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陈桃、魏康康、陈松涛等聚众斗殴;故意伤害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7
  • 案    号: (2018)闽05刑终1466号
  • 审理法院: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文书类型: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文书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闽05刑终1466号
原公诉机关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桃(绰号“桃子”),男,1998年12月5日出生于贵州省织金县,彝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织金县。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8年4月4日被抓获并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晋江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松涛(绰号“小土”、“小土狗”),男,1995年10月24日出生于贵州省织金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织金县。曾因犯贩卖毒品罪于2015年11月4日被晋江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2016年5月3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8年1月3日被抓获并被刑事拘留,同月5日被变更为监视居住,同年7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晋江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魏康康(又名魏康),男,1998年2月20日出生于��州省平坝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平坝县。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8年5月15日被抓获并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晋江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赵福奎(绰号“阿豪”),男,1984年3月5日出生于贵州省仁怀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家住仁怀市。曾因赌博、殴打他人分别于2017年10月11日、2018年4月28日被晋江市公安局行政处罚。现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于2018年5月12日被抓获并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晋江市看守所。
晋江市人民法院审理晋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桃、魏康康、陈松涛犯聚众斗殴罪、原审被告人赵福奎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8年8月23日作出(2018)闽0582刑初190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陈桃、陈松涛均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分别讯问上诉人陈桃、陈松涛,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7年12月31日23时许,被告人陈桃、魏康康及陈某(另案处理)等人在晋江市陈埭镇洋埭村鞋都路1847号“湘正府”饭店消费时,陈某与在该饭店参加韩某2女儿满月酒的一客人因琐事发生争吵,后双方被人劝息。被告人陈桃、魏康康及陈某离开饭店后觉得无端受欺,心生恶气,便在晋江市“东盛购物广场”前烤鱼摊旁合意纠集人员打架报复,随后被告人魏康康纠集被告人陈松涛及“宋某”等人,被告人陈桃纠集“小施”、“龙哥”等人,陈某则纠集罗某、李某、黄某、张某2、“刘某”、“小勇”等人。2018年1月1日0时许,被告人陈桃、魏康康、陈松涛及陈某等20多人窜至“湘正府”饭店门口,欲找发生纠葛的男子但未找到并被阻挡在饭店门口。后被告人陈松涛持菜刀上前欲打架被被告人魏康康拦住,被告人赵福奎见状遂伙同韩某1、韩某2等持方向盘锁、雨伞等工具冲出门口并追赶被告人陈桃、魏康康、陈松涛及陈某等人,后在“东盛购物广场”旁的巷子口追上被告人陈松涛,双方发生打架,被告人赵福奎持方向盘锁打伤被告人陈松涛,致陈松涛左尺骨粉碎性骨折;被告人陈松涛则持菜刀砍伤被害人韩某1,致韩某1右前臂开放性损伤,后被告人赵福奎等人将被告人陈松涛逼进巷子并向其投掷酒瓶、石头等物,直至被告人陈松���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被告人陈松涛左前臂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左枕部、左面部及左背部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被害人韩某1右前臂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被告人陈松涛、陈桃、赵福奎、魏康康分别于2018年1月3日、4月4日、5月12日、5月15日被警方抓获。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晋江市公安局有关破案及抓获案犯经过的报告文件、户籍证明材料、常住人口基本信息、伤者疾病证明书及病历资料、刑事判决书、罪犯档案资料、违法犯罪经历查询情况说明、行政处罚决定书等书证;被害人韩某1的陈述;证人韩某2、周某1、张某1、谢某、张某2等人的证言和同案人陈某的供述;晋江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2018)507号、558号鉴定书;辨认笔录及相关照片;监控录像及截图等。四被告人均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在一审庭审时对此亦无异��。
原判认为,被告人陈桃、魏康康、陈松涛的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被告人赵福奎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桃、魏康康组织纠集他人,是首要分子;被告人陈松涛在他人纠集下积极参与实施犯罪行为,是积极参加者,相较于被告人陈桃、魏康康罪责较轻。被告人陈桃、魏康康归案后均如实供述罪行,是坦白,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松涛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其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是坦白,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赵福奎持械伤人,本应酌情从重处罚,但其庭审中能如实供述主要罪行,自愿认罪,且因对方寻衅而引发本案,被告人陈桃、陈松涛、魏康康一方对矛盾激化有责任,予以酌情从轻处罚。据此,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陈桃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被告人魏康康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被告人陈松涛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四、被告人赵福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上诉人陈桃诉称:1.陈松涛持械与赵福奎一方斗殴时其未在场且不知情,不应认定其持械聚众斗殴;2.其因年少无知及法律意识淡薄而犯罪,且对方人员伤情非其所致,其归案后又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予进一步从轻处罚。综上,请求对其改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上诉人陈松涛诉称,其系在被赵福奎一方人员追打过程中受伤才持刀与对方打斗,属于防卫过当,其也是被害人,且是被召集参与犯罪,归案后又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陈桃、陈松涛、原审被告人魏康康犯聚众斗殴罪、原审被告人赵福奎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据以定案的证据来源合法,并经原审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可作为定案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陈桃、陈松涛、原审被告人魏康康结伙持械与他人相互殴斗,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其中,陈桃、魏康康是首要分子,陈松涛是积极参加者。原审被告人赵福奎持械故意损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关于上诉人陈桃是否属于持械聚众斗殴的问题。经查,上诉人陈桃与原审被告人魏康康等人合意打架报复并共同纠集人员到现场,且在双方打架开始之前已知晓其这方纠集而来的人员陈松涛携带作案工具菜刀,后陈松涛又系持刀与对方打���,故上诉人陈桃依法应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的共犯。其对此提出的上诉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陈松涛是否属于防卫过当的问题。经查,上诉人陈松涛系被他人纠集去打架,其携带作案工具菜刀到现场并首先持刀上前欲殴打对方人员,其与对方人员斗殴的主观故意明显,依法不属于正当防卫,故不存在防卫过当的问题。故其对此提出的上诉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上诉人陈松涛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以后五年内再犯本案之罪,是累犯,依法从重处罚。上诉人陈桃、陈松涛、原审被告人魏康康、赵福奎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予以从轻处罚。本案系因陈桃一方寻衅而引发,该方对矛盾激化负有责任,可酌情对赵福奎从轻处罚。原判在定罪量刑时,已充分考虑本案的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后果,并结合上诉人陈桃、陈松涛、��审被告人魏康康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及该三人和原审被告人赵福奎归案后的认罪、悔罪表现,对四人均作出了适当的量刑。故上诉人陈桃、陈松涛分别请求从轻处罚的相关上诉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黄卿堆
审判员  陈大银
审判员  张小燕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书记员  涂秋云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众斗殴的;
(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
(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
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审��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