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2015)揭中法行终字第12号夏楚辉与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揭阳潮汕机场分局行政赔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05-1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裁 定 书
(2015)揭中法行终字第1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夏楚辉,男,1979年8月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蓝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揭阳潮汕机场分局。住所地:揭阳市空港经济区。
法定代表人:谢少发,局长。
委托代理人:方宏添,该分局职员。
委托代理人:王硕,该分局职员。
上诉人夏楚辉因与被上诉人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揭阳潮汕机场分局行政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2014)揭榕法行初字第27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为: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违法实施罚款,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了编号为440520-1900013726号《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对上诉人处以罚款200元。上诉人不服,在向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起行政赔偿。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汕龙法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上述行政处罚,并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36元等,已发生法律效力。上诉人针对被上诉人作出上述行政处罚违法,向原审法院单独提起行政赔偿,属于重复起诉,且其诉讼标的为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应驳回起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八)、(十)项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夏楚辉的起诉。
上诉人夏楚辉不服原审裁定,上诉称:一、2012年2月13日,被上诉人内设的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原汕头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民航汕头机场大队对上诉人作出了编号为440520-1900013726号《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对上诉人作出了200元的行政处罚。上诉人缴纳了200元罚款和200元滞纳金共400元。2013年4月3日,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汕中法行终字第3号《行政判决书》,维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2012)汕龙法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撤销了编号为440520-1900013726号《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上述判决于2013年4月20日生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应当支持上诉人的请求。二、上诉人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六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等规定,于2014年4月29日被上诉人依法提出赔偿申请,请被上诉人在法定的期限内作出赔偿。被上诉人于2014年7月20日作出广公机场(揭)赔决字(2014)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上诉人申请的事项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决定不予赔偿。上诉人于2014年7月28日收悉。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查明事实不清,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遂成诉。原审裁定认为上诉人重复起诉,驳回上诉人的起诉。上诉人不服,认为上诉人的起诉并非重复起诉。被上诉人处罚并收取上诉人的罚金200元和滞纳金200元共400元,并非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2012)汕龙法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审理范围,原判决赔偿的36元邮寄费并不包含上诉人提起国家赔偿的费用范围,且被上诉人决定不予赔偿是认为上诉人申请的事项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并非认定上诉人属于重复申请国家赔偿。
综上所述,请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裁定,指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并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案件受理费。
被上诉人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揭阳潮汕机场分局辩称:一、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和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判决撤销编号为440520-1900013726的《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返还200元罚款和200元滞纳金即为执行原审法院判决的一部分。被上诉人交警大队已作出撤销处罚决定书(广公机场揭(交)行撤字(2014)第01号)并已邮寄送达上诉人,且多次通知上诉人领回罚款和滞纳金。二、原一审和二审法院的判决足以证明被上诉人赔付上诉人36元,即为《国家赔偿法》规定范围内其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此项直接经济损失已由被上诉人交警大队赔付完毕。三、上诉人提起的国家赔偿请求及因不服被上诉人不予赔偿决定而提起的行政诉讼均为重复提起,其所主张的国家赔偿要求已为其他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法院的裁定,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赔偿请求人对赔偿的方式、项目、数额有异议的,或者赔偿义务机关作出不予赔偿决定的,赔偿请求人可以自赔偿义务机关作出赔偿或者不予赔偿决定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上诉人于2014年4月29日向被上诉人提出赔偿申请。被上诉人于2014年7月20日作出广公机场(揭)赔决字(2014)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不予赔偿。现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不服提起诉讼,法院应当依上述法律的规定予以受理。虽上诉人在向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提起行政赔偿,现又以被上诉人作出的编号为440520-1900013726的《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违法,向法院单独提起行政赔偿,但前后两次提起行政赔偿的请求与内容不同,不属重复起诉。原审法院裁定不当,应予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八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2014)揭榕法行初字第27号行政赔偿裁定;
二、发回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审 判 长  姚奕声
审 判 员  陈 锋
代理审判员  吴满和

二〇一五年五月八日
代书 记员  李 辉
附相关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的裁定确有错误,且起诉符合法定条件的,应当裁定撤销原审人民法院的裁定,指令原审人民法院依法立案受理或者继续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