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戴玉泉、邓朝辉等与陈应伟、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9-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双峰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湘1321民初454号
原告戴玉泉,农民。
原告邓朝辉,农民。系原告戴玉泉之夫。
原告邓某。
法定代理人邓朝辉。
委托代理人张慎重,双峰县民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陈应伟,司机。
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
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温州大道汽车南站办公楼*楼。
法定代表人王小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全权)曹万德,该公司安全科顾问。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
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新城大道保险大楼。
负责人何彬,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龙卫良,湖南楚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戴玉泉、邓朝辉、邓某与被告陈应伟、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孙平秋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彭志春、周赛兰组成合议庭,代理书记员邹眉担任记录,于2016年4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戴玉泉、邓朝辉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慎重,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曹万德,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龙卫良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陈应伟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与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戴玉泉、邓朝辉、邓某诉称:2015年8月27日21时48分许,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职工被告陈应伟驾驶浙C×××××大型普通客车途经娄底到怀化高速公路转上海到昆明高速公路匝道口时,因其遇雨天未降低行驶速度与前方由原告邓朝辉所驾驶的湘K×××××轻型普通货车追尾相撞,造成原告邓朝辉及车上乘车人原告戴玉泉、邓某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交通事故。经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局娄底支队娄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陈应伟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邓朝辉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三原告受伤后在娄底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被告陈应伟驾驶的浙C×××××大型普通客车系在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所有,该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为了保护三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戴玉泉医疗费9930.74元、后续治疗费3000元、营养费800元、误工费14000元、护理费2331元、交通费3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1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元、鉴定费800元。赔偿原告邓朝辉医疗费8244.21元、后续治疗费2000元、营养费500元、误工费7000元、护理费1887元、交通费2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700元、车辆损失23442元、鉴定费2300元、拖车费1540元。赔偿原告邓某医疗费270元、护理费777元、交通费1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元、鉴定费80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告戴玉泉、邓朝辉、邓某为了支持上述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三原告身份户籍资料的复印件;
2、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局娄底支队娄星大队第436301920150023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
3、娄底市正中司法鉴定所娄中司鉴所(2015)临鉴字第322号、第323号、第32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
4、三原告的病历资料、诊断证明书、用药清单、医疗费票据、鉴定费票据、交通费票据;
5、娄底市星罡司法鉴定所娄星司鉴(2015)保鉴字第6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
6、劳动合同、娄底市嘉豪工贸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复印件;工资表。
6、被告陈应伟的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
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辩称:1、本次交通事故发生是实,被告陈应伟是公司的雇员,其驾驶的车辆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2、事故发生后,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为原告方支付医疗费8000元。3、对原告要求赔偿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损失的计算异议。医疗费、后续治疗费应当提交正式的医疗费票据为依据;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收入状况,故误工费不能按7000元每月计算;营养费应有医嘱;精神损害抚慰金未致残不能计算;交通费由法院酌情认定;拖车费应由保险公司赔偿。4、愿意按3:7责任分担赔偿三原告的合理经济损失,请求人民法院公正处理。
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被告陈应伟的身份证、驾驶证、浙C×××××大型普通客车行驶证、道路运输证复印件;
2、原告戴玉泉的收据一张;
3、浙C×××××大型普通客车车辆损失确认书、维修费票据、拖车费票据;
4、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单复印件。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辩称:
1、浙C×××××大型普通客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但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没有购买不计免赔,承担主要责任免赔率为15%,同时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鉴定费、拖车费的赔偿。2、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收入状况,故误工费不能按7000元每月计算;营养费应有医嘱;精神损害抚慰金未致残不能计算;其他损失由法院审查认定。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机动车辆保险报案记录(代抄单)。
被告陈应伟没有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亦未提交证据。
经开庭审理,对上述证据的举证与质证,本院对本案事实作如下认定:
一、2015年8月27日21时48分许,被告陈应伟驾驶浙C×××××大型普通客车途经娄底到怀化高速公路转上海到昆明高速公路匝道口时,因其遇雨天气象未降低行驶速度,遇前方由原告邓朝辉所驾驶的湘K×××××轻型普通货车在匝道口减速时(未确保安全、畅通通行)浙C×××××大型普通客车制动不及与湘K×××××轻型普通货车追尾相撞,造成原告邓朝辉及乘车人原告戴玉泉、邓某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局娄底支队娄星大队当即派员进行现场勘察调查,于2015年9月1日作出第436301920150023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1、当事人陈应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夜间行驶或者在容易发生危险的路段行驶,以及遇有沙尘、冰雹、雨、雪、雾、结冰等气象条件时,应当降低行驶速度。”之规定,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应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2、当事人邓朝辉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之规定,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应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二、原告戴玉泉2015年8月27日受伤后,被送至娄底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21天。临床诊断:1、左3肋骨折,2、头部外伤后反应,3、上唇皮肤挫裂伤清创缝合术后,4、双下肺创伤性湿肺,5、双侧胸膜增厚,6、右肾积水。出院医嘱:注意休息,加强营养,定期复查,继续诊疗,不适随诊。原告的伤情于2015年9月24日经娄底市正中司法鉴定所娄中司鉴所(2015)临鉴字第32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戴玉泉的损伤,未致残。2、建议被鉴定人戴玉泉的误工损失日为60天。3、鉴定前的合理医疗费用凭医院正式有效发票请处理部门审查认定。鉴定后建议继续休治费3000元左右。4、建议住院期间陪护一人。
三、原告邓朝辉2015年8月27日受伤后,被送至娄底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17天。临床诊断:1、头部外伤后反应,2、头皮血肿,3、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医嘱:注意休息,加强营养,继续治疗,适度功能锻炼,不适随诊。原告的伤情于2015年9月24日经娄底市正中司法鉴定所娄中司鉴所(2015)临鉴字第32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邓朝辉的损伤,未致残。2、建议被鉴定人邓朝辉的误工损失日为30天。3、鉴定前的合理医疗费用凭医院正式有效发票请处理部门审查认定。鉴定后建议继续休治费2000元左右。4、建议住院期间陪护一人。
四、原告邓某2015年8月27日受伤后,被送至娄底市中心医院门诊检查治疗17天。临床初步诊断:1、头部外伤后反应,2、头皮挫伤。原告的伤情于2015年9月24日经娄底市正中司法鉴定所娄中司鉴所(2015)临鉴字第32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邓某的损伤,未致残。2、建议被鉴定人邓某的误工损失日为15天。医疗费用在3000元左右开支。3、建议伤后一周内陪护一人。
五、被告陈应伟驾驶的浙C×××××大型普通客车的所有权人系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被告陈应伟是其雇员,车辆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交强险期间自2015年4月30日零时起至2016年4月29日二十四时止。交强险责任限额: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残疾赔偿金、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被保险人依照法院判决或者调解承担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医疗费赔偿限额项下负责赔偿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合理的后续治疗费、营养费。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1000000元,在交通事故中,保险车辆驾驶人负全部责任的,事故责任免赔率20%;负主要责任的,事故责任免赔率15%;负同等责任的,事故责任免赔率10%,负次要责任的,事故责任免赔率5%。
六、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后,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支付了原告方医疗费共8000元。
七、原告邓朝辉所有的湘K×××××轻型普通货车车辆损失经娄底市星罡司法鉴定所娄星司鉴(2015)保鉴字第6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损失为23442元。
八、由此对原告戴玉泉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造成的经济损失核算如下:
1、原告戴玉泉主张医疗费9930.74元、后续治疗费3000元。经审查原告提交的病历资料、用药清单、医疗费发票、法医学鉴定书,对有正式医疗费用票据的医疗费用9930.74元及法医鉴定建议后续治疗费用3000元,合计12930.74元,本院予以认定;
2、原告戴玉泉主张误工费14000元。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告戴玉泉提交了劳动合同、娄底市嘉豪工贸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复印件;工资表的证据,证实受伤前在此务工,要求误工费按每月7000元计算。经审查原告务工属实,但要求误工费按每月7000元计算因证据效力低,本院不予认定。现根据原告务工的实际情况,误工费比照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原告的误工时间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60天。故原告的误工费计算为60天×48525元/年÷365天=7976.71元;
3、原告戴玉泉主张护理费2331元。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原告戴玉泉的护理时间和护理人数,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为住院期间陪护一人。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比照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年平均收入标准计算。现原告住院21天.故原告戴玉泉的护理费计算为21天×40520元/年÷365天=2331元;
4、原告戴玉泉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1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认。原告戴玉泉住院21天。故原告戴玉泉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计算为21天×100元/天=2100元;
5、原告戴玉泉主张交通费300元。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陪护人员就医和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根据原告就医的实际情况,本院予以认定;
6、原告戴玉泉主张鉴定费1200元。原告提交了正式的鉴定费票据,本院予以认定;
7、原告戴玉泉主张营养费800元。因医疗机构的资料上有加强营养的医嘱,本院予以认定;
8、原告戴玉泉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0元。原告的伤经鉴定不致残,根据司法实践,本院不予认定。
综上,认定原告戴玉泉经济损失27238.45元。
九、由此对原告邓朝辉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造成的经济损失核算如下:
1、原告邓朝辉主张医疗费8244.21元、后续治疗费2000元。经审查原告提交的病历资料、用药清单、医疗费发票、法医学鉴定书,对有正式医疗费用票据的医疗费用8244.21元及法医鉴定建议后续治疗费用2000元,合计10244.21元,本院予以认定;
2、原告邓朝辉主张误工费7000元。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告邓朝辉提交了劳动合同、娄底市嘉豪工贸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复印件;工资表的证据,证实受伤前在此务工,要求误工费按每月7000元计算。经审查原告务工属实,但要求误工费按每月7000元计算因证据效力低,本院不予认定。现根据原告务工的实际情况,误工费比照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原告的误工时间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30天。故原告的误工费计算为30天×48525元/年÷365天=3988.36元;
3、原告邓朝辉主张护理费1887元。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原告邓朝辉的护理时间和护理人数,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为住院期间陪护一人。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比照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年平均收入标准计算。现原告住院17天.故原告邓朝辉的护理费计算为17天×40520元/年÷365天=1887元;
4、原告邓朝辉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17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认。原告邓朝辉住院17天。故原告邓朝辉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计算为17天×100元/天=1700元;
5、原告邓朝辉主张交通费200元。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陪护人员就医和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根据原告就医的实际情况,本院予以认定;
6、原告邓朝辉主张鉴定费800元和车损鉴定费1500元。原告提交了正式的鉴定费票据,本院予以认定;
7、原告邓朝辉主张营养费500元。因医疗机构的资料上有加强营养的医嘱,本院予以认定;
8、原告邓朝辉主张车辆损失23442元。原告的车辆损失已经鉴定其损失为23442元,故本院予以认定;
9、原告邓朝辉主张拖车费1540元。原告提交了正式的票据佐证,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认定原告邓朝辉经济损失45801.57元。
十、由此对原告邓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造成的经济损失核算如下:
1、原告邓某主张医疗费270元。经审查原告提交的病历资料、医疗费发票、法医学鉴定书,对有正式医疗费用票据的医疗费用270元,本院予以认定;
2、原告邓某主张护理费777元。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原告邓某的护理时间和护理人数,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为伤后一周内陪护一人。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比照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年平均收入标准计算。故原告邓某的护理费计算为7天×40520元/年÷365天=777元;
3、原告邓某主张交通费100元。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陪护人员就医和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根据原告就医的实际情况,本院予以认定;
4、原告邓某主张鉴定费800元。原告提交了正式的鉴定费票据,本院予以认定;
5、原告邓某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0元。原告的伤虽经鉴定不致残,但因原告系未成年人和学生,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认定原告邓某经济损失2447元。
本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中,被告陈应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夜间行驶或者在容易发生危险的路段行驶,以及遇有沙尘、冰雹、雨、雪、雾、结冰等气象条件时,应当降低行驶速度。”之规定,故应当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邓朝辉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之规定,故应当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因此原告戴玉泉、邓朝辉、邓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造成的经济损失,应由被告陈应伟和原告邓朝辉按责任分担。被告陈应伟驾驶的浙C×××××大型普通客车的所有权人系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被告陈应伟是其雇员,故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现浙C×××××大型普通客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原告戴玉泉、邓朝辉、邓某非该车车上人员和被保险人,故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依法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因此,原告戴玉泉的医疗费、后续医疗费共12930.7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100元、营养费800元合计15830.74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按比例赔偿5545.9元,原告戴玉泉的误工费7976.71元、护理费2331元、交通费300元合计10607.71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赔偿10607.71元。原告邓朝辉的医疗费、后续医疗费共10244.2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700元、营养费500元合计12444.21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按比例赔偿4359.51元,原告邓朝辉的误工费3988.36元、护理费1887元、交通费200元、拖车费1540元合计7615.36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赔偿7615.36元,原告邓朝辉的财物损失23442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财物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内赔偿2000元。原告邓某的医疗费27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按比例赔偿94.59元,原告邓某的护理费777元、交通费1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元合计1377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内赔偿1377元。原告戴玉泉经济损失超出交强险限额的11084.84元,原告邓朝辉经济损失超出交强险限额的31826.7元,原告邓某经济损失超出交强险限额的975.41元,合计43886.95元,由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赔偿32915.21元,由原告戴玉泉、邓朝辉自负10971.74元。应由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赔偿32915.21元,根据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所签订的第三者责任险约定,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1000000元内(减去被告应负担的鉴定费2925元,减去负事故主要责任免赔率15%计4498元)赔偿25492.21元。余款7423元,由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赔偿。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四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1、原告戴玉泉的经济损失27238.45元,原告邓朝辉的经济损失45801.57元,原告邓某的经济损失2447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31600.07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25492.21元。由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赔偿7423元(已支付8000元)。由原告戴玉泉、邓朝辉自负10971.74元。
二、驳回原告戴玉泉、邓朝辉、邓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上述款项限赔偿义务人在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自觉履行,将赔偿款汇入双峰县人民法院在中国农业银行双峰县支行的账号18×××35,并注明本案案号。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00元,由被告温州交运集团城际客运有限公司负担375元,由原告邓朝辉负担1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孙平秋
人民陪审员  周赛兰
人民陪审员  彭志春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代理书记员  邹 眉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三十四条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遇有交通警察现场指挥时,应当按照交通警察的指挥通行;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
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夜间行驶或者在容易发生危险的路段行驶,以及遇有沙尘、冰雹、雨、雪、雾、结冰等气象条件时,应当降低行驶速度。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