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徐贵杰、张海洋、张海燕、张强强诉被告中国人民保险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市分公司、阜南县广汇路发物流有限公司、项海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皖1202民初4674号
原告:徐贵杰,女,1964年7月15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颍上县南照镇。
原告:张海洋,男,1987年1月3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原告:张海燕,女,1989年12月1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原告:张强强,男,1999年3月23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上述四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向前,安徽恒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市分公司,住所地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
主要负责人:郑亚东,该分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东允,安徽董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栾安宁,安徽董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阜南县广汇路发物流有限公司,所在地安徽省阜南县鹿城镇。
法定代表人:李全强,该公司经理。
被告:项海宾,男,1983年9月1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阜南县城关镇。
被告:苗少杰,男,1968年6月6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阜南县城关镇。
原告徐贵杰、张海洋、张海燕、张某诉被告中国人民保险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阜南县广汇路发物流有限公司(广汇路发物流公司)、项海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8月10日立案受理后,四原告申请追加苗少杰为本案被告,经本院准予后,依法由审判员张艳玲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四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向前,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栾安宁,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全强,被告项海宾、苗少杰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徐贵杰等四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1579.7元、死亡赔偿金53872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8617元、丧葬费27569.5元、办理丧葬事宜支出费用5000元、精神抚慰金60000元、车辆损失费3620元,货物损失8333.35元、公估费600元,合计654039.55元。扣除受害人应自行承担的责任,要求被告共计赔偿383809.63元;二、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三、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7月17日17时20分,项海宾驾驶皖K698**号牵引车/皖K65**号挂车沿S328线由西向东行驶至颍上县南照镇鲁庙村路口时,与张子华驾驶的皖KFN2**号三轮摩托车发生相撞,致张子华经抢救无效死亡,三轮摩托车及车上物品受损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项海宾、张子华负事故的同等责任。综上,四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诉至本院要求支持其诉讼请求。
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辩称:对事实的发生及责的认定无异议。对于医疗费票据请法院核实。受害人系农村居民,其各项赔偿应按照农村标准计算,原告诉求城镇标准,应提供在城镇居住的证明,四原告只提供一份2013年的营业执照,其应举证证明在事发前连续在城镇居住及经营的相关证据。丧葬费诉求过高,精神抚慰金诉求过高。车损评估系单方委托。四原告并未举证所载货物的所有权,故对于货物损失我司也不予赔偿。
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辩称:事故车辆投有保险,由保险公司进行赔偿。
被告项海宾、苗少杰共同辩称:答辩意见同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的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如下:原、被告对该事故的发生及责任认定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2016年7月17日17时20分,被告项海宾驾驶皖K698**号牵引车/皖K65**号挂车沿S328线由西向东行驶至颍上县南照镇鲁庙村路口时,因遇路口未减速慢行、操作不当,与由东向南左转弯张子华驾驶的皖KFN2**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相撞,致张子华经抢救无效死亡,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及车上物品受损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颍上县公安局交通警察管理支队作出颍公交认字[2016]509号事故认定书认定:项海宾未遵守交通法规,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未按交通信号灯及交通标志等行为,是造成此起事故的原因之一。张子华无证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且未遵守交通信号灯等行为,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项海宾、张子华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事故发生后,张子华被送往阜阳市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花费抢救费用1579.70元。经安徽天衡司法鉴定所作出(皖)天衡司鉴[2016]字第139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死者张子华因交通事故致闭合性颅脑损伤,胸部外伤、多发肋骨骨折,肺挫伤,血气胸导致创伤性、失血性休克,呼吸循环衰竭死亡。经安徽公立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作出公立价格[2016]1608007号车辆损失公估报告评估:张子华驾驶的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的车辆损失为3620元。该评估公司同时作出公立价格[2016]GL1608006号财损公估报告书评定:张子华驾驶的正三轮摩托车所载货物损失共计8333.35元。该两份评估报告四原告支付600元评估费用。因该事故四原告支付1300元车辆施救费用。
另查明:张子华系安徽省农村居民,1993年起长期在安徽省颍上县南照镇居住,且从事塑钢门窗的加工及经营。原告徐贵杰系张子华妻子,原告张海洋、张海燕、张强强系张子华长子、长女、次子。事发后被告项海宾垫付了20000元赔偿款。
再查明:被告苗少杰系皖K698**号牵引车/皖K65**号挂车的实际车主,被告项海宾系其雇佣的驾驶员,该车辆挂靠在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皖K698**号牵引车在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投有交强险及保险限额为100万元且不计免赔的第三者责任保险。皖K65**号挂车投有保险限额为5万元且不计免赔的第三者责任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上述事实,由原告提供的身份证、交通事故认定书、医疗费票据、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保险单、营养执照、颍上县南照镇宝塔居民委员会证明、颍上县南照鲁庙村村民委员会证明,被告提供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保单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材料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公民由于过错侵害他人人身、财产权利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的交通事故是由被告项海宾及张子华的共同过错导致,交警部门认定被告项海宾及张子华承担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的责任认定并无不妥,本院予以采信。被告项海宾因侵权行为给四原告造成的损失应予赔偿,但张子华对该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故应减轻被告项海宾的赔偿责任。被告项海宾系被告苗少杰雇佣的驾驶员,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系事故车辆的挂靠公司,被告项海宾的侵权行为给四原告造成的损失应与其雇主苗少杰及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皖K698**号牵引车/皖K65**号挂车辆在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投有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保险,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应按合同的约定及法律的规定在交强险限额内先行赔偿,超过交强险的部分由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按事故的责任在第三者责任保险内赔偿50%为宜。超过保险限额及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的部分由被告项海宾、苗少杰及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原告提供的车辆损失及货物损失的评估报告虽系单方委托,但该委托行为及评估机构、评估程序均未违反法律规定,且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也未提供推翻原评估结论的证据,故对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称评估报告系单方委托不予采信的抗辩,本院不予支持。事发前张子华长期在安徽省城镇居住且经济来源于城镇,其死亡赔偿金应按安徽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26936元/年的标准计算;丧葬费按照安徽省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六个月总额计算,即27569.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按安徽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7235元/年计算至原告张强强年满18周岁时止;结合事故责任及本案事实,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情支持40000元;因处理丧葬事宜费用本院酌情支持4000元。四原告的合理损失为:医疗费1579.7元、死亡赔偿金538720元(26936元/年×20年)、被抚养人生活费2872.5元(17235元/年÷12个月×4个月÷2人)、丧葬费27569.5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处理丧葬事宜费用4000元、车辆损失3620元、货物8333.35元、合计626695.05元,由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113579.7元(医疗费1579.7元,死亡伤残赔偿金110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超过交强险部分的513115.35元由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赔偿256557.67元(513115.35元×50%),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应赔偿四原告合计370137.37元。评估费600元由被告项海宾、苗少杰及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赔偿,但事发前被告项海宾已垫付20000元,该部分赔偿从先前垫付款中予以扣除,剩余19400元垫付款从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的应赔偿款中扣除,由被告项海宾与被告人保财险阜阳市分公司另行结算。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十七条至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保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徐贵杰、张海洋、张海燕、张某各项损失共计350537.37元;
二、驳回原告徐贵杰、张海洋、张海燕、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529元,由四原告承担329元,被告项海宾、苗少杰及被告广汇路发物流公司承担3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张艳玲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张晓梅
附:标的款账号名称:张海洋,账号:6228482299193538770,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阜阳颍上南照分理处。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