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唐贤勇、吴敏刚、林勇犯抢劫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10-0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川刑终字第370号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唐贤勇,男,1973年4月21日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汉族,农民,小学文化。2011年8月31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缓刑考验期间自2011年9月12日起至2012年9月11日止。2013年11月13日因涉嫌犯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双流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范翔宇,四川中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敏刚,男,1983年11月20日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汉族,农民,初中文化。2013年11月28日因涉嫌犯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双流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余达君,四川博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勇,男,1976年8月9日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汉族,农民,小学文化。2013年12月5日因涉嫌犯抢劫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双流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周洁,四川天润华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唐贤勇、吴敏刚、林勇犯抢劫罪一案,于2015年2月12日作出(2014)成刑初字第272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唐贤勇、吴敏刚、林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4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经过阅卷,讯问原审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经合议庭评议并作出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共谋抢劫后,准备了仿制式手枪、尖刀等作案工具。2007年1月23日下午,唐贤勇、吴敏刚、林勇三人携带仿制式手枪、尖刀等来到双流县白家镇黄河路口,骗乘被害人刘某某驾驶的轿车。当该车行至双流县西航港星月社区3组附近时,林勇以下车方便为由喊刘某某停车,后由林勇持仿制式手枪、唐贤勇持尖刀威胁刘某某欲抢劫其车辆,遭到刘某某反抗后,唐贤勇、吴敏刚持尖刀捅刺刘某某,在此过程中,林勇持仿制式手枪击中轿车前挡风玻璃。刘某某受伤挣脱下车,后倒地死亡。作案后,吴敏刚驾驶刘某某的汽车搭载唐贤勇、林勇逃离现场,后将该车丢弃在双流县西航港寺圣社区5组附近。2013年11月13日、11月27日、12月5日,公安机关先后将唐贤勇、吴敏刚、林勇抓获归案。
另查明,被告人唐贤勇、吴敏刚赔偿了被害人亲属一定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谅解。
原判以经过庭审质证的物证、书证、勘验笔录、鉴定结论、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明上述事实。原判认定被告人唐贤勇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0元;对被告人唐贤勇限制减刑;被告人吴敏刚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0元;被告人林勇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0元。
上诉人唐贤勇上诉提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自己到案后交待了同案犯吴敏刚、林勇的老家地址,具有立功表现;主观动机是抢劫,并不希望发生致人伤亡的后果;未动刀捅刺被害人,仅用刀柄敲击被害人头部;本案抢劫的实施是按照林勇的安排和指使进行的,一审判决认定自己在本案中积极准备作案工具及抢劫过程中作用稍大于吴敏刚与事实不符;一审判决未区分主从犯,未对本人从轻处罚情节予以考量,适用法律不当;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认罪、悔罪态度好;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其指定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唐贤勇的主观动机是抢劫,并不希望发生被害人死亡的后果;唐贤勇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具有坦白情节;唐贤勇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被告人吴敏刚、林勇,具有立功表现;唐贤勇归案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有认罪、悔罪表现;一审判决未对上诉人唐贤勇从轻处罚情节予以考量,适用法律不当;唐贤勇家庭生活困难,且其案发前遵纪守法;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上诉人吴敏刚上诉提出:本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胁从作用,应认定为从犯;有检举、揭发林勇教唆自己串供的违法事实,具有悔罪表现;归案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认罪态度好;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其指定辩护人提出:上诉人吴敏刚在本案的共同犯罪中仅起辅助、从属作用,系从犯;吴敏刚有检举、揭发同案犯林勇意图串供的行为,具有立功情节;吴敏刚归案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有认罪、悔罪表现;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上诉人林勇上诉提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本案是唐贤勇策划并出资购买枪支,自己在共同犯罪中处于从犯地位,应认定为从犯;主观动机是抢劫,作案过程中没有伤害被害人,并不希望发生致人伤亡的后果;同案犯唐贤勇、吴敏刚在抢劫中致死他人的行为属共犯过限,自己不应当为该过限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犯罪系因家庭生活困难等原因,属情有可原;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其指定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林勇在本案中并非抢劫的组织者、策划者,其所起的作用及地位应依法认定为从犯;同案犯杀害被害人的行为超出共同犯罪故意,林勇仅应对抢劫行为承担责任,对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不应承担责任;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共谋抢劫,并准备了仿制式手枪、尖刀等作案工具。2007年1月23日下午,唐贤勇、吴敏刚、林勇三人携带仿制式手枪、尖刀等来到双流县白家镇黄河路口,骗乘刘某某(本案被害人,男,殁年41岁)驾驶的“长安牌奥拓”轿车,其中,林勇坐副驾驶位,唐贤勇坐驾驶位后面,吴敏刚坐在副驾驶位后面。当车行至双流县西航港星月社区3组附近,林勇以解小便为由叫刘某某停车,林勇持仿制式手枪、唐贤勇持尖刀对刘某某进行威胁欲抢劫车辆,唐贤勇勒住刘某某颈部遭到刘某某反抗,唐贤勇、吴敏刚即持尖刀捅刺刘某某的颈、胸等部数刀,林勇持仿制式手枪开枪击中轿车前挡风玻璃。刘某某被刺受伤挣脱下车,后倒地死亡。作案后,吴敏刚驾驶刘某某的汽车搭载唐贤勇、林勇逃离现场,三人将该车丢弃在双流县西航港寺圣社区5组附近。2013年11月13日、11月27日、12月5日,公安机关分别将唐贤勇、吴敏刚、林勇抓获归案。经鉴定,刘某某系右颈内静脉刺创及全身多处刺创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被抢“长安牌奥拓”轿车价值人民币25344元。
另查明,一审审理期间,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唐贤勇、吴敏刚的亲属积极代其赔偿被害人刘某某亲属的部分经济损失,被害人亲属出具谅解书,对上诉人唐贤勇、吴敏刚的行为予以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双流县公安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案件来源及破案经过、抓获经过以及情况说明,证实案件的来源及立案侦查和破案以及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归案的情况。
2.双流县公安局的现场勘验笔录、示意图及照片,证实:(1)发现尸体现场的勘验检查笔录。发现尸体的现场位于双流县西航港星月社区3组老双华路上,一男尸仰卧于路面(原始状态为俯卧,“120”急救时作了翻动),头南脚北,面部及身上有大量血迹,紧临尸体头部西侧路面见一处血泊,距尸体左脚西侧200cm路面见一处溅落血迹;尸体随身物品有刘某某身份证、驾驶证及共计500余元现金等物。(2)抛车现场的勘验检查笔录。发现汽车的现场位于大件路12Km+700m处(发现尸体的现场西行2300m即与大件路14Km+900m处相交汇),道路呈东西走向,地处双流县西南航空港街道办事处寺圣社区5组,其北面为西南民族大学,南面为四川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及报废汽车回收站。现场道路南侧头东尾西停放一蓝色奥拓轿车,车门关闭,门锁完好,车前挡风玻璃完全破损,左后门外侧车窗及车门表面有大量滴落状及擦拭血迹,右前门外侧表面可见一唾液斑,在此处车门表面发现一残缺指印。打开车门,可见其驾驶台及前排座位和座位下散落大量玻璃碎渣,在驾驶位下玻璃碎渣中发现一仿“六四”弹壳。左前门内侧车窗表面可见有滴落状血迹及喷溅血迹,车窗下车门内侧表面有大量滴落状血迹及擦拭血迹。其驾驶位坐垫有大量喷溅血迹,靠背左右两侧及右后侧有大量擦拭血迹及喷溅血迹。副驾驶座位及靠背表面可见有大面积点状喷溅血迹。后排座位右侧放一矿泉水瓶,座位下散落一中华牌香烟,香烟盒表面发现残缺指印2枚,在右后门内侧拉手处发现残缺指印1枚。检查车内其他部位发现后排座位上方车顶棚表面有一线形裂口。现场共提取血迹22处、唾液斑1处、矿泉水瓶1个、中华牌香烟盒1个、指纹4枚。
3.双流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法医检验报告,证实死者刘某某全身共有13处刺创。其中,右颞顶部有一头皮挫擦伤,左眼眶青紫肿胀,左额部散在挫擦伤,右眉弓有一挫裂创,右额部有一“U”形挫伤;左锁骨中外侧、右锁骨内上方、右锁骨内侧及中段各有一刺创均深达肌层,右肩峰有一刺创深达骨质;右胸腋前线近腋窝处有一刺创,右腋后线近腋窝处有一刺创,创道斜向后下,深皮下,其下方有一刺创,深达胸腔;右腰部有一刺创,深达肌层;其上方有一刺创,深达肌层;右上臂外侧中上段有一刺创,创角上钝下锐,深达肌层;右上臂内侧中段有一刺创,创道行走于皮下,致内上侧贯通创。死者刘某某的死因系右颈内静脉刺创及全身多处刺创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4.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成公鉴(理化)字[2014]10662号检验报告,证实经检验,从死者刘某某胃组织、肝组织中均未检出三唑仑、毒鼠强成分。
5.双流县公安局的提取笔录及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于2014年7月8日分别提取吴敏刚、林勇的血样备检。案发后,公安机关对被抢车辆遗弃地附近展开走访,在离被抢车辆遗弃地附近的大件路加油站对面围墙上发现一件蓝色男士休闲服挂于墙顶,不远处墙角草地上有一小团带血的卫生纸,公安人员将上述衣服和卫生纸提取。经技术检验发现衣服上有血迹和斑迹,卫生纸上有血迹,随即将该衣服、卫生纸送检。
6.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公(成)鉴(DNA)字[2007]78号、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成公鉴(法物)字[2013]13810号、[2014]10657号鉴定书,证实:(1)奥拓车上的20处血迹、提取于大件路加油站对面围墙上的男士休闲服上有4处血迹的STR分型均与刘某某一致,同一认定几率大于99.99%;(2)奥拓车副驾驶位靠背后侧血迹的STR分型与唐贤勇一致,同一认定几率大于99.99%;(3)奥拓车右前车门外唾液斑的STR分型与林勇一致,同一认定几率大于99.99%。
7.双流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双公鉴(痕检)字[2014]10号鉴定书,证实经鉴定:现场右前车门上提取的指印1枚与林勇左手食指指印认定同一。
8.公安机关的辨认笔录、指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唐贤勇经对2组(每组12张)照片混合辨认,辨认出林勇、吴敏刚是其同伙。吴敏刚经对2组(每组12张)照片混合辨认,辨认出唐贤勇、林勇是其同伙。吴敏刚于2014年3月26日带公安人员指认了其伙同唐贤勇、林勇抢劫时乘车的位置(双流县西航港街道西航港新街与黄河南路十字路口农商银行外街道边)、抢劫奥拓车的位置和弃车的位置等相关作案地点。林勇经对2组(每组12张)照片混合辨认,辨认出唐贤勇、“小吴”(即吴敏刚)是其同伙。林勇于2014年3月26日带公安人员指认了其伙同唐贤勇、吴敏刚抢劫时乘车的位置(双流县西航港街道西航港新街与黄河南路十字路口农商银行外街道边)、抢劫奥拓车的位置和弃车的位置等相关作案地点。吴敏刚、林勇指认的抢劫奥拓车和弃车的位置与公安机关的现场勘查笔录基本一致。
9.双流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意见书,证实经鉴定,涉案的“长安牌奥拓”轿车的鉴定价格为人民币25344元。
10.机动车信息、购车发票、旧机动车交易售车协议书。证实“长安牌奥拓”轿车车主是刘某某,案发后刘某某亲属将该车转卖。
11.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证实唐贤勇、吴敏刚、林勇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及抓获情况。
12.公安机关的情况说明,证实一审审理期间,林勇检举唐贤勇其他抢劫犯罪的线索现无法核实。
13.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2011)思刑初字第145号刑事判决书,证实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8月31日以盗窃罪判处被告人唐贤勇有期徒刑八个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缓刑考验期自2011年9月12日起至2012年9月11日止。
14.公安机关的户籍资料,证实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刘某某身份情况。
15.证人邱某某的证言,证实其家住双流县文星镇五朵莲村6组,其住家位置在老双华路往华阳方向五公里左右离公路大概一百米处。2007年1月23日21时许,邱某某在自家楼上看见一辆汽车从白家方向沿老双华路朝双流方向行驶至瓶盖厂门口停下来后,从那辆车方向传来男子“哎哟”、“救命”声,当邱某某走出自家大门去看时,有一辆双桥货车从白家方向驶来,车头灯射向前方,他就看到是一辆奥拓汽车,一个男子站在车的副驾驶位置门外,驾驶员从驾驶位跑出来朝车后跑了,但没跑多远就倒地了,副驾驶位置门外的男子就坐上副驾驶位,然后奥拓车朝双流方向行驶,走了大概二十米,奥拓车还熄了一次火。邱某某过去时看到卧倒的男子满脸是血,衣服被血浸湿了,该男子称自己遭抢了,邱某某马上打了“110”报警,那男子就躺在地上不动了。
16.证人陈某的证言,证实其暂住双流县文星镇五朵莲村6组预制小件厂内。2007年1月23日21时许,陈某在家里听到公路外突然闹哄哄的,像是在打架,并听到一中年男子在喊“救命哦,抢人了”。她出去后看到公路上睡着一个人还在动,同时有一个小伙子站在这个人的脚旁边,然后该小伙子上了一辆停在旁边的奥拓车朝双流方向走了。后来是陈某同生产队的一男子用手机报了警。
17.证人王某某的证言,证实其住双流县文星镇四圣村5组。2007年1月23日晚上9时5分许,王某某回家时看见路边停了辆奥拓车,从车的副驾驶后面的门出来两个小伙子,当他走到该车边时,发现车的大灯没关,车挡风玻璃是碎的,驾驶室的车门有血迹,车前面300米处有三个男子在向成都方向跑,跑在后面的男子还提着个包,王某某就打“110”报警了。
18.证人秦某某、彭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07年1月23日晚上9点钟,秦某某、彭某某在白家街上黄河路口摆火三轮,看见三个男的在黄河路口乘坐刘某某驾驶的蓝色野出租车沿老双华路朝双流方向走了。同时,证人彭某某经对12张男性照片混合辨认,辨认出刘某某是其所称的野出租车司机。
19.证人黎某某的证言,证实黎某某的丈夫刘某某平时在白家黄河路口上摆“野的”,驾驶的是奥拓车。2007年1月23日晚上6点过,刘某某吃完晚饭就去摆车了。
20.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刘某的哥哥刘某某一般在西航港白家镇政府外的十字路口上开野的出租车,没有听说他有仇家。
21.证人刀某某的证言,证实刀某某和丈夫唐贤勇于2007年过年前,从四川回到了云南她家生活。之前那段时间,唐贤勇在成都的火锅店上班。
22.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唐贤勇的供述和辩解,供认唐贤勇与林勇是在九眼桥劳务市场认识的,吴敏刚是唐贤勇在火锅店的徒弟。唐贤勇因老婆被人欺负了,就和吴敏刚在缅甸买了一支单管猎枪藏在了仁寿老家。大概是2006年夏天,唐贤勇与林勇、吴敏刚决定抢劫。两、三个月后,唐贤勇出一万元,林勇和吴敏刚各出几千元钱,通过林勇找朋友买了一支仿制式手枪和一盒子弹,唐贤勇还将放在老家的猎枪带回了成都。林勇和吴敏刚准备了尼龙绳、胶带等工具,林勇准备了头套、三人一样的衣服、三把差不多折叠刀,刀长20厘米,刀刃大约10厘米。三个人商量决定抢劫赌场,并在抢赌场之前先计划抢个车子逃跑用。案发当天下午,唐贤勇随身带着一个装有猎枪、猎枪子弹、绳子、胶带、刀、头套等物的深色挎包,刀和头套每人各一个;唐贤勇还把手枪装好了五、六发子弹后拿给了林勇。他们到了双流一个停了五六辆野出租车的十字路口,由林勇去了解情况回来后,三人又去看好了一个很少有人去的地方,那里有桥,桥边有小河、小树林,他们决定将人骗到那里抢劫。然后三人回到摆野出租车的地方,坐了一辆绿色或蓝色像奥拓车的小轿车,林勇坐副驾驶位,唐贤勇坐驾驶位后面,吴敏刚坐在副驾驶位后面。当车开过那座桥以后,按照事前商量好的,林勇称下车解手让司机把车停了下来,林勇假装解手后上车关上副驾驶的车门,拿出手枪对着司机喊其不要动,唐贤勇从后面用左手小手臂卡住司机的脖子,右手持刀横在司机的脖子底下,吴敏刚马上从司机右侧控制住司机的手。但司机剧烈反抗,用双手使劲想拉开唐贤勇控制司机脖子的左手臂,并使劲往主驾驶座椅底下缩,他们想把司机控制固定在后排座,但司机反抗,一直没有被拉到后排,林勇说“你不要以为这是假枪,这是真枪”,就上膛给司机看子弹,这时枪可能是走火了,把车前挡风玻璃打了一个大洞。唐贤勇看到司机还在反抗,就用刀柄反复敲驾驶员头部,看见其头部流血了。唐贤勇在打的时候,林勇在弄枪。吴敏刚在使劲控制司机的身体,与司机在扭打。这时,车子后面的桥上来了一辆车,车灯射了过来,司机就想拉开车门跑。这时吴敏刚套起头套下车从车后绕到司机车门旁,把司机堵在车里还一直打他。事后他看见吴敏刚右手拳头肿了,但他不清楚吴敏刚手上当时有没有拿刀。林勇见吴敏刚下车后就把枪放回挎包内,把匕首拿在手上下车去帮吴敏刚,吴敏刚和林勇追到车身后把司机抓了,林勇上车后说司机倒在地上了,唐贤勇就喊吴敏刚赶快把车开走。在开车离开的时候,车子熄了一下火,在开的过程中吴敏刚和林勇把挡风玻璃弄掉了,开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就停车跑了。后来他们是分开走的,然后都回到林勇位于火车北站药材市场附近的出租房集合,因三人的衣服上都有血迹,就把衣服都烧掉了,后来把刀拆散丢了,两支枪和子弹都在唐贤勇处一并由其处理了。吴敏刚在驾驶位门边时,其右手拿刀往被害人胸部和腹部刺了几刀。唐贤勇称之前没有说吴敏刚用刀刺人,是因为吴敏刚是他徒弟,想让其轻判点。
23.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敏刚的供述和辩解,供认吴敏刚是跟唐贤勇学炒火锅底料的徒弟,后来唐贤勇因家里出了点事就打算去抢劫。2005年底,吴敏刚和唐贤勇在缅甸买了一把猎枪和一把制式手枪,后来唐贤勇带了一把枪回仁寿老家。2006年夏天,唐贤勇介绍他认识了林勇,三人商量一起去抢劫。唐贤勇提出还要买把枪,三人都出了钱,通过林勇找朋友买了一把仿制式手枪和一盒子弹,唐贤勇还把放在仁寿的枪带回了成都。后来他们三人又买了绳子、三把匕首、透明胶布、深黑色的头套,其中三把匕首都一样,刀刃是单刃折叠的,打开大概二十多公分长。唐贤勇说先抢个车子,便于抢茶铺后逃跑。2007年过年前的一天下午,唐贤勇把事先准备的东西分给他们,一人一把匕首,唐贤勇和林勇一人一把枪,头套、三件一样的衣服以及胶带、绳子等东西都装在一个挎包内。三人来到双流县白家镇一个十字路口,找了一个野出租,林勇坐副驾驶位,他坐副驾驶位背后,唐贤勇坐驾驶位背后。车大概开了几公里到了他们事前踩好的点,林勇假装下车小便,司机就把车停下并熄火,唐贤勇从司机后排用左手把司机的脖子勒住,喊司机把车借来用用,司机不同意并反抗,唐贤勇用右手把匕首摸出来“比”在司机脖子附近。这时林勇把手枪拿出来上膛并抵着司机,喊司机不要动,司机看到有枪被吓到了,司机说要钱拿给他们,要车就不行,就和林勇抓扯起来。在抓扯过程中林勇的枪响了,车的前挡风玻璃碎了,司机挣扎得更凶了,还把驾驶门打开准备跑。唐贤勇就喊吴敏刚下车把司机堵住,然后吴敏刚下车从车身后绕到驾驶室门口,用左手把司机抓住不让他跑,并用右拳打司机的头部。唐贤勇从驾驶室后排用刀捅司机大概右胸的位置,他也把匕首摸出来捅司机的右腹部,捅了有两、三刀。司机受伤了还是起身跑,其一只脚跨出汽车了,这时候不晓得是唐贤勇或林勇又捅了司机背部一刀,司机往车后跑了。然后他们叫吴敏刚开车往双流方向走,林勇坐副驾驶座,唐贤勇坐后排,走了一段路唐贤勇喊他停车,唐贤勇丢了东西在路边田里。因车子没前挡风玻璃怕被发现,吴敏刚就把车开到大件路路边的排水沟内,他们三人下车往路边机耕道内跑了,吴敏刚将其使用的匕首丢在机耕道旁的田里了。三人逃跑过程中,唐贤勇说自己捅了司机五、六刀;林勇说自己捅了司机两、三刀,刺在胸腹部位置。后来他们三人分开走的,都回到了林勇在成都北门的出租房。唐贤勇和林勇两人的刀带回租的房子后,唐贤勇和林勇把那两把刀拆来丢了。
24.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勇的供述和辩解,供认林勇是在成都九眼桥劳务市场认识唐贤勇的,后来通过唐贤勇认识了他的徒弟“小吴”(吴敏刚)。案发前一年的样子,唐贤勇和“小吴”到缅甸去购买了一把猎枪,唐贤勇将枪带回来放在了老家。案发前一个月,林勇通过朋友,和唐贤勇、“小吴”在成都购买了一把仿制式手枪和一小盒子弹,买了这把仿制式手枪后,唐贤勇回老家试枪并将在缅甸买的猎枪带了回来。三人商量去抢茶铺,由于三人当时都不会驾驶车辆,唐贤勇喊“小吴”先去学驾驶,“小吴”就跟其亲戚去学会了开车。2007年1、2月份时,唐贤勇提议先去抢劫一辆车子作为了抢劫后逃跑用,吴敏刚就说到双流白家抢劫。三人准备了绳子、砍刀、三顶帽子、三件一样的衣服等,都放在了一个布包里背着。他们在找好野出租车之前商量过如何抢车子并踩了点,唐贤勇还将一把仿制式手枪交给了他。林勇和唐贤勇、“小吴”三人在白家街上一个大的十字路喊了一辆蓝色奥拓车,驾驶员是一名中年男性。在车上,林勇坐副驾驶位置,唐贤勇坐的驾驶员位置后面,“小吴”坐的副驾驶位置后面。车子行驶途中,林勇说下车解手,驾驶员就停下车。林勇解手上车后,唐贤勇和“小吴”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开始动手,唐贤勇和“小吴”对驾驶员说把车借用一下,林勇把手枪拿了出来,指着驾驶员颈部,唐贤勇和“小吴”在后排用手勒住驾驶员颈部,驾驶员反抗,唐贤勇就摸出一把小刀捅了驾驶员身上一刀,当时林勇就看到驾驶员腰部位置的衣服上有血,驾驶员一直反抗。林勇记不清楚是驾驶员自己开门准备跑还是唐贤勇和“小吴”下车将驾驶员拉下车的。后来“小吴”开车,三人一起跑了,林勇还是坐在副驾驶位置,此时因枪走火,把挡风玻璃打碎了。三人因吓到了,就把车子开到路边丢了,朝成都方向逃跑,林勇把手枪交给了唐贤勇,然后他们都回林勇的租住屋。第二天唐贤勇就把其捅人的弹簧刀拆散,唐贤勇拆刀时刀刃上有血迹,后来把刀丢在一条河里面了。之后唐贤勇把两把枪都拿走了。所供情况与上列证据证实的情况基本一致。
25.收条及谅解书,证实唐贤勇、吴敏刚亲属积极代其赔偿被害人刘某某亲属的部分经济损失,被害人刘某某亲属表示对唐贤勇、吴敏刚的犯罪行为予以谅解,并请求法院对唐贤勇、吴敏刚从轻判处。
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唐贤勇、吴敏刚、林勇相互伙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手段劫取被害人刘某某的汽车,并在抢劫中共同致被害人刘某某死亡的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且情节、后果均特别严重,应予严惩。唐贤勇、吴敏刚、林勇系共同犯罪,且均具有抢劫致人死亡的加重情节。在共同犯罪中,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分工配合,均行为积极,不宜区分主、从犯,应按各自行为及情节确定刑罚。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唐贤勇、吴敏刚持刀捅刺被害人的恶劣情节,及林勇持仿制式手枪威胁被害人的情节,以及唐贤勇、吴敏刚二人系师徒关系的事实。本案中,唐贤勇为实施犯罪积极参与共谋、准备作案工具、选择作案对象,其在积极准备作案工具及抢劫过程中的作用稍大于吴敏刚,且在此次作案后还实施了其他犯罪并被刑事处罚,在对其裁量刑罚时亦应综合考虑。吴敏刚、林勇为实施犯罪积极参与共谋、准备作案工具、选择作案对象,且二人在具体实施犯罪过程中与唐贤勇相互配合,共同完成抢劫,共同致被害人刘某某死亡,二人的犯罪行为均积极、主动,吴敏刚、林勇的作用虽稍次于唐贤勇,但二人均不应认定为从犯,应按各自行为及情节确定刑罚。唐贤勇、吴敏刚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对唐贤勇、吴敏刚可酌情从轻处罚。唐贤勇、林勇及其辩护人对原判认定事实提出的异议,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不能成立,原判认定事实正确。唐贤勇上诉提出“自己到案后交待了同案犯吴敏刚、林勇的老家地址,具有立功表现;未动刀捅刺被害人,仅用刀柄敲击被害人头部;本案抢劫的实施是按照林勇的安排和指使进行的,一审判决认定自己在本案中积极准备作案工具及抢劫过程中作用稍大于吴敏刚与事实不符;一审判决未区分主从犯,未对本人从轻处罚情节予以考量,适用法律不当;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所提“唐贤勇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具有坦白情节;唐贤勇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被告人吴敏刚、林勇,具有立功表现;一审判决未对唐贤勇从轻处罚情节予以考量,适用法律不当”的辩护意见,经查,唐贤勇归案后只交待了同案人吴敏刚、林勇的户籍所在地仁寿,并没有为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提供确切的线索,也未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不具有立功情节。唐贤勇到案初期并未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一直否认动刀捅刺被害人。但同案人吴敏刚、林勇均指认唐贤勇用刀捅刺被害人,结合唐贤勇供述作案时拿出了刀及在作案后因刀上有血并丢刀的情形,对唐贤勇动刀捅杀被害人的事实应予以认定,故唐贤勇不具有坦白情节。本案无证据证实唐贤勇抢劫犯罪是受林勇的安排和指使,在案证据能够证实唐贤勇与吴敏刚、林勇共谋抢劫后,唐贤勇与吴敏刚、林勇积极准备作案工具、选择作案对象,在抢劫过程中唐贤勇持刀捅刺被害人的事实,本案虽不宜未区分主从犯,但认定唐贤勇在共同犯罪中有动刀捅刺被害人的恶劣情节,其在积极准备作案工具及抢劫过程中作用稍大于吴敏刚,原判对唐贤勇的作案情节认定并无不当。唐贤勇抢劫犯罪有本人及同案人供述、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DNA鉴定书、相关书证等证据证实,认定依据充分。原判根据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在本案中的具体犯罪情节,已认定唐贤勇在积极准备作案工具及抢劫过程中作用稍大于吴敏刚,原判根据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分别予以处罚并无不当。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唐贤勇及其辩护人所提“唐贤勇的主观动机是抢劫,并不希望发生致人伤亡的后果”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和林勇上诉提出“主观动机是抢劫,作案过程中没有伤害被害人,并不希望发生致人伤亡的后果”的上诉理由,经查,唐贤勇、吴敏刚、林勇共谋抢劫,并准备刀、枪等作案工具,分别采用持枪威胁、持刀捅刺被害人身体的方式抢劫被害人财物,事后亦没有救助行为,表明三人对被害人的死亡后果持希望或放任态度。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唐贤勇辩护人所提“唐贤勇家庭生活困难,且其案发前遵纪守法”的辩护意见和林勇上诉提出“犯罪系因家庭生活困难等原因,属情有可原”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家庭生活困难等不能成为唐贤勇、林勇实施抢劫犯罪的理由,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唐贤勇及其辩护人所提“唐贤勇归案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相符,但原判已予认定并在量刑时予以了考虑,对唐贤勇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量刑过重和要求对唐贤勇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吴敏刚上诉提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胁从作用,应认定为从犯”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所提“吴敏刚在本案的共同犯罪中仅起辅助、从属作用,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吴敏刚与唐贤勇、林勇系共同犯罪。本案无证据证实吴敏刚抢劫犯罪是因受胁迫所致,在案证据能够证实在共同抢劫过程中,吴敏刚积极参与抢劫犯罪,且直接持刀捅刺被害人,与唐贤勇、林勇共同致被害人当场死亡。吴敏刚在共同犯罪中并非处于从属地位。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吴敏刚上诉提出“有检举、揭发林勇教唆自己串供的违法事实,具有悔罪表现”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所提“吴敏刚有检举、揭发同案犯林勇意图串供的行为,具有立功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一审开庭审理中,吴敏刚当庭揭发并提交了林勇在看守所交给吴敏刚的材料,该材料内容反映出,林勇意图与吴敏刚串供称二人没有参与抢劫,并教唆吴敏刚以刑讯逼供为由翻供。虽然吴敏刚检举、揭发同案犯林勇意图串供的行为经查属实,但其检举、揭发同案犯林勇违反监规的行为,与法律规定的立功情节不符,其不具有立功情节,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吴敏刚及其辩护人所提“吴敏刚归案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相符,但原判已予认定并在量刑时予以了考虑,对吴敏刚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量刑过重和要求对吴敏刚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林勇上诉提出“本案是唐贤勇策划并出资购买枪支,自己在共同犯罪中处于从犯地位,应认定为从犯”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所提“林勇在本案中并非抢劫的组织者、策划者,其所起的作用及地位应依法认定为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林勇与唐贤勇、吴敏刚系共同犯罪。本案无证据证实唐贤勇是本案的组织者、策划者,在案证据能够证实林勇与唐贤勇、吴敏刚共谋抢劫后,积极准备作案工具、选择作案对象,林勇在共同犯罪过程中与同案人唐贤勇、吴敏刚分工配合,且实施持枪抢劫并开枪等行为,在共同犯罪中并非处于从属地位。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林勇上诉提出“同案犯唐贤勇、吴敏刚在抢劫中致死他人的行为属共犯过限,自己不应当为该过限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所提“同案犯杀害被害人的行为超出共同犯罪故意,林勇仅应对抢劫行为承担责任,对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不应承担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系共同犯罪。唐贤勇、吴敏刚、林勇的行为虽各不相同,但三人经共谋后准备刀具、仿制式手枪等作案工具,并采用持枪威胁、持刀捅刺被害人身体的方式实施抢劫,各被告人均有侵犯被害人的人身和财产权利的犯罪故意,对于所造成的被害人死亡的犯罪后果均有预见,不属于共同犯罪实行过限,各行为人均应承担抢劫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原判根据林勇的犯罪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等,所判刑罚适当,对林勇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量刑过重和要求对林勇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五十条第二款、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被告人唐贤勇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0元;对被告人唐贤勇限制减刑;被告人吴敏刚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0元的刑事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胡廷俐
代理审判员  屈 强
代理审判员  高 林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周 阳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三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持枪抢劫的;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四十八条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缓期执行的,可以由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或者核准。
第五十条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
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
第五十一条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的刑期,从死刑缓期执行期满之日起计算。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
第二百三十七条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案件,由高级人民法院核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