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杨良金与江西振阳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刘新连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西省吉安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吉民初字第1962号
原告杨良金,男,1954年11月20日生,汉族,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人,住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
委托代理人曹修权,男,1969年4月14日生,侗族,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人,住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一般代理。
被告江西振阳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66201947-2,住所地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县芦林工业区工业四路。
法定代表人吴光波,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肖顺辉,江西庐陵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刘新连,男,1968年3月4日生,汉族,湖南省娄底市人,住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
委托代理人肖顺辉,江西庐陵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胡利园,江西庐陵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原告杨良金诉被告江西振阳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阳公司)、刘新连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2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黄福军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良金及其委托人曹修权,被告振阳公司委托代理人肖顺辉、被告刘新连委托代理人肖顺辉、胡利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5年6月,包括原告杨良金在内的同乡6人受雇于被告振阳公司在江西省吉安县官田乡项目部进行野外电力杆线架设工作,负责人为被告刘新连。2015年8月20日,原告在从事工地立杆作业时受伤,腰部被撞击骨折,伤势严重,被急送入吉安县人民医院治疗。后因被告不肯为原告支付住院押金,且不肯支付医疗费,导致原告入院几天后身无分文不能继续住院治疗。2015年8月29日,被告刘新连委派施工队长成仁福与原告进行了工资结算,仅支付原告工资8450元及回家路费400元。2015年8月30日,被告以原告伤势不重仅须回家休息治疗为由,迫使原告接受被告支付1500元治疗费后不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和费用的协议,原告在身处异地举目无亲情况下,被迫违心接受。2015年9月1日,原告回家后入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院住院治疗,经检查伤势为T12椎体压缩性骨折1/2并骨髓水肿,住院3天花费医药费2262.44元。由于伤重和伤痛不止,原告于2015年9月3日转入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于2015年9月4日到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院补办出院手续。经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原告的伤势为T12椎体压缩性骨折1/2,胸口椎体稍变扁,并行骨水泥成形手术,住院治疗9天,花费医疗费18214.15元。后经鉴定,原告构成十级伤残。因就赔偿事宜无法达成一致,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共计77035.79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振阳公司辩称,与原告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原告诉请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刘新连辩称,原告作业时操作不当导致本案事故发生,原告应承担50%的过错责任;原告的治疗过程中存在与本案事故受伤无关的治疗,该部分治疗费用应予以剔除;原、被告双方已就事故损害达成调解协议,本案事故已经了结,原告不应再次要求赔偿;原告在被告处仅为临时工,且已经解除了劳务关系,原告现已届退休年龄,误工费计算过高。
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原告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2、被告振阳公司组织机构代码及被告刘新连常住人口信息表,证明二被告的基本信息;3、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证明原告构成九级伤残;4、工资结算单1份,证明原告与被告刘新连工资结算的事实;5、调解协议书1份,证明被告振阳公司官田项目部及职工李某、李盛芸认可原告在工地立杆作业时受伤的事实;6、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院住院费收费票据、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费收费票据、湖南省通道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补偿结算单、鉴定费发票各1份及住宿费收据3份、交通费票据6份,证明原告因伤治疗在通道县中医院花费2262.44元,在通道县第一人民医院花费12992.65元,支付交通住宿费1054元,并支付鉴定费700元的事实;7、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院出院记录、住院费用日清单各1份,证明原告因伤在通道县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院治疗的事实;8、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出院记录、诊断证明书、××人费用清单各1份及吉安县人民医院检查报告书2份,证明原告因伤在吉安县人民医院检查及在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治疗的情况;9、鉴定费发票1份,证明原告在诉讼中因鉴定支付鉴定费用3756元。
由原告申请经本院准许,证人李某出庭作证,证明以下事实:1、原告与被告振阳公司、江西省吉安县官田项目部间存在劳务关系;2、原告在从事立杆作业时导致腰部骨折,伤情十分严重;3、原告被迫与被告签订协议。
被告振阳公司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被告刘新连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调解协议书1份,证明原告与被告刘新连就本次事故导致的损害赔偿事宜已达成调解协议,事故已了结,原告不应再起诉;2、江西省医疗门诊票据3份及西药销售单1份,证明被告刘新连已向原告垫付医疗费的事实。
被告振阳公司对原告的证据质证后,对原告的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无法达到证明目的。同时认为原告与被告刘新连达成了调解协议,若原告认为该份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应先起诉撤销该份调解协议,在原告起诉撤销前,该份协议依法具有效力,不应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证据6中部分医疗费用与本案的关联性有异议,原告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的住院费用应以补偿结算认定的12992.65元为准,超出部分不具有关联性,正基于此,医疗保险机构才在补偿结算单才认定医疗费为12992.65元;且已报销部分医疗费应当核减,不应重复主张;对原告证据的其他质证意见同被告刘新连的质证意见。对原告证人李某的证言质证后认为,证人李某与原告同村同组,证言具有随意性;证人在庭审承认不知道振阳公司的全称,但其在书面证言中写明“江西振阳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前后互相矛盾。且证人李某为小学文化,其关于书面证言系其自行编写打印的证言与事实明显不符。综上,证人李某证言虚假,应不予采信。
被告刘新连对原告的证据质证后,对原告证据1、2无异议;对原告的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应以诉讼中的重新鉴定结论为准;对原告的证据4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真实性无法确认;对原告的证据5无异议,认为该证据恰能证明双方就本次事故损害赔偿已达成调解协议,本案事故已经了结;对原告的证据6住院费收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两次住院治疗时间有重复。同时认为,原告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的治疗费用应以相应住院补偿结算单中核定的医药费12992.65元为准。对原告证据6中的交通费、住宿费票据的关联性有异议,对鉴定费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费用应由原告负担;对原告证据7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组证据能证明原告医疗费中部分治疗费用与本案事故无关联性;对原告的证据8中的费用清单的真实性有异议,该费用清单未提交原件,对原告证据8中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原告证据9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部分费用应由原告自行负担;对原告证人李某的证言的质证意见同被告振阳公司的相应质证意见。
原告对被告刘新连的证据质证后,对被告刘新连的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对被告刘新连的证据2中的医疗票据无异议,但表示该部分费用不包含在诉讼请求中;对被告刘新连证据2中的西药销售单的真实性有异议。
被告振阳公司对被告刘新连的证据均不持异议。
本院对原告的证据认证如下:二被告对原告的证据1、2均无异议,该两份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能证明原告及二被告的基本身份(主体)信息,对该两份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的证据3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但原告在本案诉讼中已向本院申请对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应以重新鉴定的结论为准,对该份鉴定意见书本院不予采信,对二被告的相应质证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原告的证据4为原告在收到工资后向工资发放方出具的单据,相应原件应在工资发放方,要求原告提交原件系客观不能。庭审中被告刘新连承认已向原告支付了截止至2015年8月29日的工资,并支付原告400元的回家路费。该庭审陈述事实能与该证据相印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确认,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对原告证据5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被告刘新连亦将相应原件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依据该调解协议载明的内容,可以证明江西振阳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西吉安县官田项目部对原告受伤事实予以认可的事实,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6中金额为2262.44元的湖南省医疗住院收费票据系正规的医疗收费票据,且加盖了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院的收费专用章,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6中的金额为18214.15元的住院费收费票据系复印件,但加盖了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的印章,能证明原告在该院住院治疗并产生医疗费的事实。该票据复印件注明了“减材料费5221.5元”,并将费用金额更改为12992.65元,该费用金额能与加盖通道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县第一人民医院审核专用章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补偿结算单核定的住院医药费12992.65元相印证,能证明原告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花费医疗费12992.65元的事实,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对被告关于医疗费金额为12992.65的质证意见本院予以采信,但被告提出医疗费损失金额应核减已报销的费用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对该质证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告证据6中的交通费票据均系正规交通费票据,对其本身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但根据相应票据上载明的乘车时间及往返地点,无法证明相应交通费系因本案事故受伤治疗生产,对其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原告证据6中的住宿费票据均非正规的住宿费发票,对其真实性本院不予确认,且无法确认与本案的关联性,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原告证据6中的鉴定费发票系正规门诊医药费收据,且加盖了怀华市金剑司法鉴定所的财务专用章,并能与原告证据3相印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相应鉴定结论虽因原告在诉讼中申请重新鉴定而不予采用,但鉴定费的支出确因本案事故受伤后伤残等级的鉴定而产生,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7、8来源合法、客观真实,能与原告提交的相应医疗票据相应印证,能证明原告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院和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事实,对该两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9系原告在申请本院依法委托鉴定时向鉴定机构支付的鉴定费发票,来源合法、客观真实,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对原告证人李某的证言认证如下:证人李某与原告杨良金系同村同组,证言可信度较低。其关于原告受迫与被告签订调解协议的证言系孤证,对此本院不予采信;证人李某在法庭上陈述,其系小学文化,不知道振阳公司全称,也不清楚何为“劳务关系”,但其却称出具的书面证明系其亲自书写打印,在书面证明中明确的写明振阳公司的全称,并在证明中使用了“劳务关系”一词,二者互相予盾。综上,证人李某证词相互矛盾,可信度低,对其证言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对被告刘新连的证据认证如下:被告刘新连证据中的医疗收费票据系正规的江西省门诊医疗收费票据,原告对此亦予以确认,该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刘新连证据中的西药销售单非正规的发票,真实性、关联性无法确认,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由原告申请经本院委托,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于2016年5月13日作出赣求司(2016)医鉴字第04120号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经质证,原、被告对该鉴定意见书均无异议,对该鉴定意见书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上述有效的证据和庭审笔录,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2015年6月29日起,被告刘新连雇请原告杨良金在其承包的位于江西省吉安县官田乡的工地上从事立杆作业。2015年8月20日,原告杨良金在立杆作业时被倾倒的辅助杆砸伤。2015年8月29日,原告赴江西省吉安县人民医院门诊治疗,经CT检查,原告伤情诊断为T12椎体骨折、××,花费检查费、医药费共计763.25元,该费用被告刘新连已直接垫付。2015年9月1日,原告赴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医院住院治疗2天,伤情诊断为:1、T12椎体压缩性骨折并骨髓水肿;2、L1/2、L2/3、L3/4、L4/5、L45/S1椎间盘突出;3、××变及椎间盘变性;4、轻度贫血;原告为此花费医疗费2262.44元。原告于2015年9月3日转院至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9天,伤情诊断为T12椎体压缩性骨折,花费医疗费12992.65元。2015年12月15日,怀化市金剑司法鉴定所评定原告构成九级伤残,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700元。由原告申请经本院依法委托,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于2016年5月13日作出赣求司(2016)医鉴字第04120号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原告杨良金脊柱损伤构成伤残十级,自损伤之日起护理期评定为75日,营养期评定为75日,后续治疗费为2000元。原告杨良金为此支付鉴定费用3756元。
另查明,原告杨良金作业所在工地为被告江西振阳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西吉安县官田乡项目部,被告振阳公司将该项目中的立杆业务分包给被告刘新连个人,该项目部实际为被告刘新连组建。2015年8月29日,案外人成仁福代表刘新连向原告杨良金核发2015年6月29日至2015年8月29日的工资计8450元,并向原告杨良金支付路费400元。2015年8月30日,被告刘新连代表江西省振阳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西吉安县官田乡项目部(协议书中甲方)与原告杨良金(协议书中乙方)签订《调解协议书》1份,该协议载明:“杨良金在项目部于2015.8.20日工地立杆受伤一事,经甲、乙双方调解达成协议,乙方伤情不重。甲方负责乙方前期医疗费用及2015.8.20至2015年8月29日期间工资,一次性处理,乙方回家休息治疗。后期费用壹仟伍佰元整。甲方不负担任何责任及任何费用。双方签字生效。”被告刘新连已向原告杨良金支付前述协议约定的后期费用1500元。原告杨良金为农村居民。
本院认为,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时,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责任。原告杨良金在为被告刘新连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且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在受伤过程中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被告刘新连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应对原告的全部损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的,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振阳公司将立杆特种作业分包给被告刘新连个人,而被告刘新连作为公民人个,并不具备相应资质及安全生产条件。被告振阳公司对被告刘新连不具备相应质资及安全生产条件应当是明知的,依法应对原告杨良金在安全生产事故中导致的人身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关于原、被告达成的调解协议问题。本院认为,依该调解协议载明内容可知,该调解协议系原告与被告刘新连以原告伤情不重为前提达成的赔偿协议。而依据原告后续治疗情况及相应鉴定意见结论可知,原告伤情较重且构成十级伤残。故该调解协议并非对原告现有伤情导致的损失达成的赔偿协议,对于两被告关于本案已经协调处理的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已依该调解协议支付的赔偿款1500元及交通费500元,应当在原告损失中予以核减。原告杨良金因本次事故产生的损失有:1、医疗费,因被告刘新连已直接垫付了原告在吉安县人民医院治疗的医疗费用,该部分医疗费亦不在原告诉讼请求中,故原告的医疗费损失应为其在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医院和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产生的医疗费用之和,即15255.09元。被告称在原告医疗费中部分治疗与本案事故导致的损害不具有关联性,但未提供证据,亦未在本院告知的期限内对原告产生的医疗费与本案事故损害的关联性进行鉴定,故对其该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在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住院产生的医疗费12992.65元,经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报销7496元,但该款系原告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而获得的理赔款,被告要求该理赔款在原告医疗费损失中予以核减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共住院11天,本院按20元/天的标准,核算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20元;3、营养费,依据鉴定结论确定的营养期75天,本院按20元/天的标准,核算原告的营养费为1500元;4、后续治疗费,本院根据鉴定结论,确认原告的后续治疗费为2000元;5、护理费,本院可按2015年度城镇非私营单位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44868元,以124.63元/天的标准核算原告的护理费,但原告仅诉请按119.4元/天标准计算,本院予以确认。根据鉴定结论确定的护理期75日,本院按119.4元/天标准核算护理费为8955元;6、误工费,原告受伤时虽已年满60周岁,但结合原告系农村居民及原告受伤前仍受雇于被告刘新连从事劳务这一事实,可以合理推定,若原告未在本次事故中受伤,在合理时间内,原告仍将受雇员于包括被告刘新连在内的他人从事劳务,并因此产生收入。故本院认定,原告因此次事故受伤产生一定的误工收入损失。原告未就因伤误工时间进行鉴定,本院结合原告因伤护理75天之鉴定结论及通道侗族自治县民族中医医院出院记录中关于原告出院后继续卧床休息3个月之意见,酌定原告因伤误工时间为90天。原告诉请按130元/天的标准计算误工费,但未提供相应证据,其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近三年平均收入情况。本院结合原告系农村居民的事实,参照2015年农、林、牧、渔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32849元,按91.25元/天的标准,核算其误工损失为8212.5元;7、残疾赔偿金,原告受伤时已满60周岁,但未满61周岁,依法原告残疾赔偿金仍应以二十年为基数进行计算。结合原告的伤残等级,本院按2015年度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11139元,核算原告的残疾赔偿金为11139元(20×10%×11139元/年);8、交通费,原告因伤治疗生产交通费损失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但其未提供有效的交通费票据。本院根据原告受伤返乡住院治疗的事实及住院时间长短,酌定原告因本案事故受伤住院产生的交通费为800元;9、鉴定费,原告在怀化市金剑司法鉴定所所做鉴定意见书,虽因原告向本院重新申请鉴定而不予采纳,但该鉴定确系因本案事故而发生,原告为此支付的鉴定费700元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故对被告关于该鉴定费损失应由原告自行承担之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向本院申请重新鉴定,并支付鉴定费用3756元,原告的鉴定费损失应为两次鉴定费用之和,计4456元;10、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因本案事故受伤并构成十级伤残,给原告带来一定的精神损害,本院结合原告伤情确认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3500元;以上损失共计56037.59元。核减被告刘新连已向原告支付的赔偿款1500元及交通费400元,被告刘新连、被告振阳公司应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54137.59元,原告诉请中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新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杨良金赔偿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共计56037.59元,核减其已支付的1900元,尚须支付54137.59元。被告江西振阳建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负连带赔偿责任;
二、驳回原告杨良金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414元,减半收取707元,由被告刘新连负担。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福军

二〇一六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毛志伊
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2、《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3、《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