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易会春、易某等与温州市华东手足外科医院有限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9-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温鹿民初字第1780号
原告:易会春,男,1970年1月18日出生,汉族,住温州市瓯海区。
原告:易某,男,1996年7月9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原告:吴仁生,男,1946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原告:姜爱菊,女,1950年9月16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四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全克平,浙江联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温州市华东手足外科医院有限公司,住所地:温州市鹿城区葡萄棚路39号。
法定代表人:陈福生,院长。
委托代理人:卢晓,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易会春、易某、吴仁生、姜爱菊为与被告温州市华东手足外科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东手足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9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易会春、姜爱菊及四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全克平,被告华东手足医院的委托代理人卢晓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易会春、易某、吴仁生、姜爱菊诉称:2012年2月15日7时30分许,吴小燕驾驶助力车行经娄桥安桐线70号前段与对向浙C×××××号大型普通客车发生碰撞,造成吴小燕严重受伤。当天7时40分,吴小燕被120救护车送至被告华东手足医院抢救。被告没有综合的医疗能力应付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严重损害的复杂情况,没有及时告知伤者家属及时转院治疗,导致延误治疗,存在过错。该病例经温州医学会鉴定,认为被告对吴小燕的诊疗中,存在对多发性、腹腔内出血、失血性休克认识不足、延误治疗的医疗过错,与伤者吴小燕死亡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被告应承担次要责任。据此,被告应赔偿原告的损失。故请求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因吴小燕死亡造成的损失共计269973元(按总损失的30%计算);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为此,原告易会春、易某、吴仁生、姜爱菊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原告身份证、户口簿、派出所证明,证明原告主体资格及死者吴小燕身份;
2、工商登记表,证明被告主体资格;
3、司法鉴定书,证明吴小燕遭遇车祸受伤,于2012年2月15日死亡;
4、医疗就诊卡、CT检查申请表、医疗收费凭证,证明吴小燕于2012年2月15日因车祸在被告处医疗的事实;
5、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附一医)门诊、住院病历、医疗证明书,证明吴小燕在附一医抢救的事实,吴小燕死亡原因为:腹腔出血、失血性休克、循环衰竭;
6、医疗费清单,证明吴小燕在附一医花费医疗费2735元;
7、田平村委会证明、征地补偿款发放明细表,证明原告的承包土地被政府征收的事实;
8、温州市嘉德鞋业有限公司证明、营业执照、村委会证明,证明死者吴小燕生前在温州市嘉德鞋业有限公司打工;
9、田平村委会证明,证明吴小燕父母无经济收入来源;
10、常住人口登记表,证明吴小燕有姐妹3位;
11、鉴定费发票,证明原告支付医疗损害鉴定费4000元。
被告华东手足医院辩称:伤者吴小燕于2012年2月15日早晨7时50分许被送至被告医院抢救,于当日8时20分应家属的要求转院,治疗时间仅30分钟。被告的急诊医生经初步检查后,考虑伤者可能有左小腿开放性骨折、创伤性休克、颅脑及胸腹脏器损伤等伤情,当即给予创面包扎、止血、伤肢夹板固定、建立静脉通道、输液等救治措施,同时为了争取抢救时间,开通绿色通道,立即给伤者行头部、腹部CT检查,并请相关医生紧急会诊。但由于伤者当时很烦躁,不断扭动,不能配合检查,CT扫描很困难,多次扫描均未能获得清晰图像,头颅扫描后,未及时腹部扫描,伤者家属提出向上级医院转院要求。被告在接诊的半个小时内已对伤者进行了必要的救治,符合急诊病人的诊疗常规,并不存在延误治疗。伤者在转到附一医所进行的救治顺序也与被告的相同,且在时间进度上还要慢一些。伤者的死亡是其本身交通事故造成的严重损害的结果,而非被告的诊疗行为。被告在对伤者吴小燕进行抢救时,开辟绿色通道,未收取费用,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承担赔偿责任极不公平。原告在处理吴小燕的交通事故时,已获得赔偿,不应再重复赔偿。即使被告需承担赔偿责任,比例也不应超过10%,且原告要求赔偿的金额不合理。
为此,被告华东手足医院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专家证人网意见书,证明专家证人网认为被告的责任是轻微责任和次要责任之间。
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1、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对证据1-5,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6,被告对医疗费金额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原告应提供医疗费票据。因被告对费用金额的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证据7,被告认为村委会的证明没有负责人签字,没有注明征地时间,征地补偿款发放名册只有吴小燕之夫的签名,没有吴小燕的签名,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本院认为,根据征地惯例,补偿款的发放一般是以家庭为单位,原告提供的征地证明及吴小燕之夫签名的补偿款发放明细,均由村委会盖章,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该证据可印证吴小燕在事故发生前系失地农民,可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本院对该证据予以认定。对证据8,被告对证据的三性均有异议,认为原告应提供劳动合同、工资册、纳税证明来证明吴小燕的工作情况。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该项证据,可相互印证,吴小燕在事故发生前在鞋业公司工作,并不是以务农为生,该证据可证明其待证事实,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9,被告对证据的三性有异议,认为村委会的证明没有负责人签字。本院认为,吴小燕的父母均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依靠女儿的赡养来生活,村委会出具证明予以证实,被告未有相应的证据来证明其异议,故本院对被告的异议不予采纳,对该证据予以认定。对证据10、11,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2、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对证据的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对意见书的结论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被告提供该证据旨在证明其在对吴小燕的诊疗过程中的过错程度仅为轻微责任,但该意见书是被告单方要求该机构出具的,其证明力远低于本院委托的鉴定机构出具的医疗损害鉴定书,故本院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定。
审理中,经原告的申请,本院依法委托温州市医学会对被告为吴小燕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该过错行为与吴小燕的死亡结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鉴定。经鉴定,该鉴定机构认为:被告对伤者吴小燕诊疗中,存在对多发伤、腹腔内出血、失血性休克认识不足,延误治疗的医疗过错行为,与伤者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被告应承担次要责任。原告对该鉴定书无异议,被告对鉴定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鉴定书认定被告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没有依据,被告不存在过错,对鉴定结论有异议。本院认为,被告对该鉴定书的内容及结论存在异议,并提供了一份专家证人网意见书,但该意见书的证明力远低于本院依法委托的温州市医学会出具的医疗损害鉴定书,不足以推翻鉴定结论,故本院对被告的异议不予采纳,对医疗损害鉴定书的真实性、关联性予以认定。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吴小燕,女,1973年12月13日出生,住温州市瓯海区潘桥镇田平村。2012年2月15日上午,案外人王仁伟驾驶浙C×××××号大型普通客车从本市区十里亭驶往瑞安陶山。7时3分许,沿安桐西路由东向西行驶至安桐西路90号前与对向由吴小燕驾驶的从西向东靠道路左侧行驶的无号牌轻便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吴小燕严重受伤。事故发生后,吴小燕经120救护车医师简单包扎后,于当日7时50分左右被送至被告华东手足医院救治,被告给予创口包扎、左小腿夹板固定、复方氯化纳注射液500ml静滴、头颅CT检查等处理,于8时20分转院。当日8时40分转院到附一医急诊,经抢救无效于当日11时35分死亡。原告易会春系吴小燕之夫,原告易某系吴小燕之子,原告吴仁生、姜爱菊系吴小燕的父母。2012年2月17日,经温州律证司法鉴定所鉴定,认为吴小燕系交通事故致腹腔内脏器破裂大出血等,终因急性循环衰竭而死亡。2013年7月15日,经温州市医学会鉴定,认为:被告对伤者吴小燕诊疗中,存在对多发伤、腹腔内出血、失血性休克认识不足,延误治疗的医疗过错行为,与伤者吴小燕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被告应承担次要责任。
另查明,涉案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责任认定,由王仁伟与吴小燕各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2012年4月19日,原告与交通事故的肇事方达成调解协议,确认吴小燕交通事故总损失金额为:医疗费4997元、死亡赔偿金54718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27153元、丧葬费15325元、家属误工交通费8000元、死者运费1200元、鉴定费2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摩托车损失4120元、车辆鉴定费800元,总损失金额为861275元。由肇事方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医疗费4997元、死亡赔偿金11万元,剩余部分由双方各承担50%的责任,最终由肇事方自愿赔偿原告赔偿金62万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本案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是:1、被告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2、原告要求赔偿的金额是否合理。针对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1,本院认为,该病例经温州市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认为被告在对伤者吴小燕的诊治时,对疾病的严重性及伤势的主次认识不足,存在对多发伤、腹腔内出血、失血性休克认识不足,延误治疗的医疗过错行为,同时未按规定书写门诊病历记录和护理记录,没有对伤者病情进行告知的书面记录,被告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与伤者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应承担次要责任。被告虽对该鉴定结论有异议,但未提供足够的证据来推翻该鉴定结论,故本院对被告的辩称不予采信,被告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根据被告的过错程度,本院酌情认定由被告承担原告损失30%的赔偿责任。对双方争议的焦点2,被告认为原告的损失在处理交通事故时已得到赔偿,不应重复赔偿。本院认为,伤者吴小燕的死亡系因交通事故肇事方和被告的过错诊疗行为共同侵权造成,原告虽从肇事方得到赔偿,但所得到的赔偿金额系交通事故肇事方基于自愿原则赔付给原告的,且原告并未全额获得赔偿,故被告还应根据其过错程度赔偿原告的损失。根据原告所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合理的损失如下:1、医疗费2735元,因原告未提交医疗费票据,且在处理交通事故时,肇事方已赔偿原告医疗费损失,故本院对该项诉请不予支持。2、护理费200元,3、交通费300元,4、丧葬费20044元,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5、死亡赔偿金34550元/年×20年=691000元,根据原告所提供的证据,可认定吴小燕在死亡前系失地农民,在鞋厂务工,居住地为城中村,因吴小燕的居住地和生活来源地为城镇,故其死亡赔偿金应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本院对其死亡赔偿金691000元予以认定。6、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要求按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吴小燕之子2年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及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其父母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130430元。被告对计算年限均无异议,但认为吴小燕的儿子及其父母均应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本院认为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标准应参照死亡赔偿金所依据的计算标准,故本案中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的标准可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现原告要求吴小燕父母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按农村标准计算,且年赔偿总额未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本院予以许可,对被扶养人生活费130430元予以认定。7、家属办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误工费1200元,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以上损失总计843174元,由被告承担30%的损失,计843174元×30%=252952.2元。因被告在诊疗过程中的过错,造成吴小燕死亡,给原告的身心带来巨大的痛苦,根据被告的过错程度,本院酌情认定由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被告共计应赔偿原告损失252952.2元+10000元=262952.2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温州市华东手足外科医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易会春、易某、吴仁生、姜爱菊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62952.2元;
二、驳回原告易会春、易某、吴仁生、姜爱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750元,由原告易会春、易某、吴仁生、姜爱菊负担35元,被告温州市华东手足外科医院有限公司负担1715元;医疗损害鉴定费4000元,由被告温州市华东手足外科医院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书生效后,负有义务的一方当事人如不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另一方当事人应当在判决书确定义务履行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审 判 长  韩若冰
人民陪审员  蔡 红
人民陪审员  应欢欢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一日
代书 记员  陈茂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