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谢家伟因与毛映云排除妨害纠纷的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1-1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海南二中民一终字第10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谢家伟,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符光银,北京德和衡(海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毛映云,女,汉族。
委托代理人黄健,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陈XX,海南林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谢家伟因与被上诉人毛映云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临高县人民法院(2015)临民一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谢家伟及其委托代理人符光银与毛映云的委托代理人黄健及陈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本案争议的宅基地位于临高县临城镇江南规划区龙昆坡居住小区第四排5-6号,四至范围:东至林家丰房屋,南至道路,西至王平宅基地,北至水沟,南北长16米,东西宽8米,面积128平方米。1995年间,该地由临高县临城总体规划办公室安排给毛映云使用,但至今尚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1997年案外人王敬志与毛映云曾就该地的使用权发生争议,2004年4月19日临城镇人民政府作出临镇府(2004)28号《关于毛映云与王敬志宅基地纠纷的处理决定》确权归原告毛映云使用。王敬志不服,申请复议,2004年8月2日临高县人民政府作出临府复决字(2004)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临城镇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临城镇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已发生法律效力。由于谢家伟在该宅基地上填土和堆放石头、砖头,引发本案纠纷。毛映云请求依法判令谢家伟停止侵害,排除妨害,并自行清理地上附着物,将该地归还毛映云使用。另查明,本案争议宅基地东至相邻的龙昆坡居住小区第四排4号宅基地原安排给陈立辉,2006年6月经临高县临城总体规划办公室调整安排给林家丰。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宅基地是由原临高县临城总体规划办公室安排给毛映云使用。虽然毛映云尚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但该地在案外人王敬志与毛映云就该地的使用权纠纷中已经临高县临城镇人民政府处理决定确权归毛映云使用。临高县临城镇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应认定毛映云对该争议地享有使用权。毛映云作为本案争议宅基地的使用权人,其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谢家伟在已经政府确权归毛映云使用的宅基地上填土及堆放石头、砖块的行为,已构成对毛映云宅基地使用权益的侵害。因此,毛映云请求判令谢家伟停止侵害,排除妨害,自行清理地上附着物,将该地归还毛映云使用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支持。谢家伟主张本案争议地不是江南龙昆坡居住区四排5-6号宅基地,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一审法院不予采信。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二)(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限谢家伟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停止对争议地临城镇江南规划区龙昆坡居住小区第四排5-6号宅基地(四至范围:东至林家丰房屋,南至道路,西至王平宅基地,北至水沟,南北长16米,东西宽8米,面积128平方米)的侵害,自行清除地上的填土及石头、砖块,将该地归还毛映云使用。案件受理费50元,由谢家伟负担。
上诉人谢家伟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谢家伟不是侵权人,其作为被告是主体不适格,谢家伟父亲谢世忠才是本案排除妨害纠纷的当事人,一审法院认定谢家伟是侵权人错误。涉案的土地是谢家伟的爷爷谢青德使用,是谢家伟的爷爷谢青德和父亲谢世忠在争议地上堆放石头和砖块,谢世忠作为谢青德唯一儿子继承了涉案土地的使用权,谢世忠是涉案土地的使用权人,谢家伟不是涉案土地的使用权人,谢家伟没有在涉案土地上填过土和堆放石头、砖块。毛映云如果对涉案土地主张权利,其应当向谢世忠主张权利,不应当向谢家伟主张权利。一审法院认定涉案土地是临高县临城镇人民政府确权给毛映云的宅基地的事实错误。涉案土地的东至陈立辉否认其调整给林家丰。毛映云主张的土地系其与王敬志发生纠纷后得来的,王敬志指出毛映云的宅基地不是本案的争议地。涉案土地是集体土地,没有被政府征用。临高县国土局于2013年11月26日撤销了其于2013年10月17日作出的函件,并认定涉案土地是个人之间的土地权属争议,建议由临城镇人民政府处理。临城镇人民政府于2014年11月18日已撤销其于2014年7月30日作出的情况说明,并认定涉案土地的东至与实地情况不相同。综上,谢家伟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毛映云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毛映云答辩称,本案历经人民法院三次审理裁判,均认定谢家伟作为本案被告的主体适格。谢家伟承认在涉案土地上填土的事实,由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17日作出的(2014)海南二中民一终字第543号民事裁定书为证。已生效的(2014)海南二中民一终字第543号民事裁定书认定毛映云对涉案土地享有宅基地使用权,谢家伟在毛映云宅基地上进行填土已构成侵权。毛映云提供大量的证据证明毛映云对主张的土地权属来源清楚,土地四至界限清楚,毛映云依法享有涉案土地的土地使用权。谢家伟一直以涉案土地系其祖宗地为借口,强行侵占毛映云的土地进行填土和堆放石头准备建房。综上,毛映云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审理期间,谢家伟申请证人曾玉梅与陈世辉出庭作证,证明毛映云的宅基地是另一块土地,不是本案争议的土地。经质证,毛映云认为证人曾玉梅、陈世辉的证言都不属实,本案争议地已经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作出处理。本院认为,证人曾玉梅与陈世辉的证言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辅证,故本院对两证人证言的证明力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本院确认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另查明,2014年11月17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海南二中民一终字第543号民事裁定认定,毛映云的宅基地位置就是谢家伟填土的位于临城镇龙昆坡居住小区第四排5-6号宅基地。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主要争议焦点是毛映云对争议地是否享有土地使用权以及谢家伟是否对毛映云的土地使用权构成侵权。
首先,关于毛映云对争议地是否享有土地使用权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中,比较毛映云与谢家伟各自提供的证据,从优势证据的角度来看,毛映云提供的临城镇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和临高县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能够证明本案争议地的土地使用权归毛映云享有。谢家伟主张本案争议地不是毛映云的宅基地,毛映云的宅基地是在另一块土地,但生效的(2014)海南二中民一终字第543号民事裁定没有支持谢家伟的这一主张,相反,该民事裁定认定毛映云的宅基地位置就是谢家伟填土的位于临城镇龙昆坡居住小区第四排5-6号宅基地。谢家伟提供的证据不能够证明争议地是其爷爷谢青德和其父亲谢世忠享有,故本院对谢家伟上诉称争议地是其爷爷谢青德和父亲谢世忠享有土地使用权的理由不予采信。一审法院认定毛映云对争议地享有土地使用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其次,关于谢家伟是否对毛映云的土地使用权构成侵权。鉴于毛映云系争议地的土地使用权人,其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谢家伟在毛映云的宅基地上填土及堆放石头等行为,已侵害了毛映云宅基地使用权的合法权益,谢家伟的这一行为构成侵权,其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一审法院判决谢家伟停止侵害,并清理土地上附着物,将该地归还毛映云使用的处理结果正确,本院予以维持。谢家伟主张其没有侵权和不承担侵权责任的理由没有事实基础和法律根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处理结果得当,本院予以维持。谢家伟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谢家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孔凡勇
审判员  吴慧明
审判员  龙蜀娟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三日
书记员  邓业荣
附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