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殷宝祥与海门市人民政府行政登记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06-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通中行终字第0014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殷宝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海门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海门市北京中路600号。
法定代表人杨曹明,市长。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殷慕琴。
上诉人殷宝祥因房屋行政登记一案,不服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2014)港行初字第0029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4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殷宝祥与殷慕琴系姐弟关系。1951年,苏北人民行政公署签发第220号《土地房产所有证》,确定坐落于七案竖河向西十八米一间半瓦房归殷宝祥所有。1983年,该房屋被拆除。同年,殷慕琴建造房屋。1998年7月,海门市人民政府将殷慕琴所建房屋登记在殷慕琴名下并颁发了村镇房屋所有权证。殷宝祥不服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海门市人民政府颁发给殷慕琴的村镇房屋所有权证。
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本案被诉房屋登记行为是海门市人民政府对殷慕琴所建房屋所有权进行的登记确认行为。殷宝祥对案涉房屋是殷慕琴申请建造,殷宝祥未参与建设的事实并不持异议,只是认为殷慕琴是在殷宝祥原房屋地基上建造,因而被诉登记行为错误。原审法院认为,殷宝祥所有的房屋与以殷慕琴名义申请建造的房屋属于不同时期建造的两套独立的房产,殷慕琴建造房屋时,殷宝祥的房屋已不复存在。显然本案被诉登记行为的效力并不及于殷宝祥的房屋,也就是说,该登记行为并不涉及原登记在殷宝祥名下的房屋权属问题,因此没有对殷宝祥的权利义务产生任何影响。殷宝祥所主张的殷慕琴将殷宝祥的房屋拆除并建造了案涉房屋,实质是殷宝祥的房屋所有权有无受到侵害的问题,属于民事侵权法律关系范畴,与被诉登记行为并不存在法律上的直接联系。因此,殷宝祥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原告资格。殷宝祥如果认为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应针对拆除其房屋的行为寻求救济。据此,原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殷宝祥的起诉。
殷宝祥不服提起上诉称,殷慕琴申请建房时,上诉人的房屋还没有拆除。殷慕琴拆除上诉人的房屋后,在上诉人的地基上违章建楼房。殷慕琴未按批复建房,属于违章建筑,海门市人民政府不应登记发证。原审裁定认为上诉人的权利没有受到侵害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裁定,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殷宝祥提起上诉后,原审法院已将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随案移送本院。
本院经审查,对原审裁定所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起诉人提起诉讼应当符合法定的受理条件,具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即是其中的条件之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之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本案中,海门市人民政府颁发给殷慕琴的村镇房屋所有权证,是对殷慕琴所建房屋的登记确认。案涉房屋上诉人未参与建设,与上诉人的房屋亦属不同的房产。被诉房屋登记行为并未对上诉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上诉人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有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上诉人提出殷慕琴是在拆除其房屋后,在其地基上违章建的楼房,对此上诉人可另行寻求救济,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综上,原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刘羽梅
代理审判员  仇秀珍
代理审判员  张祺炜

二〇一五年六月一日
书 记 员  吴彩丽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