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丹东中心支公司与解秀慧、侯跃慧、宋玉花、苗秀露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0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辽06民终146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丹东中心支公司。住所地。
法定代表人:铁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关君,辽宁君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解秀慧。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侯跃慧。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宋玉花。
三被上诉人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华,辽宁仁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苗秀露。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丹东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解秀慧、侯跃慧、宋玉花以及原审第三人苗秀露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东港市人民法院(2017)辽0681民初30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平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关君,被上诉人解秀慧、侯跃慧、宋玉花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华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苗秀露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平安保险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本案第三人苗秀露虽在上诉人处投保第三者责任险,但其驾驶自用车进行营运,且事故发生时其所驾驶的自用车处于私自营运状态(返程车)。2、关于死者侯喜良是否应按城镇标准进行死亡赔偿金计算,一审法院并未查清。
解秀慧、侯跃慧、宋玉花二审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解秀慧、侯跃慧、宋玉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商业险限额内赔偿三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并承担诉讼费。
平安保险公司一审辩称:辽FJX889号小型轿车在我公司被投保了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50万元,含不计免赔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其中交强险已经满额赔付。因第三人苗秀露驾驶自用车辆进行营运,扩大了风险范围,依据三者险条款约定,上述情形属保险条款约定的责任免除范围,故我公司不同意再承担赔偿责任。另外,死者侯喜良户籍地在农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最后,平安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用。
原审第三人苗秀露一审述称:涉案辽FJX889号小型轿车系我所有,该车的保险情况同平安保险公司所述。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解秀慧系侯喜良(已死亡)的妻子,原告侯跃慧系侯喜良的儿子,原告宋玉花系侯喜良的母亲。2016年8月10日14时10分,第三人苗秀露驾驶辽FJX889号小型轿车载乘案外人李广乐、张潞潞沿鹤大线慢车道由西向东行至1502公里加300米路段处时,因玩弄手机、未保持安全车速,撞同向前方案外人徐永军驾驶的辽FJ2520号小型面包车,发生车辆损坏、辽FJX889号小型轿车载乘人李广乐、张潞潞、案外人徐永军受伤、辽FJ2520号小型面包车载乘人侯喜良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东港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第三人苗秀露负事故全部责任,其他人均无责任。三原告曾就其损失向东港市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该院于2017年3月28日作出(2017)辽0681刑初7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中认定侯喜良死亡后造成的经济损失如下:医疗费2393.69元、死亡赔偿金622520元、丧葬费26729元,并判决本案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本案三原告死亡赔偿金110000元、医疗费2393.69元。民事判决部分已生效,且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已履行。
另查明,辽FJX889号小型轿车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被投保了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50万元,含不计免赔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
一审法院认为:第三人苗秀露在驾车时玩弄手机、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未保持安全车速、未与同向前方车辆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是事故发生的全部原因,应负事故全部责任。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第三人苗秀露存在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2014版)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第6项、第二十五条第(三)款所规定的责任免除的情形,故即使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可以证明其对被保险人已尽到责任免除条款的解释说明义务,被告平安保险公司亦不能在第三者责任险的责任限额内拒绝赔偿。因此,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应在第三者责任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对三原告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至于三原告的各项损失因已由(2017)辽0681刑初70号刑事附带民事生效判决书予以认定,在被告平安保险公司没有相反证据对该生效判决书予以推翻的前提下,对该判决书所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关于诉讼费的抗辩意见合理,予以采纳。
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丹东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解秀慧、侯跃慧、宋玉花死亡赔偿金及丧葬费合计500000元;二、驳回原告解秀慧、侯跃慧、宋玉花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三原告承担。
二审期间,上诉人提供证据如下:
证据一、东港交警队和平安保险公司的调查笔录。证明:第三人苗秀露用涉案车辆进行营运。
被上诉人的质证意见:对该证据不予认可。对苗秀露调查笔录内容的真实性有异议。原审第三人对笔录进行解释,笔录记载为事故发生后上诉人找到原审第三人让其出具笔录,因此,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交警大队出具的笔录也不能证明营运的事实。
证据二、保险单。证明:上诉人已向被保险人就免责条款进行了提示说明义务。
被上诉人的质证意见: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投保人处签署的是郭永敏的名字,但该人并未参加本次庭审,且未能到庭对签名的真实性进行确认。上诉人作为证据的提交方,要对签名的真实性负责。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郭永敏签名确认收到的三个条款,均不是上诉人提供的条款,其中电话营销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与上诉人提供的保险条款免责部分不一致,电话营销条款中没有改变车辆使用性质以及从事出租车和道路运营的免赔内容。
证据三、电话营销专用机动车辆保险条款。证明:原审第三人改变车辆使用用途,保险公司不承担责任。
被上诉人的质证意见:对保险条款的真实性没有意见,但该条款第二部分第九条不能在本案中产生上诉人主张的免责法律效果,因为依据该条款总则部分第三条说明在上诉人处投保车辆按用途划分为供人乘用或运送物品或工程作业三种用途,第二部分第九条内容是变更用途后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发生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而本案中并无证据证实原审第三人将该车用于运送货物及工程作业即没有改变用途。同时上诉人也无证据证实原审第三人的驾驶行为使上诉人承保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所以上诉人以此条款主张免责不能成立。
经庭审质证及合议庭评议,本院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认定意见如下:
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一和证据二,可以证明案件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三,对其真实性各方均无异议,但该证据不能直接证实上诉人可以免除保险责任,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本院对各方当事人在一审提供的证据的认证意见与一审法院一致。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另查明:东港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和被上诉人在事发后均对原审第三人苗秀露进行了询问,苗秀露自认驾驶投保车辆进行营运。
本院认为,本案审理的焦点是:1、投保车辆发生事故时的实际用途是否为营运;2、上诉人能否因营运而免除赔付责任。对此,本院认为,事发后东港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和上诉人先后向原审第三人苗秀露进行了调查询问,苗秀露明确表示事发时车辆的使用性质为营运。结合东港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事发时车上人员张潞潞、李广乐的询问笔录,可以认定事故发生时涉案车辆的实际使用性质为营运。
涉案车辆的实际使用性质虽为营运,但上诉人能否据此免除保险责任一节。本院认为,上诉人在事故发生后拒绝承担保险责任,依据的是其出具的《电话营销专用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中《通用条款》第九条的内容,即在保险期限内,保险车辆因改装、加装、变更用途后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保险人可以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险人未履行本通知义务,因保险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上诉人出具的《电话营销专用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作为免除保险公司责任的格式条款,未实际区分投保车辆营运及非营运的不同处理,并依据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原则,本院认为,上诉人设定的上述免责条款对被上诉人不发生效力。故对上诉人提出的不予赔偿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主张死者侯喜良死亡赔偿标准应按农村标准计算一节。东港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辽0681刑初70号生效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认定:“被害人侯喜良的户籍登记地虽为农村,但其在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前已在城镇居住达一年以上,且其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故其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进行计算。”因生判决已对死者侯喜良的死亡赔偿金计算标准作出了认定,因此在上诉人没有提供相反证据对生效判决予以推翻的情况下,本院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请求亦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丹东中心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丹东中心支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雪梅
审判员  王殿龙
审判员  张峻峰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张政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