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厦门永嘉欣贸易有限公司与何立明不当得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0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206民初4625号
原告:厦门永嘉欣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圆山南路661-667号(662、664除外)。
法定代表人:叶浩,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钟紫叶,女,该公司员工。
被告:何立明,男,1971年4月9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安徽省泾县,现于福建省厦门监狱服刑。
原告厦门永嘉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嘉欣公司)与被告何立明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1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5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永嘉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叶浩,被告何立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永嘉欣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何立明支付永嘉欣公司POS机结算款23600元及逾期付款利息(自2016年2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至实际付清之日止)。事实和理由:永嘉欣公司自2014年起使用何立明提供的POS机。2016年2月5日,永嘉欣公司的客户使用POS机刷卡消费三笔,合计42600元,但这三笔款项均未转入永嘉欣公司账户。何立明将POS机的结算账户更改为其控制的收款平台,经永嘉欣公司催讨,何立明支付永嘉欣公司19000元,但其占有其余23600元未归还永嘉欣公司。永嘉欣公司认为,何立明的行为损害了永嘉欣公司的合法权益,应返还结算款23600元并赔偿资金被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
何立明辩称,2016年2月5日永嘉欣公司的三笔刷卡交易因显示交易异常,银联那边冻结了款项未马上结转至永嘉欣公司账户,永嘉欣公司遂派人到何立明处要钱,并报警,何立明只好先垫付19000元给永嘉欣公司,然后通知银联将这几笔交易的款项结算至何立明账户后再转交永嘉欣公司,前述三笔刷卡款项在2016年3月底4月初左右转入何立明处,但后来何立明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继而到监狱服刑,剩余款项23600元目前无法立即支付。
永嘉欣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已组织证据交换和质证。何立明未提交证据。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永嘉欣公司自2014年起使用何立明提供的POS机。2016年2月5日,永嘉欣公司的客户使用POS机刷卡消费三笔,金额分别为12000元、15000元、15600元,但这三笔款项没有转入永嘉欣公司的收款账户,后由何立明通过变更POS机结算账户后占有这三笔款项。
何立明已返还永嘉欣公司19000元,尚余23600元未返还。
本院认为,何立明占有永嘉欣公司应得结算款,没有合法依据,属不当得利,应予返还,则何立明应返还永嘉欣公司23600元,并赔偿永嘉欣公司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因何立明未举证证明其实际占有款项的时间,本院对永嘉欣公司主张的,自刷卡交易发生后的2016年2月14日起算利息损失,予以照准。何立明应自2016年2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利息给永嘉欣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何立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返还厦门永嘉欣贸易有限公司不当得利23600元,并支付占有该笔资金期间的利息(以23600元为基数,自2016年2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99元,由何立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婧怡
人民陪审员  林月琼
人民陪审员  肖育京

二〇一七年六月七日
书 记 员  谢逸萱
附页:
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八十四条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
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
第九十二条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
本案申请执行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