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山金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与江门市精塑表面处理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705民初3334号
原告:中山金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山市港口镇港口大道三号二楼206房。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2000MA4WWPRR9E。
法定代表人:卢咏祥,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绍安,广东天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锦丽,广东天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门市精塑表面处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江门市新会区崖门镇新财富环保电镀基地第二期202座第二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70509706355XQ。
法定代表人:冼润镜,该公司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玉招,广东森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伟民,广东森得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告中山金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江门市精塑表面处理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代理人徐绍安、周锦丽,被告的代理人刘玉招、林伟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请本院判令:1.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货款112980元及逾期付款损失(自2018年4月9日起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上浮50%计算,计至全部货款本息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8年6月4日为1146.75元)。以上两项暂计至2018年6月4日合计114126.75元。2.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事实和理由:原、被告是买卖合同关系,被告向原告采购电镀用产品,双方约定收款期限为30天月结。从2017年8月2日至2018年3月8日,被告向原告购买了112980元产品,但一直拖欠货款。后经原告多次催讨,被告均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至今仍拖欠原告货款112980元。
被告辩称:
一、该买卖合同不是普通的买卖合同,是由部分批次的试用赠与合同和部分普通的买卖合同组成。
被告与原告的产品买卖合同是通过口头形式来约定,通过原告送货上门和被告签收送货单来确定原告履行合同。每批产品的特别约定都经过双方确认后,记载在送货单上。其中六份送货单明确记载了试用这一约定,证明了原告为了商业推广,赠送给被告试用这六批产品。其他的送货单并没有记载试用这一约定的,就是普通买卖合同。
二、原告提供的欠款不准确,按原告提供的产品总值为112980元产品,其中68760元为试用产品,是原告为商业推广,赠送给被告使用。因此,原告的产品价值是44220元。
被告与原告达成的这批产品买卖合同,明确有六个批次是原告赠送给被告试用。这些产品分别是2017年8月2日送货的EP200H,总价是19950元;2017年8月21日送货的AP-307、CR-666,总价是6540元;2017年8月22日送货的AP-307,总价是8400元;2017年9月8日送货的AP-307、EP200H、PR-109,总价是25470元;2017年9月18日送货的AP-307C,总价是4200元;2017年9月27日送货的AP-307C,总价是4200元。这六批总共价格为68760元的产品在送货单明确标明是试用,是赠送给被告试用。所以,按原告统计的总价剔除赠送部分,实际产品价值是44220元。
三、原告认为被告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不符合现实。实际情况是由于原告部分产品不达要求,致使被告蒙受巨大损失,现在被告与原告在协商产品质量和产品实际价值,还未达成一致共识,并不是拒绝支付。
原告提供的产品AP-307C塑料化学镍稳定剂在2017年8月21日到2017年10月3日之间,共发生3次药水自我反应分解报废造成被告直接损失共66027元,间接损失100000元,使用EP200H铬电解保护剂造成被告直接损失共113319元,间接损失100000元。为解决该问题,被告一直积极主动与原告协商,但原告一直拒绝处理。对于原告提供的其他两种合规产品,被告提出先行支付,原告不同意。所以原告认为被告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不符合现实。
综上所述,请求人民法院根据民法和合同法相关规定,依法判令原告赔偿被告各种损失后,被告愿意支付原告的产品价值是44220元。
对被告的答辩意见和质证意见,原告认为:
一、原告诉请被告支付货款112980元合法有据。被告对部分《送货单》的不予确认是在撒谎,其目的就是为了赖账。
1.原告在起诉时提交的12份《送货单》足以证明,原、被告之间是买卖合同关系,原告送货给被告,被告收到货物后拒不支付货款的事实。
2.原告提交的12份《送货单》中,没有被告盖章的《送货单》,被告不予以确认,实为无赖行为。
⑴被告不予以确认的所有《送货单》,都有被告的仓管人员“黎京梅”签名。而这些《送货单》中的第一份,送货单号为20170802001的这一份《送货单》,有被告的主管人员“陈军”签名确认。陈军在本案立案过程中,参加了贵院组织的诉前联调,并在调解笔录上签名,恳请法官到贵院诉前联调部门予以核实。且“陈军”也在2018年8月28日本案的庭审作为旁听人员参加了庭审,在法庭旁听席上穿蓝色衣服者即为“陈军”。既然《送货单》号为20170802001有“黎京梅”签名的《送货单》是真实的,其他有“黎京梅”签名的《送货单》同样都是真实的。
(2)被告的答辩状中的第二点明确表述:“被答辩人提供的欠款不准确,按被答辩人提供的产品总值为112980元产品,其中68760元为试用产品,是被答辩人为商业推广,赠送给答辩人使用。因此,被答辩人的产品价值是44220元。”由此可见,被告对收到112980元(68760元+44220元=112980元)产品是确认的,只是认为其中有部分是试用产品,试用产品就是赠送,无需付费而已。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92条第一款“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言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之规定,被告收到原告112980元是铁的事实。
(3)原告提交了12份《送货单》,被告也提交了12张数额、金额相同的12份《送货单》。只不过原告是(白色)存根的《送货单》,而被告提交的是(红色)回单的《送货单》。如果被告未收到货,那他们的《送货单》又从何而来?在开庭时被告代理人谎称是从原告提交的证据复印而来,质证时临时抽出了被告未盖章的那四张(红色)回单的《送货单》原件(从开庭的视频可以清晰地看到),也显示其不诚信行为。
(4)被告提交的证据目录的第4项《采购入库时序表》同样是把被告未予以确认的《送货单》计入其已经采购的产品。
综上,从以上几点可以看出,被告自己在《答辩状》和证据目录中确认的事实,在庭审时又出尔反尔,收了货不认账。同时也证明了被告已收到原告的112980元货物,应当支付货款的事实。
二、被告混淆了“试用”和“赠送”的概念,将“试用”等同于“赠送”。
在交易时,根据被告的要求,有部分产品是“试用”的,“试用”两个字也是由被告的员工写到《送货单》上的。但“试用”不等于“赠送”。赠送的产品都是明示的,会在《送货单》写清楚是“赠送”。如送货单号为20170802001的这一份《送货单》就清楚写明了“90KG是开缸赠送”;送货单号为20171102006的这一份《送货单》上也写明了“实收6瓶赠送一瓶”。其余的《送货单》都是仅有“试用”而无“赠送”的字样。被告为了达到不支付货款的目的硬是自说自话的将“试用”等同于“赠送”,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七十条及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试用买卖的当事人可以约定标的物的试用期间。对试用期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由出卖人确定。”“试用买卖的买受人在试用期内可以购买标的物,也可以拒绝购买。试用期间届满,买受人对是否购买标的物未作表示的,视为购买。”试用期间届满后,2017年10月9日起被告继续要求供货款总额为54300元(其中包含之前试用的:1.电解脱挂粉PR-109;2.铬电解保护剂FP-200H;3.超低浓度铬催化剂CR-666)。被告收到并使用了原告的货物已达一年左右,应当视为购买。
三、原告交付给被告的产品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被告应依约付款。
原、被告在《送货单》中约定:1.收货单位私人签字与收货单位加盖公章具有同等法律效力。2.如有不符合,请于七日内提出,逾期恕不受理。3.收款期限:30天结算。
在本案中,从被告收到原告的产品,到原告起诉至法院,原告从未收到被告交来的任何文书说原告的产品有质量问题。在诉讼中被告提交了证据6和证据7来说明原告的产品有质量问题,但该两份证据都是由被告单方制作,具体的时间、地点及造成被告损失的原因都是不明确的。而且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也未提出申请,要求对原告的产品及所谓的被告的损失做鉴定。其所谓的质量问题、所谓的损失都不过是其想要赖账的幌子而已。
综上所述,原告诉被告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于法有据。恳请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告向原告购买电镀用产品,双方在《送货单》中约定:“若有不符合,请于七日内提出,逾期恕不受理。”从2017年8月2日至2018年3月8日,被告向原告购买了合计112980元产品,但至2018年8月28日开庭当日仍拖欠原告货款112980元。
本院认为,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
原告对诉请的货款112980元,提供了送货单和《2017-18年度对账单汇总》(以下简称《对账单汇总》)予以证明,已完成初步举证证明责任。
被告认为,原、被告的买卖合同由部分批次的试用赠与合同和部分普通的买卖合同组成,原告的货款中68760元为试用产品货款,剔除赠送部分货款(68760元)后,实际产品货款为44220元,而且,由于原告部分产品不达要求,致使被告蒙受巨大损失,因此,被告请求本院判令原告赔偿被告各种损失后,被告愿意支付原告产品货款44220元,对此,被告提供了送货单、损失报告及光盘予以证明。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在答辩状中表述:“被答辩人提供的欠款不准确,按被答辩人提供的产品总值为112980元产品,其中68760元为试用产品,是被答辩人为商业推广,赠送给答辩人使用。因此,被答辩人的产品价值是44220元。”由此可见,被告对收到112980元(68760元+44220元)产品是确认的,只是认为68760元产品是试用产品,该试用产品赠送给被告使用,因此无需向原告付款。而且,根据被告提供的《采购入库时序表》,被告确认原告发送到被告仓库的试用产品的金额为68760元,只是认为68760元试用产品是赠送的。还有,被告在庭审中陈述试用产品总值68760元、成熟产品货款4422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言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规定,结合原告提供的送货单和《对账单汇总》,本院确认被告收到原告112980元(68760元+44220元)产品的事实。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是68760元试用产品是否赠送给被告使用,该68760元被告是否无需向原告付款?对此,本院认为,根据原、被告提供的送货单,赠送的产品都是明示的,会在送货单上写清楚是“赠送”。如单号为20170802001送货单清楚写明“90kg是开缸赠送”,又如单号为20171102006送货单也写明“实收6瓶赠送1瓶”。而且,原告在《对账单汇总》已扣减赠送的90公斤产品金额,在20171102006送货单也已扣减赠送的1瓶产品金额。另外,试用的产品也都是明示的,也会在送货单上写清楚是“试用”,在原、被告没有明确约定“赠送”与“试用”的含义或者“试用”就是“赠送”的情况下,按照正常词语含义理解,“试用”不等同于“赠送”。因此,68760元试用产品并不是赠送给被告使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七十条“试用买卖的当事人可以约定标的物的试用期间。对试用期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由出卖人确定。”和第一百七十一条“试用买卖的买受人在试用期内可以购买标的物,也可以拒绝购买。试用期间届满,买受人对是否购买标的物未作表示的,视为购买。”的规定,写有“试用”字样的送货单日期为2017年8月2日、2017年8月21日、2017年8月22日、2017年9月8日、2017年9月18日以及2017年9月27日,被告在收到原告发送的试用产品后至原告2018年7月13日起诉时,既没有在七日内提出质量不符合等异议,也没有对是否购买试用产品作表示,视为购买,因此,被告认为的试用产品货款68760元,应向原告支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的规定,被告应向原告支付货款112980元(68760元+44220元)。
至于被告认为,原告部分产品不达要求,致使被告蒙受巨大损失,这是本案另一争议焦点。本院经审查认为:1.原、被告在《送货单》中约定:“若有不符合,请于七日内提出,逾期恕不受理。”在本案中,从被告收到原告的产品,到原告起诉至本院,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原告从未收到被告交来任何资料说原告的产品有质量问题。2.被告提供的损失报告和光盘,均是被告单方制作,既没有经原告确认,也没有经有资质机构或有权部门认定或评估,不能仅凭损失报告和光盘就确定具体的时间、地点、造成被告损失的原因、损失的类型(包括有形损失或者无形损失)及损失的数额。而且,被告也没有申请对原告的产品及被告所称的损失进行鉴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原告诉请被告立即向其支付货款112980元,本院予以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的规定,原告诉请被告立即向其支付逾期付款损失[自2018年4月9日起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上浮50%计算,计至全部货款本息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8年6月4日为1146.75元(112980×4.35%×1.5÷360×56)],没有超出法律规定的标准,本院予以支持。该逾期付款损失以112980元为本金,年利率为6.525%(4.35%×1.5),自2018年4月9日起计至全部货款和利息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8年6月4日(56天)为1146.75元。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百七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江门市精塑表面处理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立即支付货款112980元及逾期付款损失(以112980元为本金,年利率为6.525%,自2018年4月9日起计至全部货款和利息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8年6月4日为1146.75元)给原告中山金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91.27元(已减半收取),由被告江门市精塑表面处理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吴文兴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日
法官助理 陈德照
书 记 员 钟宜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