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平阳县佳利塑料厂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0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平阳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浙0326民再14号
原审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住所地浙江省平阳县昆阳镇解放街428号永泰大厦(一至二层)。
负责人:方虹,该支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金晓、方义,均系原告员工。
原审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住所地浙江省平阳县萧江镇萧振路。
法定代表人:林国赉。
原审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平阳县萧江镇直浃河村。
法定代表人:陈时平。
原审被告: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经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林宣厂。
原审被告:林少芬,女,1988年1月20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潘平平,女,1973年4月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鲍宗川,男,1954年8月1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林月香,女,1959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林国长,男,1953年8月15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鲍柳妹,女,1959年4月23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林国赉,男,1962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刘少华,女,1962年11月7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杨德国,男,1948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被告:林冬翠,女,1951年12月18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平阳县。
原审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与原审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林少芬、潘平平、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2017)浙0326民初第7726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18年6月27日作出(2018)浙0326民监2号民事裁定,再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向本院起诉请求:1、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偿还802002015企贷字00114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金645068.10元及相应的利息及复息118073.35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复息、罚息按合同约定方式计算);2、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偿还802002015企贷字00112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金100万元,利息及复息146000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复息、罚息按合同约定方式计算);3、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偿还802002015企贷字00113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金100万元,利息及复息146000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复息、罚息按合同约定方式计算);4、被告林少芬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债务在200万元最高债权余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5、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债务在330万元最高债权余额范围承担连带责任;6、被告潘平平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债务在300万元最高债权余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7、被告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债务在330万元最高债权余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8、原告有权就被告鲍宗川、林月香所有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以折价、拍卖、变卖等形式所得价款在50万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9、原告有权就被告林国长、鲍柳妹所有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以折价、拍卖、变卖等形式所得价款在95万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10、原告有权就被告林国长、鲍柳妹所有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以折价、拍卖、变卖等形式所得价款在85万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11、原告有权就被告林国赉、刘少华所有的坐落于平阳县萧江镇庆港路98号的抵押房产以折价、拍卖、变卖等形式所得价款在79万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12、原告有权就被告林国赉、刘少华所有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以折价、拍卖、变卖等形式所得价款在80万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13、原告有权就被告杨德国、林冬翠所有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以折价、拍卖、变卖等形式所得价款在125万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14、本案的诉讼费用由各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1、2015年12月21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与原告签订802002015企贷字00114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及《协议书》,约定: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向原告借款1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5年12月17日至2018年12月17日,借款利率为月利率4.95‰(未按协议书约定还款则按月利率7.5‰计算),还款方式为到期一次性利随本清,借款人未按期支付利息,按逾期利率按月利率7.425‰计算(未按协议书约定还款则按月利率11.25‰计算);2、2015年12月21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与原告签订802002015企贷字00112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及《协议书》,约定: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向原告借款1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5年12月17日至2018年12月17日,借款利率为月利率4.95‰(未按协议书约定还款则按月利率7.5‰计算),还款方式为到期一次性利随本清,借款人未按期支付利息,按逾期利率按月利率7.425‰计算(未按协议书约定还款则按月利率11.25‰计算);3、2015年12月21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与原告签订802002015企贷字00113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及《协议书》,约定: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向原告借款1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5年12月17日至2018年12月17日,借款利率为月利率4.95‰(未按协议书约定还款则按月利率7.5‰计算),还款方式为到期一次性利随本清,借款人未按期支付利息,按逾期利率按月利率7.425‰计算(未按协议书约定还款则按月利率11.25‰计算);上述借款的保证及抵押担保为:1、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林少芬、潘平平分别与原告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自愿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所担保的最高债权余额为330万元,被告林少芬所担保的最高债权余额为200万元,被告潘平平所担保的最高债权余额为300万元,被告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所担保的最高债权余额为330万元,上述保证期间均约定为本合同生效之日起至本合同决算日后两年为止;2、被告鲍宗川、林月香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自愿提供登记于被告鲍宗川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在最高债权余额50万元的范围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3、被告林国长、鲍柳妹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自愿提供登记于被告林国长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在最高债权余额95万元的范围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4、被告林国长、鲍柳妹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自愿提供登记于被告林国长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在最高债权余额85万元的范围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5、被告林国赉、刘少华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自愿提供登记于被告林国赉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萧江镇庆港路98号的抵押房产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在最高债权余额79万元的范围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6、被告林国赉、刘少华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自愿提供登记于被告林国赉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在最高债权余额80万元的范围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7、被告杨德国、林冬翠与原告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自愿提供登记于被告杨德国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在最高债权余额125万元的范围内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上述保证担保及抵押担保均约定,担保范围均包括借款本金、利息、复息、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及实现债权的费用等。上述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签订后,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约履行上述借款的还款义务,现尚欠:1、802002015企贷字00114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金645068.10元,利息及复息118073.35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复息、罚息按合同约定方式计算);2、802002015企贷字00112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金100万元,利息及复息146000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复息、罚息按合同约定方式计算);3、802002015企贷字00113号《非自然人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金100万元,利息及复息146000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复息、罚息按合同约定方式计算)。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林少芬、潘平平、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均未履行各自的担保义务。
被告林少芬辩称:已偿还担保本金合计495005.90元,答辩人的担保责任应作相应减少。
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围绕诉讼请求提供了证据:原告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法定代表人身份信息、金融机构许可证,各被告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或居民身份证、结婚证,非自然人借款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借款借据、贷款发放明细账户、抵押物产权证明、抵押登记证明等。被告林少芬围绕答辩意见提供了证据:现金缴款单、情况说明、银行业务回单。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潘平平、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在本庭提供的举证期间内均未提供证据。原告方提供的证据经当庭出示,被告林少芬无异议,其余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质证权利。对原告提供上述证据,本院均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被告林少芬提供的证据,原告认为系被告林少芬替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还款的行为,该证据仅说明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欠款得到部分偿还,不能证明被告林少芬履行了部分担保义务。审核被告林少芬提供的证据,本院认为,被告林少芬以“还担保本金”的名义向原告偿还借款,原告方在相关的缴款凭证上加盖业务章予以确认,被告林少芬的上述行为应认定为系履行担保义务的行为,鉴于被告林少芬与原告签订的系最高额保证合同,故被告林少芬所应承担担保责任以最高额担保合同约定的200万元为限,其已偿还的款项应总债务中予以扣减。综上,本院对被告林少芬提供的证据予以认定并一并在卷佐证。
本院认定本案事实与原告陈述一致。另查明,被告林少芬已以担保本金的名义向原告偿还借款495005.90元。
本院认为: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与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签订的涉案《非自然人借款合同》,与被告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签订的涉案《最高额抵押合同》,与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潘平平、林少芬签订的涉案《最高额保证合同》等均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合法有效。在履行涉案《非自然人借款合同》的过程中,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期履行还款付息义务,已构成违约,现原告要求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偿还涉案借款本息,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提供相应抵押物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应在最高保证限额内承担抵押担保责任。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林少芬、潘平平自愿为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担保,应在合同约定的最高保证限额内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涉案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林少芬在履行担保义务时,其已偿付的还款数额应予以扣减。现原告要求上述的抵押担保人及保证担保人依照合同约定承担各自的担保责任,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林少芬、潘平平、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按缺席处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二百零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借款本金645068.10元,利息及复息118073.35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以实欠借款本金为基数,按月利率7.5‰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之后的复息以应付未付期内利息为基数,按月利率11.25‰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
二、限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借款本金100万元,利息及复息146000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以实欠借款本金为基数,按月利率7.5‰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之后的复息以应付未付期内利息为基数,按月利率11.25‰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
三、限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借款本金100万元,利息及复息146000元(暂算至2017年7月28日,之后的利息以实欠借款本金为基数,按月利率7.5‰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之后的复息以应付未付期内利息为基数,按月利率11.25‰计算至实际履行完毕之日止);
四、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4年高保字00124号)项下所担保的主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总额以330元为限;
五、被告林少芬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4年高保字00033号)项下所担保的主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总额以1504994.10元为限;
六、被告潘平平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5年高保字00298号)项下所担保的主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总额以300万元为限;
七、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期履行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则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有权就登记于被告鲍宗川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房产所有权证号:平阳县房权证肖江镇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平国用(1999)字第4-814号]以拍卖、变卖、折价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5年高抵字00204号)项下所有主债务的优先受偿总额以最高抵押担保金额50万元为限;
八、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期履行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则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有权就登记于被告林国长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房产所有权证号:平阳县房权证肖江镇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平国用(2004)字第4-59号]以拍卖、变卖、折价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5年高抵字00205号)项下所有主债务的优先受偿总额以最高抵押担保金额95万元为限;
九、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期履行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则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有权就登记于被告林国长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房产所有权证号:平阳县房权证萧江镇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平国用(2000)字第4-1107号]以拍卖、变卖、折价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5年高抵字00206号)项下所有主债务的优先受偿总额以最高抵押担保金额85万元为限;
十、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期履行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则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有权就登记于被告林国赉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房产所有权证号:平阳县房权证肖江镇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平国用(1999)字第4-2053号]以拍卖、变卖、折价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5年高抵字00207号)项下所有主债务的优先受偿总额以最高抵押担保金额79万元为限;
十一、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期履行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则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有权就登记于被告林国赉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房产所有权证号:平阳县房权证肖江镇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平国用(2004)字第4-58号]以拍卖、变卖、折价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5年高抵字00208号)项下所有主债务的优先受偿总额以最高抵押担保金额80万元为限;
十二、若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未按期履行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则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有权就被告登记于被告杨德国名下的坐落于平阳县的抵押房产[房产所有权证号:平阳县房权证肖江镇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平国用(2005)字第4-847号]以拍卖、变卖、折价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5年高抵字00209号)项下所有主债务的优先受偿总额以最高抵押担保金额125万元为限;
十三、驳回原告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昆阳支行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8320元,减半收取19160元,由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林少芬、潘平平、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负担。
本院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基本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七项为:7、被告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债务在330万元最高债权余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原审判决在判决书主文中对此没有予以判决,属于漏判,依法应予以纠正;另外原审判决的第四项“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担保的主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总额以330元为限;”,其中“330元”应为“330万元”,系笔误,本院再审一并予以纠正。
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零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本院(2017)浙0326民初7726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第八项、第九项、第十一项、第十二项、第十三项的判决。
二、变更本院(2017)浙0326民初772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第四项为:被告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山东利邦塑业有限公司对被告平阳县佳利塑料厂的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但对包括上述债务在内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编号:温银802002014年高保字00124号)项下所担保的主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的总额以330万元为限;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8320元,减半收取19160元,由平阳县佳利塑料厂、温州安多利包装有限公司、林少芬、潘平平、鲍宗川、林月香、林国长、鲍柳妹、林国赉、刘少华、杨德国、林冬翠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金海婴
审 判 员 伍增荣
审 判 员 金亮君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九日
代书记员 翁群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