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熊远林与乐山市沙湾区金利机械厂提供劳务受害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0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沙湾民初字第815号
原告:熊远林,男,1975年5月31日出生,住四川省犍为县。
委托代理人:张巧霞,四川沫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乐山市沙湾区金利机械厂,住所地:乐山市沙湾区嘉农镇王场村。
法定代表人:王利,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王雪雁,该厂员工。
原告熊远林与被告乐山市沙湾区金利机械厂提供劳务受害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丽梅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1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熊远林及委托代理人张巧霞,被告乐山市沙湾区金利机械厂委托代理人王雪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熊远林诉称,2014年1月21日原告在乐山市沙湾区金利机械厂作业时,被机器飞来的渣渣打伤右眼,后被送往乐山市市中区医院救治,被告及时支付了各种医疗费。原告在被告处上班已经4个月,未签劳动合同,未买社保,月工资为3000元,住在厂里,上午7点上班,12点下班,中午只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12点半就开始上班,下午5点下班,接受厂里的安排。2014年7月2日、2014年9月19日从被告提供的住宿地(住在厂里的3-11号房间)搬出去(搬了两次家),2014年7月2日、2014年9月19日,原告、原告之妻及代理人去找被告要求索赔人身损害赔偿款,被告未理睬;2014年4月31日,乐山科信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原告的伤残等级为八级,2014年6月7日,原告找到本村的村委会委员一起找过被告(被告的代表XX),在沙湾的嘉祥路1658号紫云阁茶楼谈判,要求赔偿未果,2014年10月22日,原告及原告之妻找到被告法定代表人王利的住所要求王利赔偿,王利叫原告去找XX,索赔未果后发生了抓扯,原告报警,乐山市市中区通江派出所辜华南、雷娇出警。2015年2月9日,原告向乐山市沙湾区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2015年3月12日,仲裁开庭,被告的代理人出庭,开完庭后,原告要求被告的代理人传话被告请尽快支付赔偿款,代理人打了电话没有回复。仲裁员也进行过调解,不管工伤或者人身损害赔偿5万元,被告代理人说电话请示又没回复。2015年6月26日,原告起诉被告确认劳动关系,庭审休息期间,法院提出能否和解,被告代理人打了电话后不同意和解。原告多次索赔未果,因此原告特来法院起诉,请求被告支付原告人身损害赔偿各项费用92364.2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乐山市沙湾区金利机械厂未提交书面答辩状,庭审中辩称,被告从未请过原告为其提供劳务,原告未在被告处上班,故被告并非本案的适格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熊远林为支持其主张,在举证期内提供如下证据:
1、乐山市中医医院病历:证明原告受伤的事实和时间,原告受伤以后是被告垫付的医疗费;
2、照片6张:证明原告受伤的具体地点及在被告出的住宿地点和搬家的情况,第一次搬家是2014年7月2日,陪同搬家的人是张巧霞,搬家的物品有红色的皮箱和一些生活用品。2014年9月9日第二次搬家,陪同的人有原告的妻子和张巧霞、搬了一个生活铁桶和找一个棉鞋,找到被告要求赔偿,责任人不在;
3、通话记录清单:证明原告受伤前和受伤后,一直都在联系被告;
4、录像谈话记录:证明原告受伤后,被告和原告有过一次面谈,其中谈到赔偿事宜;
5、工资表和考勤表及参保缴费情况表:证明被告处有一工作人员叫梅良才,原告在被告处上班受伤以后,是梅良才送原告去医院的,梅良才了解原告受伤的事实,所以梅良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也确实在被告处厂里上班的事实;
6、原告邮寄的一张挂号单:证明在举证期限内向法院申请两个请求,一是请求三个月的和解期限;二是请求追加王利、XX及梅良才三人作为本案的被告,要求连带赔偿责任,通过挂号信邮寄给法院;
7、司法鉴定书:证明原告之伤经乐山科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八级;
8、户口本的复印件:证明原告的家庭成员情况及被抚养人生活费计算标准;
9、2015年沙湾民初字第357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原告曾以劳动争议案由起诉来院,于2015年6月26日撤诉;
10、被告的工商注册信息:证明被告的基本信息;
11、原告领取的工资单信封:证明由XX亲自发工资给原告的,所以XX应该作为本案的被告。
被告乐山市沙湾区金利机械厂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仲裁庭审笔录1份,证明原告明确他的领导是梅良成而不是被告公司的梅良才,因被告公司并没有梅良成此人,故原、被告间没有任何关系。
以上证据,经庭审质证,原、被告的质证意见及本院认证意见如下:
针对原告的证据,被告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在病历上原告自行明确陈述右眼被石头弹伤所致,与原告的诉状所述被机器飞来的渣渣打伤不一致,且被告并没有垫付医疗费,对原告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对证据2中的照片有异议,不能反映客观事实,是事故发生后拍出来的,关于厂门厂纪厂规及车间谁都可以去拍,至于搬家的照片,不是被告宿舍。对三性都不认可,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3没有反应出原告找被告索赔的事情,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4是原告自行整理的,没有其他证据进行作证,没有提供视频,真实性无法确认;对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对原告要证明的目的有异议,原告在仲裁时明确陈述原告的领导是梅良成,而不是梅良才;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申请内容和解三个月不同意,请法院进行审理,依法作出判决,要求追加被告,没有明确的事由,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请求;对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是复印件,原告陈述的是眼睛被石头打伤,本案是提供劳务受害者责任纠纷,应该参照交通事故伤残的评定标准而不是工伤标准,故该鉴定结论不真实,请法院不予采信;对证据8是复印件,不是原件,即使是原件都不能证明被抚养人的情况;对证据9三性无异议;对证据10三性无异议,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11有异议,与本案无关,三性都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原告的证据1符合证据的三性原则,能够证明原告受伤的时间和住院治疗情况,但不能达到医疗费由被告垫付的证明目的;证据2只能证明被告受伤后去过被告厂并拍了厂门、厂纪厂规相关照片,但不能证明原告在被告处上班受伤及搬家的事实;证据3因不知道电话持有人资料,与本案无关,不予采信;证据4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原则,本院不予采信;证据5只能反映被告处员工工资、考勤及参保情况,无法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证据6不符合证据的关联性原则,本院不予采信;证据7因该鉴定意见参照的标准为《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而本案是提供劳务受害责任纠纷,不属于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该鉴定意见参照标准不符。故该证据不符合证据的合法性及关联性原则,本院不予采信;证据8因原告未将户口本原件交由法庭核实,证据真实性无法确认,本院不予采信;证据9及10符合证据的“三性”原则,本院予以采信;证据11不符合证据的“三性”原则,本院不予采信。
针对被告的证据,原告对被告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梅良才和梅良成是同一个人,只是口音不一样,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原告的陈述、被告的答辩以及上述认定的有效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4年1月21日,熊远林自称右眼被石头弹伤在乐山市中医医院入院治疗,2014年2月12日出院,出院诊断为:1、右眼穿通伤、右眼角膜裂伤、右眼角膜异物、右眼结膜损伤;2、左眼粘连性角膜白斑、左眼继发性白内障。原告以与被告确认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为由起诉来院,于2015年6月26日撤回起诉。2015年9月21日,原告以提供劳务受害责任纠纷起诉来院,请求被告赔偿相关损失。庭审中原告称2013年11月16日经人介绍到被告处上班,部门及岗位不定,主要从事破碎工种,平时工作破碎车间就原告一人,2014年1月21日在被告处作业时被机器飞来的渣渣打伤右眼,后被送往乐山市市中区医院救治,被告承担了医疗费。后多次找被告赔偿未果;被告则称原告未在被告处上过班,更没有承担医疗费,对原告主张的事实不予认可。庭审中查明,原告提交的关于被告2013年10月-2014年12月的工资表及考勤表中不包含原告。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是否在被告处提供劳务时受伤。原告熊远林陈述2013年11月16日经人介绍到被告处上班,直至2014年1月21日在被告处作业时被机器飞来的渣渣打伤右眼,现原告要求被告承担提供劳务受害责任纠纷的赔偿责任,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且被告对此并不认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故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熊远林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824元,减半收取412元,由原告熊远林负担(已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李丽梅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杨 敏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