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湖北盛隆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4-12-1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鄂民申字第0024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湖北盛隆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东湖开发区汤逊湖北路**号华工科技园创新基地**栋*单元。
法定代表人:胡波,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华启,湖北诚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湖北同振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永丰乡徐湾村**号。
法定代表人:朱道燕,该公司董事长。
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唐永俊,男,汉族,1964年9月2日出生,住湖南省湘阴县文星镇城郊居委会***组。
再审申请人湖北盛隆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隆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湖北同振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振公司)、唐永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13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盛隆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选择性适用法律,对最高法院规定:“行为人私刻单位公章签订经济合同,诈骗他人财物归个人占有、使用、处分的,单位不承担民事责任”的司法解释不适用,其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二审庭审是审判长一人主持审理,(另二位审判员没有参加)此时无论是书面审理还是开庭审理,均不合法。法律规定二审应当是组成合议庭审理,开庭审理是原则,书面审理是例外。一审质证的证据在二审时发生了变化,有新的事实需要查清,即一审卷上的四份《商品砼销售结算表》证据并不是一审质证时的四份证据,且该四份《商品砼销售结算表》并无被申请人唐永俊本人签字,对其数额的真实性,唐永俊予以否认。二审时双方对事实争议很大应当开庭审理。二审判决依据的主要证据《土建工程施工合同》既不是盛隆公司提供也不是被申请人提供,更没有进行质证。二审称唐永俊未发表答辩意见,是弄虚作假行为,因为二审根本没有通知唐永俊到庭,无论二审进行书面审理还是开庭审理,这次审理均属严重违法。2.二审适用的法律于事实不符与一审相矛盾,且判决依据的主要证据《土建工程施工合同》并不是双方所举证据,更没有进行质证。3.民事代理行为属民法调整的范围,行为人唐永俊私刻盛隆公司单位印章冒用盛隆公司名义与同振公司签订经济合同,诈骗同振财产数额巨大的犯罪行为,并不是民法调整的范围,唐永俊的行为既不是职务行为也不是表见代理行为,更不是二审所谓的盛隆公司“概括性授权”他与同振公司签订合同的代理人,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应当适用《刑法》进行调整。因此再审申请人盛隆公司不应承担民事责任。二审是选择性适用法律,其适用法律错误。(二)关于二审所谓的四个争议焦点问题。二审所列前两个问题(见二审判决书第10页倒数第6行),实质上就是一个问题,即唐永俊私刻盛隆公司印章与被申请人同振公司签订《武汉建设工程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的效力问题。二审分割成两个独立的问题,是企图抹煞唐永俊私刻盛隆公司印章与同振公司签订合同是同一行为的事实。(三)被申请人同振公司举证的四份《商品砼销售结算表》在一审被伪造,盛隆公司二审时提出异议,并举证证明一审质证的并非一审卷宗上的四份《商品砼销售结算表》。其没有真实性、合法性、及与盛隆公司的关联性。(四)二审将涉嫌经济犯罪案件按普通的经济纠纷案件进行审理是错误的。1.一、二审查清的事实是唐永俊私刻盛隆公司合同专用章和项目部印章与同振公司签订合同,骗取其财产。其私刻盛隆公司印章,诈骗来的财产也被唐永俊占有或处分,从《刑法》角度讲,是扰乱市场秩序的犯罪行为。2.唐永俊私刻盛隆公司印章与同振公司签订《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骗取其财产并进行处分获得赃款的行为涉嫌经济犯罪,盛隆公司依法不应承担民事责任,法院应依法驳回同振公司的起诉,本案应移送公安机关。3.最高人民法院对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交叉的疑难案件发布有指导案例,明确了单位员工私刻单位公章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应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盛隆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第九项之规定,请求予以再审。
本院认为:关于本案一审法院据以查明的“2011年6月28日,武汉元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元兴公司,发包方)与盛隆公司(承包方)签订一份《土建工程施工合同》”事实一节,经查,该份合同书证是盛隆公司用于印章鉴定向一审法院提供的,且一审庭审中唐永俊承认该合同是以盛隆公司名义签的,合同印章是真实的。故该份合同书证不仅客观存在,亦可证明盛隆公司是该项工程的承建单位,唐永俊作为盛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合同上签字,代表盛隆公司承包了“郭琴路还建办公楼”工程的事实。2011年6月30日,盛隆公司又以合同形式将“郭琴路还建办公楼”工程承包给唐永俊施工,系名为承包实为挂靠,该承包合同仅对盛隆公司与唐永俊之间具有约束力。原二审法院基于该工程实际施工过程中,其工地现场所树工程项目公示牌上注明承建单位为盛隆公司,项目负责人为唐永俊,表明盛隆公司对外仍是以自己的名义承包“郭琴路还建办公楼”工程。及根据盛隆公司与唐永俊签订《承包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乙方(唐永俊)在工程竣工验收交付使用后,必须将工程技术资料进行整理,并在竣工验收30天后一个月内将项目部印章及完整合格的工程技术资料送交甲方(盛隆公司)”的约定,对盛隆公司在“郭琴路还建办公楼”工程施工过程中允许唐永俊使用项目部印章,应视为盛隆公司对唐永俊在“郭琴路还建办公楼”工程施工过程中的概括性授权,其认定符合客观事实。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第二款“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以唐永俊作为盛隆公司承建“郭琴路还建办公楼”工程公示的项目负责人,基于施工需要以盛隆公司名义对外向同振公司购买商品混凝土,且用于该工程,故对唐永俊实施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的法律后果应由盛隆公司承担,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关于本案性质问题。唐永俊在与同振公司签订商品混凝土买卖合同上所盖盛隆公司印章,虽系其私自刻制,但由于唐永俊是盛隆公司承建工程的项目负责人,其因施工需要以盛隆公司名义签订买卖合同,合同标的物也用于该工程,且无证据表明唐永俊有骗取合同财产及非法占有或处分的情形。对此,原二审法院认为单以唐永俊签字即可发生由盛隆公司承担买受人责任的相应法律后果,对于唐永俊私自刻制盛隆公司印章,并不改变本案买卖合同纠纷的性质,也无需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并驳回同振公司起诉,其认定并无不妥。关于同振公司提交四份《商品砼销售结算表》证明效力问题。在原一审庭审质证中,唐永俊虽对结算表欠款数额有异议,并称金额需进一步核实,但承认该四份结算表上签名的人员均为其雇请的人员。故可证实上述四份结算表作为履约证据是客观存在的,且与涉案合同纠纷具有关联性。由于唐永俊在原一审中对结算表所反映的结算金额既未提出反驳性证据,也未依一审法院要求提出核实意见。原二审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条的规定,对同振公司所提交四份结算表的证明力予以确认,法律依据充分。唐永俊收到一审判决书后,既未提起上诉,又对本案二审采取回避态度拒不应诉。故二审判决以被上诉人唐永俊未发表答辩意见,符合客观情况。至于本案二审法院是书面审理还是开庭审理的问题,不属民事再审申请的审查范围。
综上,盛隆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六项、第九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湖北盛隆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杨继辉
审 判 员  刘 军
代理审判员  钟 华

二〇一四年四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漆昌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