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谷永军与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0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14民初9220号
原告:谷永军,男,1982年3月10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新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赖星,广东粤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志恩,广东粤兴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车陂路6号138房,统一社会信用代码440106000075241。
法定代表人:刘锦城。
被告: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越秀区南堤二马路2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101190433076H。
法定代表人:丁昌银,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芳,女,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俊达,男,该公司职员。
原告谷永军与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11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因案件需要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并于2016年12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谷永军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赖星、周志恩,被告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机施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芳、黄俊达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隆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谷永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称:1、判令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支付工程费用75720元及利息(以75720元为基数从2015年9月1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息);2、判决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与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费用承担连带责任;3、案件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4月,原告与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广州市监狱项目施工总承包项目部B区)约定,原告自带钩机到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承建的广州花都监狱项目工地进行施工,工资由原告负责。原告方的人员必须服从甲方施工管理人员的安排和指挥调动。双方还就进场日期、工程费用结算方式、其它费用承担、违约责任等内容作了约定。自2015年4月29日到2015年8月19日期间,原告依约到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承建的广州花都监狱项目工地进场施工,并保质、保量、依时完成施工项目,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现场验收合格后,在原告工程量记录本上签字确认(见证据清单:每天工程结算单)。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于结算次月上旬与原告对本月进施工费用核算,并签名确认。施工期间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共欠原告施工费用共85720元。截止2015年8月19日,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只支付了部分费用,累计拖欠施工费用75720元。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的上述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依原告与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内容约定及实际施工情况,原告自带施工设备,配备设备操作人员,按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的要求,以完成一定工程量的结算款项的方式,服从现场项目管理人员的指挥、调度、积极配合的内容来看,应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原告与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的关系实际为工程转包关系,原告系实际施工人,项目的总承包单位为被告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据查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商事登记信息,并没有相应的建筑工程施工方面经营范围,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转包实质是违法分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因此,被告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应在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欠原告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综上所述,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出诉讼,请求贵院依法作出公正的判决。支付表显示的工程款是有85720元,在2015年7月份左右已经支付了10000元,所以就剩下75720元。
被告机施公司辩称,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我方的全部诉讼请求,理由如下:一、我方是广州市监狱项目施工总承包的承包人。依法将本工程的土石方等工程分包给了案外人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并签订了专门分包合同书,合同约定承包方式是包机械设备。本工程我方与国基公司还未结算。但我方已支付国基公司工程款117658869.75元,达到合同造价12182万元的97%。可见,我方已完全履行了分包合同的约定,将工程款足额甚至超付给了国基公司。二、本案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不是我方在本涉案工程的分包方,我方与升隆公司没有任何关联。我方对升隆公司的身份不予确认。三、我方对原告是本涉案工程机械设备出租人的身份不予确认。原告并没有证据证明其与涉案工程的关联性、也没有证据证明涉案的机械是使用在涉案工程。四、原告诉求的租赁金额没有事实依据。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已付款金额是多少、付款主体是谁、付款方式是什么。可见,本案的租赁费支付情况不明,债权债务关系不明确。五、本案应是设备租赁合同纠纷,而不是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从原告的证据《工程进度款支付表》均可见是以台班或包月的形式计算租金,每月结清,并不是原告所陈述的以完成工程量来结算。我方不是涉案设备租赁合同的合同相对方也不是实际租赁人、使用人,从合同相对性来讲,原告与升隆公司或其他案外人的租赁合同纠纷与我方无关,我方不应承担任何付款义务或者连带付款义务。综上所述,原告对我方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法院予以驳回。
被告升隆公司没有到庭应诉,亦没有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经核证,谷永军所举证据和所作陈述,因无相反的证据反驳,也无影响证明效力的因素,且谷永军保证真实,本院经审查核证后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3年1月,广州市重点公共建设项目管理办公室(发包人)与机施公司(承包人)签订《广州市监狱项目施工总承包合同》,约定工程为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的广州市监狱项目,合同价款为291843420.63元,该合同还就施工组织设计和工期、材料设备供应及竣工验收与结算等进行了约定。其后双方签订了补充协议,就该工程的其他问题进行了约定。机施公司表示其是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中标作为涉案工程的总承包方,其具备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截至2016年4月1日其已收取广州市重点公共建设项目管理办公室支付的249143094.87元,约占合同造价的85%。
2013年3月1日,机施公司(承包人、甲方)与案外人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分包人、乙方)就广州市监狱项目施工总承包签订《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承包范围:土石方工程、武警营房区的建筑装修装饰工程,承包方式:乙方以包人工、包材料、包机械设备、包安全、包质量、包文明施工、包工期、包税金的形式承包施工。其后双方还签订了分包合同的补充合同。截至2016年9月8日,机施公司已向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117658869.75元,达到合同造价的97%。
谷永军表示当时升隆公司的经理黄信希与其联系,口头约定由谷永军提供挖掘机在涉案工程现场挖土,该挖掘机由谷永军负责提供人员操作,按一天一个台班1000元的标准计价,谷永军遂在2015年4月29日进场开始挖土,在现场挖土过程中,升隆公司在现场项目部的财务杨海云向谷永军支付了现金10000元,后谷永军在2015年8月19日退场,谷永军向升隆公司主张剩余的施工费用时,升隆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等有钱之后再支付。关于拖欠的施工费用75720元,谷永军提供广州花都监狱项目PC50挖机车班组2015年4月至2015年8月期间的工程进度款支付表及收据予以佐证,该支付表有预算员、材料员、技术负责人及后勤主管人员的签字,其中后勤主管是王坤签字。谷永军表示王坤是升隆公司在工程现场的管理人员。谷永军提交特种作业操作证拟证明其具备挖掘机工程施工作业资质。
机施公司表示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分包工程过程中,有将部分工程分包给某些班组进行施工,本案应该是国基公司分包给刘锦城以升隆公司的名义对外进行机械设备的租赁引起的纠纷,当时王坤是作为分包代表在涉案工程现场进行管理的人员,相关现场的施工情况由王坤签字确认,至于王坤是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还是升隆公司的员工,机施公司表示不清楚。谷永军表示其在涉案工程现场进行挖掘机施工作业过程中从未听说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存在,所有与其交涉的均是升隆公司的员工,工程现场的项目部挂有升隆公司的牌子。
谷永军表示关于升隆公司拖欠机械设备供应商的施工费用,谷永军、赖国贤及潘才学等人曾向广州市司法局上访,本院根据谷永军的申请向广州市司法局发函调查相关事宜,该局于2016年12月8日函复本院称:2016年8月10日上午10时许,谷永军、赖国贤、潘才学等8人到花都监狱反映其被拖欠施工款,没有得到答复。下午2时30分,该8人到广东省司法厅上访并在省司法厅门前拉横幅。省司法厅工作人员指引他们到市司法局反映情况。4时30份,我局工作人员对8名来访人员进行了来访登记并引导他们到市司法局反映情况。2016年9月12日,赖国贤等5人持市信访局信访事项介绍信来我局。我局协调市重点办代表何方雄、广州机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代表陈培华、邓蔚现场接待来访人。据陈培华介绍,其公司并没有与赖国贤等5人发生转包工程行为,建议他们循法律途径解决。该复函的附件为来访登记表、信访事项介绍信及机施公司出具的《关于广州市监狱项目机械租赁商信访事件的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载明:“广州市重点公共建设管理办公室:2016年8月10日,赖国贤等8位机械租赁商至广州市信访局上访,称广州市监狱项目拖欠其机械租赁款。我司作为广州市监狱项目的总包方,获知此事件后,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专题会议了解事件情况和研讨处理方案。我司现将该事件的相关情况向贵办作如下汇报:一、事件的核实情况:我司为全面真实掌握租赁及欠款事实,于2016年8月18日由我司项目部召集分包代表、信访人赖国贤等机械租赁商在广州市监狱项目部会议室进行会谈。会议上,信访人赖国贤提供了与江励明签订的泥土运输车租赁合同,但无提供台班确认单和支付凭证,其称被拖欠机械租赁款为20.08万元;信访人谷永军(参与信访的曾昭兵和谷永军为合伙人关系,陈睦杰为谷永军雇佣的司机)确认未与单位及个人签订机械租赁合同,是某位现场工作人员向其租赁一台挖机从事散班工作(没有提供这位现场工作人员的姓名),有提供台班签认单和支付凭证,以证明其被拖欠机械租赁款为7.572万元;信访人潘才学提供了与刘右坤签订的起重机租赁款约为19.58万元。综上,各信访人主张被拖欠的机械租赁费用共计约48万余元。参与会谈的分包代表王坤,确认信访人赖国贤、谷永军、潘才学分别是广州市监狱项目泥土运输车、挖机、起重机机械租赁的供应商,租赁情况属实。但由于王坤不是租赁的经办人,要求进一步与信访人将台班确认、支付情况核实清楚、明确,同时表态待核实明确后,会及时妥善、切实的解决。二、我司的处理:1、我司要求分包代表王坤,抓紧时间与信访人认真核实机械租赁结算情况、支付情况,并办好双方确认。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尽快给出切实可行和有效的解决方案,务必妥善处理。2、我司告知信访人,这属于租赁合同经济纠纷,其应与合约相对人或事实租赁人双方协商处理,协商不成,可以通过法律诉讼等合法途径向合同相对责任主体主张机械租赁欠款。如果认为权益被侵害,提起租赁合同纠纷法律诉讼是解决的正确且有效地方式。3、我司会密切关注事件后续的进展,督促分包方积极处理,对广州市监狱项目的整体情况都会加强监管。”
2016年11月18日,升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锦城出具了一份《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结算款情况》,载明:“从2015年4月至2015年8月,谷永军(身份证号码:)为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承建广州市花都监狱进行余泥土方挖掘施工。从2015年4月至2015年8月期间,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共拖欠谷永军未结算工程欠款费用共计75720元。”谷永军表示当时刘锦城陈述只需其本人签名,谷永军在诉讼中明确只要求升隆公司承担责任,不要求刘锦城承担责任。
机施公司表示涉案工程至2016年12月23日庭审辩论终结时仍未完工,未办理竣工验收手续,故机施公司与业主广州市重点公共建设项目管理办公室及分包方国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结算条件未成就,至今均未就涉案工程的工程款进行结算。
本院认为,根据谷永军提交的工程进度款支付表、收据以及机施公司在信访事件的情况说明中分包代表王坤确认谷永军为涉案工程挖掘机的供应商等证据,本院确认谷永军在涉案工程现场提供了挖掘机作业项目。至于与谷永军建立该挖掘机租赁合同关系的相对方为何人,本院认为,谷永军陈述在其提供挖掘机作业过程中与其联系的黄信希及现场财务杨海云均表示自己是升隆公司的员工,且升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锦城亦出具情况说明确认谷永军为升隆公司在涉案工程现场进行余泥土方挖掘施工,因此本院确认谷永军与升隆公司建立了挖掘机的租赁合同关系。关于拖欠的费用,因谷永军提供的工程进度款支付表上有王坤的签字,而机施公司作为涉案工程的总承包方确认王坤在工程现场的管理人员身份,因此对于谷永军提交的工程进度款支付表的证据予以采信,该支付表所载的应付款项总金额及升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锦城出具的情况说明均显示谷永军的挖掘机租赁款为75720元,因此谷永军要求升隆公司支付挖掘机租金75720元及利息,合理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因谷永军在2015年8月19日退场,因此谷永军要求利息以租金以7572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标准计至付清款日止,合理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谷永军陈述的提供挖掘机在现场进行余泥土方挖掘施工的事实,本案为租赁合同纠纷,现谷永军依据建设工程的相关法律依据要求机施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依据不足,且机施公司亦表明涉案工程至今未结算,无法确定欠付的工程款。综上,谷永军要求机施公司对升隆公司欠付租金75720元及利息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升隆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谷永军支付挖掘机租金75720元;
二、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谷永军支付挖掘机租金75720元的利息,利息以75720元为本金从2015年9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标准计至付清款日止;
三、驳回原告谷永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694元,由被告广州升隆建材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吴海萍
人民陪审员  黄结仪
人民陪审员  邓燕梅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日
书 记 员  张丽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