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广东嘉联企业陶瓷有限公司、肇庆市浚丰纺织染整有限公司等与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粤12行终11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广东嘉联企业陶瓷有限公司。住所地:肇庆市鼎湖区永安镇岐州大道侧。
上诉人(原审原告)肇庆市浚丰纺织染整有限公司。住所地:肇庆市鼎湖区永安镇恒泰环保纺织工业园(土地编号38-02)。
法定代表人熊城锋,该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董世德,该司员工。
肇庆市鼎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鼎湖人社局)。住所地:肇庆市鼎湖区罗隐大道**号。
法定代表人叶伟佳,该局局长。
原审第三人岑东梅,女,汉族,1981年10月7日出生,住肇庆市鼎湖区。
上诉人肇庆市浚丰纺织染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浚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肇庆市鼎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鼎湖人社局)及原审第三人岑东梅工伤认定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1203行初4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岑东梅是浚丰公司定型部值机员,住肇庆市鼎湖区永安镇大塱村委会岐溪村东兴巷31号;2015年5月9日当天上班时间是8时至20时49分。2015年5月9日下班后,岑东梅驾驶二轮摩托车从浚丰公司返回家中,在21时25分许途经鼎湖区永莲公路甫草村口路段时,与一辆自莲塘往永安方向行驶至甫草村口左转弯的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岑东梅倒地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受伤后岑东梅被先后送到肇庆市鼎湖区永安镇卫生院、肇庆市鼎湖区人民医院和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经诊断为:1、左颞叶脑挫伤;2、左侧额颞顶硬膜下血肿;3、冠状缝分离性骨折;4、右侧颞顶部头皮血肿:5、右肺挫伤;6、全身多处皮肤挫擦伤;7、上唇裂伤。肇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二大队作出肇公交认字(2015)第441203C0509212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岑东梅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2015年7月29日,岑东梅向鼎湖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供其身份证、工作牌、浚丰公司的营业执照、劳动合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考勤记录、土地使用证及使用人身份证、医疗资料等证据材料。鼎湖人社局同日受理后在2015年8月24日向浚丰公司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浚丰公司在规定时间内没有向鼎湖人社局提供举证材料;鼎湖人社局又向岑东梅、浚丰公司工作人员梁江成、梁少芬作了调查笔录。鼎湖人社局经过调查核实后,于2015年9月23日作出肇鼎人社工认字(2015)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岑东梅所受损伤为工伤。2015年9月25日、10月15日,鼎湖人社局将上述《认定工伤决定书》分别送达给岑东梅及浚丰公司。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岑东梅是浚丰公司的工人,2015年5月9日当天上班时间为8时至20时49分。2015年5月9日下班后,岑东梅驾驶二轮摩托车从浚丰公司返回家中,在21时25分许途经鼎湖区永莲公路甫草村口路段时,与一辆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岑东梅倒地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肇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二大队认定岑东梅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岑东梅的受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又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鼎湖人社局有对工伤事故作出工伤认定的职权;鼎湖人社局受理岑东梅的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岑东梅提供的身份证、工作牌、浚丰公司营业执照、劳动合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考勤记录、土地使用证及使用人身份证、医疗资料等证据材料,以及鼎湖人社局对岑东梅的调查笔录、对梁江成、梁少芬的调查笔录等证据,认定岑东梅于2015年5月9日因交通事故受伤为工伤,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鼎湖人社局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并分别向浚丰公司和岑东梅送达《认定工伤决定书》,程序合法。对于浚丰公司提出岑东梅发生的交通肇事不属于上下班途中,不应认定为工伤的问题,本案中,浚丰公司作为用人单位,无法提供岑东梅发生交通事故受伤时不是在上下班途中的证据,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的规定,浚丰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鼎湖人社局根据岑东梅提供的证据材料,认定岑东梅发生交通事故受伤时是上下班途中的事实,并据此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符合工伤认定的无过错原则和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原则以及法律、法规、部门规章的具体规定。故对于鼎湖人社局认定的事实应予确认。综上所述,浚丰公司认为岑东梅因交通事故受伤不属工伤的主张理据不足,请求撤销鼎湖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的理由不成立,依法不予支持。鼎湖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原审判决:驳回浚丰公司要求撤销鼎湖人社局作出的肇鼎人社工认字(2015)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浚丰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被上诉人鼎湖人社局作出的肇鼎人社工认字(2015)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2015年9月23日,被上诉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岑东梅于2015年5月9日晚上下班后(上班时间08:00-20:00,岑东梅20:49分离开上诉人处)返回家中所受的交通事故伤害为工伤,但肇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二大队肇公交认字(2015)第4412030C509212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第三人岑东梅的肇事时间是2015年5月9日21时25分。被上诉人《认定工伤决定书》对此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行政法规有误。岑东梅2015年5月9日21时25分发生的交通肇事损伤,不属于上下班途中认定为工伤的范围。肇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二大队肇公交认字(2015)第4412030C509212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岑东梅发生事故的时间是2015年5月9日21时25分,而从岑东梅离开上诉人处到肇事地点也只是3-4分钟的时间路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工伤认定中的上下班途中包含两方面要素:一是时间要素,即上下班的必要时间;二是地理要素,即上下班的必经路线。根据法理,合理路径的理解应当是惯常的、最近的路径;合理时间的理解应当是劳动者从住处到单位之间的距离路程所需的时间,但本案岑东梅是20:49分离开上诉人处,发生肇事时间是21时25分。经在网上地图查证,从上诉人处到岑东梅肇事地点鼎湖区永安镇甫草村口位置仅为1.6公里,驾驶两轮摩托车以35km/h左右的安全速度行驶,也只是3-4分钟的路程,若从上诉人处到原第三人岑东梅其居住地鼎湖区永安镇大望村委会岐溪村驾驶两轮摩托车以35km/h左右的安全速度行驶,也只是12-15分钟的路程,且当时岑东梅不存在下班途中去接孩子、去菜市场买菜等先从事生活必须事务后再回家的例外情形,而岑东梅从上诉人处打卡下班至其驾驶两轮摩托车行驶至甫草村口发生交通意外事故的时间为21时25分,行驶时间为36分钟,明显超出了其驾驶两轮摩托车上、下班正常安全行驶必需、合理的时间。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的规定,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工伤保险有关规定处理意见的函》(人社厅函(2011)339号)的规定,“上下班途中”是指合理的上下班时间和合理的上下班路途。岑东梅发生交通事故明显不在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故此,被上诉人鼎湖人社局作出的肇鼎人社工认字(2015)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明显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对其予以维持错误。请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及被上诉人所做的肇鼎人社工认字(2015)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被上诉人鼎湖人社局及原审第三人岑东梅二审均无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工伤认定行政纠纷。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被上诉人鼎湖人社局作为社会保险行政管理部门,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工伤认定工作的法定职责,其为本案适格主体。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和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本案审理主要对被上诉人鼎湖人社局于2015年9月23日作出肇鼎人社工认字(2015)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
首先,关于鼎湖人社局作出案涉《认定工伤决定书》的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鼎湖人社局在受理原审第三人岑东梅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依法进行了权利告知和调查核实,并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书面认定决定及将处理结果送达各方当事人,整个处理程序符合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工伤认定办法》的相关规定。
其次,关于鼎湖人社局作出案涉《认定工伤决定书》所依据的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以及处理结果是否正确的问题。综合原审及二审情况分析,岑东梅为浚丰公司招用的员工,其在下班后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对上述事实,各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各方争议的焦点是岑东梅发生交通事故是否在“下班途中”。根据原审及二审查明的事实,事发当天,岑东梅20时49分下班,21时25分许在鼎湖区永莲公路甫草村口路段发生事故,发生事故的地点是在下班回家的合理路线上,发生事故的时间亦未超过下班回家的合理时间。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岑东梅在下班途中受到的交通事故伤害属工伤。上诉人提出岑东梅发生事故并非在下班途中的抗辩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鼎湖人社局作出的工伤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综上所述,上诉人浚丰公司请求撤销被上诉人鼎湖人社局于2015年9月23日作出的肇鼎人社工认字(2015)15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诉讼请求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原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审理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上诉人浚丰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浚丰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启智
代理审判员  陈卓杰
代理审判员  叶志敏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何剑锋
第1页共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