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尹某甲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8-0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西省昔阳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昔刑初字第51号
公诉机关山西省昔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尹某甲,男,1983年11月27日出生,汉族,群众,初中文化,河北省邢台市邢台县人,个体经营货车运输。2015年2月2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昔阳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好杰,河北领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昔阳县人民检察院以昔检公诉刑诉(2015)4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尹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于2015年7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13日、10月29日分别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昔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毛红爱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尹某甲及其辩护人张好杰到庭参加诉讼。法庭审理中,昔阳县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9月13日建议本院对本案延期审理,本院依法决定准许。同年10月10日,昔阳县人民检察院补侦完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昔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2月6日上午11时许,被害人王某甲和王某乙驾驶红色欧曼半挂车行驶在马岭关煤检站西北500米左右拐弯处时,与迎面而来的一辆半挂车发生会车,因道路狭窄,无法通过,后王某甲下车指挥王某乙倒车避让。此时尹某乙(已不诉)驾驶的红色欧曼半挂车经过此处,看到前方堵路后,同车人员被告人尹某甲与刘某甲便下车查看。被告人尹某甲辱骂王某乙驾驶技术差,继而与王某甲发生口角并推打在一起。王某乙与尹某乙见状后,分别下车,尹某甲、尹某乙与王某乙、王某甲四人揪扯在一起。期间,被告人尹某甲持铁棍将王某乙头部打伤,将王某甲胳膊打伤。经昔阳县公安局法医鉴定,王某乙头部右侧额颞顶部硬膜外血肿、硬膜下血肿构成重伤;王某甲左尺骨粉碎性骨折及左桡骨小头脱位构成轻伤。公诉机关针对以上指控事实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指认笔录等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尹某甲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尹某甲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属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尹某甲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当庭予以供认,未发表辩护意见。其辩护人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被告人尹某甲属于防卫过当;被害人对案件发生存在重大过错;被告人尹某甲具有自首、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系初犯、偶犯、一贯表现良好等减轻、从轻量刑情节,请求对其适用缓刑。被告人尹某甲及其辩护人向法庭提供收条两份,证实:2013年12月10日,被害人王某乙的家属收到尹某甲家属垫付的医疗费3万元。2015年1月28日,王某乙收到孟某乙代尹某甲和尹某乙交付的赔偿款20万元。公诉机关对以上证据表示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6日上午11时许,被害人王某乙驾驶红色欧曼半挂车(内乘被害人王某甲)行驶至马岭关煤检站西北500米左右拐弯处时,与迎面行驶而来的一辆半挂车发生会车,因道路狭窄,无法通过,后王某甲下车指挥王某乙倒车避让。此时,尹某乙(已不诉)驾驶红色欧曼半挂车经过此处,看到前方堵路后,同车人员被告人尹某甲与刘某甲下车查看。被告人尹某甲辱骂被害人王某乙驾驶技术差,继而与被害人王某甲发生口角并推打在一起。王某乙与尹某乙见状后,分别下车,尹某甲、尹某乙与王某乙、王某甲四人揪扯在一起。期间,被告人尹某甲持铁棍将被害人王某乙头部打伤,将被害人王某甲胳膊打伤。经昔阳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王某乙头部右侧额颞顶部硬膜外血肿、硬膜下血肿,构成重伤;被害人王某甲左尺骨粉碎性骨折及左桡骨小头脱位,构成轻伤。
另查明:2013年12月10日,被害人王某乙的家属收到尹某甲家属垫付的医疗费3万元。2015年1月28日,孟某乙(尹某甲之妻)代被告人尹某甲和尹某乙与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达成赔偿协议,尹某甲、尹某乙赔偿王某乙、王某甲共计人民币73万元,其中赔偿王某乙70万元、赔偿王某甲3万元,并已履行完毕。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对被告人尹某甲表示谅解。
又查明:2013年12月24日,被告人尹某甲被昔阳县公安局列为网上在逃人员。2015年2月2日,被告人尹某甲主动到昔阳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受案登记表证实:2013年12月6日11时57分,昔阳县公安局接到王某甲报案称,当日上午11时50分左右,在马岭关煤焦检查站以西200米左右的拐弯处,其和王某乙驾驶的欧曼半挂车与一辆迎面来的欧曼半挂车在会车时发生了口角,后迎面来的车上的年轻人又叫来一名手持铁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和一名手持铁锤的中年人,三人持械对其和王某乙进行了殴打,致使二人受伤住院。
2、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证实:2013年12月24日,被告人尹某甲被列为网上在逃人员。
3、归案情况说明证实:2013年12月6日11时50分许,昔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王某甲报案称,在马岭关煤焦检查站附近的公路上自己和表弟王某乙被人殴打致伤。接警后,110指挥中心迅速指令皋落派出所出警处置。当日下午5时许,皋落派出所向该局刑侦大队反馈称,受害人王某乙伤势较重,正在进行开颅手术,伤情可能构成重伤,建议由该队查处。后该队经请示局领导后速派员进行查处。经现场勘验和调查走访,发现尹某甲和尹某乙有重大作案嫌疑。2015年2月2日,尹某甲主动到昔阳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4、户籍证明信证实:被告人尹某甲的基本身份信息。
5、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方位示意图及照片证实:2013年12月7日9时55分至11时45分,昔阳县公安局技术中队工作人员对发生在昔阳县马岭关煤焦检查站附近公路上的故意伤害案现场进行了勘查。现场位于昔阳县皋落镇疙瘩店村马岭关煤焦检查站向西北500米左右的公路(留马线)上。该路段为急弯下坡路段,整体走向由北向南,公路的两边是高山。由于该路段是山西省的一个出省口,过往大车比较多,现场破坏严重,未提取到痕迹物证。
6、住院病历复印件三份及照片证实:2013年12月6日,被害人王某乙入住邢台市心血管病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右侧颞顶部硬膜外血肿、右侧额颞顶硬膜下血肿、右侧顶叶脑挫裂伤等,同年12月24日出院并转入邢台市人民医院治疗,主要诊断为左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2014年1月18日出院。2013年12月6日,被害人王某甲入住邢台县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左尺骨粉碎性骨折、左桡骨小头脱位,同年12月20日出院。
7、山西省昔阳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二份、情况说明二份及照片证实:被害人王某甲外伤致左尺骨粉碎性骨折及左桡骨小头脱位,其损伤为轻伤。被害人王某乙头部外伤致右侧额颞顶部硬膜外血肿、硬膜下血肿形成,其损伤为重伤。
8、昔阳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情况说明证实:根据邢台县医院住院病案记载,结合医院影像学资料(X片)中左尺骨、桡骨的骨折形态,分析认为,王某甲左前臂损伤符合易挥动、质地较硬的钝器打击所致,金属棍棒类工具可以形成。根据邢台市心血管病医院住院病案记载的王某乙头部的损伤情况,分析认为,王某乙头部损伤,金属棍棒类工具打击可以形成。
9、残疾人证证实:被害人王某乙系精神残疾二级,2015年3月23日由邢台市残疾人联合会下发残疾人证。
10、被害人王某乙的陈述证实:我和王某甲合伙经营红色欧曼半挂运输车。2013年12月6日,我们从邢台出发到和顺装煤,上午11点半左右,我开车刚过了马岭关煤焦检查站没多远的一个左拐弯处,因为这个弯很急,对面又来了一辆半挂货车,我就将车停下,对面的车也停了下来。王某甲从副驾驶座下去指挥我倒车。倒车过程中,有一个人(尹某甲)过来骂我,王某甲和他吵了起来。我从倒车镜看到两、三个人朝王某甲跑过去,其中一人拿着铁锤、一人拿着铁棍,其他人记不清拿什么东西。我再回头看时,见一个年轻男子拿铁棍朝王某甲胸脯打了一下,王某甲趴到了地上。我赶紧下去看,准备扶王某甲上车,这时有人用铁棍敲了我的后背一下,我起身去夺铁棍,不知谁用铁锤敲了我的脑袋一下,我的头流了很多血,返回车上去拿毛巾捂头,然后又下车,有路人把我车上卧铺的被子拿到路上,我趴到被子上,手捂着头,血一直在流。后来我记得路人把我抬到往邢台方向走的一辆自卸车上。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邢台县第三人民医院)的病床上了。
11、王某乙辨认笔录三份证实:经对三组十二张不同男性的免冠照片分别进行辨认,被害人王某乙指出第一组照片中的3号男子、第二组照片中的9号男子均是当日对其殴打致伤的人,第三组照片中的7号男子是案发时在场的一名男子。第一组照片中的3号男子是尹某乙,第二组照片中的9号男子是被告人尹某甲,第三组照片中的7号男子是刘某甲。
12、被害人王某甲的陈述证实:我和王某乙合伙经营红色欧曼半挂车跑运输。2013年12月6日,我们驾车从邢台往和顺去装煤,上午11点半左右,王某乙驾车,我在副驾驶座上坐着,走到刚过了马岭关煤检站200多米的一个拐弯处时,因路面狭窄,迎面来了一辆红色欧曼车,我们两车不能会车,于是都停了车。我下车查看情况,看到我的车后面又来了来辆红色欧曼前四后八车,我先指挥这辆车往后面倒了倒,又指挥王某乙把我们的半挂车往右边靠。这时,对面那辆半挂车上下来个三十岁左右的河北口音男子(刘某甲)骂我们,虎军听见就把车停下来坐在车上和对方对骂。骂了一会儿,那名男子往我们车跟前走,想要动手打虎军,我赶紧过去将他拦住,他就用拳头杵打我的脸和上身,我一边推他一边躲闪,他朝自己车后方喊“过来几个人,给我打”。之后,从车后方过来两个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尹某甲)手里拿一根铁棍,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尹某乙)手里拿个铁锤。这时,王某乙也从车上下来,站在我的右后方。我拦着的这个男子还继续殴打我,我后退的时候扭头发现尹某甲和尹某乙在用铁棍和铁锤殴打王某乙。在我招架打我的这个人时,尹某甲用铁棍朝我左臂打了一下,又朝我的脊背和屁股上打了三、四下,后绕到我的侧面用力打了我的胸部一下,我头晕摔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听见王某乙在喊我,我慢慢起来,在我们车上的驾驶室位置找到了他,看见他满脸都是血,头部还在流血,他自己用一块毛巾捂着头。我下车先将对方驾驶的红色欧曼半挂车的车牌号记住,然后拨打了110报警电话,让朋友张某某帮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之后我扶着王某乙拦了一辆往邢台方向的大车,走到快到河北界的地方碰上来接我们的两辆120急救车。
13、王某甲辨认笔录三份证实:经对三组十二张不同男性的免冠照片分别进行辨认,被害人王某甲指出第一组照片中的9号男子、第二组照片中的3号男子均是当日对其殴打致伤的人,第三组照片中的5号男子是案发时对其实施殴打的除尹某甲和尹某乙外的那名陌生男子。第一组照片中的9号男子是被告人尹某甲,第二组照片中的3号男子是尹某乙,第三组照片中的5号男子是刘某甲。
14、证人张某某的证言证实:我和王某乙是一个村的。2013年12月6日,我和刘某乙驾驶着一辆车、王某乙和王某甲驾驶着一辆车沿疙瘩店这条路一起从河北往山西方向行驶。王某乙和王某甲的车在前面,我和他们的车分开了一段距离。经过马岭关煤检站后向西行驶了大约一里路,发生了堵车。停了一会儿,我下车去查看情况,向前走了五、六十米远,看见前面路上三个人围着王某甲在打,其中一个年轻人(尹某甲)手拿一根铁棍朝王某甲上身打,一个老头(尹某乙)也朝王某甲打,记不得他是否拿着东西,还有个年轻人(刘某甲)没有拿着东西。我赶紧返回我车上拿手机准备报案。拿上手机到了王某甲跟前时,那三个人已经不在了,王某甲在路边躺着。我喊了他几声,王某甲才睁开眼睛说先看看王某乙怎么回事。我在王某乙的车上找到了他,他在驾驶室坐着,手里拿着毛巾捂着头,脸上、身上都是血。王某甲说“王某乙倒车时,对方车上的人开始骂了,我和对方车上的人理论了几句”。我打了山西的110和河北的120。王某乙说“我得下车躺在路上不能让对方的车跑了”。我和王某甲将王某乙从车上扶下来,在地上铺了个被子,王某乙躺在被子上。我先找了一辆翻斗车,和王某乙、王某甲三人坐着翻斗车返回河北,把王某乙送到邢台县宋家庄医院。
15、证人朱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12月的一天中午,我和朋友樊某某一起分别驾驶两辆半挂车从河北往和顺返,行驶到刚过了马岭关煤焦检查站大概300米远的地方,发现前面堵车了,就下去查看情况,见有辆河北牌照的红色欧曼半挂车占了马路的中线,迎面也是一辆红色欧曼半挂车(重车),堵在那里不能会车了。空车旁站着几个人在帮忙指挥这辆往山西方向行驶的红色半挂空车往后倒,倒了几次没有到预定的地方,旁边一个胖胖的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尹某甲)急了,用河北话骂正在倒车的男子(王某乙),旁边一个指挥倒车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王某甲)和尹某甲吵了几句并互相推打在一起。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尹某乙)拿着一个东西边跑边骂从堵住的重车后面跑了过来,并用手里拿着的东西和尹某甲一起打王某甲,三个人扭打在一起。王某乙从车上拿着一根撬棍下来,朝尹某甲打去,但没打着,反被尹某甲夺去撬棍。尹某甲用撬棍殴打王某乙,记不清打了几下、打在什么部位,直到将王某乙打倒在地上。尹某乙不知怎样被王某甲按在地上殴打,手里拿着的东西也不见了。于是尹某甲就又用撬棍朝王某甲脑袋打了一下,打倒在地。王某乙和王某甲其中一人脑袋被打破流血。我和樊某某就一起离开了。
16、朱某某辨认笔录二份证实:经对两组十二张不同男性的免冠照片进行辨认,朱某某指出(一)组照片中的12号男子是手持撬棍殴打他人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二)组照片中的8号男子是手持不明物体殴打他人的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一)组照片中的12号男子是被告人尹某甲,(二)组照片中的8号男子是尹某乙。
17、证人樊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底冬天的一天,我与朱某某等人一块开着几辆拉煤车卸完货从河北返到了马岭关煤检站,沿上山的路往前走了有二百多米远,来到一拐弯处,看见一辆拉煤的重车被一辆上坡的半挂空车堵着过不来,有人帮忙协调半挂车后面的一辆翻斗车倒车让出一段距离,有一个人(王某甲)在指挥半挂车倒车,还有一个年轻男子(刘某甲)和一个较胖的男子(尹某甲)也在帮忙指挥。但这辆半挂车倒了一会儿,拉煤重车还是过不了拐弯处,不知因为什么,刘某甲、尹某甲和王某甲吵了起来,还推打在一起,尹某甲揪住王某甲的上衣,刘某甲朝王某甲的头、脸、上身杵打。开半挂车的司机(王某乙)看见尹某甲和刘某甲杵打自己的同伴,就停车下来,手里还拿了一根铁棍,朝尹某甲打过去,尹某甲夺过铁棍,准备打王某乙时,王某乙朝下坡的煤检站方向跑了。这时,又从坡上跑下来一个五、六十岁的老汉(尹某乙),记不得他手里拿的是铁锤还是石头,嘴里喊着“谁打架了?”,并去追王某乙,没追上就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但没砸着王某乙。突然,尹某乙滑了一下,摔倒在地上,王某乙返回来把尹某乙摁在地上,两人在不停地揪扯。尹某甲看到后提着铁棍到了他们跟前,用铁棍朝王某乙头上砸了一下,王某乙头上流了血,蹲在地上不动。这时,我看见王某甲手捂着胳膊在地上打滚,应该是挨打了。四、五分钟后,王某乙回到半挂车驾驶室打电话。我返回了自己车上。
18、樊某某辨认笔录二份证实:经对两组十二张不同男性的免冠照片进行辨认,樊某某指出(一)组照片中的12号男子是手持撬棍对半挂车司机殴打致伤的较胖的男子,(二)组照片中的8号男子是手持铁锤疑似物扔向半挂车司机的老汉,但不能确定。(一)组照片中的12号男子是被告人尹某甲,(二)组照片中的8号男子是尹某乙。经对两组十二张不同男性的免冠照片进行辨认,樊某某指出(一)组照片中的4号男子是被殴打致伤的指挥倒车的男子,(二)组照片中的7号男子是头部被殴打致伤的半挂车司机。(一)组照片中的4号男子是被害人王某甲,(二)组照片中的7号男子是被害人王某乙。
19、证人李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的一天,当时天已经很冷了,我准备开车到和顺露天矿装煤,刚过了昔阳县马岭关煤焦检查站不远就堵了车。停车之后,我下车去看怎么回事,看见尹某甲在堵车的地方让一辆红色欧曼半挂车往后倒,半挂车下面还站着一个人在指挥倒车(王某甲)。半挂车司机(王某乙)没有顺着边倒直,尹某甲就对王某乙喊了几句,王某甲就和尹某甲推搡起来,这时王某乙也从车上下来,三人推搡在一起。推搡过程中,尹某甲的父亲(尹某乙)过来了。我赶紧往开拉架。王某乙返回自己车上的副驾驶位置,再看到他时见他手里拿着一根撬棍,和尹某甲对骂起来。王某乙用撬棍朝尹某甲身上打了一下,二人扭打在一起,尹某甲夺过了撬棍,用撬棍打了王某甲的胳膊一下,王某甲倒在地上。王某乙把尹某乙摁在地上打,尹某甲看到后就拿着撬棍去打王某乙,没有看清打到哪里,但王某乙起来时脑袋流着血。然后,王某乙返回自己车上的驾驶座。尹某甲和尹某乙都走了。王某甲从地上起来,让王某乙下来,并找了车上的铺盖让王某乙躺在上车。后来还有一个人帮着把王某乙抬到一辆翻斗车上,王某甲和王某乙坐这辆车走了。现场还有一名男子刚开始是拉架的,双方打起来之后就站到边上了。
20、李某某辨认笔录证实:经对一组十二张不同男性的免冠照片进行辨认,李某某指出该组照片中的(4)号男子是当天在现场指挥倒车并且胳膊被打伤的男子。该组照片中的(4)男子是被害人王某甲。
21、证人赵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12月份,我听说尹某甲因为打架出了事。我就到尹某甲家看怎么回事,他老婆孟某乙跟我说“看看谁当时在现场,问问是怎么回事”。经打听,朱某某当时在现场,我还联系了“小彦”(王彦庆),那时才听说樊某某也在打架现场,后来我就把朱某某和樊某某的联系方式都给了孟某甲(尹某甲的岳父)。之后就是他们自己联系的。
22、证人孟某乙的证言证实:2013年12月份的时候,赵某某来我家问我尹某甲的事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知道赵某某也是跑大车的,就让他帮忙问问当时有谁在现场、怎么回事。后来,赵某某说找到两个当时在场的人。让他们去公安局作证都是我父亲孟某甲和赵某某联系的。
23、证人孟某甲的证言证实:2014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女儿说赵某某给联系下两个人,是发生打架事件时在场的两个人,还听说是对方先动的手。我们请的张律师说最好让证人到公安局作证。我就给这两个人电话联系,让张律师开车接他们到昔阳县公安局作证。
24、证人刘某甲的证言证实:2013年7月,我经人介绍给尹某乙跟车跑运输。2013年12月份的一天,我和尹某乙从和顺装上煤往邢台走,从和顺回来时,尹某乙开车,我和他儿子尹某甲都在车上,尹某甲当时是跟着车去和顺结算运费的。快到昔阳县马岭关煤检站时,从邢台方向上来一辆红色欧曼半挂车,因路的弯比较急,加上对面那辆欧曼半挂车不给我们前面的那辆半挂重车让路,就堵车了。十几分钟后,尹某甲下车去看怎么回事,我也跟着下车去车后面解苫布。我叠完苫布正准备把苫布放好时,看见尹某甲和对面那辆红色欧曼半挂车上跟车的那个人(王某甲)发生争吵,后来还推搡起来,我赶紧去拉架。红色欧曼半挂车的司机(王某乙)也下来了,朝我嘴上打了一拳。我就站到一边没有再拉架。王某乙又去打尹某甲,朝尹某甲头上打了两、三拳之后,王某乙回到他车的副驾驶位置拿了一根撬棍,朝尹某甲背上打了三、四下,当时尹某甲正在和王某甲撕打,被打之后,尹某甲去夺王某乙手里的撬棍,他们三人就在一起抢撬棍,不知因为什么,王某乙站到路边,然后就剩下王某乙和尹某甲在抢撬棍。这时尹某乙下了车,他还没走到打架现场,王某乙就先上去把尹某乙推倒并骑在尹某乙身上用拳头打尹某乙,这时尹某甲从王某甲手中把撬棍抢到自己手里,用撬棍打王某甲,王某甲用左胳膊挡了一下,就躺在路边不动了。尹某甲又举着撬棍要打王某乙,王某乙抬头看见后下意识躲了一下,但没躲开,撬棍打在了王某乙头上。王某乙一手捂着头,一手用手机打电话,后来回到车上继续打电话。王某甲也从路边站了起来。尹某甲步行往邢台方向走了,后来尹某乙往山西方向走,我步行往邢台方向走,快到煤检站时拦了一辆车回了家。
25、证人尹某乙的证言证实:2013年12月份的一天,我儿子尹某甲去和顺结算运费,回来时我开着我的红色欧曼半挂车,尹某甲和我的司机刘某甲在副驾驶位置坐着。快到昔阳县马岭关煤检站时,对面上来的一辆红色半挂车在拐弯时与我前面一辆半挂重车对了头,造成堵车。刘某甲先下车去疏通道路,过了大约二、三分钟,我儿子尹某甲跟着下了车。又过了二、三分钟,我看见对面那辆红色半挂车上的一名男子(王某乙)两手举着一根撬棍下来了,我赶紧下车去看。到会车地方时,我看见对方的两名男子和尹某甲、刘某甲已经打在一起,我喊了一声“不要打架”,就赶紧去拉对方那名身材比较高大的男子(王某乙),但我被他甩倒在地上,他骑到我身上,搧了我一巴掌。尹某甲看我被打,就拿着一根撬棍在王某乙头上打了一下,王某乙的头上流血了。尹某甲和刘某甲一起跑了。我看到王某乙起身去了他们车上的驾驶座那里,听见他报警后,我也赶紧跑了。
26、尹某乙现场指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尹某乙指认昔阳县皋落镇疙瘩店昔阳通往邢台的公路上马岭关煤检站西北约五百米的一个弯道处是当时殴打王某乙和王某甲的地点。
27、被告人尹某甲的供述证实:2015年2月2日到昔阳县公安局投案自首。2013年12月的一天上午,我父亲尹某乙和刘某甲驾驶红色欧曼半挂货车在山西和顺县装上煤沿疙瘩店这条路向河北行驶,我乘车到山西算运费。我父亲开车,我和刘某甲在副驾驶坐着。行驶到距离马岭关煤检站大约几百米的一处下坡拐弯路段时,由于路面较窄,对面上坡行驶过来的一辆半挂货车把路提前占了,致使我们前面行驶的那辆半挂货车无法行驶。等了一会儿,我下车去查看,见会车点周围站着三、四个人,有一个人(王某甲)在指挥上坡的这辆半挂车倒车,但这辆车就是不往路边靠,下坡的车还是过不去。我怀疑上坡的这辆半挂空车是故意不向路边靠,就上前骂这辆半挂车的司机(王某乙),我俩吵了起来。王某甲听到后也和我吵了起来,王某乙也下车和我争吵。王某甲用手推了我一下,我也动手推他,王某乙又动手推我。后来,王某乙返回车上从副驾驶室拿出一根二尺左右的撬棍。这时,刘某甲过来拉着王某甲不让打架。王某乙拿撬棍朝我胳膊上打了一下,这时我听见父亲尹某乙喊了句“不要打架”。我从王某乙手中夺过撬棍。我父亲也过来拉架。王某甲还扑过来打我,我拿撬棍打到了王某甲的左胳膊上,他抱着胳膊躺在了地上。我回过头时,见王某乙骑在我父亲身上打,就拿起撬棍朝王某乙后背上打,王某乙正好抬起头,撬棍打在了他的头上。王某乙站起来后,回他的车上开始打电话。我见王某乙头上流出了血,我想肯定是被我打伤了,我有点害怕,就步行下坡拦了一辆拉煤车赶紧跑了。
28、尹某甲现场指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尹某甲指认昔阳县皋落镇疙瘩店村昔阳通往邢台的公路上马岭关煤检站西北约五百米的一个弯道处是其打伤王某乙和王某甲的地点。
29、赔偿协议书证实:2015年1月28日,孟某乙(尹某甲之妻)代被告人尹某甲和尹某乙与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达成赔偿协议,尹某甲、尹某乙赔偿王某乙、王某甲共计人民币73万元,其中赔偿王某乙70万元、赔偿王某甲3万元。赔偿款由王某乙领取,之后转交王某甲。
30、收条证实:2015年1月31日,王某乙收到孟某乙代被告人尹某甲和尹某乙交来的赔偿款30万元。
31、山西省行政事业单位资金往来结算票据及领条证实:2015年8月4日,昔阳县公安局收到被告人尹某甲赔偿款23万元。同年10月21日,王某乙从昔阳县公安局领走赔偿款23万元。
32、谅解书两份证实: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均对被告人尹某甲表示谅解。
上述证据经法庭质证,被告人尹某甲及其辩护人对证据10、证据12提出异议称撬棍是王某乙车上的,对其余证据均表示无异议。针对该异议意见,被告人尹某甲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佐证,故对该异议意见不予采信。公诉机关围绕指控犯罪事实而向法庭提供的以上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且相互关联,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该系列证据并与被告人的法庭供述互相印证,足以认定。
对于被告人尹某甲及其辩护人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收条两份,经查,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故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尹某甲与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在发生堵车后因疏通车辆事宜发生争执,期间被告人尹某甲对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进行殴打,致被害人王某乙的损伤构成重伤、被害人王某甲的损伤构成轻伤。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损害了他人的身体健康,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予以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尹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之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被告人尹某甲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对于被告人尹某甲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尹某甲属于防卫过当”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尹某甲在疏通拥堵车辆过程中与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发生口角,继而相互推打在一起,期间致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受伤,并非是为使本人或他人的人身、财产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也谈不上防卫过当,故对该项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尹某甲的辩护人所提“被害人对案件发生存在重大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尹某甲因嫌被害人王某乙驾驶技术差而先对王某乙进行辱骂,之后王某甲、王某乙才与尹某甲发生争执、推打,故被害人王某乙、王某甲对案件发生并无重大过错,故对该项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尹某甲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尹某甲具有自首、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系初犯、偶犯、一贯表现良好”的辩护意见,与本院经审理查明认定的事实一致,故依法予以采纳。
综合考虑被告人尹某甲的此次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已取得被害人的谅解,确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经调查,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可对其宣告缓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尹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李海青
审 判 员  王少珺
人民陪审员  杨淑雅

二〇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关 玲
附:判决所依据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