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张莉芳诉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3-1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龙民初字第1758号
原告张莉芳,住所地辽源市。
委托代理人郑绪达,辽源市和谐信访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法定代表人赵凯,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婷婷、李冰,吉林功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
负责人赵维庆。
委托代理人王婷婷、李冰,吉林功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莉芳诉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莉芳及委托代理人郑绪达,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委托代理人王婷婷、李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起诉称,2015年7月14日原告与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签订《协议存款合同》,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宴平信用社指定账户存款300万元,户名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开户行号402244200194,账号×××,存款月利率5.6厘。乙方存款转到甲方账户后,甲方将乙方存款转到乙方“定期一本通”存款账户,账号×××,户名张莉芳,凭证号191889。合同签订后,原告存入被告宴平信用社指定账户240万元,原告存款后,多次到被告宴平信用社查询,至今为止,被告宴平信用社没有将原告存款240万元转到“定期一本通”存款账户。原告认为,被告宴平信用社拒不履行《协议存款合同》约定义务,已经构成恶意违约。因此原告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宴平信用社立即支付原告存款24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5.6厘支付原告存款利息。被告宴平信用社是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分社,根据《公司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宴平信用社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被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承担。诉讼请求:被告立即支付原告存款240万元及利息,诉讼费有被告承担。
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答辩称,原告提供的存款协议、收据等,并不是答辩人真实意思表示,是原告为了转嫁风险要求张立东以此种方式进行借款的,借款的真正主体应为张立东,存款协议、收条等对答辩人不发生约束力。原告主张的存款协议、收条等应被认定为无效。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吉04刑初16号《刑事判决书》已判决出借人(包含本案原告)为张立东诈骗案的受害人,原告的损失应依据刑事判决书向张立东主张,本案应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明知与答辩人之间并不存在真实的存款关系,仍以恶意伪造的存款协议提出本案诉讼,已涉嫌虚假诉讼罪,请求法院将本案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原告向法庭提供证据如下:
1、协议存款合同。证明原、被告存在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被告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偿还存款的法定义务,二被告承担偿还责任。
被告质证真实性有异议。证据宴平业务信用社的公章是加盖在合同文字内容文本之下,即黑压红,由此可以推断是有人在空白纸上事先加盖好公章然后在其上添加打印了合同内容,完全违反正常商事活动,有悖常理,此份证据是有人恶意串通所形成的,不应采信。
原告:通过肉眼观察不能得出黑压红的结论,如我们仔细辨认我到能看出是红压黑,也就是先形成文字后加盖公章。被告认为合同公章是先盖章后打字,凭肉眼是不能得出结论的,被告方坚持自己的意见应该依法申请鉴定。无论是黑压红还是红压黑,都不影响合同法律效力,因为关于合同法律效力问题,合同法有明确规定,不违背强制性、效力性规定的都是合法的,因为仅仅依据黑压红得出无效的结论,没有法律依据。
2、2015年7月28日凭证一份。证明原告向被告支付240万。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证明问题有异议,证据只能证明原告向应付其他款项宴平信用社支付了240万元,但不能证明此必借款是原告向宴平信用社存款,其他应付款项这一会计科目在我行并不能用作储户存款,而且这种存款的类型与我行日常存款类型完全不同,并不是我行与张莉芳达成存款协议的真实意思表示,而是张立东为掩盖其诈骗的犯罪目的而实施的犯罪手段,因此该证据与第一份证据均应当认定为无效证据。
3、收款收条一份。证明宴平信用社收到240万元,加盖了公章。
被告质证有异议。证据中虽加盖公章,经手人签字是张立东,根据刑事供述出示该收条是个人行为,并不是宴平信用社的意思表示。
4、定期一本通。证明原告人履行了合同义务支付了240万元。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恰恰说明原告没有将款存入宴平信用社,既然原告已经在宴平信用社开立了存折、存款账户,其完全可以从农业银行将款项直接汇入此帐户,却违背常理讲款项汇至其他款项宴平信用社这一账户,完全违背常理,其与宴平信用社之间并未达成真实的存款意思表示,即存款合同并未成立。
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提供证据如下:
1、吉林省农村信用社业务印章管理办法。证明业务公章仅用于对外签发存单存折,开户证实书、余额对账单、出具挂失申请书、存款证明书、同城提出票据等窗口业务,此枚印章不能用于对外签署协议,同时宴平信用社作为分支机构无权对外签署合同,其对外发放贷款所签的协议均以东辽联社名义作出,并加盖东辽联社印章。因此原告才将东辽联社列为本案第一被告。
原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这是被告的内部关于印章管理规定,这一规定不能对抗被告的下属部门或分支机构在实践中使用印章的法律责任和法定义务,同时应该指出该印章规定了业务印章签发存单存折,开户证实书、余额对账单、出具挂失申请书、存款证明书等,出事证据有存款证明,有存款240万,加盖业务印章符合文件规定。同时根据法律规定合同生效不在于业务公章,而在合同内容双方主体是否适合,通过管理办法不能支持被告方的主张。宴平信用社无权对外签合同,对外发放贷款加盖东辽联社公章。
2、2015年8月21日张立东询问笔录。证明存款协议是原告参照贺诗昌此前与张立东借款的模式,要求张立东出具的,其目的为了转嫁风险,规避张立东个人不能还款时所造成的损失。原告经贺诗昌介绍与张立东发生借款关系,可知原告明知钱借给张立东使用。
原告质证是复印件,复印件不能直接作为证据使用,法庭不予采信,笔录涉及内容不能反映本案情况,本案真实情况在举证阶段予以证明。
3、刑事判决书。证明本案原告已被刑事判决认定为张立东刑事案件被害人,张立东因诈骗判处无期徒刑,同时判决载明对被告人张立东犯罪所得依法继续追缴返还被害人,刑事判决已经对被害人的赔偿问题作出了明确的裁判,如在通过民事诉讼判令东辽联社向原告返还借款,则原告将获得双重利益有被民法基本原则。
原告质证第一点质证意见与上述相同。判决与本案的民事诉讼并不冲突也不矛盾,原告是依据协议存款合同主张权利,与被告人张立东的刑事犯罪,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被告人举证目的不成立。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14日原告与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签订《协议存款合同》,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宴平信用社指定账户存款300万元,户名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宴平信用社,开户行号402244200194,账号×××,存款月利率5.6厘。乙方存款转到甲方账户后,甲方将乙方存款转到乙方“定期一本通”存款账户,账号×××,户名张莉芳,凭证号191889。合同签订后,原告存入被告宴平信用社指定账户240万元,原告存款后,多次到被告宴平信用社查询,至今为止,被告宴平信用社没有将原告存款240万元转到“定期一本通”存款账户。原告认为,被告宴平信用社拒不履行《协议存款合同》约定义务,已经构成恶意违约。因此原告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宴平信用社立即支付原告存款24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5.6厘支付原告存款利息。被告宴平信用社是被告东辽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分社,根据《公司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宴平信用社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被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承担,故起诉至贵院,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本院认为,
被告如未能按本判决规定的期限履行给付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800元、保全费5000元,由被告长春闽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李长生
审判员  陈 敏
审判员  孙锡伟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刘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