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2016)湘1202行初92号原告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不服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一案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湘1202行初92号
原告湖南省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地址湖南省祁东县洪桥镇颜家台(县乡镇企业局二楼)。
法定代表人谭九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勇平(特别授权),湖南恒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怀化市迎丰东路2号。
法定代表人余建勇,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明(特别授权),男,1982年9月20日出生,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职员。
委托代理人米艳艳,湖南宏峰律师事务律师。
第三人谌明孙,男,1971年12月19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易卫华(特别授权),洪江市江洲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原告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不服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6日受理,于2016年10月8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第三人谌明孙同提起诉讼的具体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湖南省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勇平、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李明、米艳艳、第三人谌明孙的委托代理人易卫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5年12月30日作出了怀人社工认字[2015]1537号工伤认定决定,对第三人谌明孙2015年7月9日在怀邵衡铁路项目部一分部尖峰隧道工地受伤予以认定为工伤。
原告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诉称:原告认为被告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行政行为存在以下违法行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工伤认定办法》第四条第二款“按照前款规定应当向省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根据属地原则应当向用人单位所在地设区的市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的规定,因原告住所地在祁东县管辖区域,祁东县上级设区的市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是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故第三人应向原告所在地的衡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被告本无权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可被告受理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并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显系超越职权。二、原告从未与第三人签订过任何《劳动合同书》,也未聘用第三人从事任何劳动。经审查,第三人与何四平2015年5月30日签订了《劳动合同书》上所盖的“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公章,根本不是原告公司的公章,纯属他人冒刻、冒盖。被告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后,应当通知原告提供证据,告知原告辩解权,进行调查。但是被告受理后,既不通知原告,也不向原告进行任何调查,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告就作出了工伤认定决定,剥夺了原告的知情权、辩解权、举证权,有违程序公正。综上,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一、依法撤销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怀人社工认字[2015]1537号怀化市工伤认定决定书;二、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提交了下列证据:1、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拟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2、怀人社工认字[2015]1537号《怀化市工伤认定决定书》,拟证明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3、劳动仲裁申请书,拟证明谌明孙与原告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工伤赔偿仲裁一案的情况;4、劳动合同书,拟证明谌明孙与何四平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上所盖的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公章是假的;5、洪劳仲案字[2016]第05号应诉通知书,拟证明洪江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受理谌明孙与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因工伤伤残费劳动争议一案。
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一、本案认定事实清楚。原告是一家具有混凝土作业分包资质的公司,湖南省洪江市雪峰镇中国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怀邵衡铁路项目第一项目分部工地上的混凝土作业由原告承包并组织人员施工作业。2015年5月29日,第三人来到该工地从事混凝土工的工作,并根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于2015年5月30日与原告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双方确定了劳动关系。2015年7月8日18时许,工地负责人安排第三人与工友共四人在隧道里装钢模版,一直工作至同月9日凌晨2时,接着工地负责人又安排第三人与工友们打混凝土,2015年7月9日8时许,当混凝土料罐车进入尖峰隧道工地卸料时,第三人站在地面上接料,在放接料时,第三人的右手被放料的活动性漏斗滑动瞬间压伤中、食指致鲜血直流。之后,工地负责人送第三人前往洪江市第一中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右手多指骨折、右手指(中)屈肌腿部分断裂、右手挫裂伤。被告审查了第三人提供的劳动合同书等证据材料,并对当天在现场与第三人共同做事的向正做了相应的调查,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的规定情形,第三人所受伤情形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因此,被告对第三人所受伤部位认定为工伤,认定事实清楚。二、被告对第三人的受伤情况认定为工伤并未超越职权。虽然原告与第三人签订了劳动合同,确立了劳动关系,但原告并未给第三人建立工伤保险档案,也未缴纳任何工伤保险费用,那么,就不存在原告注册地为第三人的工伤保险统筹地区。同时,第三人是在原告所承包的项目所在地工地上受伤,该项目所在地所处位置属于被告所管辖范围。因此,在原告没有给第三人缴纳工伤保险的前提下,第三人做为一名农民工,在工伤认定管辖地的选择上,有权向工伤发生地—项目所在地所属的工伤认定行政部门申请进行工伤认定,既方便了农民工维护自身权利,又符合我国保护农民工权利立法精神,因此,该案中第三人既可向被告公司注册地申请工伤认定,也可向被告的项目所在地申请工伤认定,被告并无超越职权。三、被告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程序合法。根据《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第73条第1款之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执法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享有陈述意见、申辩的权利,并听取其陈述和申辩”,答辩人将作出工伤认定的主要证据材料分别送达了第三人和原告,原告没有提交书面的陈述意见,也没有提交新的证据。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当予以维持。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怀化市工伤认定申请表,拟证明谌明孙向被告提起工伤认定申请的事实;2、谌明孙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谌明孙的身份信息;3、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拟证明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的登记情况以及具有混凝土作业分包资质;4、《劳动合同书》及工资银行卡一张,拟证明谌明孙与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5、洪江市第一中医医院诊断治疗资料,拟证明谌明孙受伤后在洪江市第一中医医院治疗情况;6、证明材料(向正),拟证明谌明孙在工地作业时受伤的具体情况;7、证明材料(李光爱),拟证明谌明孙在工地作业时受伤的具体情况;8、调查笔录一份(谌明孙),拟证明谌明孙在工地作业时受伤的具体情况;9、调查笔录一份(向正),拟证明谌明孙在工地作业时受伤的具体情况;10、怀人社工伤认证字[2015]86号关于对谌明孙受伤事件申请工伤认定有关证据事项的通知及送达情况登记表,拟证明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怀人社工认证字[2015]86号通知通过留置送达方式已经送达给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通过EMS快递送给了第三人并由本人签收,已告知原告、第三人相关权利的事实;11、怀人社工伤认字[2015]1537号怀化市工伤认定决定书及送达情况登记表,拟证明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怀人社工伤认字[2015]1537号认定决定书已经送达给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和谌明孙,谌明孙已签收,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被退回的事实。
第三人谌明孙述称:一、第三人2015年5月30日与原告签订了《劳动合同书》,2015年7月9日在工地卸料时受伤,系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故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行政确认,事实认定清楚;二、原告未给第三人建立工伤保险档案,未给第三人缴纳工伤保险费用,故不存在原告注册地为第三人的工伤保险统筹地区,第三人实在劳动合同签订地、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工地场所内受伤的,该工程项目所在地辖区系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管辖范围,故被告作出的工伤行政认定未超越职权;三、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工伤认定的相关证据已经送达并留置于原告单位工地,原告未提交书面陈述意见及提交证据,不影响本案客观事实的认定,故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行政认定决定程序合法;四、原告在法定期限内,没有提交伪造公章的有效证据,故原告提出《劳动合同书》上的公章系他人冒刻、冒盖的理由不能成立。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谌明孙提交了下列证据:1、接访笔录,拟拟证明谌明孙于2015年7月9日8时许受伤住院的状况和咨询赔偿的相关情况;2、谌明孙身份证常住人口卡,拟拟证明谌明孙身份信息状况;3、介绍信,拟证明2015年10月19日代理人前往工地项目部调取谌明孙劳动合同的状况;4、谌明孙病历资料,拟证明谌明孙因工受伤住院手术等状况;5、存折,拟证明谌明孙在劳动期间所获报酬的工资证明状况;6、基本信息,拟证明用人单位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具有混凝土作业分包资质的状况。
经庭审质证,原、被告及第三人提出以下质证意见:
原告对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所举的1-3、5号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对4号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劳动合同书不是原告公司的,上面盖的公章也不是原告公司的,系他人冒盖;对6-9号证据,上述证人证明第三人受伤的情况无异议,但上述证人称谌明孙跟原告签订劳动合同的事实原告不认可,上诉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是怀绍衡铁路混凝土工程的承包人;对10号证据有异议:①送达证上所写的送达地址是怀绍衡铁路项目第一项目分部,该分部并不是原告,送达地点不对;②送达人不合法,送达人是洪江市江洲法律服务所,送达人是易卫华和蒋青山,易卫华是第三人的代理人,法律服务所不是行政机关,没有权利送达行政机关的行政文书材料,送达不符合法律规定;③送达人标注留置送达不符合法律规定,该通知应送达给原告的法人代表,但却送达给了第一项目分部的工会蒲主席,送达对象错误,不能留置送达;对11号证据有异议,工伤认定决定书的实体违法、程序违法,且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未收到。原告同时提出被告所举的上述证据均未能证明原告承包了怀绍衡铁路混凝土的作业工程。
第三人对被告所举的证据没有异议。
原告对第三人所举的1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关联性有异议,第三人委托法律工作者的相关事宜与本案无关;对2号证据没有异议;对3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该介绍信的调取对象是项目部,并不是向原告公司调取,项目部怎么会有原告公司的劳动合同,劳动合同书来源有问题;对4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对5号证据的关联性有异议,无法证明工资卡上面的费用来源于原告公司;对6号证据,没有异议。
被告对第三人所举的证据没有异议。
被告对原告所举的1、3、5号证据没有异议;对2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原告的证明目的有异议;对4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原告的证明目的有异议,原告提出公章是假的,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第三人对原告所举的对1、3、5号证据没有异议;对2号证据的证明目的有异议;对4号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没有异议,但对原告的证明目的有异议,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合同书上的公章是假的。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提供的1-3、5号证据,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原告及第三人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4号证据为复印件,该复印件上未注明出处及加盖印章,被告亦未能提供原件核对,且原告对该证据提出异议,故本院不予确认;6、8、9号证据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本院予以确认;7号证据,原告未提供李光爱的身份证明,本院不予确认;10号证据,能证明办理工伤认定的过程,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11号证据系本案合法性审查对象,不作为单一证据进行认证。
原告提供的1、3、5号证据,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被告及第三人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2号证据与被告提供的11号证据系同一证据,本院已做认证;4号组证据与被告提供的4号证据系同一证据,本院已做认证。
第三人提供的1号证据系第三人受伤之后就赔偿事宜到法律服务所进行咨询所形成的接访笔录,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本院予以确认;2、6号证据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要求,原告及第三人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3号证据原、被告对真实性没有异议,原告仅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并不能由此否定证据的客观性,此证据本院予以确认;4号证据与被告提供的5号证据系同一证据,本院已做认证;5号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
经审理查明:谌明孙生于1971年12月19日,湖南省溆浦县人。谌明孙于2015年5月底至7月初在中国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怀邵衡铁路尖峰山隧道工地从事劳务工作,未参加工伤保险。2015年7月9日上午9时许,谌明孙在工地上的混凝土料罐车上放料,在接放料的过程中,谌明孙的右手被料罐车的活动漏斗砸伤。谌明孙于当日被送往洪江市第一中医院住院治疗,于2015年7月22日出院,出院诊断为:1、右手多指骨折;2、右手中指屈肌腱部分断裂;3、右手挫裂伤。谌明孙于2015年10月19日向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后,于2015年11月10日制作怀人社工伤认证字[2015]86号《关于谌明孙受伤事件申请工伤认定有关证据事项的通知》,并于2015年12月9日,将上述通知邮寄至洪江市江洲法律服务所,委托该所法律服务工作者易卫华(系本案第三人谌明孙的委托代理人)代为送达。易卫华与洪江市江洲法律服务所工作人员蒋青山于2015年12月10将怀人社工伤认证字[2015]86号《关于谌明孙受伤事件申请工伤认定有关证据事项的通知》送至怀邵衡铁路项目第一分部,由于该分部工作人员拒绝签收,易卫华、蒋青山将上述通知留置于该项目部后离开。2015年12月30日,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怀人社工认字[2015]1537号工伤认定决定,对第三人谌明孙2015年7月9日在怀邵衡铁路项目部一分部尖峰隧道工地受伤予以认定为工伤。
本院认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社部发〔2016〕29号)第七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后,在参保地进行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并按照参保地的规定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未参加工伤保险的职工,应当在生产经营地进行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并按照生产经营地的规定依法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本案中第三人谌明孙的工作地点尖峰山隧道在洪江市辖区内,且其未参加工伤保险,故应当在生产经营地进行工伤认定,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其辖区内工伤保险工作,具有对辖区职工是否工伤作出行政确认的法定职权,有权对第三人谌明孙的工伤认定申请进行审查并依法进行认定。故对原告提出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并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系超越职权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提出被告未依法送达行政文书,剥夺了原告的知情权、辩解权、举证权,有违程序公正的意见。本院认为,行政文书的送达,应依照民事诉讼法关于送达的规定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规定:“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交受送达人……受送达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其他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该法人、组织负责收件的人签收……”第八十六条规定:“受送达人或者他的同住成年家属拒绝接收诉讼文书的,送达人可以邀请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说明情况,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拒收事由和日期,由送达人、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也可以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并采用拍照、录像等方式记录送达过程,即视为送达。”第八十八条规定:“直接送达诉讼文书有困难的,可以委托其他人民法院代为送达……”本案中,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应该送达给原告湖南省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的怀人社工伤认证字[2015]86号《关于谌明孙受伤事件申请工伤认定有关证据事项的通知》,委托第三人的代理人易卫华代为送达,易卫华则将上述通知书留置于中国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怀邵衡铁路项目部第一项目分部,其送达方式明显不当,且原告湖南省祁东县天勤建设劳务有限公司提出其一直未收到该通知,故上述送达行为不能视为已送达。《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第七十一条规定:“作为行政执法决定依据的证据应当查证属实。当事人有权对作为定案依据的证据发表意见,提出异议。未经当事人发表意见的证据不能作为行政执法决定的依据。”第七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执法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享有陈述意见、申辩的权利,并听取其陈述和申辩。对于当事人、利害关系人的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应予以记录并归入案卷。对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行政机关应当进行审查,并采纳其合理的意见;不予采纳的,应当说明理由。”因本案中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违法送达行为导致原告没有收到《关于谌明孙受伤事件申请工伤认定有关证据事项的通知》,致使原告无法对作为定案依据的证据发表意见,亦无法行使陈述和申辩的权利,违背程序正当原则,构成违反法定程序,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据此作出的怀人社工认字[2015]1537号工伤认定决定依法应予撤销。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5年12月30日作出的怀人社工认字[2015]1537号《怀化市工伤认定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旷 洁
人民陪审员  罗德田
人民陪审员  黄巧云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代理书记员  谌 熹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