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与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吴伟伦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4-1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中二法民二初字第1304号
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
代表人:何健钊,该行副行长。
委托代理人:林泽,系广东洋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键添,男,1989年2月25日出生,汉族,系该行客户经理,住广东省中山市。
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住所地中山市。
代表人:吴伟伦,该厂负责人。
被告:吴伟伦,男,1974年10月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中山市。
被告:罗艳锋,女,1975年8月3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中山市。
上述三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冯明荣,系广东广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罗群震,男,1981年8月2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中山市。
被告:邓红,女,1979年9月12日出生,汉族,住广西壮族自治区藤县。
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诉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以下简称宝莱厂)、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邓红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2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代表人何健钊及委托代理人林泽、孙键添,被告宝莱厂、吴伟伦和罗艳锋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冯明荣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罗艳锋和邓红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4年11月7日,原告与被告宝莱厂签订了《综合授信合同》。根据合同的约定,宝莱厂可在最高授信额度7160000元(包括流动资金贷款3000000元,银行承兑汇票4160000元)内向原告申请流动资金贷款及申请开出银行承兑汇票并提供不少于40%的保证金,由被告吴伟伦、罗艳锋提供房地产作抵押担保,宝莱厂提供机器设备作抵押担保。原告与宝莱厂于2013年11月28日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编号7670420131011032E),被告宝莱厂将其一批机器设备抵押给原告,为宝莱厂的债务履行提供担保,并办理了动产抵押登记。原告与吴伟伦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编号7670420131011032C)将其名下位于中山市小榄镇北区神龙路118号菊城建华花园东海湾11幢2座103房的房地产抵押给原告,为宝莱厂的债务履行提供抵押担保,原告与吴伟伦于2013年11月28日到中山市国土管理部门办理了房地产抵押登记。原告与罗艳锋签订两份《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编号分别为7670420131011032B和7670420131011032D)将其名下位于中山市××镇××时代花园××单元××室房地产以及中山市××××一块抵押给原告,为宝莱厂的债务履行提供抵押担保,原告和吴伟伦已经到中山市国土管理部门办理了房地产抵押登记。2014年11月27日,原告与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邓红均签订《不可撤销担保函》。2014年11月27日,原告与宝莱厂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编号:E0010100000658),授信期限从2014年11月27日至2015年11月27日止,借款金额为3000000元,还款方式为“按月付息”,每月还本金60000元,剩余本金到期一次性结清。2015年5月19日,宝莱厂与原告签署编号为xd201505217426的《银行承兑协议》以及编号为xd201505227432B-1的《保证金协议》,原告为宝莱厂开具金额为1660000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宝莱厂缴纳金额为664000元的保证金。2015年5月21日,宝莱厂与原告签署《银行承兑协议》和《保证金协议》,原告为宝莱厂开具金额为1300000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宝莱厂缴纳520000元的保证金;2015年5月22日,宝莱厂与原告签署《银行承兑协议》和《保证金协议》,原告为宝莱厂开具金额为1660000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宝莱厂缴纳664000元的保证金。2015年7月20日起,宝莱厂逾期还款,经原告调查发现,吴伟伦已涉及其他经济纠纷,吴伟伦抵押给原告的抵押物已被查封,已影响到宝莱厂的生产经营。对此,原告认为,宝莱厂目前的财务状况已影响其履约能力,影响原告债权的实现。根据《综合授信合同》第十一条的约定,原告有权要求宝莱厂立刻清偿全部已经使用的授信额度。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的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请求:一、被告宝莱厂向原告提前清偿全部贷款本金余额2580000元及利息、逾期罚息、复息;二、被告宝莱厂向原告提前清偿全部银行承兑汇票债务余额2496000元以及逾期利息;三、原告对被告宝莱厂所开立的保证金专项账户内的1664000元的保证金以及其所产生的利息,在宝莱厂未清偿的银行承兑汇票票据款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四、被告宝莱厂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五、被告宝莱厂承担本案律师费40000元;六、原告对处置吴伟伦提供抵押的位于中山市小榄镇北区祥龙路118号菊城建华花园东海湾11幢2座103的房地产,罗艳锋提供抵押的位于中山市××镇××时代花园××单元××室房地产以及位于中山市××××一块,所得价款就上述1-5项诉讼请求款项以及所有债权余额(含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等)享有优先受偿权;七、原告对处置被告提供抵押的一批机器设备所得款项就上述1-5项诉讼请求款项以及所有债权余额(含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等)享有优先受偿权;八、被告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邓红对被告宝莱厂的本案所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诉讼中,原告撤销上述第三项诉讼请求。
被告宝莱厂、吴伟伦和罗艳锋辩称:关于罚息、利息的计算,我方没有收到原告的书面材料,这属于诉讼请求的变更。原告的请求对处置被告方提供抵押的房地产所得价款就本案所有的债权余额享有优先受偿权是不合法的,原告认为根据综合授信合同其享有该项权利,但是抵押权的效力依据是抵押登记,而不是没有办理抵押登记的合同。被告罗艳锋以土地使用权设定抵押金额为2928000元,原告提供的抵押登记记载金额也是2928000元,抵押权是根据抵押登记确定,原告应该对其债权主张相应的抵押权。原告所称的最高额抵押合同被告认为有可能根本就没有发生。
被告罗群震和邓红未应诉、答辩。
经审理查明:2013年11月28日,原告(乙方)与被告宝莱厂(甲方)签订《综合授信合同》(以下简称2013年《综合授信合同》,合同编号SX7670420131011032E)一份,约定本合同项下综合授信额度使用期限内甲方可向乙方申请使用综合授信额度6500000元借款作为补充流动资金,额度期限为5年,从2013年11月28日起至2018年11月28日,在综合授信额度使用期限内,对甲方已清偿的综合授信额度,乙方同意按可以循环使用的方式处理,即甲方对乙方的债务在上述纵使授信额度使用期限内已经清偿的,就清偿的部分,乙方给予甲方恢复相应的额度,甲方可在综合授信额度使用期限内再次使用。授信余额在综合授信额度使用期限内未使用的综合授信额度在使用期限届满后自动取消。本合同项下的承兑汇票等业务中由乙方应计收的费用以及因逾期还款而产生的罚息利率,均由甲乙双方在每项具体业务合同中约定。甲方与乙方在本合同项下签订的具体业务合同与本合同约定不一致的,以该具体业务合同为准。抵押人罗艳锋、吴伟伦以其依法拥有的可以抵押的房地产提供抵押担保,抵押合同编号分别为7670420131011032B、7670420131011032C;罗艳锋以其依法拥有的可以抵押的土地使用权提供抵押担保,抵押合同编号为7670420131011032D;宝莱厂以其所有的机器设备提供抵押担保,抵押合同编号为7670420131011032E。
据上述2013年《综合授信合同》,2013年11月28日,被告宝莱厂(抵押人)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编号7670420131011032E)一份,约定抵押人自愿以其自有的位于宝莱厂厂房内的高宝全张四色印刷机、三菱电脑全张四色印刷机等11台机器设备(详见机器设备评估明细表)向××提供抵押担保,为××在一定期限内连续发生的所有债务(包括借款、拆借、贸易融资、银行承兑汇票票款等)的清偿提供抵押担保,抵押最高本金限额为4779400元,抵押额度有效期自2013年11月28日至2018年11月28日止。担保范围为保证额度有效期内发生的在保证最高本金限额项下的所有债权余额,包括本金、利息(含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等。双方于当天办理了动产抵押登记,登记编号为076020131128002。
同日,被告吴伟伦(抵押人)也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编号7670420131011032C)一份,约定抵押人吴伟伦自愿提供其拥有所有权或处分权的位于中山市××北区××路××花园东海湾××房的房地产[土地证号:中府国用(2012)第易05022**号,房产证号:粤房地权证中府字第××号]向××提供最高本金限额为924500元的抵押担保,抵押额度有效期自2013年11月28日至2018年11月28日止。担保范围与前述被告宝莱厂与原告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内容一致。并于当天办理了房地产他项抵押权登记,证号为:粤房地他项权证中府字第0113027599号。
同日,被告罗艳锋(抵押人)也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编号7670420131011032B和合同编号7670420131011032D)两份,约定抵押人罗艳锋自愿提供其拥有所有权或处分权的位于中山市××镇××时代花园××单元××室的房地产[土地证号:中府国用(2012)第易09004**号,房产证号:粤房地权证中府字第××号]向××提供最高本金限额为772600元的抵押担保,以及其位于中山市××村的土地使用权[土地证号:中府国用(2013)第易0500227号]向××提供最高本金限额为2928000元的抵押担保,也都办理了抵押权他项权利登记,证号分别为:粤房地他项权证中府字第0113027692号和粤房地他项权证中府字第0113018693号,有效期均自2013年11月28日至2018年11月28日止。担保范围与前述被告宝莱厂与原告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内容一致。
在上述2013年《综合授信合同》授信额度和使用期限内,2014年11月7日,原告(乙方)与被告宝莱厂(甲方)又签订《综合授信合同》(以下简称2014年《综合授信合同》合同,编号SX7670420141025011)一份,约定本合同项下综合授信额度使用期限内甲方可向乙方申请使用综合授信额度7160000元借款作为补充流动资金,其中贷款3000000元,银行承兑汇票4160000元(其中宝莱厂须先预交40%的保证金,银行承兑汇票实际金额为2496000元),额度期限为1年,从2014年11月27日起至2015年11月27日。如2013年《综合授信合同》一样,合同约定对甲方已清偿的综合授信额度,乙方同意按可以循环使用的方式处理,甲方与乙方在本合同项下签订的具体业务合同与本合同约定不一致的,以该具体业务合同为准。也同样约定以上述房地产、土地使用权及机器设备作借款抵押担保。
据上述2014年《综合授信合同》,2014年11月27日,原告(乙方)与被告宝莱厂(甲方)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一份,约定乙方向甲方提供最高额度为3000000元的借款作为补充流动资金,额度期限与《综合授信合同》一致,合同约定本合同借款利率为浮动利率执行,具体每笔贷款发放时,以实际放款日适用的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上浮50%确定贷款利率;贷款发放后遇基准利率调整,贷款期限在一年(含)以下的,执行本合同利率,不分段计息。本合同采用的还款方式为按月付利息,每月还本金60000元正,剩余本金到期一次性结清,每月的扣款日为20日。甲方未按本合同约定偿付到期借款本金,应按本合同约定的逾期借款罚息利率计付罚息。本合同项下逾期借款从逾期之日起按罚息利率计收利息,直至逾期借款归还为止。罚息利率的计算标准为在本合同项下借款利率水平上加收50%。乙方对甲方不能按期偿付的利息计收复利,对不能按期偿付的逾期借款的利息按相应的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甲方应按本合同约定使用借款和偿付借款本息。如甲方发生可能影响其财务状况和履约能力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担保物被查封、甲方或担保人停业、歇业、解散或甲方出现其他债务到期后未能清偿等情形,视为甲方违约。如甲方违约,乙方有权解除借款合同,要求甲方清偿到期或未到期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并支付或赔偿有关费用,有权以司法手段要求甲方清偿借款本息,乙方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财产保全费、申请执行费、律师代理费、办案费用、公告费、评估费、拍卖费等)由甲方承担。合同还约定了其他内容。
据上述2014年《综合授信合同》,2015年5月19日,原告(承兑人,乙方)与被告宝莱厂(出票人、甲方)签订《银行承兑协议》和《保证金协议》各一份,约定乙方同意为甲方办理银行承兑汇票。银行承兑汇票的收款人为中山市奇利纸品有限公司、付款人为宝莱厂,汇票金额为1200000元,出票日期为2015年5月19日,到期日期为2015年11月19日。甲方于汇票到期日前将应付票据足额交存乙方。在乙方依本协议承兑汇票之前,甲方须将占汇票金额40%的款项作为保证金存入甲方在乙方处开立的保证金账户。并由担保人对协议下的承兑款向乙方提供保证、抵押担保。在甲方于汇票到期日前不能足额交付票款,如乙方已垫付票款的,乙方有权直接从甲方的任何存款账户(包括但不限于保证金账户)中扣划票款,或要求担保人须按约定的方式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协议签订当天,乙方存入融资金额1200000元的40%即480000元保证金在甲方处开立的保证金账户。保证金为定期保证金,存管期限为6个月,自2015年5月19日至同年11月19日止,保证金存管期限内,乙方未清偿债务的,保证金转为活期保证金,保证金存管至主合同项下债务清偿完毕之日止。保证金存管期间,按年利率2.665%计息,在保证金存管期限届满时一次性结息。承兑手续费按票面金额0.5‰计算,在乙方为甲方开出银行承兑汇票时一次性付清。已支付的手续费在任何情况下均不予退还。承兑到期日,乙方凭票无条件支付票款。如到期日之前甲方不能足额交付票款,乙方无须事先通知甲方即有权从保证金账户及甲方在乙方所有存款账户上扣划。对扣划后仍不能支付部分的票款转作甲方逾期借款,按照每天万分之五的利率计收罚息。对乙方因垫付票款所形成的垫付票款、逾期罚息,及甲方违约所发生的相关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违约金、诉讼费、律师费)等均由甲方承担。
2015年5月21日,原告(承兑人,乙方)与被告宝莱厂(出票人、甲方)又签订《银行承兑协议》和《保证金协议》各一份,银行承兑汇票的金额为1300000元,出票日期为2015年5月21日,到期日期为2015年11月21日,原告当天缴存40%的保证金520000元。其他约定与2015年5月19日签订的《银行承兑协议》和《保证金协议》相同。
2015年5月22日,原告(承兑人,乙方)与被告宝莱厂(出票人、甲方)再签订《银行承兑协议》和《保证金协议》各一份,银行承兑汇票的金额为1660000元,出票日期为2015年5月22日,到期日期为2015年11月22日,原告当天缴存40%的保证金664000元。其他约定也与2015年5月19日签订的《银行承兑协议》和《保证金协议》相同。
2014年11月27日,被告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和邓红分别向原告出具《不可撤销担保函》,承诺自愿为被告宝莱厂自2014年11月27日起至2016年5月27日止在最高债权额度7160000元内签订的所有授信合同提供最高额担保,保证被担保人按约履行主合同义务,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自主合同项下的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保证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全部债务本金及由此产生的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用、财产保全费、申请执行费、律师费、评估费、拍卖费等)。
上述《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签订后,原告以支票的方式依约向宝莱厂发放借款。2014年11月29日,宝莱厂和吴伟伦在原告出具的2014年11月29日借款凭证上签章确认借款金额为3000000元,借款日期为2014年11月29日,到期日期为2015年11月27日,月利率为7‰。2014年12月1日,原告兑现了上述支票款3000000元。被告宝莱厂从2014年7月20日起开始违约,至今连续超期未能依约还款,至今尚欠原告借款本金2580000元及相应的利息。
2015年5月19日、同年5月21日和同年5月22日,原告先后向宝莱厂分别签发了金额为1200000元、1300000元和1660000元的承兑汇票三张。宝莱厂分别缴存了480000元、520000元和664000元在原告处的保证金账户,合计1664000元,用于支付上述相应的汇票款项,却未能按约定在汇票到期日前将剩余票据款共2496000元足额交存原告。原告为宝莱厂垫付了2496000元,上述三张汇票分别于2015年5月20日、同年5月25日和同年5月24日托收转账支付完毕,合计4160000元。宝莱厂至今却未能偿还原告为其垫付的汇票款。
原告诉至本院,并与广东洋三律师事务所签订《民事案件委托代理合同》,委托该所律师代理其参加诉讼,因此支付了律师费40000元。
本院认为:原告与五被告签订的上述《综合授信合同》、《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银行承兑协议》、《最高额抵押合同》、《不可撤销担保函》系各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民事法律行为的生效要件,合法有效,各当事人均应恪守履行。被告宝莱厂等五被告未依约归还借款本息及原告为宝莱厂垫付的汇票款本息,已经构成违约,应按相关的合同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现原告请求宝莱厂清偿上述尚欠的借款本息,理据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邓红分别为被告宝莱厂的上述最高额债务7160000元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原告诉求的借款和垫付的汇票款均发生在四被告承诺的保证期限内,且未超出各方约定的最高额保证限额,依法应在7160000元的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是否对各被告用作抵押的房地产及机器设备在本案所有债权余额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第五十九条规定:“本法所称最高额抵押,是指抵押人与××协议,在最高债权额限度内,以抵押物对一定期间内连续发生的债权作担保。”依照上述规定,本案中,宝莱厂、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邓红自愿以其名下的房地产及机器设备作上述《综合授信合同》借款的抵押担保,且相关的抵押物已办理抵押登记手续,故原告依法在各自承诺的最高债权额度(本金最高额)内对上述各被告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因最高额抵押合同均未就最高债权额度作出明确约定,导致其担保责任范围处于不确定状态,而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的目的是为了在订立合同时即通过抵押担保期间和最高限额来限定抵押担保责任范围,故各被告均应以各自最高债权额度(本金最高额)的抵押合同约定的为限对包括本案债务在内的其各自所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本金最高额)项下所有主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超出上述核定部分,本院予以驳回。被告罗群震、邓红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三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百七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六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向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归还借款本金2580000元并支付利息[暂计至2015年9月15日为86025.2元(包括利息34314元,罚息51471元,复利240.2元);从2015年9月16日起,按月利率7‰计算利息,按月利率7‰上浮50%即月利率10.5‰计算罚息和复利至清偿完毕之日止];
二、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向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偿还承兑汇票款2496000元以及逾期利息(其中以720000元为基数,从2015年11月20日起;以780000元为基数,从2015年11月22日起;以996000元为基数,从2015年11月23日起,均按日万分之五计算利息至清偿之日止);
三、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向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支付律师费40000元;
四、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对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所有的用作抵押的11台机器设备(详见附件一)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上述第一、二、三项债权的47794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五、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对被告吴伟伦名下的位于中山市小榄镇北区祥龙路118号菊城建华花园东海湾11幢2座103房的房地产[土地证号:中府国用(2012)第易05022**号,房产证号:粤房地权证中府字第××号]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上述第一、二、三项债权的9245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六、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对被告罗艳锋名下的位于中山市东升镇同乐大街一路76号森美时代花园29幢1单元802室的房地产[土地证号:中府国用(2012)第易09004**号,房产证号:粤房地权证中府字第××号]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上述第一、二、三项债权的7726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七、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对被告罗艳锋名下的位于中山市小榄镇西区四村的土地使用权[土地证号:中府国用(2013)第易0500227号]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上述第一、二、三项债权的2928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八、被告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和邓红对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的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在7160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九、驳回原告中山小榄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区支行超出上述判项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7612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合计52612元,由被告中山市小榄镇宝莱印刷厂、吴伟伦、罗艳锋、罗群震和邓红共同负担(该款五被告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陈登烽
审判员  夏重彬
审判员  梁 瑜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康秋实
附件一:机器设备明细表
序号
设备名称
规格型号
生产厂家
计量单位
数量
启用
日期
1
高宝全张四色印刷机
V48A313.09-
03043/2
德国高宝
1
2011件4月
2
三菱电脑全张四色印刷机
d-5d-4
日本三菱
1
2008件4月
3
SBS-E型碘镓灯晒版机
1800
泰兴市振华制版仪器有限公司
1
2011件6月
4
PS版全自动显影机(冲版机)
1400
泰兴市振华制版仪器有限公司
1
2011件6月
5
SBS-E型碘镓灯晒版机
1800*1400mm
泰兴市振华制版仪器有限公司
1
2003件7月
6
数显单液压双导轨切纸机
QZX1620BD
浙江省瑞安市大鹏印刷机械厂
1
2010件2月
7
半自动糊箱机
1800
佛山协盛隆包装机械有限公司
1
2013件8月
8
平压压痕切线机
ML1500
浙江省瑞安市瑞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1
2013件6月
9
平压压痕切线机
ML-1200
浙江省瑞安市瑞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1
2013件8月
10
纸箱钉箱机
SXD-1400
广东肇庆端州双江机械厂
1
2013件3月
11
JW瓦楞纸涂胶机
1600m
佛山市南海区平洲平西联兴机械厂
1
2013件4月
合计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