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1143武汉光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与中银保险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保险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0-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苏0508民初1143号之二
原告:武汉光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佳园路2号高科大厦四楼。
法定代表人:周昕。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国浩,北京德恒(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熠,北京德恒(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银保险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住所地苏州市干将西路1359号四楼。
负责人:周立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刚,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玉杰,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武汉光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光谷公司”)与被告中银保险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简称“中银保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2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浦莉独任审理。被告中银保险公司于2017年3月9日向本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本院于同年3月24日依法裁定驳回被告中银保险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被告中银保险公司不服本院的民事裁定书,于同年4月11日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6月6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书。在审理中,因案情需要,本案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第一次庭审,原告武汉光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熠、被告中银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刚、赵玉杰均到庭参加诉讼。
原告武汉光谷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保险赔偿金20万元,并自起诉受理之日起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的利息(按年利率8%计算);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为保证原告与承租方苏州合利众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利众公司”)签订的光谷租赁租字第(2015)8-0012号《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租金本金的安全性,投保人苏州吉姆西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姆西公司”)向被告投保了以原告为被保险人的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被告于2015年11月27日向原告出具了保单号为3221220153205850000015的《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单》,保险金额为20万元。根据保险合同约定,若原告截至2016年9月30日未收到承租方或投保人支付的全额本金,则被告应承担支付保险金的赔偿义务。现原告未收到承租方或投保人的上述款项,被告应依约履行赔偿义务。为此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中银保险公司辩称,1、本案所涉保险合同无效。本案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吉姆西公司以骗取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为目的,通过编造材料采购、车辆生产销售等原始凭证,上传虚假合格证,违规办理机动车行驶证的方式虚构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业务,骗取国家财政补助资金,本案所涉保险合同、融资租赁合同以及相应的销售合同等都是吉姆西公司为了虚构生产销售业务以这一合法形式掩盖其非法骗取国家补贴的目的与各个相对方签署的,是其骗取国家补贴的重要环节,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情形,应认定为无效;2、假设保险合同有效,因涉案的融资租赁合同无效,故保险合同约定承保的信用风险不可能发生,因此被告也无需承担赔偿责任。首先,融资租赁合同是吉姆西公司骗取国家补贴虚构生产销售业务的一个环节,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合同。其次,签署融资租赁合同时合同所涉标的物并没有生产出来,租赁标的物不存在,原告作为出租人没有对租赁标的物享有所有权,而根据保险单特别约定第一条约定,本保单的应收款项仅指租金本金,保险合同并不承保除租金本金以外的其他应收款的,而因为融资租赁标的物不存在故原告依法不能向承租人收取租金,涉案的信用保险合同的信用风险并没有可能发生;3、假设保险合同有效且原告能收取租金的情况下,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被告也不负赔偿责任。保单的特别约定第7条约定,投保人未按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及时申请多项补贴,且被保险人未履行督促义务,保险人将不负赔偿责任。本案投保人骗取国家财政补贴,显然没有按照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申请,而原告也没有督促吉姆西公司根据国家政策申请补贴,故被告不负赔偿责任;4、假设保险合同有效、被告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况下,原告的诉讼请求金额也显著过高,根据保险单特别约定第4条明确,本保单的绝对免赔额为保险金额的30%即6万元,同时保险单还约定,本保单由中银保险苏州分公司主承保,占比50%,从共方为太平财产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简称“太平保险公司”),占比35%,安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苏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安诚保险公司”)占比15%,原告根据融资租赁合同已经收到的资金为7万元,因此,即使被告承担赔偿责任,所承担的金额也应当是(20-7-6)*50%即3.5万元。另外,保险合同履行过程中,合同签订后,原告对其未能收回其所称的租金是具有过错的,即使是保险人需要承担保险责任也应当考虑原告的过错。综上,被告认为本案所涉保险合同无效,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5年11月18日,武汉光谷公司(出租方)与合利众公司(承租方)签订编号为光谷租赁租字[2015]8-0012号《融资租赁合同》一份,约定:本次融资租赁采用售后回租的方式,即出租人根据承租方的要求,自承租人处购买租赁物,再将租赁物出租给承租人使用,承租人依约向出租人支付租金及相关费用;租赁物件名称为纯电动轻型客车、型号JSK6602EV、车牌苏E×××××、发动机号1508045、车辆识别代号/车架号LA9EABFD6FSJSK439、单价20万元;承租人以融通资金为目的,向出租人出售租赁物,本合同签署同时,出租人(作为买受人)应与承租人(作为出卖人)签订《买卖合同》;由于本合同项下的方式为售后回租,故本合同及《买卖合同》一经生效,即视为承租人(作为出卖人)向出租人(作为买受人)交付了出租人购买的租赁物,同时应视为出租人向承租人交付了本合同项下的租赁物,两项交付同时完成,承租人应向出租人同时出具《租赁物件所有权转让确认书》和《租赁物确认书》;租赁物的购买价格由出租人根据《买卖合同》的约定向承租人支付,有关购买租赁物应缴纳的税款、费用等,由承租人承担,出租人不再承担任何责任;租赁期满,在承租人付清全部租金及本合同项下所有应付款项后,承租人以人民币壹元的名义价款回购租赁物;租金由租赁本金和租赁利息组成,租赁本金即为租赁物的买卖总价款,总额为人民币20万元,于2016年9月30日支付,租赁利率为固定年利率8%。出租人与承租人一致同意,承租人委托吉姆西公司代其支付全部租金;承租人应当在出租人支付租赁物购买价款的同时向出租人支付租赁保证金60000元作为其履行本合同项下义务的担保,如承租人违反本合同约定,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本合同项下的义务,出租认有权从租赁保证金中扣划应支付给出租人的款项,出租人与承租人一致同意,租赁保证金可由出租人从应向承租人支付的租赁物购买价款中直接扣除;承租人应当在出租人支付租赁物购买价款的同时向出租人支付租赁手续费10000元,可由出租人从应向承租人支付的租赁物购买价款中直接扣除承租人应当向出租人提供如下担保,确保出租人实现本合同约定的全部债权及其他权利:吉姆西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租赁标的物办理抵押至武汉光谷公司名下;中银保险公司为本笔融资租赁业务承保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作为合同附件,双方还签订了《租赁物件所有权转让确认书》、《租赁物交接确认单》、《租赁物接收确认书》、《租金支付表》等。
2015年11月27日,吉姆西公司为武汉光谷公司向中银保险公司投保了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在投保单的特别约定中明确:“1、本保单的应收款项仅指编号为光谷租赁租字[2015]8-0012号项下的租金本金。对应抵押合同编号为(2015)年光谷租赁抵押8-0012号,抵押标的信息为品牌型号“东吴牌JSK6602EV”,车牌号苏E×××××;2、被保险人截止2016年9月30日未收到承租人或投保人支付的全额本金,则被保险人向保险人提出索赔申请,保险人予以受理;3、本保单附加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特约条款(B),等待期90天;4、本保单的绝对免赔率为保险金额的30%,即本保单最高赔偿限额为14万元,如被保险人在提出索赔申请时或在等待期内已收到承租人或投保人的部分租金,则保险人在理赔时予以扣除相应款项;5、本保单所涉及的资金账户管理、按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人三方所签订的资金共管协议实施;6、被保险人收到承租人或投保人全额本金后,本保险责任终止;7、投保人未按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及时申请各项补贴,且被保险人已知并未履行督促义务,保险人将不负赔偿责任;8、投保人与保险人双方协商并同意,本保险合同所承保的租金本金不能被认定为被保险人的投资损失,发生保险事故,保险人应按本保险合同约定承担赔偿责任;9、本特别约定与《企业应收款信用保险条款》约定不一致之处,以本特别约定为准。特别约定中还记载:本保单由中银保险公司主承保,占比50%,从共方为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占比35%;安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苏州中心支公司,占比15%;本特别约定与《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条款》约定不一致之处,以本特别约定为准”。同日,中银保险公司出具了保险单,保险单中明确:投保人为吉姆西公司,被保险人为武汉光谷公司,保险金额200000元,保险期间11个月,自2015年11月28日零时起,至2016年9月30日二十四时止;特别约定部分条款内容与投保单中特别约定条款内容相同,在保单的承保公司一栏,加盖了中银保险公司承保专用章。
在保险单所附的《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条款》第二条明确:“本保险合同由保险条款、投保单、保险单及批单组成,凡涉及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均应采取书面形式。”;第三条明确:“被保险人的应收款项,在保险期间内如已逾期180天仍未能足额收回的,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向被保险人赔偿上述未能收回的应收款项。应收款项是指企业在正常经营过程中形成的合法且无争议的各种债权”;第十六条明确:“保险人的赔偿金额为被保险人已逾期180天仍未足额收回的应收款款项的金额”
2015年11月30日,武汉光谷公司根据合利众公司付款指令支付吉姆西公司130000元购车款,其中已扣除合利众公司应支付武汉光谷公司的租赁保证金60000元及10000元手续费。
以上事实,由《融资租赁合同》、《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单》、《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条款》等证据予以证实。
另,在本院的(2017)苏0508民初1139号案件中已经查明,含本案所涉车辆在内,武汉光谷公司与合利众公司共计签订三十份性质相同《融资租赁合同》,并均由吉姆西公司向中银保险公司投保了以武汉光谷公司为被保险人的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三十辆车系吉姆西公司出售给合利众公司,双方于2015年9月签订了《电动汽车销售合同》,上述车辆已经在公安车管部门办理了车辆登记手续,并领取了机动车行驶证,同时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办理了抵押登记。2016年4月,含本案所涉车辆在内29辆机动车行驶证被公安车管部门以“吉姆西”案件调查需要为由予以收回,并对30辆车辆在车管所电脑系统中予以锁定、查封。
以上事实,由《电动汽车销售合同》、《融资租赁合同》、交强险保单、收条、车辆管理所情况说明、多项查询、(2017)苏0508民初1139号民事裁定书、(2018)苏05民终2163号民事裁定书予以证实。
在本院的(2017)苏0508民初1139号案件中还查明,2016年4月25日,财政部驻青海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出具财政检查报告一份,被查人名称为吉姆西公司,其中载明“买卖双方合谋骗取补贴,且大量车辆闲置……,合利众公司购买吉姆西公司的30辆新能源电动汽车,现场核查28辆,2辆未发现,且28辆中17辆部分零配件是2016年生产”。报告建议:“1、将吉姆西公司相关涉嫌违法违规行为和涉及到各地车管所提前办理车辆注册登记等行为移送司法机关立案调查、2、财政部收回预拨给吉姆西公司的补贴款4532万元和相关利息,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该公司进行行政处罚”。
同年9月13日,财政部向吉姆西公司作出《财政部关于吉姆西公司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专项检查的处理决定》,其中检查发现的问题部分明确:“你公司通过编造材料采购、车辆生产销售等原始凭证和记录,上传虚假合格证、违规办理机动车行驶证的方式,虚构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业务,多申报2015年销售新能源汽车1131辆,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26156万元……”,并作出“对你公司停止执行中央财政补贴政策,对你公司2015年度销售的全部新能源汽车中央财政部予补助,并追回预拨的2015年中央财政部补助资金4532万元”。
同年10月13日,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作出起诉意见书,认为吉姆西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水平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手段,骗取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数额巨大,涉嫌诈骗罪,依法将此案移送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追究杨水平等人刑事责任。
2017年4月28日,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检察院作出起诉书,认为杨水平等人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法提起公诉。同年5月4日,本院以诈骗罪为案由将该案立案,并先后于同年7月19日、10月24日、2018年3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目前该案还在审理中。
以上事实,由本院调取的财政检查报告、财政部财监(2016)29号文件、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起诉意见书、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本院(2017)苏0508刑初342号立案登记表、(2017)苏0508民初1139号民事裁定书、(2018)苏05民终2163号民事裁定书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及检察机关的起诉书认定,吉姆西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水平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手段,骗取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数额巨大,涉嫌诈骗罪。目前该刑事案件本院已立案受理,尚处于审理过程中。在财政部向吉姆西公司作出的处理决定中,也明确吉姆西公司具体通过编造材料采购、车辆生产销售等原始凭证和记录,上传虚假合格证、违规办理机动车行驶证的方式,虚构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业务,多申报2015年销售新能源汽车1131辆,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26156万元。
根据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在吉姆西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水平等人涉嫌诈骗的刑事案件待查明的事实中,包含涉及本案的吉姆西公司与合利众公司签订《电动汽车销售合同》、武汉光谷公司与合利众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吉姆西公司与中银保险公司签订《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合同》等各个环节。特别是在本案的保险合同纠纷中,吉姆西公司作为投保人为武汉光谷公司向中银保险公司投保了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其保险标的明确仅指《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租金本金,而《融资租赁合同》中约定的租赁物为纯电动轻型客车,该纯电动轻型客车是否真实存在,将直接决定《融资租赁合同》的性质,进而影响到《企业应收款项信用保险合同》有关赔付等条款能否有效适用。关于纯电动轻型客车是否真实存在也有待于刑事案件的进一步审查。故目前武汉光谷公司直接起诉中银保险公司要求支付保险赔偿金及相应利息的条件尚不具备,其可待相关事实在刑事案件中得到确定后再行起诉主张相关权利。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武汉光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浦 莉
审 判 员  李 成
人民陪审员  谢建国

二〇一八年四月三日
书 记 员  陈 萍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一十九条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第一百五十四条裁定适用于下列范围:(一)不予受理;(二)对管辖权有异议的;(三)驳回起诉;(四)保全和先予执行;(五)准许或者不准许撤诉;(六)中止或者终结诉讼;(七)补正判决书中的笔误;(八)中止或者终结执行;(九)撤销或者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十)不予执行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十一)其他需要裁定解决的事项。对前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裁定,可以上诉。裁定书应当写明裁定结果和作出该裁定的理由。裁定书由审判人员、书记员署名,加盖人民法院印章。口头裁定的,记入笔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二百零八条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时,对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且不属于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是否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接收起诉材料,并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
需要补充必要相关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告知当事人。在补齐相关材料后,应当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
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