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李庆才与刘春铁民间借贷纠纷执行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2-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6)辽0103执异147号
案外人刘微,中国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管道××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田苗,辽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李庆才,无职业。
被执行人刘春铁,中国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气××公司职员。
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李庆才与被执行人刘春铁民间借贷纠纷(2016)辽0103执3304号一案中,案外人刘微提出执行异议,本院受理后,依法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案外人刘微称,2016年6月15日案外人以被征收人身份与沈河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征收部门)及沈河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补偿中心(被委托征收实施单位)签订三方协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编号:ZS-2014-1100058),依照该协议第二条、第三条之约定,案外人将合法取得被拆迁房屋沈阳市沈河区顺通路21-4号212室的征收补偿金合计人民币918877元。案外人于同日收到沈阳市沈河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补偿服务中心的《领取征收补偿安置款通知单》,依照领款流程,案外人可于15个工作日后领取该笔补偿款项。然而,案外人于2016年8月23日去领取补偿款时被告知该笔款项中的45万元已经被沈河区人民法院查封(附(2016)辽0103民初5540号民事裁定书)。据悉,李庆才与刘春铁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起诉至沈河区人民法院,诉讼期间李庆才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法院作出(2016)辽0103民初5540号民事裁定书将案外人应得拆迁补偿款中的45万元予以查封,该案已经调解结案,沈河区法院作出(2016)辽0103民初5540号民事调解书,现李庆才已经依据该生效调解书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案外人认为,李庆才与李春铁之间的纠纷与案外人无关,拆迁补偿款是案外人的合法财产,贵院作出查封裁定严重侵犯了案外人的合法权益。故案外人依据《民事诉讼法》及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特请求贵院中止对沈阳市沈河区顺通路21-4号212室房屋拆迁补偿款45万元的执行,并解除对该款项的查封。
申请执行人李庆才认为,一、时间上存在问题。对于案外人要求解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案因被执行人欠款,申请执行人才于2016年5月23日起诉被执行人,同时申请诉讼保全,查封了被执行人名下的房产征收款。而案外人是在法院查封之后,于2016年6月15日与征收部门签订的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这说明尽管在离婚协议的表面上写了房产归案外人,但事实上是被执行人是该房产的实际所有人,这不仅表现在产权证上,还表现在对该房屋的控制权和处分权上。如果法院不查封,那么被执行人不会同意这91万元的征收补偿款,被执行人是为了躲避债务,才签订了这个安置补偿协议。案外人对该房屋没有产权,没有处分权。二、物权变动以公示为准。根据我国物权法规定,物权以公示为准,应以产权证上记载的名字为产权人。这是国家法律稳定物权,保护善意相对方的一项制度。案外人提出的离婚协议上写的归案外人,这份协议是否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由法院审查判定。根据物权法规定,没经公式不发生物权变动效力。被执行人的这份离婚协议是对房产的处分,属于赠与,赠与没有交付,没有更名,应该不产生房产权属变动效力。被执行人离婚协议是在2010年12月24日签订,至今没有履行。因此,无论从事实上还是法律上均不具有物权变动的效力,被执行人仍是该房屋的产权人。三、假定这份离婚协议处分房产有效,那么对外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至于案外人的房产损失只能向被执行人追索。征收部门在产权人没有变动的情况下,与案外人签订这个货币安置协议是错误的,是违法的。申请执行人将另行起诉征收部门的行政违法行为,要求其撤销这份货币安置协议。产权人的变更,不是征收部门办的事,要通过交易办理更名过户,这里有税费和交易费用。
被执行人刘春铁认为,房屋是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母亲签订离婚协议时给案外人的,因为案外人与被执行人关系不太好,该房屋有贷款等原因,没有告知案外人。2012年被征收,由于房屋面积不符,没有与征收局签订协议,后案外人与征收局签订的协议。
本院查明,李庆才与刘春铁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诉讼过程中,依李庆才申请,本院于2016年6月6日作出(2016)辽0103民初5540号民事裁定书,对沈阳市沈河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应支付的位于沈阳市沈河区顺通路21-4号212室房屋的征收补偿款45万元停止支付。本院于2016年6月22日作出(2016)辽0103民初5540号民事调解书,约定刘春铁于2016年7月21日前偿还李庆才借款本金人民币20万元;于2016年12月31日前偿还李庆才剩余借款本金人民币7.6万元及利息;如刘春铁未按上述还款日期中任意一期约定的时间及时、足额偿还李庆才款项,则李庆才有权就尚欠借款本息申请强制执行。调解书生效后,被执行人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李庆才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现案外人刘微提出上述异议。
另查明,坐落于沈阳市沈河区顺通路21-4号212室房屋于2002年登记所有权人为刘春铁。2010年12月24日,刘春铁与其前妻在民政部门登记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坐落于沈阳市沈河区顺通路21-4号212室房屋归儿子案外人刘微,房屋抵押贷款由刘春铁偿还。贷款期限为2006年3月9日至2011年3月28日。2016年6月15日,刘微与沈阳市沈河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沈阳市沈河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补偿服务中心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约定位于沈阳市沈河区顺通路21-4号212室房屋的征收补偿款为918877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四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查封、扣押、冻结、拍卖、变卖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但应当保留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的生活必需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对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审查下列内容:(一)案外人是否系权利人;(二)该权利的合法性与真实性;(三)该权利能否排除执行。”本案中,案外人刘微虽提供了其父母的离婚协议书,约定被征收房屋归案外人,房屋抵押贷款由刘春铁偿还。但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被征收人应为房屋所有权人,而该房屋产权一直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在该房屋被征收前并未办理变更登记。现案外人在本院对该房屋的征收补偿款予以查封后,以被征收人的名义与征收部门签订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协议,其权利的合法性有待确认,不能排除本院对被执行人的执行,故本院对其异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案外人刘微的异议。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审 判 长 高 虹
代理审判员 佟 殊
人民陪审员 杨美慧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崔 悦
本案裁定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人民法院对执行行为异议,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