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上海宝香速递有限公司等诉张桥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1-0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204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许宝林。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宝香速递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杰。
上诉人许宝林、上海宝香速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香速递公司)、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均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3)浦民一(民)初字第301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8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1月21日17时15分许,吴杰驾驶车主为许宝林、牌号为浙J9D156小客车沿上海市浦东新区南芦公路快速机动车道由北向南行驶至汇技路路口向东左转弯时,适遇张桥驾驶轻便摩托车沿南芦公路由南向北直行至此,两车发生碰撞,致两车损坏、张桥受伤。2013年4月26日交警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主要内容为“吴杰转弯的机动车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且左转弯时,未靠路口中心点左侧转弯,其行为分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一条第三项、第七项的规定;张桥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使用其他车辆牌号的轻便摩托车,其行为分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事发路口有信号灯控制,事发当时信号灯工作正常。交通事故的成因与事发时两车通过路口时信号灯状态有关,虽经多方调查,但事故的成因无法查清。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条的规定,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张桥受伤后,先后在上海市浦东医院、上海安泰医院有限公司进行门诊或住院治疗。2013年7月31日,张桥的伤情经上海市东方医院鉴定所鉴定,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张桥因车祸致重度颅脑损伤,经手术行双侧额颞顶部血肿清除术+去骨瓣减压术+颅内压监测术+脑室—腹腔分流术等对症治疗后,目前仍处于无意识呈植物状态生存,该损伤评定为一级伤残。酌情给予治疗休息期180日,营养期90日,护理期为终身全部护理依赖(24小时需2人护理)”。
另查明,浙J9D156小客车在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本起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商业险的保险金额为人民币(币种下同)50万元,同时购买了不计免赔特约险。
原审审理中,许宝林起诉重庆市忠县公安局“履行其他行政行为”一案,要求撤销对张桥非农业家庭户户籍登记的行政行为,后许宝林对该案申请撤回起诉。
张桥认为交通事故造成其损失为医疗费409,707.23元(具体金额以法院核实为准)、外购药11,314.01元、人血白蛋白费10,950元、医疗辅助用品费3,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轮椅)1,010元、日用品费8,352.0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240元、交通费2,248.50元、衣物损失费600元、残疾赔偿金877,0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126,200元、误工费19,462.50元、护理费732,480元、营养费3,600元、鉴定费1,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律师代理费10,000元,上述损失要求由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先行在交强险范围内全额赔偿,商业险责任范围内承担90%的赔偿责任,超出部分由吴杰承担90%的赔偿责任,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对吴杰的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主要存在两方面的争议焦点,1、关于本起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交警部门基于事故发生时张桥与吴杰各自驾车通过路口时交通信号灯的状态无法查明,对事故责任未予认定,但认定吴杰驾驶机动车左转弯时未让直行车辆行为,且未靠路口中心点左侧转弯,而张桥系无证驾驶,且驾驶的是使用其他车辆号牌的轻便摩托车。从双方各自的违法行为与本案交通事故发生之间的因果关系考虑,吴杰的违法行为与事故发生的因果关系程度略大于张桥的违法行为,故法院酌情确认由张桥自负45%的责任,吴杰承担55%的责任。2、吴杰发生交通事故时是其个人行为,还是履行宝香速递公司的职务行为。吴杰称其平时上下班的时间一般为早上8点至晚上8点,事发当时其是至南芦公路188弄5号取快递回公司的途中发生本起交通事故的,故系履行宝香速递公司的职务行为,并提交了证人证明3份、中通速递详情单3份。许宝林认可吴杰系宝香速递公司的员工,同时也认可宝香速递公司与上海中通吉速递服务有限公司系快递行业特许经营(加盟)合同关系,但对吴杰是否在取快递回公司的途中,其表示不清楚,吴杰当时应该已下班,其上下班时间公司应该有记录,对吴杰提交的证人证明的内容无法确认,对中通速递详情单的操作流程内容认为因时间较长无法提供。原审法院认为,吴杰系宝香速递公司的员工,其驾驶的肇事车辆系许宝林所有,许宝林又系宝香速递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吴杰提交的上述证据均可以佐证其事发时在取快递回公司途中,许宝林及宝香速递公司未举证证明吴杰驾驶许宝林所有的车辆外出系其个人行为,且对吴杰的上下班时间虽然认为有记录,但未提交。故法院综合上述情况确认吴杰系在履行宝香速递公司的职务过程中发生本起交通事故的。
另,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机动车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的,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均有过错的,按照其各自的过错程度分担赔偿责任。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综上,张桥的合理损失,由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先行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进行赔偿;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由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根据保险合同在商业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55%的赔偿责任,仍有不足的,由宝香速递公司承担55%的赔偿责任。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对张桥的鉴定意见提出异议,要求重新鉴定,法院依法委托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鉴定,该中心于2014年3月27日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认为“不符合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九条(重新鉴定)规定的情形”,对重新鉴定不予受理,故张桥的相应损失由法院参照原鉴定意见为准。经核定,除律师代理费外张桥损失共计为2,168,653.16元,由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付张桥120,6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余款2,048,053.16元的55%计1,126,429.24元,由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赔付张桥500,000元,由宝香速递公司赔付张桥626,429.24元。吴杰已支付张桥现金10,000元、垫付住院押金20,000元及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已支付张桥医疗费10,000元,张桥均予以认可,吴杰表示其已支付的现金及垫付的住院押金愿意作为宝香速递公司的赔偿款在本案中一并予以处理,法院予以照准。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称已垫付张桥住院押金及支付现金共计160,000元,但其提交的收条及住院押金单共计金额为66,000元,张桥对收条及住院押金单的金额予以认可,其余不予认可,故法院确认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已垫付张桥住院押金及支付现金共计66,000元,该款在本案中一并予以结算。律师代理费10,000元,由宝香速递公司负担。据此,原审法院判决:一、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付张桥120,600元;二、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付张桥500,000元;三、上海宝香速递有限公司赔付张桥各项损失共计636,429.24元(上海宝香速递有限公司已支付张桥66,000元及吴杰已支付张桥30,000元,尚需支付540,429.24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四、以上一、二项,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共计应赔付张桥620,600元(已支付张桥医疗费10,000元,尚需支付610,600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五、驳回张桥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1,554元,由张桥负担16,395元,上海宝香速递有限公司负担15,159元。
判决后,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与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均不服,先后向本院提起上诉。
许宝林与宝香速递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一并处理其已垫付的医疗费8.5万元,护理费按每日30元计算5年,张桥负事故主要责任,应自行承担60%损失,其余损失由侵权人吴杰承担。两上诉人称:被上诉人张桥并未足额提供其所主张的医疗费单据,其中还包括两上诉人垫付的8.5万元,原审法院将此项一并作为被上诉人支出的医疗费用,显属错误。被上诉人张桥既然主张轮椅费,那么其可以坐轮椅的情形与植物人的状态有明显不同。因此,上诉人对张桥的伤残等级有异议,要求重新鉴定。植物人在当前医学条件下不可能存活二十年,护理费一般以认定5年为宜。张桥在事故发生后为多取得赔偿款而非正常地变更户口登记,这是一种恶意行为,也超出了上诉人对损害后果的预期认识,违背公序良俗。故不同意对张桥的伤残赔偿金适用城镇标准。关于事故责任,张桥无牌无证的违法行为过错程度更大,且没有充分依据证明张桥是直行,因此,应该认定张桥承担主要责任。事故发生时系吴杰下班途中,并非其职务行为。
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除认为吴杰的行为构成职务行为外,认同许宝林与宝香速递公司的其余上诉请求。
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张桥在原审时的诉讼请求。上诉人称:被保险车辆为非营业用车,但在出险时被保险车辆已经过改装并从事快递运送,实际使用性质为营业用车。根据商业险条款中通用条款约定,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张桥辩称:因许宝林与宝香速递公司所述上诉理由均无充分依据,故不同意其提出的上诉请求。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提及的通用条款并非责任免除条款,不能作为其免责的依据。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不仅未尽到提示和告知义务,而且原审答辩时也未以此为由提出抗辩。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要求维持原判。
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针对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的上诉请求辩称:许宝林对保险车辆状况与性质没有隐瞒,车辆登记证及保单上均载明是自用。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提供的照片并非形成于事故发生阶段,无法证明保险车辆经过改装。事故发生后,该车辆已经过批单变更为营业车辆,保险公司为了核实保险信息向许宝林调查制作的笔录与事故无关。
被上诉人吴杰书面辩称:其是宝香速递公司员工,涉案车辆系宝香速递公司工作用车,该公司客户已证实,事故时间段、路途均是取邮件回公司途中,且车上均是快递邮件,因此,在案证据已形成证据链证明吴杰确属履行职务行为。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交警部门在对本案交通事故进行调查时,已根据涉案当事人的陈述、现场勘查情况等证据明确了机动车各方行驶方向与轨迹,并据此查明各方的违法行为。现上诉人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主张张桥不一定是直行,只是主观猜测,并无相应证据加以证明,故机动车各方的违法行为仍应以交警部门查实的情况为准。虽然事故成因无法查清,但吴杰转弯的机动车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且左转弯时未靠路口中心左侧转弯,其过错大小及与事故因果关系程度均略大于张桥无牌无证的违法行为,因此,原审法院酌情确认吴杰承担55%责任仍属合理。吴杰作为宝香速递公司员工,驾驶公司法定代表人自有车辆接送快递邮件,车辆行驶路线、工作内容均与履行职务有关,其侵权所造成的损害赔偿责任依法应由其用人单位宝香速递公司承担。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否认职务行为的认定,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在对张桥所受损失的核定中,原审法院依据当事人提交的费用凭证、单据等确认医疗费及垫付款的金额,依据充分、客观真实,可予确认。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认为另有8.5万元的垫付款被一并核定在医疗费中,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张桥在事故发生后户籍由农业家庭转为非农业家庭,在无相反证据推翻情形下,其残疾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并无不当。许宝林与宝香速递公司要求对张桥伤情重新鉴定的理由不成立,护理费参照现有鉴定意见书酌定计算20年尚属合理。综上,上诉人许宝林、宝香速递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认为保险车辆已由自用变更为营业车辆,宝香速递公司没有履行通知义务,因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交通事故,故其不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虽然涉案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明,但交警部门经多方调查,能够明确事故成因与事发时两车通过路口时信号灯状态有关,即使宝香速递公司没有通知保险公司投保车辆使用性质变更,由于在案并无证据证明交通事故是因车辆使用性质变更及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引起,因此,安诚保险上海分公司引用上述商业险通用条款约定情形请求免责,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113元,由许宝林、上海宝香速递有限公司负担8,056.50元,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负担8,056.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羊焕发
审 判 员  丁 慧
代理审判员  陈 敏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 翀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