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罗彬煌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1-1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珠中法民二终字第13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住所地:珠海市。
负责人:黄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志敏,该××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罗彬煌,男,汉族,住所地:广东省饶平县,公民身份号码:XXX3715。
委托代理人:黄素红,广东中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罗彬煌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4)珠香法民二初字第24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2年12月17日,罗彬煌就粤C×××××号小汽车向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辆保险,保险期限均自2013年2月22日零时至2014年2月21日二十四时止。机动车辆保险单载明了车辆损失险的保险金额为人民币116820,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险金额为人民币500000元。
2013年10月25日8时20分,罗彬煌驾驶被保险车辆由珠海南溪往坦洲镇政府方向行驶时,与另一辆车牌号为粤C×××××号车发生碰撞,事故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事故。当天,中山市公安局交通支队坦洲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罗彬煌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罗彬煌委托珠海市公信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信公司)对被保险车辆进行损失价格鉴定。2013年10月25日,公信公司出具结论书,核定被保险车辆损失人民币8840元。罗彬煌向诚安公司支付了人民币591元的鉴定费。被保险车辆在珠海市香洲新力发汽车服务部处进行维修,发生了人民币8840元的维修费。第三者车辆(粤C×××××号车)经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核定损失为人民币2740元,在珠海安骅汽车有限公司维修,发生了人民币2740元的维修费。
原审法院认为,涉案保险单及相应的保险条款共同构成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该按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罗彬煌已经履行了交纳保险费的义务,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了保险合同中约定的理赔事故,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理应依约定赔偿。
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对罗彬煌请求的第三者车辆(粤C×××××9号车)的维修费2740元,没有异议,予以认定。
车辆损失险是指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员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因碰撞等原因造成保险车辆损失的,保险人负责赔偿。所以罗彬煌的被保险车辆因本案中的交通事故造成了损失,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应该予以赔偿。对于被保险车辆的维修费用是否过高的问题。罗彬煌委托了公信公司,由有资质的评估人员对被保险车辆的损失作出认定。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认为该份鉴定结论是罗彬煌单方委托,且评估的价格过高,而请求重新进行鉴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认为鉴定结论过高的依据仅是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单方的估算,不足以反驳公信公司出具的鉴定结论,所以对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的鉴定申请,原审法院不予准许。原审法院认为,公信公司作为有资质的价格评估公司,对投保车辆作出的受损价值评估,鉴定结论具有合法性、客观性和关联性,予以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保险人、被保险人为查明和确定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和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的规定,罗彬煌为了确定被保险车辆的受损价值而支出的评估费592元,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理应予以赔偿。被保险车辆还因这次事故产生了拖车费人民币240元、保管费40元、清理费100元,这些费用均有中山市路安交通拯救服务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予以证明,且属于这次交通事故产生合理和必要的费用,保险公司应当予以赔偿。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罗彬煌人民币12552元(8840元+240元+140元)。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支付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7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珠海中心支公司负担。
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根据保险合同约定,上诉人确实对罗彬煌受损的车辆须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前提是要合理。原审法院不同意上诉人对涉案车辆重新鉴定不正确。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应根据保险合同的规定,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勘查现场,保险公司应在合理期间内提供车辆的修复方案,如保险公司未在合理期间内提供修复方案,被保险人自行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定损且车辆已经修复的,对被保险人的定损及修复予以认可,但保险人提供足够证据推翻鉴定机构的定损结论的除外。如保险公司已在合理期间提供修复方案,但被保险人擅自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定损和修复的,对被保险人的主张不予采信。上诉人在发生事故后及时定损,并提供了修复方案,也与合作修理厂协议修复方案,但罗彬煌自行委托第三方进行鉴定明显不合法,有失公允。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对鉴定结论不认可,原审法院应重新鉴定。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上诉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罗彬煌要求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赔偿罗彬煌车辆维修费8840元及评估费592元(合计9432元)的诉讼请求;2.二审诉讼费由罗彬煌承担。
罗彬煌答辩称,一、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提出的修复方案合理的情况下才可以适用该条款。罗彬煌在事故发生后多次与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协商,该公司迟迟没有出定损报告。罗彬煌才委托第三方进行鉴定,在委托时已告知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委托鉴定事宜。定损报告出来后,罗彬煌再次找到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把将要更换的新买配件拿给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工作人员称先把材料交给公司审批,后来回复说领导不批,让罗彬煌起诉。罗彬煌已经尽到相关义务,并非擅自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进行修复,而是在与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多次协商无果才进行鉴定,事后也通知了该公司。二、本案鉴定机构具有鉴定资质,作出的评估报告合法有效。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没有证据推翻该评估报告,应予确认。罗彬煌已实际修复了事故车辆。请求维持原判。
上诉人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被上诉人罗彬煌二审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的规定,本院围绕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仅对车辆维修费8840元及评估费592元提出上诉,对其他赔偿项目未提出上诉,视为服判,本院径行维持。
关于车辆维修费8840元及评估费592元,由于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与罗彬煌就车辆损失存在争议,罗彬煌委托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对事故车辆进行鉴定,属于行使合理救济权。基于鉴定机构的中立性,该鉴定结论应予采信。鉴定机构鉴定的损失在合理范围之内,维修单位也出具了修理费发票,该费用是因投保车辆出险导致的损失,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应予赔偿。至于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所称鉴定结论是罗彬煌单方委托,且评估价格过高,在一审中要求重新鉴定车辆损失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之规定,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认为鉴定结论过高的依据仅是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单方估算,不足以反驳公信公司出具的鉴定结论,故一审法院对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的重新鉴定申请不予准许并无不当。
关于涉案车辆进行车辆损失评估所支付的评估费592元,属于保险法规定的“保险人、被保险人为查明和确定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依法应由保险人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承担。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平安保险珠海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永红
代理审判员  崔拓寰
代理审判员  李 苗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孔祥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