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吉站伟、濮阳市人民政府资源行政管理:土地行政管理(土地)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9-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豫行终194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吉站伟,男,1970年11月23日出生,汉族,住南乐县。
委托代理人罗自强,南乐县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杨姚成,男,1946年4月11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南乐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濮阳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濮阳市华龙区人民路158号。
法定代表人赵瑞东,市长。
委托代理人崔随民,南乐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高利胜,河南尊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吉站伟因诉被上诉人濮阳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管理一案,不服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以下简称原审法院)的(2015)鹤行初字第267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书面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8月,吉站伟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请求:1、撤销濮阳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濮政[2004]25号《濮阳市人民政府关于濮信高速公路濮阳段征地拆迁补偿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濮政[2004]25号通知);2、判令濮阳市人民政府赔付吉站伟未批先占涉案土地18个月经济损失2700.7元;3、判令濮阳市人民政府依照国家征地标准补偿青苗费、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30275.8元;4、判令濮阳市人民政府对因失地造成家庭困难的家庭成员予以妥善安置。诉讼费用由濮阳市人民政府负担。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应当知道作出行政作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因不动产提出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行政诉讼起诉期限,指的是提起诉讼的法定有效期限,超出起诉期限,相对人丧失对该行政行为提起诉讼的权利。2004年9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作出国土资函(2004)292号《关于南乐至濮阳高速公路工程建设用地的批复》(以下简称国土资函(2004)292号批复),同年本案所涉土地征为国有。本案中,吉站伟提出的诉讼请求实际是对土地征用的补偿标准有异议,应适用起诉期限最长为五年的法律规定。吉站伟于2004年领取了补偿款。此时,吉站伟已知道行政行为已经作出,其提出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应从领取补偿款起开始计算。吉站伟也未向法院提交起诉期限应扣除和延长的证据。故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吉站伟的起诉。
吉站伟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裁定程序违法。原审法院于2015年8月11日受理本案后,未在法定期限内向濮阳市人民政府送达起诉状副本,直至10月19日才接到原审法院送达的答辩状和10月23日的开庭传票,违反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程序违法。二、原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吉站伟并非单独对征收标准有异议,而且对濮政[2004]25号通知也有异议。因本案涉及不动产,应适用起诉期限最长为20年的法律规定,况且从涉案土地被征收,濮阳市人民政府暂按每亩13500元(含青苗费)支付补偿款后,吉站伟一直向政府信访、申诉,信访、申诉是通过合法途径表达请求,属正当理由,故吉站伟的起诉未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请求撤销原审裁定,继续依法审理。上诉费用由濮阳市人民政府负担。
濮阳市人民政府答辩称:一、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吉站伟的诉讼请求实际上是对土地征收后对补偿标准有异议,应适用起诉期限最长为五年的法律规定。但双方争议发生在2004年,早已超出吉站伟的起诉期限,依法应予以驳回。二、2004年9月10日,国土资源部批准了该项目用地,涉案土地已依法征收为国有土地,土地征收程序合法。三、濮政[2004]25号通知合法有效,应作为作出行政行为的合法依据。四、补偿款已依照土地征收时的补偿标准足额支付完毕,现吉站伟又诉请支付各项补偿款的请求应予以驳回。五、大广高速南乐段项目土地的最初占用单位及征收、补偿单位为南乐县人民政府,并非濮阳市人民政府,吉站伟请求濮阳市人民政府支付补偿款没有法律依据。六、吉站伟请求支付补偿款与撤销濮政[2004]25号通知不属同一法律关系,不能一并审判。根据以上理由,请依法维持原审裁定,驳回上诉。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2004年,吉站伟按每亩13500元(含青苗费700元)的标准领取相应的征地补偿款。2004年5月18日,濮阳市人民政府作出濮政[2004]25号通知,规定:“一、濮信高速公路濮阳段征地拆迁补偿费、安置补偿费、青苗补偿费的综合补偿标准,全线统一为每亩13500元,其中青苗补偿费700元。”2004年9月10日,国土资源部作出国土资函[2004]292号批复,批准征收南乐县等四地357.5513公顷集体用土转为建设用地并办理征地手续。2005年9月7日,河南省国土资源厅作出豫国土资函[2005]442号《关于南乐至濮阳高速公路工程建设用地的函》(以下简称豫国土资函[2005]442号函),将国土资函[2004]292号批复内容下达至濮阳市人民政府。二、从涉案土地被征收,吉站伟领取征地补偿款后,吉站伟等多人一直向上级政府信访、申诉。
以上事实,有濮政[2004]25号通知、国土资函[2004]292号批复、豫国土资函[2005]442号函、原审庭审笔录及二审庭审笔录在卷证明。
本院认为,一、吉站伟请求撤销濮政[2004]25号通知、依照国家征地标准补偿青苗费、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对因失地造成家庭困难的家庭成员予以妥善安置等诉讼请求,不属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濮政[2004]25号通知的内容主要是对濮信高速公路濮阳段征地拆迁补偿费、安置补偿费、青苗补偿费的综合补偿标准的规定,吉站伟对该文件不服,进而请求濮阳市人民政府依照国家征地标准补偿青苗费、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用,并请求对因失地造成家庭困难的家庭成员予以妥善安置,实际上是对濮政[2004]25号通知中确定的土地征收补偿标准不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之规定,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收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故对于土地征收补偿标准的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原审法院驳回起诉的理由错误,应予纠正,但处理结果正确,可予维持。
二、吉站伟请求濮阳市人民政府赔付未批先占涉案土地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当事人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知道或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超过2年。本案中,濮阳市人民政府未批先占的行为发生在2004年9月批准征收涉案土地之前,2004年吉站伟领取补偿款时已经知道该行政行为的内容,但其于2015年8月才提起诉讼,已经超过2年的法定期限。(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解释》第四十二条之规定,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内容的,涉及不动产的才适用最长起诉期限20年的规定,而本案中吉站伟于2004年4月已经知道濮阳市人民政府占用土地的行为,故该条规定的20年最长保护期限对本案不适用,吉站伟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三)吉站伟是否不间断地向上级政府信访、申诉,不属于扣除起诉期限的法定事由,对起诉期限的认定不能产生法律效力。对其认为不间断向政府申诉应认定不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吉站伟的上诉请求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但处理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邹 波
代理审判员  荆向丽
代理审判员  李智刚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刘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