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王永祥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徐商终字第0059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孟洪洋,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毛峰,江苏金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永祥。
委托代理人黄月兰,江苏徐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永祥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2014)新商初字第001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9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4年10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平安财保徐州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毛峰、被上诉人王永祥的委托代理人黄月兰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永祥原审诉称:2011年11月9日17时许,我驾驶在平安财保徐州公司投保了商业险及交强险的丰田牌轿车,行驶至新沂市窑湾镇杨场村东西水泥路交叉路口时,与赵节刚驾驶的大阳牌正三轮摩托车相撞,事故造成二车损坏、赵节刚身体损伤,该事故经公安交警大队认定,我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赵节刚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我的车辆损坏,我支付修理费10728元,施救费680元,同时负担了赵节刚起诉我的案件受理费1458元,合计支出费用12866元。后我向平安财保徐州公司理赔,平安财保徐州公司一直推脱,因此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平安财保徐州公司支付我保险金12866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原审答辩称:事故发生时王永祥的车辆无公安机关核发的有效号牌,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免责事由;同时,王永祥起诉的车辆损失及施救费部分偏高,诉讼费用本身属于王永祥自身应当承担的,不属我公司赔偿范围。此前赵节刚诉王永祥及我公司一案,我公司目前正在江苏省省高院申诉,请求法院驳回王永祥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1月7日,王永祥以17.56万元的价格从新沂市达骏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买了一辆丰田GTM7200GB轿车,未到公安机关办理机动车车辆登记,亦未取得临时号牌。同日,王永祥为该车在平安财保徐州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其中商业险中车辆损失险的保险金额为17.56万元,附加不计免赔条款,保险期间自2011年11月8日至2012年11月7日。该车辆损失险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除非另有约定,发生保险事故时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合法有效的行驶证、号牌、临时号牌或临时移动,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该条款与其他条款在形式上并无任何显著区别,保险单中亦无特别约定的内容。2011年11月9日17时50分许,王永祥驾驶该无号牌丰田GTM7200GB轿车沿新沂市古镇大道由北向南行驶至新沂市窑湾镇杨场村东西水泥路交叉路口向左转弯时,遇相对方向赵节刚驾驶的无号牌大阳牌正三轮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致赵节刚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该事故经新沂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王永祥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赵节刚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王永祥的车辆在徐州润东之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进行了修理,支付了修理费10728元。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对修理费持有异议,但未申请鉴定。王永祥另支付施救费680元。赵节刚因受伤及车辆损坏,曾提起诉讼,要求王永祥及平安财保徐州公司赔偿,原审法院于2013年9月2日作出(2013)新民窑初字第006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平安财保徐州公司赔偿赵节刚137603.23元,驳回赵节刚对王永祥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58元,王永祥负担1184元。后王永祥向平安财保徐州公司理赔未果,故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王永祥、平安财保徐州公司之间签订的机动车车辆损失险保险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具有签订和履行该保险合同的主体资格,且合同的内容未违反有关法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王永祥向平安财保徐州公司投保时,其车辆未办理机动车车辆登记,亦未取得临时号牌,此时,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应对未办理机动车车辆登记、未取得临时号牌等相关免责条款向王永祥进行提示及明确说明,以便让王永祥知晓此种情形的法律后果,进而决定其是否在此情况下是否投保。平安财保徐州公司提供的保险条款从形式上看系格式条款,内容繁多,字体很小,诉争的免责条款与其他条款在形式上并无任何显著区别,不足以引起投保人的注意,平安财保徐州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以合理的方式对该免责条款作了提示及明确说明,因此,该免责条款对王永祥不具有约束力,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应按合同约定承担保险责任。平安财保徐州公司辩称的免责理由不足,该院不予采纳。王永祥主张的车辆损失10728元,提供了修理费发票,该损失已实际产生,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对修理费的数额虽持有异议,但不申请鉴定,故对王永祥主张的修理费的数额,该院予以认定。因王永祥投保了不计免赔,故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应全额赔付王永祥的车辆损失10728元。王永祥主张的施救费680元,系王永祥为减少保险车辆的损失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有合法的票据予以证实,该费用依法应由平安财保徐州公司承担。王永祥主张其承担的赵节刚案件中的诉讼费,因该费用系王永祥在侵权纠纷案件中所承担的费用,不属本案保险合同的赔偿范围,该院不予支持。综上,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王永祥保险金10728元,施救费680元,合计11408元;二、驳回王永祥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22元,王永祥负担14元,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负担108元(王永祥已预交,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负担的部分于履行付款义务时一并给付王永祥)。
原审判决送达后,平安财保徐州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在被上诉人投保时已经就相关免责条款对其进行了告知。被上诉人驾驶没有临时牌照的车辆上路发生交通事故属于上诉人的免责事由,上诉人不应当承担相应的保险理赔责任,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诉请,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王永祥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未提供新证据。
二审期间被上诉人提供如下新证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932号民事裁定书一份(复印件),欲证明上诉人以本案属于其免责事由为由不应承担保险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上诉人对于该证据质证意见如下:对于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认为和本案没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上诉人提交的该份证据客观真实,且被上诉人对于真实性亦无异议,可以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本院二审期间另查明:平安财保徐州公司因与赵节刚、王永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3)徐民终字第2280号民事判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平安财保徐州公司未有就其提供的格式条款的免责事由向王永祥尽到明确说明义务,因此该案所涉的“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车辆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合法有效的行驶证、号牌或临时移动号牌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的条款对王永祥不发生效力,平安财保徐州公司要求免责的主张不能成立,因此裁定驳回了平安财保徐州公司的再审申请。本院查明的其余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上诉人是否就本案所涉免责条款向被上诉人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
本院认为:上诉人未就本案所涉免责条款向被上诉人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其应当承担相应的保险理赔责任,理由如下:被上诉人在2011年11月7日,就本案所涉车损险与(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932号案所涉商业三者险一同在上诉人处办理了保险业务,上诉人了出具了包含上述两险种在内的一份保单,同时向被上诉人交付了包含上述两险种在内的一份格式条款,即上述商业三者险与车损险系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双方在一个保险流程中一并办理的。(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932号案所涉商业三者险与本案所涉车损险均有“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车辆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合法有效的行驶证、号牌或临时移动号牌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的免责约定,而就上述免责条款,上诉人是否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已经生效的(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932号民事裁定书中作出了明确的认定,即上诉人未就该免责条款尽到明确说明义务,该条款对被上诉人不发生法律效力。因此,上诉人基于同一保险流程所交付的具有相同免责事由的免责条款再次主张免责,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当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3元,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冯昭玖
审 判 员  李清爱
代理审判员  汪佩建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思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