尔滨公司索要上述款项无果。2015年,被告卢欣多次均以个人身份向原告索要被告阿尔滨公司的上述欠款。2015年1月9日,被告卢欣带人将原告的辽B×××××号轿车开走,注明还不上欠款此车就充当利息,并逼原告签字按印。2015年2月17日,被告卢欣带人又逼原告给她7万元。原告作为斯坦福院落工程项目部的员工,订购钢材的行为是公司行为而非个人行为。原告与被告卢欣之间没有任何债权债务关系,现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被告卢欣返还原告辽B×××××号轿车,返还上述车辆估价为5万元整及年底还不上欠款此车就充当利息的签字字句;2、被告卢欣返还原告于2012年11月9日所签欠条一份;3、三被告连带返还原告7万元。
原审被告卢欣一审辩称:我从来没有逼迫过原告,原告的行为系原告自愿做出的;我与原告是买卖合同的双方,我不认识其他二被告,原告所欠钢材款至今没有还清,原告自愿将车质押给我,而且实际交付,原告签署的欠据也是履行还款义务的合法依据,本案不存在不当得利。
原审被告李明发一审辩称:被告阿尔滨公司是斯坦福院落项目的施工主体,我是该项目部的项目经理,原告是该项目部的材料员,其所购买的钢材也用于该项目的建设。原告的行为是职务行为,所欠钢材款应由被告阿尔滨公司偿还。
原审被告阿尔滨公司一审辩称:本案是不当得利纠纷,根据法律规定,此类纠纷仅限于侵权人和受害人之间,原告要求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依据。按照原告所述,本案应属刑事案件,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5月25日,被告阿尔滨公司承包了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尖山街101地块斯坦福院落建筑工程,施工工期自2007年6月1日至2008年10月30日,被告李明发作为该工程项目部经理负责组织施工,原告系被告李明发雇佣的材料员。
2008年10月11日,原告在被告卢欣处购买了254203.80元的钢筋,并在销货清单上的收货人处签字。2008年10月16日,被告卢欣以大连慧金钢铁有限公司的名义向被告阿尔滨公司开具3张增值税普通发票,金额共计为254203.80元。被告李明发在3张发票上签字确认。
2012年11月9日,原告向被告卢欣出具欠卢欣钢筋款254203.80元的欠条一份,同时注明欠款单位为阿尔滨李明发,原告在收货欠款人处签字。
2015年1月9日,原告与被告卢欣签订提车协议一份,内容为:“本人尹作贞有一辆奥迪A62.0T辽B×××××车,自愿以此车价值人民币5万元抵押给卢欣处,待还清卢欣钢材款时将此车赎回”。
2015年2月17日,被告卢欣向原告出具收条一份,内容为:“今收尹作贞还款现金7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本案中,关于原告购买钢筋的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履行职务行为一节,原告在被告卢欣处购买的钢筋价款共计254203.80元,被告卢欣向被告阿尔滨公司开具的发票金额与之相同,销货时间与开票时间相近,而被告阿尔滨公司系斯坦福院落建筑工程的施工单位、被告李明发系案涉建筑工程的项目经理、原告系被告李明发雇佣人员这一事实既有生效的判决予以确认,又有当事人提供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造师证及当庭陈述予以佐证,并且被告李明发又在增值税普通发票上签字确认,综上情节可以认定原告购买的钢筋用于案涉建筑工程,其行为系履行公司职务行为。关于被告卢欣是否构成不当得利一节,被告卢欣将价值254203.80元的钢筋出售给原告,其即享有合法有效的债权。另外,从被告卢欣处订货的是原告,向被告卢欣出具欠条的亦是原告,被告卢欣无义务辨别案涉钢筋款的实际债务人,其有权依据债权凭证催要钢筋款。原告与被告卢欣签订的提车协议实为担保债务履行的质押行为,不违反法律之规定;原告偿还钢筋款的行为亦属于履行公司职务行为,若该款系原告垫付,原告可另行向被告阿尔滨公司主张权利,由被告阿尔滨公司返还原告由此造成的损失。被告卢欣与原告之间不存在不当得利之债。至于原告主张被告卢欣逼迫其签字还钱一节,因未能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原告尹作贞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525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尹作贞负担。
上诉人阿尔滨公司上诉的理由及请求是:本案是不当得利,所谓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的根据取得利益,而使他人受损失的事实。在本案中,被上诉人尹作贞是受害人,被上诉人卢欣是不当收益人,不当得利就发生在他们之间,不牵涉其他的法律关系。被上诉人尹作贞称:“2015年1月9日卢欣带人将尹作贞奥迪轿车开走……,又逼原告给她7万元”。被上诉人卢欣称:“我从来没有逼迫原告……本案不存在不当得利”、“我与原告是买卖合同的双方”,这些说法完全符合合同相对性的规定。如果上诉人与大连慧金钢铁公司有买卖合同纠纷,那是另案的事。如果按照买卖合同的相对性而言,就不牵涉其他人,也不牵涉其他事。原审判决认定“本案中关于原告购买钢材的行为时个人行为还是履行职务……。其行为系履行职务行为。”的事实有误。被上诉人尹作贞是不是职务行为等是另案的事,与本案没有关联。故请求二审法院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尹作贞答辩认为:同意一审判决。阿尔滨承建的项目,钢筋是用在项目上,发票挂在阿尔滨账户上至今没有付款,并没有得利,工程也是上诉人开发建设的。
被上诉人卢欣答辩认为: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卢欣并不是不当得利的受益人,卢欣与被上诉人尹作贞基于钢材销售形成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尹作贞在卢欣出具欠条异议还款承诺,并自愿将车辆作为质押保证,作为后期履行还款义务,均是履行合法的债权债务义务,且钢材款至今未还清,因此卢欣并不是不当得利,至于钢材销售的事情,卢欣并不知道李明发与阿尔滨之间的关系,我们也不认可尹作贞与阿尔滨之间是职务行为。
被上诉人李明发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上诉人阿尔滨公司认为原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尹作贞购买钢材的行为是履行职务行为不准确又没有必要。本案系不当得利纠纷,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确认被上诉人尹作贞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必然要审查被上诉人卢欣收取被上诉人尹作贞钢材款的行为是否有合法根据。本案中案涉钢材增值税普通发票出具名头为上诉人阿尔滨公司,钢材使用在案涉建设工程,审查钢材款项由被上诉人尹作贞支付的合同依据就需要审查尹作贞履行合同情况及其履行行为是否为职务行为。故一审法院确认被上诉人尹作贞购买钢材的行为是履行职务行为是必要的。对于被上诉人李明发系案涉建筑工程的项目经理、被上诉人尹作贞系被上诉人李明发雇佣人员这一事实既有生效的判决予以确认,又有当事人提供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造师证及当庭陈述予以佐证,并且被上诉人李明发又在增值税普通发票上签字确认,认定被上诉人尹作贞购买钢材的行为是履行职务行为有事实依据,原审认定并无不当。故上诉人阿尔滨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525元(上诉人已预交),由上诉人大连阿尔滨集团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逄春盛
审 判 员  王 虹
代理审判员  王 媛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