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浙江金海洋远洋渔业有限公司、舟山宁泰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与舟山华杰制冷剂有限公司船舶物料和备品供应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1-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宁波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甬海法舟商初字第328号
原告:浙江金海洋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西大街46号2幢第五层东面第一间。
法定代表人:沈海雄,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应拥军,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何易,北京大成(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舟山宁泰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东港街道昌正街82号昌正大厦1708、1709室。
法定代表人:余昌军,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何易,北京大成(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琨,北京大成(舟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舟山华杰制冷剂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东港街道海华路111号。
法定代表人:胡杰,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国祥,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朱南平,浙江明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浙江金海洋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海洋公司)、舟山宁泰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泰公司)为与被告舟山华杰制冷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杰公司)船舶物料和备品供应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4月29日诉至本院,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后由于案情复杂,于2015年6月25日裁定转为普通程序审理。本案于2015年5月27日、10月19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金海洋公司委托代理人应拥军(第二次开庭未到庭)、两原告委托代理人何易,被告华杰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杰、委托代理人胡国祥、朱南平到庭参加诉讼。鉴定人余晓峰、孙海出庭陈述。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金海洋公司、华杰公司起诉称:原告金海洋公司、宁泰公司为”金海洋1”船(以下简称金海洋1)、”金海洋2”船(以下简称金海洋2)登记所有权人,金海洋公司占股份49%、宁泰公司占股份51%。2013年10月15日,因金海洋1、金海洋2远洋作业所需,两原告与华杰公司订立《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以下简称购销合同),合同加盖”金海洋1”船名章,约定华杰公司向金海洋1、金海洋2供应生产所需的氟利昂F22(4吨×13500元/吨=54000元)、乙炔连瓶(4只×850元/只=3400元)、氟利昂钢瓶押金14000元,总计人民币71400元;供货质量符合国家标准,不得含有水分和杂质;如有质量问题,供方负责并承担一切损失。之后,金海洋公司于2013年10月17日向华杰公司股东胡国祥汇款71400元,华杰公司随后供货。后在做业过程中,原告发现加注的氟利昂不能制冷,严重影响生产和货品的储存,原告遂于2013年11月18日通过瑞洋船务代理有限公司(简称瑞洋公司)进入秘鲁卡亚俄港换购氟利昂,采购氟利昂1.5吨,发生采购费用、入港费用等总计15023.1美元(按汇率6.25计算,计人民币93894.375元)。2014年1月、3月,金海洋公司通过法定代表人沈海雄分别向船代公司代表刘明根汇款人民币61000元、23000元,合计人民币84000元。金海洋2因购置氟利昂进港停产8天,以停产前6天平均产量12吨/天和同期鱿鱼的市场价6800元/吨计算,金海洋2停产8天造成损失652800元。存在质量问题的剩余氟利昂运回后,由被告取样后与金海洋公司人员共同送浙江省化工产品质量检验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化工公司)检测,化工公司出具编号为浙化检字201411962的《检测报告》,检测结果为”不合格”。本次检测发生检测费用2240元、交通费用795元。金海洋公司多次与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果。两原告认为,被告华杰公司提供的氟利昂质量不合格,原告有权予以退还并要求被告返还货款、押金,赔偿原告相应的经济损失。故两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被告华杰公司:一、返还货款54000元、退还押金14000元;二、赔偿经济损失742835元(含进出港期间柴油费及船员工资等)。在审理中,两原告变更第二项诉讼请求为739805元,含采购氟利昂费用损失84000元,停产损失652800元,检测费用2240元,交通费765元。
被告华杰公司答辩称:一、金海洋公司不是适格原告。涉案购销合同是被告与宁泰公司所属的金海洋1签订的,金海洋1系宁泰公司所有,金海洋公司只是金海洋1的股东,无权作为诉讼主体参加诉讼;二、被告所供货物质量符合合同约定和相关标准,两原告诉称依据不成立。被告所供应的氟利昂F22是否制冷,没有依据,检测报告不能作为确认货物质量不合格的依据。首先,被告向原告交付的产品是临海市利民化工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产品,检验报告载明的生产单位是浙江利民化工有限公司,故检测结果与本案无关;其次,送检样品的存放钢瓶不是被告向原告交付的包装,而是用其他钢瓶抽取的,样品可能被污染;三、两原告诉称产品质量造成经济损失没有事实依据。1、两原告所诉称的氟利昂F22加注后不制冷与产品质量无关,即使检测报告结论正确,也不会影响实际使用效果,即使存在也与被告无关;2、两原告声称回港原因是被告产品质量导致的,但从现有材料和诉状中反映的事实表明原告船舶回港并非是被告方提供的氟利昂产品质量存在缺陷导致的;3、原告诉称的产品损失没有依据,纯粹是原告自行计算的。四、两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首先,被告依约交付了货物,货物已被两原告使用,不可能退货,亦不能更换;两原告诉请退还押金,只要钢瓶退还,被告可以退还押金;其次,两原告诉称的经济损失应与被告供货质量之间因果关系无法确定。综上,请求驳回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两原告为证明其诉请,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
证据一、金海洋1、金海洋2船舶所有权证书,用以证明两原告主体适格;
证据二、购销合同一份,用以证明两原告与被告存在购销合同关系;
证据三、转账凭证,用以证明两原告向被告支付氟利昂采购费和押金等共计人民币71400元;
证据四、情况说明、单据六张,用以证明因更换质量不合格氟利昂发生的进港费用;
证据五、汇款凭证四份,用以证明两原告实际支付更换氟利昂采购费用人民币84000元;
证据六、电子邮件、购销合同三份,用以证明金海洋2停产损失计算依据;
证据七、检测委托合同书、检测报告,用以证明氟利昂质量不合格;
证据八、发票,用以证明因检测发生的检测费用、交通费用总计3005元(委托检测费用2240元、加油费400元、高速大桥费用票据两张,一张为190元、一张为175元)。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理由,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材料:
证据1、成品发货单两份,用以证明临海市利民化工有限公司分别于2013年10月10日、10月11日向华杰公司、上海三爱富公司销售氟利昂F22制冷剂;
证据2、产品质量检验报告单,用以证明临海市利民化工有限公司对批号为2013101006的氟利昂F22制冷剂产品进行检验,检验结果符合相关国家标准;
证据3、浙江省著名商标,用以证明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3年1月确认临海市利民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的二氟一氯甲烷商品上的商标为浙江省著名商标;
证据4、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用以证明浙江利民化工有限公司与临海市利民化工有限公司为两个不同的主体。
本院依据两原告申请,向舟山海关调取金海洋1、金海洋2补给物料清单,”海丰628”船进出港申报表、国际航行船舶进出口岸申请书。鉴定人余某、孙某应本院要求出庭,其陈述,鉴定机构接受委托后,根据国家相应标准进行盲样检测,检测完毕后将产品退到综合业务部,综合业务部打印报告。氟利昂F22只有一个标准,检测按照国家标准进行,如超过标准就是不合格。但是产品质量不合格是否影响使用效果不在检测范围内,亦无法给出专业判断。
经当庭质证,对两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质证认为:证据一船舶所有权证书,真实性无异议,但只能证明金海洋公司占有金海洋1、金海洋2一定股份,是金海洋1、金海洋2的股东,不能证明其诉讼主体适格;证据二购销合同、证据三转账凭证,无异议;证据四情况说明、单据,有异议。情况说明系国外公司出具,在国外形成,出具方加盖的是外文章,证据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六份单据系外文,没有附中文译本,且未经公证认证程序,证据形式亦不符合法律规定;情况说明载明的进出港时间与单据显示的进出港时间不一致,证明内容虚假;证据五付款凭证,真实性无异议,但无法证明付款人与收款人身份,关联性有异议;证据六邮件,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两原告的证明目的。对三份购销合同,真实性有异议,该三份合同是与案外第三人签订的,与本案无关联性,且鱿鱼价格应按照市场价格确定;证据七委托书和检测报告,真实性无异议,但委托书与检测报告中载明的生产单位为浙江利民化工有限公司,被告所供货物的生产单位为临海市利民化工有限公司,两者不一致,故该检测报告与本案无关联性,且检测报告的主检人签名是复印件,不符合要求,应该由检验人本人签名;证据八发票,真实性无异议,但检测内容和结果与本案无关,故所产生的费用与本案亦无关联性。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两原告质证认为,对四份证据均不予认可,两原告与被告之间买卖合同所供货物是被告向哪个厂商采购与原告无关;生产方的出厂检验,是厂商自己的检验报告,不具有公有性;被告主张浙江利民化工有限公司与临海市化工有限公司是否系不同主体,与本案无关联性。
对本院调取的证据,两原告质证认为,无异议,该组证据可以证明从秘鲁渔场到舟山港的航行时间为30天左右。被告质证认为,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进口岸申请书和海关申报表反映的是从秘鲁到舟山的抵达时间,与本案无关。
对余某、孙某的陈述,两原告无异议。被告质证认为,化工公司只是根据相关标准出具报告,产品在实际使用中的影响无法确定,此外鉴定样品中所发现的残留物是可以由多种原因引起的,生产过程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故蒸发残留物的质量分数不合格是被告供货引起的,依据不足。
经庭审质证,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本院分析认证如下,对两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据一船舶所有权证书,被告无异议,予以认定,根据所有权证书记载可以认定宁泰公司与金海洋公司为金海洋1、金海洋2的共同所有权人;证据二购销合同、证据三转账凭证,被告无异议,予以认定;证据四情况说明与单据,对情况说明,原告未提供出具方主体信息,且情况说明与六份单据载明的信息自相矛盾,不予认定,六份单据系在国外形成的证据,未经公证认定,且未依法提供完整的翻译件,亦不认定;证据五付款凭证,汇款人沈海雄虽为金海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刘明根的身份无法确定,且无相应证据证明所汇款项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定;证据六电子邮件,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真实性予以认定,购销合同系原件,予以认定,对其证明目的将综合分析认定;证据七委托书及检测报告,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予以认定,对其证明目的将结合鉴定机构人员陈述进行综合分析认定;证据八发票,系原件,予以认定。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有关生产单位的证据,因样品系原、被告共同确定,故送检样品系购自被告,故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不予认定。对本院调取的证据,原、被告对真实性均无异议,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认定的证据及庭审调查,本院确认以下事实:原告宁泰公司、金海洋公司系金海洋1、金海洋2共同所有权人,宁泰公司股份为51%、金海洋公司股份为49%。2013年10月15日,两原告与被告华杰公司签订购销合同,载明需方为金海洋公司、供方为华杰公司,需方处加盖金海洋1船名章。合同约定:因需方金海洋1、金海洋2生产所需氟利昂F22(4吨×13500元/吨=54000元)、乙炔连瓶(4只×850元/只=3400元)、氟利昂钢瓶押金14000元,总计人民币71400元;供货质量符合国家标准,不得含有水分和杂质,满足使用要求;如有质量问题,供方负责并承担一切损失。2013年10月17日,原告金海洋公司向被告华杰公司支付款项71400元。华杰公司随后向原告供货。2013年10月18日,原告宁泰公司向舟山海关申请通过”海丰628”船向金海洋1、金海洋2运输物资。后在使用中,发现氟利昂费F22存在质量问题,遂将剩余的氟利昂(4瓶半)运回,原告金海洋公司与被告华杰公司共同决定由化工公司对涉案产品进行检验,化工公司于2014年8月4日出具浙化检字201411962检测报告,检测结论载明蒸发残留物的质量分数小于等于0.010/%,判定为不合格,检测结论为受检样品所测项目中蒸发残留物的质量分数不符合GB/T7373-2006中的Ⅰ型一等品要求,检测结论不合格。因检测发生检测费用2240元,交通费765元,共计3005元。原被告对赔偿事宜协商未果,遂纠纷成讼。
本院另查明,被告向两原告供货的4吨氟利昂F22,装载在10个钢瓶(每个钢瓶装400公斤)中,后在使用时向金海洋1、金海洋2共注入氟利昂5瓶半。另被告有7个钢瓶押在两原告处,押金14000元。
本院认为,涉案纠纷为船舶物料与备品供应合同纠纷。被告抗辩称原告金海洋公司系金海洋1、金海洋2股东,而非登记所有权人,故诉讼主体不适格,本院认为,涉案购销合同载明的需方为金海洋公司,且在需方处盖具金海洋1船名章,船章代表船舶所有权人,而金海洋1所有权登记证书载明金海洋公司为共同所有权人,故金海洋公司为合同的相对方,其诉讼主体适格。对被告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两原告与被告华杰公司之间的船舶物料和备品供应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
被告抗辩称送检样品的包装非原包装,且检测报告和委托书上记载的生产单位与被告的供货单位不一致,故检测结果与被告所供货物无关。对此,本院认为,送检样品系被告自行抽取,并与原告金海洋公司共同委托化工公司检测,委托书的生产单位系原告根据被告陈述记载,现被告以送检包装非原包装及书面记载与其供应商不符为由否定检测结果,事实与理由均不充分,对其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涉案购货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合同义务,两原告按约支付货款后,被告应按约提供符合国家标准的货物,现经检验,被告所供货物不符合国家标准,质量不合格,被告华杰公司存在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根据购货合同的约定,如有质量问题,供方承担一切损失及责任,故对两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货款及押金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华杰公司亦有权向两原告取回剩余尚未使用的货物及钢瓶。关于已经使用的氟利昂,因为已注入,与船舱中剩余的氟利昂已经混合,要求原告方抽取返还已不具有可能性,且涉案船舶国外,故抽取、运回的成本过高,从经济角度考虑,此部分不予返还。对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更换氟利昂及停产损失的主张,本院认为两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产品质量对制冷效果的影响程度,且原船上留存有氟利昂,原告可合理安排靠港以避免停产损失,故对两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两原告诉请检测费用2240元,交通费765元,共计3005元,有相应事实与法律依据,予以支持。综上,两原告诉请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舟山华杰制冷剂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浙江金海洋渔业有限公司、舟山宁泰远洋渔业有限公司货款54000元,归还押金14000元、赔偿检测费用3005元;
二、驳回原告浙江金海洋渔业有限公司、舟山宁泰远洋渔业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1908元,变更诉讼请求后为11878元,由原告原告浙江金海洋渔业有限公司、舟山宁泰远洋渔业有限公司负担10834元,被告舟山华杰制冷剂有限公司负担1044元。
如不服本判决,原、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11878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19000101040006575401001,开户行:农行杭州市西湖支行]。
审 判 长  张华刚
代理审判员  单亚娟
代理审判员  马钦媛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
代书 记员  陈 燕
附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一百一十一条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对违约责任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受损害方根据标的的性质以及损失的大小,可以合理选择要求对方承担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等违约责任。
第一百四十八条因标的物质量不符合质量要求,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买受人可以拒绝接受标的物或者解除合同。买受人拒绝接受标的物或者解除合同的,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由出卖人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