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刘明申与高建、董浩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1-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苍溪民初字第1802号
原告刘明申,男,生于1952年1月29日,汉族,四川省苍溪县人。
委托代理人罗小翠,女,汉族,四川省苍溪县人。
委托代理人罗锐,苍溪县陵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高建,男,生于1980年9月9日,汉族,四川省苍溪县人。
委托代理人何明,四川鉴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董浩,男,生于1984年10月15日,汉族,四川省苍溪县人。
原告刘明申与被告高建、董浩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黄河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明申及委托代理人罗锐、被告高建的委托代理人何明与被告董浩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二被告合伙经营“顺水鱼港”期间,原告与被告高建于2013年12月底签订《燕京啤酒合作协议》后,原告向“顺水鱼港”供应啤酒等产品。2014年4月21日,经结算被告欠原告货款27900元。现原告催收无着,诉至本院请求判令二被告连带支付原告货款27900元及利息。庭审中原告要求从2013年1月1日起计算利息。
被告高建辩称:本被告于2014年5月9日接手经营“重庆顺水鱼港”,未在欠条上签字,且欠款并非在本被告经营期间形成,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董浩辩称:我与高建不是合伙关系,高建在2014年元旦节后一直经营该店,我只是负责管理。庭审中,董浩陈述其向“重庆顺水鱼港”投资9万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一、欠条,拟证明二被告欠原告啤酒款27900元。
证据二、原告与被告高建签订的《燕京啤酒合作协议》,拟证明高建对被告董浩出具的欠条亦应承担责任。
证据三、供货单。拟证明高建是“重庆顺水鱼港”门店的经营者。
证据四、对罗小翠的调查笔录,拟证明高建是“重庆顺水鱼港”门店的经营者,苍溪县民生酒业批发部自2013年1月起至2014年4月止向高建经营的“重庆顺水鱼港”供应啤酒,起初高建签收,后由“重庆顺水鱼港”收银员王静签收。
被告高建质证意见为:对欠条无异议,但欠条不是本被告书写,不能证明本被告欠款。《燕京啤酒合作协议》真实,但亦不能证明欠款事实。供货单不具备关联性,理由是高建未在供货单上签字。证据四形式不合法,不予认可。
被告董浩质证意见为:欠条是我与“重庆顺水鱼港”门店的收银员王静受“重庆顺水鱼港”合伙人的委托所出具。《燕京啤酒合作协议》是高建一人经办,我不知情。对供货单亦不知情。对调查笔录不予认可。
被告高建针对原告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
证据一、《转让协议书》,拟证明欠款系在“重庆顺水鱼港”转让给高建之前形成。
证据二、电费、水费结算票据和用气发票,拟证明”重庆顺水鱼港”转让时漏算水费、电费、气费。
原告质证意见为:《转让协议书》是被告的内部协议,与原告无关。水电气费单据与本案无关。
被告董浩质证意见为:《转让协议书》真实,该协议是被告等人将“重庆顺水鱼港”转给被告高建一个人经营。水、电、气票据真实。
被告董浩亦向本院提交了《转让协议书》原件一份,拟证明高建一直是“重庆顺水鱼港”转让前后的经营者。
原告质证意见为:被告在转让前,高建亦是“重庆顺水鱼港”的经营者,并与原告签订合作协议,对原告处的欠款应承担责任。
被告高建质证意见为:被告董浩提交的《转让协议书》中并未约定乙方承担水、电、气等费用。
根据当事人举证、质证情况,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定:
原告提供的证据一、证据二、证据三、证据四及二被告提供的转让协议,能够相互印证,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但各自举证的部分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被告高建提供的关于水电气费用票据,与本案待证事实无关,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前述认定的有效证据和当事人庭审陈述,本院对案件事实作如下认定:
被告高建、董浩在共同经营“重庆顺水鱼港”门店期间,高建与原告签订《燕京啤酒合作协议》,由原告向“重庆顺水鱼港”门店供应燕京啤酒系列产品,实行送货进店,月底结账。2014年4月21日,经结算被告董浩与案外人王静(曾担任“重庆顺水鱼港”门店收银员)向原告出具“欠到燕京啤酒27900元(贰万柒仟玖佰元)”的欠条一张。2014年5月9日,二被告等人之间协议将“重庆顺水鱼港”转让给被告高建经营,原告处的欠款未能偿付。原告因催收无着,诉至本院主张前述请求。在诉讼中,原、被告均认可王静虽在欠条上签字,但当时仅是经手人。
庭审中,被告高建、董浩均提供了《转让协议书》,但双方对协议中约定的债务“由乙方(即被告高建)承担”的范围存在争议,未能协商一致。
本院认为:二被告作为“重庆顺水鱼港”的共同经营者,由被告高建与原告签订《燕京啤酒合作协议》,在原告按约供货后,又由被告董浩向原告出具欠条,二被告共同实施了与原告之间买卖合同关系作为买方的相关行为,二被告作为买卖合同的相对方,应当按据对所欠原告的欠款承担连带偿付责任。虽然被告董浩未在高建签字的《燕京啤酒合作协议》上签字,被告高建未在董浩出具的欠条上签字,但欠条是基于协议供货而产生,互相印证,欠条与协议对二被告均具有约束力。被告高建以未在欠条上签字和董浩辩称自己仅是“重庆顺水鱼港”的管理人而不应承担责任的理由,本院均不予支持。被告董浩还称《转让协议书》约定了“重庆顺水鱼港”门店转让给高建后,债务均由高建承担,其不应承担责任,因《转让协议书》属合伙人之间就债务承担达成的内部协议,不能对抗第三人,故该项辩解亦不能成立。至于被告高建所谓的水、电、气等费用和是否还有其他人合伙人承担责任,不属于本案买卖合同的处理范畴,本案不予处理。
综上所述,被告高建、董浩辩称的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告要求二被告支付欠款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至于原告主张的资金利息,因欠条之中没有约定,故其资金利息应从原告向本院起诉主张权利之日起计算,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对价款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第一百六十一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六条“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但对方当事人认可的除外。”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高建、董浩应当向原告刘明申支付欠款27900元,并承担该款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付清欠款之日止比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资金利息。二被告承担连带责任,限本判决生效后立即付清。
二、驳回原、被告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二被告未按本判决确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用497.5元,减半收取249元,由被告高建、董浩承担,此款已由原告向本院预交,被告直接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院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河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六日
书记员  陶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