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深圳市泽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其他执行执行复议案件复议决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2-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复 议 决 定 书
(2016)粤03执复131号
复议申请人:深圳市泽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显声,该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敏,该司职员。
申请执行人:旭永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夏音慧,该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东生,广东生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刁礼淑,广东生龙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执行人:深圳市凯诚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金海,该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威,广东尚融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学诚,广东尚融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复议申请人深圳市泽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浩公司)不服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宝安法院)作出的(2015)深宝法公执字第518号罚款决定书,向本院提出复议申请。本院依法受理并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宝安法院认为,该院在执行(2015)深宝法公执字第518号申请执行人旭永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永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被执行人深圳市凯诚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诚公司)一案过程中,因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该院决定依法拍卖被执行人所有的一台铜粉回收机及六个铜缸(以下简称涉案机器设备)。在该院带领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及意向买受人去看样的过程中,泽浩公司的副总经理陈XX通知泽浩工业园的门卫及保安,强行阻止拍卖公司的人员及意向买受人进入现场。该院工作人员先后两次向陈XX说明情况,称是在执行公务,要求他们予以放行,但是其仍通知保安其他无关人员不得进入工业园,此行为属于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公务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00条第7项、第8项的规定,决定对泽浩公司处以人民币30万元罚款。
复议申请人对宝安法院作出的罚款决定不服,向本院申请复议,称:1.宝安法院未向复议申请人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迳行带领拍卖人员及买家进入复议申请人的工业园,严重违反法定执行程序,但复议申请人还是准许法院工作人员进入园区并为其履行工作职责提供便利;同时,为了维持园区安全的运行环境及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禁止买家等非国家工作人员擅自进入园区,不属于妨碍公务行为,不存在宝安法院指责的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公务的情形。2.复议申请人在另案通过竞拍方式取得凯诚公司所有的机器设备所有权,宝安法院在未具体说明拍卖标的的情况下,复议申请人阻却依法取得的设备被法院强制执行属于保护占有的合法行为。3.宝安法院罚款金额明显高于拟执行标的价值,不符合利益平衡原则。据此,请求依法撤销宝安法院(2015)深宝法公执字第518号罚款决定书。
本院查明:旭永成公司与凯诚公司加工合同纠纷一案,宝安法院(2015)深宝法公民初字第201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根据该生效判决,凯诚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旭永成公司支付加工货款人民币60927.55元及违约金,并承担案件受理费人民币742.3元和保全费人民币720元。
因凯诚公司未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法律义务,旭永成公司于2015年4月24日向宝安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依法受理,案号为(2015)深宝法公执字第518号。2015年12月3日,宝安法院委托深圳市中项资产评估房地产土地估价有限公司对涉案机器设备进行评估,评估价值为人民币16450元。2016年2月22日,宝安法院作出(2015)深宝法公执字第518-3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以上述评估价为底价拍卖被执行人凯诚公司所有的涉案机器设备,并委托深圳市联合拍卖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拍卖。
2016年4月12日,深圳市联合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向宝安法院提交了一份《情况说明》,载明:该司于2016年3月2日和2016年4月7日在《深圳商报》分别刊登了涉案机器设备第一次和第二次拍卖的公告,载明将对拍卖标的进行展示。但在展示期间,即同年3月3日、4月11日组织意向买受人现场看货时,均受到门卫、保安的强烈阻挠,声称没有接到管理处的通知,任何人不得进场看货。法院工作人员协调无果,该司及意向买受人离场,涉案机器设备的现场展示环节未能完成。该司另提交了两份《流拍报告》,分别载明:在2016年3月9日和2016年4月15日举行的两次拍卖会上,涉案机器设备均因无人竞买而流拍。
另查,2014年11月7日,宝安法院作出(2014)深宝法立保字第31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保全凯诚公司价值人民币7万元的财产。2015年1月21日,宝安法院依法查封了涉案机器设备并制作了两份笔录,其中一份笔录显示,该院明确告知旭永成公司上述查封的涉案机器设备存放于光明同富裕工业园B栋4楼厂房并由其负责保管。另一份笔录显示,该院告知泽浩公司时任副总经理赖XX,该院准备保全查封凯诚公司的涉案机器设备,请其予以配合并进行现场指认;赖XX告知法院,凯诚公司系泽浩公司租客,其厂房位于光明同富裕工业园01-01地块B栋四楼,泽浩公司系该工业园管理方。赖XX和旭永成公司授权员工XX均在宝安法院制作的查封(扣押)财产清单上签名确认。
再查,泽浩公司与凯诚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宝安法院作出的(2015)深宝法公民初字第505号民事判决书载明:2014年3月1日,双方当事人签订《深圳市泽浩工业园厂房租赁合同》,约定凯诚公司向泽浩公司承租位于深圳市光明新区光明街道同富裕工业区泽浩工业园内B栋4楼厂房和B栋一层厂房,用途为工业厂房。
宝安法院在执行(2014)深宝法公执字第956号申请执行人深圳市佳盟达科技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凯诚公司一案过程中,依法查封并决定拍卖被执行人凯诚公司的蚀刻生产线、退锡机和磨板机各一台,并委托深圳市中锋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进行评估。该评估公司出具了深中锋评字(2014)1205号资产评估报告书,载明评估资产为上述机器设备,评估价值为人民币171000元。2015年3月30日,在广东中宝拍卖有限公司举行的第二次拍卖会上,上述机器设备由赖国雅以人民币136800元竞得。根据宝安法院制作的笔录显示:2015年4月29日,宝安法院将上述机器设备交付给买受人赖国雅,请其在二十天内按照评估报告上的清单进行搬迁,以避免不必要的纷争。赖国雅在执行笔录上签字,并出具了收条,确认全部接收上述机器设备,并注明付款人为泽浩公司。
本院认为,强制执行程序属于我国民事诉讼程序的核心组成部分。对妨害人民法院依法实施强制执行的行为,人民法院有权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对有关单位和人员予以惩戒,以确保执行的有序推进,维护生效法律文书的权威,彰显法律制度的尊严。
首先,关于宝安法院未向复议申请人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的问题。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单位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除责令其履行协助义务外,并可以予以罚款:(一)有关单位拒绝或者妨碍人民法院调查取证的;(二)有关单位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查询、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财产的;(三)有关单位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扣留被执行人的收入、办理有关财产权证照转移手续、转交有关票证、证照或者其他财产的;(四)其他拒绝协助执行的”。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八十九条规定,“拍卖评估需要对现场进行检查、勘验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被执行人、协助义务人予以配合。被执行人、协助义务人不予配合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进行”。可见,法院向负有协助义务单位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一般用于对被执行人的财产采取查询、控制和处分等强制执行措施。宝安法院在执行本案过程中,因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该院裁定对被执行人凯诚公司的财产依法采取拍卖措施以清偿债务,符合法律规定。为使意向买受人对拍卖标的物的现状有客观、全面的了解,利于拍卖过程合理竞价和后置交付的顺利进行,宝安法院带领拍卖公司和意向买受人前往复议申请人管理园区现场查看涉案机器设备实物,可以直接责令复议申请人泽浩公司予以配合,并非必须向泽浩公司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
其次,关于执行标的权属和范围不明的问题。如前文查明事实所述,在另案执行过程中,泽浩公司通过竞买方式取得了凯诚公司名下部分机器设备的所有权,并多次对买受设备予以确认(蚀刻生产线、退锡机和磨板机各一台);在本案保全阶段,泽浩公司确认涉案机器设备被宝安法院查封并进行现场指认(一台铜粉回收机及六个铜缸)。宝安法院现场执行时亦向复议申请人进行释明,现复议申请人以执行标的权属和范围不明为由阻却法院强制执行,本院不予认可。
再次,关于复议申请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妨碍民事诉讼行为的问题。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八十七条就上述法条的具体适用作出进一步细化解释,上述法条规定的“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包括“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查询、查封、扣押、冻结、划拨、拍卖、变卖财产的行为”。复议申请人作为涉案机器设备存放场所的管理人,负有协助配合法院执行的法律义务。根据现已查明的事实,宝安法院执行人员到达现场后,依法向复议申请人出示了执行公务证件并说明了来意,复议申请人不但没有提供必要的配合,反而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无端对执行人员的执行行为提出质疑,并在现场通知园区门卫和保安强行阻止拍卖公司和意向买受人进场看样,妨碍执行,导致涉案机器设备的现场展示环节接连两次都未能完成,直接影响拍卖工作顺利进行,致使先后两次拍卖因无人竞价而流拍。可见,复议申请人在主观上放任妨害民事诉讼结果的发生,在客观上实施了具体的妨害民事诉讼秩序的行为,违反了现行法律、司法解释关于在民事诉讼活动中不得实施“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禁止性规定,已经构成对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活动的妨害。
最后,关于罚款金额过高的问题。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对单位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个人或者单位采取罚款措施时,应当根据其实施妨害民事诉讼行为的性质、情节、后果,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及诉讼标的额等因素,在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限额内确定相应的罚款金额”。对妨害民事诉讼行为的强制措施是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强制性手段,其目的在于排除妨害,保证民事诉讼顺利进行。罚款措施适用时主要根据行为人妨害民事诉讼的情况决定罚款金额,诉讼标的额仅是一个参考因素。综合前文所述,宝安法院作出对复议申请人罚款人民币30万元的决定,具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且未超出法定限额,因此复议申请人认为罚款金额明显高于拟执行标的价值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复议申请人泽浩公司的复议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宝安法院作出的(2015)深宝法公执字第518号罚款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强制措施得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六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五)项的规定,决定如下:
驳回复议申请人深圳市泽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复议请求,维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5)深宝法公执字第518号罚款决定书。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