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王永超与张士牛、南通五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9-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0803民初5728号
原告:王永超,男,1973年11月4日出生,汉族,住淮安市淮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邵军,江苏曙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士牛(曾用名张士留),男,1966年10月22日出生,汉族,住淮安市淮安区。
被告:南通五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南通市如东县掘港镇泰山路18号。
法定代表人:胡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新华,该公司员工。
被告:王笃荣,男,1962年7月11日出生,汉族,住南通市如东县。
原告王永超与被告张士牛、南通五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五建公司)、王笃荣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0月18日立案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11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经原告王永超申请,本院依法当庭追加王笃荣为被告,被告王笃荣当庭参加诉讼;原告王永超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邵军、被告张士牛、被告南通五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新华、被告王笃荣到庭参加诉讼。经审理发现有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情形,裁定转为普通程序,于2018年5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永超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邵军、被告张士牛、被告南通五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新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王笃荣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永超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赔偿原告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残疾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继续治疗费用待司法鉴定后主张),被告承担诉讼费和鉴定费用。审理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为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5167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50元/天*16天),误工费18900元(210元/天*90天),护理费6000元(100元/天*60天),营养费1800元(30元/天*60天),残疾赔偿金87244元(43622*2,按照城镇户口主张,原告是十级伤残),被抚养人生活费29112元(27726*21/2*10%,父亲9年、母亲12年),精神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2820元]。事实和理由:2017年5月,原告受雇于被告张士牛在被告南通五建公司淮安区XXX干部学院工地做木工。2017年6月25日,原告在工地受伤,经诊断为左拇指骨折伴血管神经肌腱损伤。原告伤后在楚州中医院住院治疗16天,被告张士牛给付了医疗费。2018年1月23日,受法院委托,淮安市淮安医院司法鉴定所作出淮安医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320号司法鉴定意见:1.被鉴定人王永超左拇示指骨折伴血管神经肌腱损伤,目前遗留左手功能丧失程度15分的致残程度分级为十级。2.被鉴定人王永超伤后的误工期为90日,护理期为60日(包括住院期间),营养期为60日。3.被鉴定人王永超未发现存在必须发生后期治疗费用的客观基础,故不予以评估其后期治疗费用。原告支付鉴定费用2820元。
被告张士牛辩称,原告是我雇佣在工地上做木工的,从去年9月份开始跟我做工的。我做的木工工程是从王笃荣手里承包过来的,王笃荣是从南通五建公司承包的工程,我和王笃荣之间签订了分包协议,向法庭提交协议一份。事故当天中午上班的时候,他们两人一组开板子的,他去开板子,另外一个人郭玉祥梁模板。模板开好之后,原告电锯没有停下来就去拿模板,而且没带手套,一下就把手碰到电锯弄伤了。我承担了全部医疗费共计15177.66元,公司也扣了我十万。具体责任依法承担。
被告南通五建公司辩称,干部学院工程是我公司通过招投标竞标来的,木工工程我公司分包给王笃荣做的,双方没有协议,只是口头约定,王笃荣又分包给张士牛,由张士牛在淮安找施工工人进行施工。对原告受伤的经过不清楚,公司有人在现场,是原告自己的原因造成了原告的受伤,但是事故发生后,我方及时将原告送往医院进行治疗。对司法鉴定意见书,当时确实是我司同意在淮安鉴定,但是我司现在对鉴定结果有异议。我司请求由各被告共同依法承担原告的赔偿责任。
被告王笃荣辩称,木工工程是五建公司分包给我的,我又分包给张士牛做的,原告的受伤经过我不清楚,我不在场。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原告主张原告受雇于被告张士牛,被告张士牛从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处分包木工工程。被告一致认可原告受雇于被告张士牛,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将工程分包给被告王笃荣,被告王笃荣又将木工部分工程分包给被告张士牛,被告王笃荣和张士牛均无分包工程资质,张士牛提供了一份与王笃荣签订的承包协议。原告对被告之间分包工程关系无异议,本院确认原告受雇于被告张士牛,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将工程分包给被告王笃荣,被告王笃荣又将木工部分工程分包给被告张士牛,被告王笃荣和张士牛均无分包工程资质。
2.原告主张其在工地上受伤无过错,被告有异议,认为是原告操作不当致原告受伤。原告第一次陈述受伤当天在工地上做工,原告用电锯开木条,开到第七根的时候原告用手去拿板条,电锯盘一跳把板条打到原告手上,手就受伤了。被告张士牛称当时其就在事发现场,原告电锯没有停下来就去拿模板,而且没带手套,一下就把手碰到电锯弄伤了。原告反驳被告张士牛,称是板子摆动,摆动后将原告打伤的。原、被告均没有提供其它证据证明原告受伤事实。因原告陈述相互矛盾,其称电锯盘一跳把板条打到原告手上不是事实,被告张士牛称原告手碰到电锯受伤亦与原告伤情不符。本院确认下列事实:被告张士牛在现场指挥原告开木条时,被告张士牛未注意安全管理,原告操作不当,致原告左手被木条碰伤,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和王笃荣均未尽安全管理义务。
3.被告张士牛主张其垫付原告医疗费15177.66元,另外还给了原告1000元,提供出院记录和医疗费发票复印件。原告及其他被告无异议,本院确认被告张士牛垫付原告医疗费15177.66元、另给原告1000元,合计16177.66元。
4.原告主张其左手受伤构成十级伤残,提供淮安市淮安医院司法鉴定所作出淮安医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32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1.被鉴定人王永超左拇示指骨折伴血管神经肌腱损伤,目前遗留左手功能丧失程度15分的致残程度分级为十级。2.被鉴定人王永超伤后的误工期为90日,护理期为60日(包括住院期间),营养期为60日。3.被鉴定人王永超未发现存在必须发生后期治疗费用的客观基础,故不予以评估其后期治疗费用]。原告支付鉴定费用2820元。被告张士牛和被告南通五建公司有异议,被告南通五建公司认为内容有错别字且部分措辞不当与案件事实不符。因原告的出院记录记载原告伤情是左拇示指骨折伴血管神经肌腱损伤,X片是左拇指末节左示指近节指骨部分损伤,后拟左拇示指不全离断伤收住院,出院记录与司法鉴定意见书是一致的,虽然鉴定书中有错漏字,但不影响鉴定的事实和鉴定意见,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鉴定程序或鉴定意见存在错误,被告的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该司法鉴定意见和鉴定费2820元。
5.原告主张原告系失地农民,其父母都健在,无收入,原告共有兄弟姐妹两人,提供河下街道办事处站前新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被告对原告系失地农民和拆迁户无异议,认为原告父母应该有养老保障。原告提供证据证明其父母无收入,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被告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原告系失地农民,其父母无收入,被告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赔偿原告。
本院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将工程分包给被告王笃荣,被告王笃荣又将木工部分工程分包给被告张士牛,被告王笃荣和张士牛均无分包工程资质,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和被告王笃荣应对被告张士牛施工进行安全管理。被告张士牛未尽现场指挥管理职责、原告操作不当、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和王笃荣未尽安全管理义务是原告受伤原因,综合各方过错程度,本院确定张士牛负50%责任、原告负30%责任、南通五建公司和王笃荣各负10%责任。被告张士牛垫付和给付原告费用合计16177.66元折抵其赔偿款。
被告张士牛主张其垫付原告医疗费15177.66元,原告及其他被告无异议,本院确认原告医疗费为15177.66元。
原告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50元/天*16天)、误工费18900元(210元/天*90天)、护理费6000元(100元/天*60天)、营养费1800元(30元/天*60天),被告张士牛无异议,被告南通五建公司有异议,因被告张士牛系原告的雇主,认可原告的误工费,原告主张其他费用和标准均符合相关规定,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误工费18900元、护理费6000元、营养费1800元。
原告主张残疾赔偿金87244元(43622*2),被抚养人生活费29112元(27726*21/2*10%,父亲9年、母亲12年),精神抚慰金5000元,被告有异议,因原告系失地农民,被告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赔偿原告,原告受伤构成十级伤残,原告主张上述费用符合规定,本院确认残疾赔偿金8724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9112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
原告主张鉴定费2820元,被告有异议,因原告申请的司法鉴定程序合法,被告异议不成立,本院确认鉴定费用为2820元。
综上,原告医疗费15177.6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误工费18900元、护理费6000元、营养费1800元、残疾赔偿金87244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9112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合计164033.66元,被告张士牛按50%赔偿原告82016.83元,被告南通五建公司和王笃荣各按10%赔偿原告16403.37元。被告张士牛垫付费用合计16177.66元折抵其赔偿款后,给付原告赔偿款65839.17元。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士牛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给付原告王永超赔偿款65839.17元;
二、被告南通五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给付原告王永超赔偿款16403.37元;
三、被告王笃荣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给付原告王永超赔偿款16403.37元;
四、驳回原告王永超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334元(原告王永超已预交3334元),鉴定费2820元,合计6154元,由原告王永超负担1847元,被告张士牛负担3077元,被告被告南通五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负担615元,被告王笃荣负担61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中淮
人民陪审员  宋士勇
人民陪审员  吴云平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梦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