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曹小凤与吴文妃、徐柏应民间借贷纠纷2015金民终945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3-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中法金民终字第94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曹小凤,住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
委托代理人:汤国坚,广东金色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柏应,住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
委托代理人:杜健君,广东合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吴文妃,住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
上诉人曹小凤因与被上诉人徐柏应、原审被告吴文妃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2014)穗花法炭民初字第9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原审被告吴文妃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3月29日,吴文妃在其身份证复印件上写下借据一份,其内容为:“现借曹小凤人民币(100000元),现金壹十万元某,借款人:吴文妃,2011年3月29日。”该借据落款处由吴文妃签名及捺印确认。2011年6月29日,吴文妃在其身份证复印件上写下借据一份,其内容为:“现借曹小凤现金:60000元(陆万元某),大写:陆万元某,2011年6月29日。”该借据落款处由吴文妃签名及捺印确认。2011年9月5日,吴文妃手写借据一份,其内容为:“本人吴文妃向曹小凤借款人民币伍万元某(50000元),特此证明,2011年9月5日,经手人:吴文妃”,借据落款处由吴文妃签名及捺印确认。2011年12月6日,吴文妃在其身份证复印件上写下借据一份,其内容为:“现借曹小凤现金:(50000元),伍陆万元某,借款人:吴文妃,2011.12月6日。”该借据落款处由吴文妃签名及捺印确认。2012年10月12日,吴文妃在其身份证复印件上写下借据一份,其内容为:“现向借曹小凤借人民币拾万元某(100000元),特此证明,借款人:吴文妃,2012年10月12日。”该借据落款处由吴文妃签名及捺印确认。曹小凤陈述其为家庭主妇,出借资金来源其丈夫的收入所得;在上述借据出具之日其均以现金方式全额交付借款至吴文妃,总计借款金额为360000元。曹小凤还表示,在借款发生时,吴文妃陈述借款用于资金周转,而据曹小凤了解,有部分借款应该是用于其位于新华镇五华村其自有的宅基地上建房所需;另外徐柏应与前妻有个小儿子有智力障碍,该小孩由徐柏应、吴文妃共同抚养,本案借款有部分也用于该小孩的生活及医疗教育支出。
徐柏应对于2012年10月12日的借据不予认可,其表示该借据上所写的为“向曹小风借款”,而非本案的曹小凤;而对于其它借据,因吴文妃未到庭,其无法确认借据的真实性。此外,徐柏应还表示:第一、曹小凤是家庭主妇,其家庭收入来源也是由其丈夫支配,其不太可能在家中存放那么多的现金;第二、徐柏应家的房子不是在本案借款的前后修建的;第三、吴文妃借款当时,徐柏应自己有工作,村里也有分红,还有房租出租收入,自己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完全没有借这么多钱的需求。再者,徐柏应认为即使本案借款真实存在,也不能因为其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而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本案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本案借据仅为吴文妃所签,徐柏应对此完全不知情,故本案债务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徐柏应在一审庭审中出示如下证据:1、赌博网站页面照片5张(存于光盘中),证明吴文妃参与网络赌博所涉及的网站;2、电话录音2段(存于光盘中)、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区分局城西派出所询问笔录1份,证明吴文妃有赌博的恶习,本案债务非夫妻共同债务,徐柏应对本案债务不知情;3、离婚证,证明徐柏应与吴文妃已于2013年10月26日登记离婚。
经质证,曹小凤对于赌博网站页面照片及电话录音均不予认可,其认为网站照片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应当办理公证形式向法庭提交,徐柏应仅以拍照形式向法庭提交不符合要求;电话录音为徐柏应与案外人的对话内容,两名案外人也并未到庭,无法核实该对话的真实性,即使该通话录音是真实的,那么该录音的内容也与本案曹小凤及吴文妃没有直接关系,不足采信;曹小凤对于询问笔录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其认为该笔录的内容只是吴文妃个人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不能据该笔录的内容认定与本案有关联性。该笔录只是一种陈述的记录,不足以证明吴文妃向曹小凤的借款用于赌博。退一步说,赌博属于吴文妃个人的违法行为,不能影响本案债权的合法性,更不能据此认为吴文妃的全部借款均用于赌博。此外,对于2012年10月12日的借据中所写的“向曹小风借款”内容,原告表示此为吴文妃的笔误,因“凤”与“风”两字体内容极为相似,且该借据原件亦由曹小凤所持有,该笔误不足以否定该借据的效力。
现曹小凤因向吴文妃催收借款360000元未果而诉至法院,要求吴文妃归还借款并支付利息(从起诉之日即2014年11月4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至付清款项之日止)。
原审法院认为:债务应当清偿。曹小凤主张吴文妃分别于2011年3月29日、2011年6月29日、2011年9月15日、2011年12月6日、2012年10月12日分别向曹小凤借款100000元、60000元、50000元、50000元、100000元,共计360000元,有吴文妃出具的五份借据为证,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予以确认。至于徐柏应抗辩称2012年10月12日的借据中书协的是“向曹小风借款”,与曹小凤无关。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曹小凤姓名在字体上与“曹小风”极为相似,该借据原件亦由曹小凤持有,徐柏应亦无对此提供证据证实,故对徐柏应该抗辩,原审法院不予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规定:“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经曹小凤催告,吴文妃未在合理期限内返还借款给曹小凤,其行为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故曹小凤要求吴文妃偿还借款本金360000元的诉讼请求依据充分,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利息,曹小凤与吴文妃双方在书面借据中未约定借款利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规定;“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规定:“公民之间的定期无息借贷,出借人要求借款人偿付逾期利息,或者不定期无息借贷经催告不还,出借人要求偿付催告后利息的,可参照银行同类贷款的利率计息。”因曹小凤请求的利息符合上述规定,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徐柏应是否应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本案中,曹小凤所主张的吴文妃所借债务虽然发生在徐柏应与吴文妃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但曹小凤所举证据借据中均只有吴文妃一人签名,不能证明徐柏应对涉案债务知情,或与吴文妃有举债的合意;其次,曹小凤表示借款均为现金交付,吴文妃所借款项部分用于建房,部分用于徐柏应的小孩生活及医疗教育开支,但均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综上,结合曹小凤所举证据、双方陈述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不能认定吴文妃将所借款项用于两人家庭生活支出,不能认定徐柏应受益于涉案借款,故原审法院认为,曹小凤主张徐柏应与吴文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请求依据尚不充分,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吴文妃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质证和抗辩的权利,原审法院依法作出缺席判决。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吴文妃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曹小凤归还借款本金人民币360000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4年11月4日起计至还清之日止);二、驳回曹小凤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700元,由吴文妃负担。
上诉人曹小凤上诉称:1、原审判决错误地倒置了举证责任,要求曹小凤对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承担举证责任;2、原审判决对曹小凤在庭审中提出的吴文妃与徐柏应名下宅基地及地上房屋等财产情况未作调查,也未要求徐柏应对财产情况、使用情况、财产来源予以说明,漠视了徐柏应与吴文妃原夫妻共有财产现由徐柏应支配的事实;3、即使要求由曹小凤对是否属夫妻共同债务的争议要点承担举证责任,原审法院也应适当予以释明,提示举证责任的分担。原审判决未能公平地保护曹小凤的诉讼权利。综上,上诉人曹小凤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并依法改判为:徐柏应对吴文妃向曹小凤的借款360000元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本案一审、二审的诉讼费用由徐柏应及吴文妃承担。
被上诉人徐柏应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曹小凤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吴文妃未陈述意见。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有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涉案债务是吴文妃的个人债务还是吴文妃、徐柏应的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究竟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应从两个标准判断:一是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二是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本案中,上诉人所提交的证据借据中均只有吴文妃的签名,不能证明徐柏应有共同举债的合意,故可以认定吴文妃向曹小凤借款不是吴文妃、徐柏应共同的意思表示。其次,曹小凤主张吴文妃向其借款是用于建房、小孩生活以及医疗教育开支等用途,但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可见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吴文妃将所借涉案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因此,本案借款应属于吴文妃的个人债务,而不是吴文妃、徐柏应的夫妻共同债务。曹小凤关于本案债务属于吴文妃、徐柏应的夫妻共同债务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至于曹小凤上诉提出的原审判决应对徐柏应与吴文妃的夫妻共同财产的支配情况进行审查的上诉理由,因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徐柏应与吴文妃的夫妻共同财产的支配情况与本案无关联,不属于本案审查的范围,故本院对此上诉理由亦不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曹小凤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6700元,由上诉人曹小凤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庞智雄
审 判 员  李 琦
代理审判员  丘 杰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陈可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