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吴玉彬与袁林宗、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5-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徐民终字第179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负责人张渝,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杜学智,上海恒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玉彬(斌),男,1963年9月7日生,汉族,邳州市汽车贸易公司职工。
法定代理人王力勤,1969年2月24日生,汉族,(系吴玉彬之妻)。
委托代理人沈彦,邳州市天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袁林宗,男,1958年12月8日生,汉族,上海凯晟实业有限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丁可余,江苏恒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凯晟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袁凯宗,经理。
委托代理人丁可余,江苏恒久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太保上海分公司)与被上诉人吴玉彬、袁林宗、上海凯晟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晟实业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6日作出(2013)邳民初字第0849号民事判决,太保上海分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太保上海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杜学智,被上诉人吴玉彬的法定代理人王力勤、委托代理人沈彦,袁林宗及凯晟实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丁可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2年5月1日7时20分许,袁林宗驾驶凯晟实业公司所有的沪C×××××号轿车,沿邳州市运河镇文苑路由西向东行驶至该路东段时,因低头取副驾驶座上茶杯,致车辆失控,撞上前方非机动车道内同方向行驶吴玉彬驾驶的电动自行车,致吴玉彬和乘坐该车的吴奇雨受伤,车辆损毁。经邳州市交警大队认定,袁林宗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吴玉彬及吴奇雨不负事故责任。吴玉彬伤后被送往邳州市中医院抢救,经检查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闭合性腹外伤、脾破裂、胰腺破裂等,在该院住院10天至2012年5月11日出院,支付医疗费86827.49元;同年5月11日,吴玉彬转入徐州市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至同年5月26日出院,住院15天,支付医疗费96032.33元;吴玉彬于当日转回邳州市中医院住院治疗,至2012年9月13日出院,住院110天,支付医疗费94800.91元;此间,吴玉彬门诊治疗支付医疗费2657.21元;至此,吴玉彬三次共计住院135天,累计支付医疗费为280317.94元;2012年11月23日,徐州市东方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吴玉彬进行了司法精神病鉴定,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吴玉彬患有脑外伤所致智力缺损(轻度偏重)伴人格改变。同年12月20日,邳州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吴玉彬的伤残等级进行了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吴玉彬因车祸颅脑损伤致偏瘫,构成交通事故七级伤残;腹部损伤致脾切除,构成交通事故八级伤残;头面部损伤致颅脑缺损,构成交通事故十级伤残。休息日270日,营养日180日,护理日180日;吴玉彬共计支付鉴定费4330元。此间,邳州市价格认证中心对吴玉彬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因交通事故损毁进行价值鉴定,结论为:1901元。吴玉彬为此支付鉴定费100元;另,袁林宗驾驶沪C×××××号轿车所有人为凯晟实业公司,已将车辆在太保上海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100万元不计免赔的商业险。袁林宗系该公司职员,事故发生后袁林宗已支付吴玉彬297660.73元;
另查明,王月兰出生于1923年5月8日,婚后生长子吴玉彬、次子吴玉强、女吴桂兰。吴玉彬原系邳州市汽车修配厂职工。后吴玉彬因损失赔偿问题诉至法院,请求赔偿各项损失共计60万元。
原审认为,吴玉彬因该事故所造成的人身伤害及财产损失依法有权获得赔偿。关于医疗费,吴玉彬已提供了合法有效的医疗文证及医疗费票据,故对其已支付的280317.94元应予认定;关于误工费,可按照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677元/年的标准予以支持。吴玉彬误工期限应自2012年5月1日受伤之日起至2012年12月19日伤残评定的前一日止,共予支持229天的误工时间;关于护理费,吴玉彬虽然提供了其妻王力勤所在单位出具的证明及工资表,用以证明其月工资收入3400元,但其未能提供其他合法有效的证据予以佐证,故吴玉彬主张的护理费可按照护工工资50元/天的标准,按照实际住院的135天以两名护理人员予以计算;关于吴玉彬主张的残疾赔偿金593540元,吴玉彬按照城镇居民29677元/年的标准应当予以支持,但其计算有误,只能按照法律规定的标准予以计算;对于吴玉彬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吴玉彬因该事故已分别构成七级、八级、十级伤残,给其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是事实存在的,故其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予支持。考虑到该案的侵权方式、侵权行为及吴玉彬住所地的生活水平等因素,酌情予以支持22000元;关于吴玉彬主张的车辆损失1901元,因该损失系具有价格鉴定资质的邳州市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价款,故应予认定和支持;关于鉴定费4430元,吴玉彬已提供了合法的鉴定费票据,依法应予支持;吴玉彬主张交通费1800元,其虽未提供有效的交通费票据,但考虑到吴玉彬往返徐州医院治疗,进行事故处理均需实际支出,故酌情支持800元。
综上,吴玉彬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280317.9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430元(135天*18元)、营养费1485元(135天*11元)、误工费18619元(29677元/年*229天)、护理费13500元(50元/天*135天*2人)、残疾赔偿金元261157.6元(29677元*20年*44%)、被扶养人生活费2484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2000元、交通费800元、车损1901元、鉴定费4430元,合计631489.54元。因凯晟实业公司所有的车辆已在太保上海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不计免赔的100万元商业险,故太保上海分公司应当先在交强险及投保的商业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剩余损失由事故车辆所有人即凯晟实业公司承担。袁林宗系凯晟实业公司的职员,其系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发生的交通事故,故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其已支付的297660.73元应当在凯晟实业公司承担的责任限额内予以扣除。多支付的款项待保险公司理赔款到帐后予以扣还。一审判决:一、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在交强险的限额内赔偿吴玉彬121901元,在商业险限额内赔偿505158.54元,合计627059.54元;二、上海凯晟实业有限公司赔偿吴玉彬鉴定费4430元,已支付297660.73元,多支付293230.73元待保险公司赔款到帐后予以扣还。
上诉人太保上海分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一审判决上诉人按江苏省城镇居民标准赔偿被上诉人残疾赔偿金错误。首先从被上诉人提供的邳州市中医院、徐州市医学院附属医院的病案首页、出院记录等显示被上诉人的职业为农民;其次被上诉人提供的本人身份证及常住人口登记表显示被上诉人住址为“江苏省邳州市运河镇庙山村新庄组1号”,其实际居住地为农村;再次,从被上诉人提供的企业职工审批表显示其在交通事故发生前已不再该单位工作,故其相应务工经历与本案无关联性;二、一审判决上诉人承担280317.94元医疗费证据不足,结论错误。首先一审中被上诉人未提供因本次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治疗的门急诊与住院病历及医疗费用清单原件及复印件,一审仅依据被上诉人提供的医疗费发票计算医疗费金额极不恰当;其次根据上诉人与凯晟实业公司签订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上诉人仅应承担被上诉人因本次交通事故受伤产生的属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内的合理费用。但一审判决对此未予考虑显属错误。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吴玉彬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袁林宗、凯晟实业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维持原判。关于鉴定费用一审已经判决由凯晟实业公司承担,对此被上诉人没有异议。
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一、对吴玉斌的赔偿标准是否适用城镇标准;二、原审认定吴玉斌医疗费是否准确和适当及上诉人对非医保用药是否承担赔付责任。
二审期间,被上诉人吴玉斌提供邳州市公安局运西派出所出具的常住人口登记卡一份,拟证明吴玉斌职业为劳动工资人员,其户口性质为非农业户口。上诉人太保上海分公司发表质证意见,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没有写明户籍性质是城镇还是农业,亦没有派出所人员的签名,但对派出所印章没有异议。被上诉人袁林宗、凯晟实业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鉴于上诉人太保上海分公司对该证据上加盖的邳州市公安局运西派出所印鉴不持异议,故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查明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一致。
本院认为,一、关于对吴玉斌的损害是否适用城镇标准进行赔偿问题。原审中吴玉斌已提供出职工养老保险手册、企业职工定级审批表及职工退休养老证等,证实其原系邳州市汽车修配厂职工。另外,从吴玉斌原审提供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亦可看出其职业性质为劳动工资人员。故原审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吴玉斌误工损失及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上诉人关于应按农村标准计算被上诉人残疾赔偿金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关于原审认定吴玉斌医疗费是否准确适当及上诉人对非医保用药是否承担赔付责任问题。经查,吴玉斌因本起交通事故受伤,经检查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闭合性腹外伤、脾破裂、胰腺破裂等。后吴玉斌经三次住院治疗共计135天,期间共计花费280317.94元有病案资料、手术记录、住、出院记录等医疗文证及医疗费发票为证,上述证据客观真实,故本院对吴玉斌治疗伤情所花费280317.94元的事实予以确认。关于上诉人对非医保用药是否承担赔付责任问题。本案中,虽然上诉人与投保人在商业第三者险中约定“保险人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但该保险合同涉及的不仅仅是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间的关系,还涉及第三人利益。首先,依据民法原理,非经第三人同意,合同双方不能对合同之外的第三人的合法利益作出限制。在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这一条款涉及的赔付对象是不特定的交通事故受害者,而受害者并没有参与保险合同的订立,让受害者接受该条款有失公允;其次,受害人及肇事者均不是专业人员,在使用药品过程中无法判断那些药品系非医保用药,只有专业医务人员才能控制用药范围,故超出医保用药范围也不属于受害人、肇事人的责任;最后,上诉人在一、二审期间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吴玉斌因伤用药中不属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内的部分。故上诉人太保上海分公司该部分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570元,由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祝杰
审 判 员  韩军
代理审判员  袁涌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陈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