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江北创源船舶物资有限公司、台州中洲船舶制造有限公司等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9-1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宁波海事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浙72民初2499号
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舟山市经济开发区B区惠飞路***号。
法定代表人:乐忠杨,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唐杰,舟山市秉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宁波市江北创源船舶物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人民路***号。
法定代表人:俞美玉,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台州中洲船舶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浦坝港镇(沿十四路西)。
法定代表人:章道华。
被告:宁波中洲华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新桥五路**号。
法定代表人:林维伟。
被告:章道华,男,1970年10月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
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舟山潍柴公司)与被告宁波市江北创源船舶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源公司)、台州中洲船舶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洲船舶公司)、宁波中洲华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海公司)、章道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本院于2016年10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3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唐杰到庭参加诉讼。四被告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为查明案件事实,本院于2017年4月24日在中洲船舶公司场地登上“兴航21”和“兴航22”轮查看涉案设备现状。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舟山潍柴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确认堆放在“兴航21”和“兴航22”轮和中洲船舶公司场地的船舶设备(包括CCFJ90Y-WF应急发电机组和CCFJ200J-WE发电机组各2套、CCFJ350Z-2Z发电机组4套、CW6200ZD柴油机4台和GWC6675船用齿轮箱2台)属原告所有,并停止对其执行;2、诉讼费由四被告共同承担。后原告以其中1台齿轮箱已由案外人取走抵债为由,当庭撤回对该台齿轮箱的主张。事实和理由:2011年7月8日,原告与华海公司签署《产品购销合同》,约定华海公司向原告购买两套11000吨油轮发电机组,总金额为818万元;付款方式为预付20%,发货前支付30%,货物和证书交付一个月后支付30%,余款调试后两个月内结清;若华海公司未支付全部货款,设备所有权仍归原告所有。2012年,原告根据华海公司指示,将涉案设备交付给中洲船舶公司,华海公司支付部分款项。2013年9月3日,华海公司确认尚欠原告货款516.1万元。后华海公司另支付60万元货款,尚欠货款456.1万元。华海公司系中洲船舶公司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华海公司法定代表人林维伟系中洲船舶公司股东之一,两公司财务人员混同。2016年1月19日,创源公司因其与中洲船舶公司、华海公司、章道华船舶营运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宁波海事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案号为(2016)浙72执113号。同年3月7日,该院在该案执行中裁定扣押中洲船舶公司所有的“兴航21”和“兴航22”轮,并于同年3月24日裁定拍卖两船。2016年9月12日,原告提出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故诉至法院。
原告舟山潍柴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证据1、《产品购销合同》、《应急发电机组技术协议》、《停泊发电机组技术协议》、《柴油发电机组技术协议》、《船用齿轮箱供货技术协议》、《柴油机供货技术协议》,证明原告与华海公司对设备购买事宜的约定;
证据2、对账函、工业产品合同、补充合同,证明华海公司确认尚欠原告货款516.1万元;
证据3、大额支付系统专用凭证,证明华海公司另行支付60万元货款;
证据4、2012年3月至2013年9月期间的发货交接单,证明原告依约将涉案设备交付给中洲船舶公司;
证据5、(2015)甬海法商初字第243号民事判决书,证明中洲船舶公司与华海公司系关联企业;
证据6、堆放在中洲船舶公司设备的照片,证明涉案船舶设备现状;
证据7、转账协议,证明华海公司与中洲船舶公司是关联企业;
证据8、民事起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证明原告就涉案诉请已向地方法院起诉并受理;
证据9、(2016)浙72执异40号执行裁定书,证明原告提出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
为查明案件事实,2017年4月24日,本院前往中洲船舶公司登轮“兴航21”和“兴航22”轮。经现场清点确认,除1台齿轮箱尚在场地外,其余发电机组和柴油机均安装在上述两船。
本院对涉案两船看管人员叶静制作笔录,其陈述:本人自2008年起在中洲船舶公司工作,2011年开始负责该公司设备采购。当场清点的涉案设备均系舟山潍柴公司出售,发货交接单中载明的“项小仙”和“王玉剑”分别为中洲船舶公司的保管员和仓库主管,“叶辉”即为本人叶静,存在笔误,载明的电话号码系本人使用,发货交接单载明的时间为设备到货时间,共一式两份,买卖双方各执一份。中洲船舶公司现在无人办公,无法找到原件。涉案两船于2011年3月份开始建造,2014年6月停工。迄今为止,除舟山潍柴公司外,无人主张涉案设备所有权。
四被告未答辩,亦未向本院提供任何证据材料。
经当庭审查,原告提供的证据1产品购销合同和技术协议、证据2中的对账函、证据3大额支付系统专用凭证、证据5民事判决书、证据9执行裁定书均系原件,证据2中的补充合同虽系复印件,但能与对账函原件相印证,故对其均予以认定;证据2中的工业产品合同、证据7转账协议均系复印件,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相佐证,证据6照片模糊不清,证据8民事起诉状和受理案件通知书与本案无关,故对其均不予认定;证据4发货交接单虽系手机拍照打印件,部分发货交接单未载明船舶设备数量,两台CCFJ35**-2Z发电机组未能提供发货交接单,但能与涉案产品购销合同、技术协议载明的设备参数、型号以及现场勘验情况相符;华海公司支付货款的银行凭证亦载明用途为11000吨发电机组和柴油机货款,能与涉案两船吨位相符;至今除原告外,也无其他主体主张涉案设备所有权;据此,本院对发货交接单予以认定,确认原告依约交付涉案船舶设备。根据银行付款凭证、对账函和补充合同的记载,2011年7月29日至同年12月16日期间,华海公司支付原告涉案设备款370万元;原告虽辩称部分款项系案外合同货款,但未提供充分有效之证据予以证明,对其不予采信。2013年12月,华海公司另行支付涉案货款60万元,余款至今未付。
根据上述证据认定和庭审情况,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5月20日至同年7月4日期间,原告与华海公司分别签署《发电机组技术协议》、《柴油机供货技术协议》和《齿轮箱供货技术协议》,约定华海公司向原告购买CCFJ90Y-WF应急发电机组和CCFJ200J-WE发电机组各2套、CCFJ350Z-2Z发电机组4套、CW6200ZD柴油机4台、GWC6675船用齿轮箱2台。2011年7月8日,原告与华海公司签署《产品购销合同》,约定华海公司向原告购买两艘11000吨发电机组设备(详见技术协议),每船设备款为409万元,共计818万元;第七条约定,若华海公司未支付全部货款,设备所有权仍归原告所有。货款预付20%,发货前支付30%,货物和证书交付一个月后支付30%,余款在调试后两个月内结清,交货日期为2011年11月15日,原告负责运至华海公司仓库。2012年3月至2013年9月期间,涉案设备陆续运抵中洲船舶公司。CCFJ90Y-WF应急发电机组和CCFJ200J-WE发电机组各2套、CCFJ350Z-2Z发电机组4套、CW6200ZD柴油机4台分别安装在“兴航21”和“兴航22”轮,1台GWC66**船用齿轮箱安放在“兴航22”轮旁边,未起吊上船安装。截止2013年12月30日,华海公司支付原告涉案设备款项430万元,余款至今未付。
另查明:2016年3月7日,本院在执行创源公司与中洲船舶公司、华海公司、章道华船舶物料和备品供应合同纠纷一案中,作出(2016)浙72执113号裁定,扣押中洲船舶公司所有的“兴航21”轮和“兴航22”轮在建船舶。同年3月24日,本院裁定拍卖上述两船。2016年9月12日,舟山潍柴公司以其系涉案设备所有权人为由,向本院提起执行异议,后被裁定驳回,原告诉至本院。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原告与华海公司签署的《产品购销合同》和《供货技术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原告依约交付船舶设备后,有权要求华海公司支付相应货款。根据涉案产品购销合同第七条约定,华海公司未支付全部价款,产品所有权仍归原告所有。经查明,华海公司共支付原告货款430万元,未达到总价款75%,不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买受人已经支付标的物总价款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故该所有权保留条款有效;但涉案发电机组和柴油机均已安装在被告中洲船舶公司所有的“兴航21”和“兴航22”轮,构成两船重要组成部分,构成民法添附理论中的附合,如取回上述船舶设备将对船舶价值产生重大影响,故原告对其主张取回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如原告认为华海公司或中洲船舶公司侵犯其财产权利,可另行解决。1台GWC66**齿轮箱虽由中洲船舶公司占有,但尚未起吊上船安装,未构成船舶组成部分,故原告有权予以取回。综上,原告诉请部分有理,本院予以保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停放在被告台州中洲船舶制造有限公司场地的一台型号为GWC6675齿轮箱为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所有,本院(2016)浙72执113号案件不得执行;
二、驳回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6800元,公告费650元,由原告舟山潍柴产品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负担40282元,被告宁波市江北创源船舶物资有限公司、台州中洲船舶制造有限公司、宁波中洲华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章道华共同负担716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梁 林
审 判 员  张建生
代理审判员  罗孝炳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代书 记员  潘咨伊
附页:
本案引用法律条文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第一款当事人约定所有权保留,在标的物所有权转移前,买受人有下列情形之一,对出卖人造成损害,出卖人主张取回标的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未按约定支付价款的;(二)未按约定完成特定条件的;(三)将标的物出卖、出质或者作出其他不当处分的。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一十二条对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经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不得执行该执行标的;
(二)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中一并作出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