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易晓丹、南充市道路运输管理局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其他(交通)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8)川13行终15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易晓丹,男,1966年3月15日出生,汉族,住南充市顺庆区。
委托代理人黄真树,四川英特信(南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南充市道路运输管理局,住所地南充市顺庆区青云路60号。
法定代表人曾颖,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兰,四川惠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蒲晓兰,四川惠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南充市顺达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住所地南充市顺庆区凤鸣路18号16幢1层113铺。
法定代表人申志忠,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申诗杰,四川首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易晓丹因诉被上诉人南充市道路运输管理局(以下简称南充市运管局)、原审第三人南充市顺达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达公司)交通行政许可一案,不服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2017)川1303行初7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原审认定,2008年7月,南充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了《南充市市辖城区客运出租汽车经营权延期使用协议书》(以下简称延期使用协议),约定:1、甲方同意乙方延期有偿使用经营权,延期使用期限为8年,自2009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止。2、乙方经营权延期使用期满后,甲方收回使用权,该使用权证(城区出租汽车经营权使用证)自行作废。
2012年4月18日,南充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作出《关于印发南充市市辖城区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处置方案的通知》,该方案限于目前本市现有的938个经营权到期处置。处置办法:政府依法依规无条件收回到期经营权,到期经营权主可以按规定组建新的出租汽车企业,与市辖城区现有符合条件的出租汽车企业同等参与公开摇号取得经营权。如其不愿组建新的企业,可选择与原所在出租汽车企业协商实行单车入股经营,但二者只能选其一。
2016年11月,青玉平等出租汽车经营权主发起设立南充市合力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力公司)。合力公司注册成立后,向被告申请办理出租汽车经营权许可。被告收到申请后,认为合力公司还应提供相关证明材料进行补正,遂向其发出《行政许可(审批)项目材料补正通知书》。
2017年2月8日,南充市人民政府六届第3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南充市市辖城区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处置方案》,该处置方案中首轮到期经营权指市辖城区2012年以前投放的,尚未按照2012处置方案处置过的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包括2016年12月底到期的536个以及2017年1-12月陆续到期的25个出租汽车经营权。处置办法:政府依法无条件收回到期经营权重新投放,经营权到期后,政府无条件收回。重新投放时,到期经营权主可以按规定组建新的出租汽车企业,与市辖城区现有符合条件的出租汽车企业同等参与公开摇号取得经营权。如其不愿组建新的企业,可选择与原所在出租汽车企业协商实行单车入股经营,但二者只能选其一。
2017年2月16日,被告受理合力公司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申请。嗣后,原告向被告提交了《自愿新组建企业申请书》,并在该申请书上手写了坚决反对任何形式摇号的内容。2017年2月24日,被告以合力公司提交的资料不符合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处置方案为由,作出了南市运管决(2017)0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合力公司不服,向南充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南充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8月14日作出了南府复决字〔2017〕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南市运管决(2017)0001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责令被告在20天内重新作出决定。2017年9月6日,被告以合力公司未提供有效巡游出租汽车车辆经营权证明的材料为由,作出了南市运管决(2017)0002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合力公司不服,向南充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南充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12月28日作出南府复决字〔2017〕1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作出的南市运管决(2017)0002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
原审认为,原告的出租汽车经营权已于2016年12月31日到期,原告未申请延期,被告收回予以重新配置,符合法律法规规定以及2008《南充市市辖城区客运出租汽车经营权延期使用协议书》的约定。
原告申明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摇号,实质上放弃了通过摇号取得出租汽车经营权的权利,对经营权已不再享有可期待的配置利益,因而原告对被告将经营权许可给第三人的行政行为不再具有诉的利益。
综上,原告曾具有的出租汽车经营权已到期;同时,由于原告放弃摇号资格,根据处置方案的规定已不再有取得经营权配置的可能性,故原告对被诉的行政许可行为不再具有利害关系。原告既非被诉行政许可行为的相对人,也与被诉行政行为没有利害关系,不符合行政诉讼法对于原告主体资格的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上诉人易晓丹上诉称:1、2012《处置方案》出台的依据已被废止,被告未提交2017《处置方案》原件,同时该文件未对外公布,不能作为适用依据,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法规错误。2、上诉人是原经营权的行政许可相对人,也是实际经营者。在与其他经营者组建合力公司后,上诉人都没有放弃申请经营权延期的权利。3、被上诉人作为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在收到合力公司及上诉人资料后故意将受理时间拖延至经营权到期后。同时既不出台组建新公司的具体操作程序和指导意见,也不对申请许可等审批程序派员指导。并且,被上诉人明知其行政许可涉及上诉人、第三人与合力公司之间的重大利益,未告知各方有申请听证权利,在上诉人与合力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作出案涉行政许可。4、根据2017《处置方案》第六项的规定,上诉人在2017年2月15日前仍然对其原有经营权享有对应的权利,其中包括了申请延期。综上,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支持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同时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上诉人南充市运管局辩称:1、上诉人的出租汽车经营权已经到期且被依法收回,无法再继续主张权利。2、上诉人既非被上诉人重新配置经营权行为的相对人,同时也与该行为没有利害关系,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原审第三人顺达公司述称:上诉人对政策和法规的理解有偏差,且无原告主体资格。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以上事实,有延期使用协议、出租汽车经营权证、《南充市市辖城区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处置方案》、《自愿新组建企业申请书》、南市运管决﹝2017﹞0002号《不予交通行政许可决定书》、南府复决字〔2017〕1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二条第二项和《巡游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第十六条的规定,出租汽车经营权的本质就是行政许可,且应设定相应的经营期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的原告主体资格是否适格。
上诉人与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签订协议约定,出租汽车经营权延期使用期限于2016年12月31日届满,到期后予以收回。虽然上诉人主张依法向被上诉人提出了延期申请,但是根据南充市人民政府对市辖城区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处置方案的规定,到期后经营权将被无条件收回,没有再次延期的可能性。同时,上诉人等原经营权主均反对摇号,导致了其组建的合力公司无法通过公开摇号方式获得经营权。因此,对于行政机关收回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后重新配置给第三人的行为,上诉人既非该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也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利害关系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该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的规定,上诉人不具备行政诉讼原告的主体资格。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宋峰
审判员  庄娟
审判员  石炜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六日
书记员  刘燕