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与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慈溪市振惠转向器后视镜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浙甬商外初字第137号
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住所地:浙江省慈溪市浒山街道新城大道北路***号香格大厦***层。
负责人:魏星亮,该支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钱宏伟,浙江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青,浙江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杭州湾新区热电路**号。
法定代表人:孙卫东,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慈溪市振惠转向器后视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慈溪经济开发区杭州湾新区金溪路三站。
法定代表人:裘尧庆,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郑伟,浙江金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林维松。
被告:邱云兰。
被告:宁波浩中文具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余姚经济开发区高新技术园区谭家岭路。
法定代表人:邱云兰,该公司董事长。
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以下简称桥城支行)为与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绣丰公司)、慈溪市振惠转向器后视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惠公司)、林维松、邱云兰、宁波浩中文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中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于2013年9月2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桥城支行的委托代理人张青,被告振惠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郑伟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绣丰公司、林维松、邱云兰、浩中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依法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桥城支行起诉称:2011年6月22日,原告与被告振惠公司签订了合同编号为2011信甬桥银最保字第112079号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被告振惠公司为2011年6月22日至2013年6月22日期间因原告向被告绣丰公司授信而发生的一系列债权(包括但不限于贷款、票据、保函、信用证等各类银行业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担保的最高主债权额为17000000元。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债务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为实现债权的费用和其他所有应付的费用。
同日,原告分别与被告林维松、邱云兰签订了合同编号为2011信银甬桥自然人最保字11207901、11207902号的《自然人最高额保证合同》,被告林维松、邱云兰同意为被告绣丰公司2011年6月22日至2014年6月22日期间,在主债权最高额40000000元范围内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2年2月1日,原告与被告浩中公司签订了编号为2012信甬桥银最抵字第129006号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被告浩中公司为2012年2月1日至2013年2月13日期间因原告向被告绣丰公司授信而发生的一系列债权(包括但不限于贷款、票据、保函、信用证等各类银行业务)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担保的最高主债权为32860000元。被告浩中公司提供的抵押财产为位于浙江省余姚市谭家岭东路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权证号为余国用(2007)第01711号]。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债务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担保财产和为实现债权、抵押权而发生的费用和其他所有应付的费用。上述抵押财产已办理抵押登记,并取得他项权利证书。
2012年12月7日,原告与被告绣丰公司签订了编号为2012信甬桥银贷字第120496号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以下简称《贷款合同》),被告绣丰公司向原告贷款10000000元,贷款期限自2012年12月7日至2013年12月7日。
2012年12月11日,原告与被告绣丰公司签订了编号为2012信甬桥银贷字第120500号的《贷款合同》,被告绣丰公司向原告贷款8000000元,贷款期限自2012年12月11日至2013年12月11日。
2012年12月12日,原告与被告绣丰公司签订了编号为2012信甬桥银贷字第120503号的《贷款合同》,被告绣丰公司向原告贷款5000000元,贷款期限自2012年12月12日至2013年12月12日。
上述贷款合同均约定,贷款年利率8.1%,按月在每月20日结息,逾期贷款利率、罚息利率按合同利率上浮50%。对被告绣丰公司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原告有权根据实际逾期天数,按照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被告绣丰公司违反合同约定的,原告有权宣布贷款提前到期,要求借款人立即偿还所有已提贷款、应付利息及其他依法应承担的费用。
原告于上述《贷款合同》签订当日依约向被告绣丰公司共计发放了23000000元的贷款。然而被告绣丰公司仅支付了贷款启始日至2013年4月20日的利息,2013年4月21日后的利息未按期支付,经原告多次催收仍未支付。为此,原告于2013年5月22日向被告绣丰公司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要求被告绣丰公司于2013年5月23日之前归还全部本息,但被告绣丰公司未能还本付息,因此自2013年5月24日起原告开始以逾期贷款利率计收利息,并对拖欠利息计收复利。
据此,原告请求判令:1.被告绣丰公司立即归还借款23000000元,并支付自2013年4月21日至2013年5月23日的欠息170775元、至2013年8月5日的复利4422.31元、自2013年5月24日至2013年8月5日的逾期利息574425元,并支付自2013年8月6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日止以本金23000000元、欠息170775元,合计23170775元为基数按年息12.15%计算的逾期利息及复利;2.被告绣丰公司偿付原告为实现本案债权而实际支出的律师费350000元;3.被告振惠公司在主债权最高额17000000元范围内对被告绣丰公司上述第1、2项诉讼请求中应承担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4.被告林维松、邱云兰对被告绣丰公司上述第1、2项诉讼请求中应承担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5.如被告绣丰公司不能及时清偿上述第1、2项诉讼请求所确定的款项,则依法处置余姚市他项(2012)第0090号他项权证项下被告浩中公司提供抵押担保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所得款项由原告优先受偿。
被告振惠公司答辩称:2011年6月,被告林维松要求被告振惠公司为被告绣丰公司向原告借款17000000元进行担保,碍于朋友情面,被告振惠公司在原告提供的空白《最高额保证合同》上签名盖章。被告绣丰公司归还了该笔借款后,被告振惠公司拒绝了原告和被告绣丰公司要求继续担保的请求。2012年7月被告振惠公司股权变更时新股东查询该公司的征信信息,也无涉案担保内容。原告前述2012年12月7日、12月11日、12月12日签订的三份《贷款合同》,明确“担保由乙方(原告)与担保人就本合同的具体担保事项签订下列编号的担保合同”,而在相关编号的担保合同中,并无原告与被告振惠公司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可见被告振惠公司并未对涉案借款提供担保。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振惠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绣丰公司、林维松、邱云兰、浩中公司未作答辩。
原告桥城支行为证明其诉讼请求,提供了以下证据:1.《最高额保证合同》1份,拟证明原告与被告振惠公司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被告振惠公司为被告绣丰公司2011年6月22日至2013年6月22日期间的主债权最高额17000000元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的事实;2.《自然人最高额保证合同》2份,拟证明原告与被告林维松、邱云兰分别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被告林维松、邱云兰为被告绣丰公司2011年6月22日至2014年6月22日期间的主债权最高额40000000元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的事实;3.《最高额抵押合同》1份、《抵押物清单》1份、《土地使用权证书》1份、《他项权证书》1份,拟证明原告与被告浩中公司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抵押担保的最高主债权限额为32860000元,原告就被告浩中公司提供的抵押物取得他项权的事实;4.《贷款合同》3份,拟证明原告与被告绣丰公司签订了3份《贷款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绣丰公司提供贷款23000000元及贷款期限、利率等事项,原告向被告绣丰公司依约发放了上述贷款的事实;5.《催收通知书》1份,拟证明原告于2013年5月22日向被告绣丰公司宣布贷款提前到期的事实;6.《利息清单》1份,拟证明被告绣丰公司至2013年5月22日以及至2013年8月5日结欠的利息、复利、逾期利息的事实;7.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1份,拟证明原告因绣丰公司债务对浩中公司申请实现担保物权案被驳回申请的事实;8.《委托律师合同》1份、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4份、记账回执1份,拟证明原告已为实现债权支付了350000元律师代理费的事实。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被告振惠公司认为,证据6《利息清单》并不具备证据条件,对其余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证据8中律师代理费过高,其合理性应由法院确定。但原告所有证据均与被告振惠公司无关,因被告振惠公司无须承担担保责任。
被告绣丰公司、振惠公司、林维松、邱云兰、浩中公司均未提供证据。
本院认为:被告绣丰公司、林维松、邱云兰、浩中公司未对原告证据质证,视为其放弃质证意见。被告振惠公司对原告证据6利息清单以外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此予以认定。利息清单虽为原告自制,但该清单系依据《贷款合同》约定,被告绣丰公司的欠付利息的时间以及《催收通知书》计算,计算结果并无不妥,故对被告绣丰公司结欠的相关利息予以认定。据此对原告诉称事实予以认定。
另查明:原告与被告绣丰公司签订的3份《贷款合同》中的担保条款均约定:合同项下贷款采用抵押担保和保证担保方式,所涉担保由原告与担保人就合同的具体担保事项签订下列编号的担保合同:1.2012信甬桥银最抵字第129006号;2.2011信银甬桥自然人最保字11207901号;3.2011信银甬桥自然人最保字11207902号。也即原告与被告振惠公司签订的2011信甬桥银最保字第112079号《最高额保证合同》未列入担保合同之内。
2013年7月4日,原告就本案所涉借款,以被告浩中公司为被申请人,向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提出实现担保物权的申请,因被告浩中公司提出异议,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申请。
再查明:被告绣丰公司自2013年4月21日至2013年5月23日结欠利息170775元。原告为本案已经支付律师费350000元。
本院认为:因被告林维松、邱云兰系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本案属涉港商事纠纷。在程序方面应当参照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涉外编的有关规定。被告振惠公司、浩中公司的住所地、合同履行地以及抵押物所在地均在本院辖区,故本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同时本院根据最密切联系原则,确定适用内地法律处理本案纠纷。
前述《最高额保证合同》、《自然人最高额保证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以及《贷款合同》系合同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无违反法律规定,应当认定有效。尽管原告与被告振惠公司2011年6月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对主债务发生期间约定为2011年6月22日至2013年6月22日。但原告与被告绣丰公司在2012年12月签订的3份《贷款合同》明确约定了相应的担保合同,未包含该《最高额保证合同》,应当视为原告已经放弃被告振惠公司作为该3份《贷款合同》的担保人,被告振惠公司对涉案借款无需承担担保责任,其答辩意见予以采信。被告绣丰公司获得贷款后,应当按约付息还款,逾期应当负担罚息及复利。原告为实现债权支付350000元律师费用,该律师费用并未违反有关律师收费管理规定,应当视为具有合理性,作为原告实现债权的支出,应当由债务人负担。涉案债权抵押担保和保证担保并存,当事人并未约定担保权实行规则,原告可要求被告浩中公司承担抵押担保责任,也可要求被告林维松、邱云兰承担保证责任。被告林维松、邱云兰与原告没有约定保证份额,应当认定为连带共同保证。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被告绣丰公司、林维松、邱云兰、浩中公司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与庭审,本院依法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借款23000000元,支付自2013年4月21日至2013年5月23日的利息170775元,并从2013年5月24日起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按照编号为2012信甬桥银贷字第120496号、120500号、120503号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的约定支付逾期利息及复利;
二、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律师费350000元;
三、被告林维松、邱云兰对上述第一、二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四、如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未履行上述第一、二项债务,则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有权以被告宁波浩中文具有限公司位于浙江省余姚市谭家岭东路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余国用(2007)第01711号《土地使用权证》上记载的土地使用权]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
五、被告林维松、邱云兰、宁波浩中文具有限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追偿;
六、驳回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62298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167298元,由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林维松、邱云兰、宁波浩中文具有限公司连带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桥城支行、被告宁波绣丰彩印实业有限公司、慈溪市振惠转向器后视镜有限公司、宁波浩中文具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林维松、邱云兰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提交副本八份,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162298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款汇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户名: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190001010400065750000515001,开户银行:农业银行杭州市西湖支行。上诉期满七日后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毛坚儿
审 判 员  孙 斌
人民陪审员  周珍亦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五日
代书 记员  张李卡
适用法律: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零五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利息。……
第二百零六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
第二百零七条
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价款的,应当按照应当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十八条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第三十一条
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第三十三条第一款
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七十六条
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一款
两个以上保证人对同一债务同时或者分别提供保证的,各保证人与债权人没有约定保证份额的,应当认定为连带共同保证。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